深淵主宰 第九章 割喉者-索倫
    第二天。

    當薇薇安睜開眼睛,有些迷糊地揉了揉眼角,準備爬起來做早餐時。

    眼前已經盛好了一碗香氣撲鼻的燕麥粥。

    隨后便是索倫的笑臉,他手中拿著一個鐵鍋,系著圍裙的模樣有些滑稽可笑,正在認真地煎荷包蛋。

    “哥哥。”

    “會不會太浪費了?”

    薇薇安狠狠地吸了一口油香味,伸出小手抱住索倫的脖子,踮起腳在他的臉頰上輕吻了一口,還悄悄地在他身上嗅了嗅,果然聞到了一絲淡淡的血腥味。不知道是為何,從她很小很小的時候開始,便對血腥味異常的敏感,索倫身上如果沾血了很難瞞過她。

    聰明的小姑娘沒有多問。

    她只是有些可惜道:“哥哥你油放多了。”

    “煎雞蛋只要放一點點油就可以了。下次還是讓我來做吧。”

    “你看這么多油都浪費了。”

    說完,她還抽了抽小瓊鼻。

    仿佛是聞著鍋里面升騰起的油香味,便已經感覺到很滿足。

    “好了。”

    “小管家婆!”

    索倫將煎得不是很好看的雞蛋放入碗里,伸手揉了揉薇薇安的小腦袋,無奈道:“下次讓你來做行了吧?”

    很豐盛的一頓早餐。

    香氣撲鼻的燕麥粥味道極好,煎好的雞蛋放進碗里,上面立刻便浮開一層油脂,還有幾塊切成薄片的熏肉。

    讓人光是看著便感覺食欲大動!

    這是只有城內貴族和富商才能夠享受得起的早餐,薇薇安已經很久很久沒吃過這么好的東西了。

    享用完完這一頓豐盛的早餐。

    小姑娘便開始收拾東西打掃房間,索倫的衣服也要洗一下。

    外面隱約傳來人聲。

    似乎有些面孔已經刻意路過這條街道許多次,索倫坐在門口雕刻著什么東西,拿著匕首的模樣很認真。

    “索倫閣下!”

    終于一個看起來不像是好人的家伙走了過來,有些畏懼地道:“薩維感謝您幫他解決了一個**煩!”

    “所以讓我來送上一份禮物。”

    他朝著后面招了招手,便有兩個滿臉橫肉的家伙畏畏縮縮地過來,將一份禮盒捧了過來。

    索倫抬起頭看了他們一眼,隨即示意一旁的薇薇安收下禮物,緩緩道:“東西我收下。”

    “貧民區的事情我沒有興趣再管。”

    “那幾條街道吃不吃得下是薩維的事情,只要不再來打擾我的生活就行。”

    “可以嗎?”

    聲音漸漸地冷了起來,匕首在索倫的指尖化做一片殘影。

    帶頭的惡棍擦了擦冷汗,感覺脖子似乎有些發涼,結結巴巴道:“沒……沒問題!……”

    “薩維也是這么想的!……”

    ………………

    一夜之間。

    對手幫派里面的核心成員被殺得一干二凈!

    當薩維得到這個消息時幾乎是欣喜若狂,以為那群愚蠢的家伙又招惹了什么可怕的敵人。

    但是當他知道動手的人是索倫時,薩維的臉色立刻便難看起來。

    “老大!”

    一個機靈的地痞跑了進來,氣喘吁吁道:“已經打探清楚了。”

    “似乎是科爾威脅了索倫,還派人想要抓他的妹妹做人質!”

    “東溝街那邊誰都知道索倫把這個妹妹看得比命還重要,科爾將主意打到了他的妹妹身上,這才引得索倫對他們下殺手!”

    “以前也沒怎么見他動手,沒想到索倫居然這么厲害。”

    “現在十字巷那里都叫他割喉者,就連碼頭區那邊的人都聽說了他的威名,十一個幫派精英全部都是被割開了喉嚨,鮮血流得整個房間地面都是。”

    “頭兒。”

    “咱們要不要出手對付他?”

    一個獨眼的家伙看了其他人,猶豫道:“雖然他很厲害,但畢竟是一個人。”

    “如果任由他做大,恐怕十字巷咱們就吞不下來了。”

    哐當!

    薩維抓起一塊東西就扔了過去,砸得那家伙滿臉是血,臉色鐵青道:“對付他?”

    “你腦子進屎了嗎?”

