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主宰 第84章 暗黑技藝
    大約是上午十點鐘左右。

    第一批的土著人奴隸被運回了營地內,其他沒有參加戰斗的海盜全部都用好奇中夾著興奮的目光看著,注視著他們將一隊隊的奴隸從船上拖下來。這些運過來的土著人奴隸個頭都比較矮小,皮膚偏黑骨骼佝僂,也不知道是天生這樣還是生活習慣造成的。海盜們連踢帶踹的將土著人奴隸趕了下來,緊接著全部關進了營地的牢籠內。

    這些奴隸還不能馬上開始工作,合格的奴隸必須要經過專業的馴化。

    那些原本由索倫運過來的奴隸依舊在忙碌的工作,在看到這些被抓捕過來的奴隸后不由面露好奇幸災樂禍,但是卻沒有多少的憐憫與同情。因為這個世界上真沒有那么多人同情心泛濫,要不然圣武士也至于成為一種精神上的象征。嚴格來講這是一個道德敗壞的時代,無論是貴族階層還是富豪階層,過得生活都比較奢華糜爛,即便是下層貧民也未必大多心地善良,因為耳濡目染生活艱辛的原因,他們很多都心中充滿憤恨與極度,只不過現在還沒有為惡的機會。

    要不然也不會有人把圣武士作為自己利用的工具。

    這種情況會一直持續下來,等到魔鬼的身影出現后,它們挑撥人心的話語將在這些下層貧民的心中掀起?長?風?文學 x. 仇恨,最終化作一場場波及很廣的暴動與叛亂。這是動蕩時期開啟的前兆,當叛亂與暴動發生時,距離圣者浩劫的到來就已經很近了。

    薇薇安的身影出現在了甲板上,小姑娘對于眼前的一切似乎顯得很淡漠。

    她雖然是一個很善良的小姑娘,對于其他人也很有同情心,但只要事情涉及到索倫的身上,那么她的道德觀念就會變成‘哥哥永遠都是對的’。所以她只是很平靜地看了看,便轉身進入了自己的房間內。在她的腦中另外一個家伙已經快要張牙舞爪了,搞得小姑娘特想把她揪出來狠狠滴抽一頓小屁股,就好像是她偶爾犯錯索倫會輕輕地打幾下一樣。

    “莉莉安!”

    小姑娘蹙起修長的秀眉,抬起白生生地小手敲了一下額頭,自言自語道:“你亂發什么瘋!趕緊給我安靜下來!”

    自己敲自己腦袋。

    小姑娘此刻的樣子有點傻傻的二二的但是也萌萌的,看著就讓人忍不住想笑。

    “你感覺到沒有!?你感覺到沒有?!”

    莉莉安的聲音顯得非常亢奮,宛若是發現了什么驚天的大秘密一樣,在薇薇安的腦子里面張牙舞爪般亂晃道:“你沒感覺到?你居然沒感覺到?你果然是個笨蛋!哈哈哈!……果然哥哥跟我才是最親的!……就只有我感覺到了嗎?!……”

    薇薇安可愛的小臉蛋兒上有些氣呼呼的,仿佛是有些不開心的樣子,哼哼道:“莉莉安!你亂發什么瘋!有話就快點說!……”

    “再這樣我就把你關起來。要知道現在可是我控制身體的主導權。”

    莉莉安終于老實了下來。

    沒辦法。

    兩個人里面雖然她的力量比較強大一點,但薇薇安畢竟才是主導者,在身體的控制權上先天高于她,尤其是在薇薇安也開始掌握神力后。莉莉安仿佛是有些憋氣的樣子,可是卻又不敢明目張膽的反駁,就好像是被家長徹底壓制的熊孩子般,憋著氣道:“果然是笨蛋!……居然都沒有發現哥哥已經把那頭熊靈精魂的神性給融合了!……”

    “哥哥看起來也是神子呢!……”

    終于覺察到了什么。

    在過去的時候,索倫雖然也干掉了恐懼神子,可是他吸收的僅僅是神性。神力還是轉移到了薇薇安的身上。因此兩個小姑娘都沒有覺察到索倫的不同,她們只是認為被殺死恐懼神子身上的力量轉移到了自己身上,只不過并沒有完全轉移過來而已。但是對付熊靈精魂時發生的一切,卻讓莉莉安覺察到了一絲不同。那就是沒有神力轉移,神性直接被索倫給融合了。

    “神子?”

    薇薇安聞言怔了一下,隨即蹙起了小小的秀眉,喃喃道:“哥哥也是神子嗎?但為什么他沒有像我們一樣?哥哥身上似乎沒有神力?……”

    房間內沉默了下來。

    薇薇安和莉莉安似乎都想到了別的東西。全部都陷入了思考當中。

    索倫可以吸收神性!

    但他到底是不是神子呢?

    這下子就連莉莉安也不是那么肯定了!

    ………………

    另外一邊。

    土著人的部落已經化作了灰燼,索倫帶著人手看押那些土著人俘虜,同時吩咐著一旁的卓爾武士頭領。暗刃安德里的表情中有些猶豫。似乎對索倫的要求不太愿意,但是又有點沒辦法拒絕的樣子,最后只能無奈道:“閣下!我們已經宣誓放棄對蛛后羅絲的信仰,所以很多太過殘忍的技藝我們都已經拋棄,您的要求恐怕會讓我們感到很為難!”

