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醫歸 第232章 不要江山要美人
    “宋太醫可曾聽說過此毒?”顯慶帝問。(www.hxbskc.live

    “回稟皇上,微臣不才,年少時跟隨家父外出游歷西北一帶。”宋溫良余光掃了掃趙璟桓,努力回憶道,“聽聞西北當地巫醫橫行,最是擅長制作各種各樣的奇毒,但大體可分為兩種,一種遇水而發,一種是遇火而發,這兩種毒都無解藥。”

    沒有解藥的巫毒?

    顯慶帝跟趙璟桓對視一眼。

    前者是沉痛,后者則是平靜。

    “接著說,你還知道什么?”趙璟桓倚著案幾問道,宋溫良面帶愧色,俯首道“微臣不才,對西北一帶的巫醫了解甚微,這些事只是偶然聽說,并不曾經手過這樣的病例。”

    “下去吧,記住,景王中毒一事不準跟第二個人提起。”顯慶帝擺擺手,宋溫良畢恭畢敬地退下,趙璟桓挑眉道“父皇不必憂心,兒臣吉人天相,會沒事的。”

    “你放心,我這就差人去北戎給你討解藥。”顯慶帝神色凝重,扶額道,“璟桓,父皇不會讓你有事的。”

    想不到那三皇子烏旦如此膽大,竟敢對趙璟桓下狠手。

    北戎王若是不給個交待,休怪他翻臉不認人。

    “父皇,剛剛宋太醫說此毒無解……”趙璟桓淡淡道,“何況此事不宜讓更多人知道,請父皇收回成命,兒臣自有辦法解決此事,您放心,兒臣還有兄嫂要照顧,還有禹兒要撫養,絕對不會輕言放棄自己。”

    “你有什么辦法?”顯慶帝眉頭緊鎖,太子就那樣了,可如今若是趙璟桓再出事,他有何臉面去見發妻,趙璟桓往顯慶帝身邊靠了靠,認真道,“父皇,眼下只有謝姑娘能救兒臣,她雖然也沒見過此毒,但她目前正在研制新藥,兒臣對她很有信心,相信她一定能救兒臣的。”

    “宋太醫剛剛不是說無解嗎?”顯慶帝反問。

    話說趙璟桓三番五次提到那個謝姑娘,是什么意思?

    難不成他對她還有什么想法不成?

    “是無解,但徐徐圖之,維持表象康健還是沒有問題的,不過是一年兩年跟十年八年的區別而已。”趙璟桓輕咳道,“兒臣誰也不信,只信她……她是世上除了父皇以外,最不會害兒臣的那個。”

    “你的意思是,她對你有情?”顯慶帝一臉狐疑地看著趙璟桓,趙璟桓撩袍跪下,兩手扶住顯慶帝的膝蓋,仰臉望著跟自己酷似的眉眼,真誠道,“是兒臣對她有情,而她卻只癡迷疑難雜癥……求父皇成全,答應兒臣娶她為妻,從此以后,兒臣必當全力輔佐禹兒……”

    “胡鬧!”顯慶帝騰地起身,鐵青著臉道,“禹兒才八歲,怎能擔此重任?你知道嗎?只有你到了那個位子,你才能更好地替朕分憂,你,你整天都想著那個女人,連江山都不要了嗎?”

    他怎么養出這么個不求上進的兒子,真是氣死他了!

    那個位子,誰不盯著?

    偏偏他不要,反而要去做個閑散王爺享清閑,這不是傻嘛!

    就那個安平伯府二房的謝五姑娘……若是門楣高一些也就罷了,偏偏是個五品官的女兒,根本就不般配嘛!

    “父皇,那位子原本就不屬于兒臣的。”趙璟桓依然跪在地上,臉上的表情也冷峻了幾分,“兒臣雖為嫡子,卻排行在末,就算滿朝文武答應,蕭氏一族也絕對會從中作梗,父皇,兒臣不想看到因為此事血流成河,唯有禹兒順應天命,承繼太孫才能讓天下人信服,請父皇三思!”

    “夠了,不要再說了!”顯慶帝氣呼呼地往外走,何公公忙道“皇上,貴妃娘娘剛剛差人來問,皇上何時起駕疏桐宮。”

    “這就去!”顯慶帝走了幾步,又回頭看了看御書房,見趙璟桓還在地上跪著,恨恨道,“讓太醫院多挑選補品送到景王府去,你親自安排馬車把這個逆子送回府去,然后,然后再……”

    頓了頓,顯慶帝又一甩袖子“然后再召楚王世子明天進宮,朕有要事問他。”

    “是!”何公公一一應著。

    馮貴妃最是知道顯慶帝喜好。

    晚膳只備了兩碗略稠的小米南瓜粥,兩碟小菜,再無他物。

    這讓顯慶帝很滿意。

    吃完飯,馮貴妃見顯慶帝有些郁郁,便湊上前,柔聲問道“皇上有心事……”

    顯慶帝閉目不語,良久才開口問道“你覺得安平伯府二房的那個謝五姑娘如何?”

    “回稟皇上,若論相貌,人品,謝五姑娘是一等一的好,只是……”馮貴妃兩手輕柔地給顯慶帝捶著腿,欲言又止,顯慶帝微微睜眼,緩緩道,“是朕問的,有什么不能說的。”

    “只是門楣低了些……”馮貴妃如實道,“要不然,臣妾倒是覺得她跟景王殿下倒是很般配的。”

    “京城貴女無數,愛妃為何瞧著謝姑娘跟璟桓般配?”顯慶帝一頭霧水。

    莫不是趙璟桓找了她來做說客?

    想想就覺得不會,那個逆子最近一直在府上養傷,并未進宮,更不會讓趙璟川捎話給她,這一點,他還是了解這個兒子的。

    “皇上,恕臣妾直言,最近這些日子,太子的病也一直是這個謝姑娘照料的,聽說上次太子病情加重,宋太醫和沈太醫束手無策,還是謝姑娘妙手回春救了太子呢!”馮貴妃輕聲道,“皇上您想啊,景王殿下一向跟太子親厚,自然會對謝姑娘心生好感,而謝姑娘云英未嫁,聽說并沒有許配人家,所以臣妾才瞧著他們般配的。”

    趙璟川資質平平,她從來不肖想那個位子。

    但她清楚,以后只有趙璟桓才能護得了她們母子,她心里也從來沒有拿趙璟桓當外人。

    從趙璟桓對烏雅公主冷冷淡淡的性子的態度來看,她就知道趙璟桓是中意謝五姑娘的,如今顯慶帝又主動開口問起謝五姑娘,那說明肯定是趙璟桓對顯慶帝說起過她,而顯慶帝的態度顯然是在搖擺……

    顯慶帝若有所思地看著馮貴妃,盯得馮貴妃心里發毛,忙起身跪下“臣妾失禮,不該妄議景王殿下,還望皇上恕罪……”

    顯慶帝一言不發地出了疏桐宮。

    第二天,一夜沒有睡好的馮貴妃紅著眼圈對趙璟川說起此事,嘆道“璟川,這事你得幫景王殿下一把才行!”

    趙璟川把修剪好的牡丹花一一插進廣口花瓶里,左右端詳了一番“母妃請講,只要兒臣能做到,必定全力以赴。”

    4949399484867431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網址

錦醫歸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