    “他正面都可以干掉科爾那么多人,要是出手偷襲咱們一個個都得被殺光!”

    “先不要輕舉妄動。”

    “派狗頭強送一份禮物過去,看一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那索倫既然有這么厲害,早晚是要離開貧民區的。”

    “這樣的人怎么會甘心呆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還有。”

    “讓人去十字巷那邊盯著,看看索倫有沒有占下那里的意思。”

    “如果沒有。”

    “一定不要讓其他人給搶過去了。”

    一群手下都開始忙碌了起來,唯有薩維臉色難看地猶豫了一下,隨即叫住一個人道:“讓狗頭強先過來,禮物我要親自準備。”

    既然那索倫可以半夜殺光科爾跟他的手下,恐怕同樣也可以干掉自己。

    這樣的人太危險了!

    還是先想辦法討好一下,薩維能夠從一個街頭小混混一路坐上幫派老大,不就是因為他能屈能伸從不來逞強嗎?

    一個活口都不留。

    這手段就連他這種心狠手辣的幫派首領都有些驚悚,畢竟街頭斗毆死傷其實并不高,他們還是會盡量避免手下死人。

    要是人都死光了,誰還替他們賣命?

    別看那些貧民區的地痞無賴沒腦子,可是若哪個老大的手下老是死人,他們也不會傻乎乎地投奔過去。

    ………………

    這是一個安靜的早晨。

    當然只是相對于索倫而言,在得到他的回復后薩維立刻便是高興的要死,下令手下召集人馬準備奪下十字巷附近的街道。既然索倫開口表明對貧民區沒興趣,那么這十字巷附近的地盤便是誰有能力吃下就是誰的,薩維今天足足召集了數百人,雖然大部分都是湊數的家伙,可是真正能動手提刀子上去砍人的也有上百人。

    至于這上百人里面有多少經過專業的戰斗訓練,并且學習過真正的殺戮技巧。

    那就別抱太大的期望了!

    貧民區的幫派爭斗是沒有人管的,只要不掀起大亂子,死掉十幾個人根本就沒什么。所以當薩維叫齊了人手,很快便拿下了十字巷的地盤。

    這里比起碼頭區差遠了。

    由于碼頭主宰了琥珀城將近一半的財富流通,因此一旦發生地盤變化時,甚至有可能一夜之間死掉上百人!

    這才是足以驚動整個琥珀城的事情。

    貧民區?

    那破得跟個鳥樣什么都沒有地方,有什么值得好關注的!

    是的。

    真正擁有實力的人沒興趣關注貧民區,不過最近這些天他們也偶然聽說過那邊出現了一個很強的家伙。

    似乎是叫做‘割喉者’索倫!

    據說他干掉的敵人全部都是被割開了喉嚨,在貧民區那邊擁有很高的威望,雖然他并沒有加入任何勢力,可是貧民區那里的所有幫派首領都對他敬畏的很。

    時間悄悄過去了兩天。

    就連薇薇安都敏感地發現了不對勁,四周看她的人明顯帶著一絲敬畏,跟她說話也有些畏畏縮縮的。

    至于索倫,那些人都不敢面對他的目光!

    “哥哥比以前威風了很多!”

    薇薇安拿著掃帚清掃落葉,看了看外面喃喃道:“那天送東西過來的是薩維的手下。”

    “他怎么會送那么貴重的禮物?”

    “聽說科爾的人都死光了。”

    “是被一個叫做割喉者的人殺光了!那個割喉者應該是哥哥吧?”

    “聽著很霸氣呢!”

    “哥哥比以前厲害了很多。”

    昨天路過那街拐角的雜貨店,當初胖胖的拿棍子抽她后背的老板娘,看到她時臉都發白了。

    當確定她就是索倫的妹妹時,肥胖的老板娘更是一下子跪在了她的面前,拼命地抽自己耳光,抽到臉都腫得老高,直到自己答應不計較過去的事,這才一臉感恩戴德地站了起來。那店老板還專門準備了一份禮物,盒子里面還塞了十多塊銀德勒,萬分恭敬地說是給她壓驚!

    他們在恐懼。

    雖然他們恐懼的是‘割喉者’索倫,可是這種恐懼的感覺還是讓薇薇安有那么一丁點享受。

    “啦啦啦!”

    小姑娘哼著不成音調的歌謠,愉快地將房間打掃干凈:“我們是壞蛋!我們是惡棍!”

    “他們害怕我們!”

    “再也沒有人敢欺負我們!”

    ………………

    (www.23sw.net)

深淵主宰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