    “是嗎?”索倫的臉上帶著一絲玩味的表情,緩緩道:“幽暗少女已經隕落了這么久,你們族群的信仰還在維持嗎?失去了神靈所賜予的神術,你們的衰弱幾乎都無可避免!難道你們還在迂腐的追求所謂的善良?你們在地表世界流浪了這么久,難道還沒有看透這個世界的本質嗎?”

    “善良是需要力量來維持的。”

    “如果沒有力量,善良就會變成可欺的軟弱!你們已經衰弱成這個樣子,難道還要拋棄卓爾精靈傳承的那些重要技藝?它們也許比較邪惡也比較殘忍,但最起碼能夠讓你們的族群維持下去對嗎?”

    “你看看這些土著人。”

    “如果我們不想辦法壯大自己,在這里我們是很難長久生存的!”

    索倫的話語就好像是魔鬼的誘惑般,讓暗刃安德里的臉上露出來一絲掙扎的表情,眼前的閣下在引誘他們重新墮落,將某些已經放棄的邪惡傳統找回來。那些血腥、殘酷、無情的手段,是卓爾精靈在幽暗地域打下來赫赫聲名的關鍵,他們曾經在追尋善良與地表世界時,便已經放棄了許多的殘酷手段。其中包括極度殘忍的刑法。以及各種控制奴役的手段。

    “你看。”

    索倫抬手一指眼前的土著人奴隸,聲音激昂道:“這里有近千人的人口,他們可以為我們勞作,為我們提供糧食,為我們建造城市,將來可以培養一部分進行手工業。我們所需要的東西,這些人口都可以為我們帶來,難道你還指望族群里面的戰士來勞作嗎?”

    “我去過幽暗地域。”

    “我很清楚卓爾精靈內部的傳統有多么邪惡與殘忍,那無情的殺戮讓我也非常討厭。但那些都是為了取悅蜘蛛神后而強行扭曲的意志。我們可以拋棄那些為了取悅蜘蛛神后而出現的傳統,將卓爾精靈最古老的暗黑技藝重新找回來!”

    “這樣我們才能在這里站住腳跟。”

    “也許你應該讓族群里面的女性牧師過來跟我談談。想必她們會認同我的觀點。”

    卓爾精靈真的很強。

    如果對這個種族有所了解的話,你會發現卓爾精靈的每個家庭都在殘酷的內部爭斗,時不時會有子女兄弟間相互殺戮。然后你再放開眼睛看一看,你會發現卓爾精靈的每個家族內部都在爭斗,每個城市內的家族還在爭斗,城市跟城市間依舊還在爭斗。就這樣永無止境的內斗殺戮,卓爾精靈依舊還能制霸整個幽暗地域,成為最強大的一股力量,并且還能時不時派精銳部隊反攻騷擾地表精靈。

    可想而知。他們到底有多么強悍!

    任何一個對卓爾精靈傳統了解的人,都能清晰的感覺到他們是一個作死的種族,蜘蛛神后的殘酷統治也相當的作死,但偏偏就是這樣不停的作死。無論是蜘蛛神后還是卓爾精靈都在一步步的壯大。索倫當年跟其他人在幽暗地域行走,腦子里面最直觀的看法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如果卓爾精靈家族,以及卓爾精靈城市聯合起來的話。瞬間就能組建一個強大無比到令人恐懼的龐大軍隊!

    在幽暗地域里面,對地表精靈的進攻都是由一個卓爾精靈城市來進行的。

    換句話來講。

    卓爾精靈是一個城市一個城市的上,極少有卓爾精靈的城市聯合起來。蜘蛛神后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反正一直都是很鼓勵卓爾精靈內部的殘酷斗爭,也許她覺得這樣會讓自己感到愉悅吧。

    刑罰,奴役,暗殺。

    卓爾精靈的暗黑技藝,索倫所看重的有用技巧,他們比海盜更加殘酷,比奴隸販子更加專業,尤其是卓爾精靈里面的女性牧師,她們更是這一類里面的行家。

    索倫需要這些邪惡的手段!

    要不然他控制這些土著人奴隸還需要很長的時間,在整個幽暗地域里面,卓爾精靈所控制奴隸的手段僅次于吸靈怪,比起眼魔完全靠法術控制更加具有技巧性。每一座卓爾精靈的城市都有數目龐大的奴隸群體,他們的暗黑技藝是漫長的時間中積累的東西。

    當然。

    他們的邪惡還表現在淫、亂、墮落、禁忌等等方面。

    暗刃安德里所擔心的,正是一旦打開了邪惡的大門,自己的族群將重新回到原來的生活,除非是有什么強大的外在力量強行讓他們脫離徹底墮落的深淵。要不然的話,恐怕卓爾精靈內部的暗殺傳統也會逐漸的復蘇。

    人變好很難,變壞就是一下子的事情。

    ………………

    ...

    (www.23sw.net)

深淵主宰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