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卿入紅塵 221 三日之期
    旖霓被他眸光一攝,竟不由自主斂了眼眸,低聲道“你明知我并非此意,卻為何要這樣說?”

    妖族的血脈壓制,可真不是開玩笑的……

    “大長老輕便吧。(www.hxbskc.live)”

    蕭宸逸的聲音驟然冷了下來,而后站直了身子,雙手負在身后,背對著她“玩物而已,大長老何必紆尊降貴。”

    妖族不善揣測心意,重視的一向都是修為與力量。他如今這般模樣,分明是體內魂魄不穩,導致再次偏向人族一邊。

    旖霓細細思索,最近永恒結界并未出現問題,清濁二氣仍舊相當。一切都在合理運轉,為何卻忽然會出現這種情況?

    半妖之術毫無進益也就罷了,可這倒退的情況,真是令她有些無從下手。

    見她沒有離去之意,蕭宸逸略微向后瞥了一眼,而后推開窗扇一躍而出。

    孤身在熱鬧的住處穿行而過,玄色的披風獵獵,周遭喧鬧的聲音卻絲毫未曾沾染到他的衣角半分。

    “看到了吧,他便是大長老帶回來的那個半妖。”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遠處,所有人便紛紛停下了手上的事,意味深長地看著他離去的方向。

    “這樣的異類,怎配享受永恒結界的恩賜?”

    “怎么就是異類了,他可是你們人族的模樣。”

    方才還一臉鄙夷的那人連忙擺手,否認道“這話可不能亂說,人族可沒有柏闔血脈。明明是你們的萬妖之王,怎得還非要扣在我們頭上?”

    與他攀談的蛟族癟了癟嘴,再不敢多言。

    他們心中清楚的很,從前的碎月灣并不追隨無月城,故而對柏闔也便沒有那么畏懼。如今陰泉倒灌下他再也不能單單修行清氣了,而只要開始修行濁氣,便等同于自行歸順無月城。

    在這般情形下,蛟族也想過干脆將蕭宸逸趕出碎月灣,可一來有旖霓的命令在先,二來……

    面對柏闔血脈,他們是真的毫無還手之力……

    還未近身,便已軟了手腳,若是被他看上一眼,只覺得經脈都要阻塞,登時便立在原地半分都不敢動彈。

    誰都不愿收到這等血脈壓制,可分明知曉如今蕭宸逸靈力微弱,在碎月灣之中修為最低的蛟族都能輕易戰勝,可只要一面對他,心中便完全升不起動手的勇氣。

    這可真是令人惱火得很……

    而與此同時,蕭宸逸正倚在一顆樹上,皺著眉盯著自己的掌心。

    一團幽幽的藍光漂浮在其上,他費了半晌的力氣,卻終究不能把它們凝成實質。

    連聚炁成形都做不到的他,仿佛時隔十余年后,再次回到了初次修行的時候。

    這根本不是因著靈力微弱所致,倒像是完全感受不到天地靈炁一般。

    良久,他緩緩握緊了右手,泛白的指節略微顫抖,如同他現在一刻不安的心。

    過了半晌,他自嘲地揚了揚嘴角,伸手將披風解下搭在肩上,慢慢向著更遠處走去。

    “看來,還是我比較厲害。”

    熾羽的身形在樹后逐漸浮現出來,揮揮手將右掌之中的魂力散去,眼角含笑,“罷了,蕭宸逸,我這半幅魂魄身軀,便送了你吧。”

    他伸出左手略略掐算了片刻,輕聲道“是時候了,再過些日子,仙界大門就要開了。”

    “這一場賭局,能贏的人,只能是我。”

    虛無的身影在空中迅速劃過,直直落向云間山的方向。

    天下群妖諸族,皆要匯于云間山。

    拼上自己畢生的修為,去賭一個希望渺茫的結局。

    成仙?亦或是,永囚于仙界。

    時間一晃便過去了三日。

    若說靈力消退從半月以前便開始了,在最后的這三日,蕭宸逸才真正感覺到,無法控制自己身體是一件多么絕望的事。

    無法控制,甚至不甚了解。

    縱使如今盤膝坐在祭壇之內,大地之脈在周身緩緩盤旋,可他仍舊能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在一點一滴流失。

    不僅如此,就連北桓的魂魄也迅速銷聲匿跡,似乎從未出現過一般。

    完整的識海整個落在了他身上,縱使有旖霓與司祭從旁相助,也只能堪堪維持平衡。

    “連著探查了數日,結果還都是相同的。”

    旖霓心下急切卻也沒有任何辦法,只是不斷在原地踱步,長眉緊皺,“半妖之術并未出什么問題,再這樣下去,只怕術法還未消散,他的身體就要撐不住了。”

    司祭雙目緊閉立在原地,一雙手在身前維持著一個復雜的手勢,暈白的妖力從掌心之中不斷淌出,盡數注入前方的星海盤內。

    “大長老,星海盤有反應了。”

    她雙眸猛地睜開,腳下忽地起了一陣勁風,輕柔的紗衣迅速漾開,似是一團綺麗的云霞,又如同一朵極盛的春日之花,盛開在了寸草不生的祭壇之中。

    旖霓急忙走近,立在她身側。

    原本散落著平靜星光的星海盤中,逐漸亮起了兩顆極為明亮的星子。它們原本相距過遠,而后緩緩接近,光芒卻黯淡了些許。

    而后正在移動的那顆星在原地停了片刻,而后以極快的速度向另一顆撞去。

    最終,皆歸于一片寂靜。

    “此次的星象,你占卜的是何處的命運?”

    司祭雙眉微蹙,此次的結果她竟有些解不出,“碎月灣的星軌已占了多次,并未有太大的變化。故而我便將范圍一次次擴大,而這一次……”

    她略微頓了頓,回想了片刻,而后才道“范圍是整個人間界。”

    旖霓還未來得及思索,便聽到祭壇之外傳來一陣喧鬧之聲。

    她聲音之中帶上了些許怒氣,揚聲喝道“有話就給我進來,別在外面嚷嚷個沒完!”

    待這聲怒喝落了地,祭壇之外的吵鬧聲便戛然而止了。

    過了片刻,才有一個蛟族男子跌跌撞撞地跑了進來,單膝跪地,“啟稟大長老,碎月灣之外立起了戰旗,要向咱們宣戰!”

    旖霓才要說話,肩上便被柔柔一拍,讓她熄了幾分怒意。

    “既立了戰旗,便是師出有名。”司祭的聲音依舊平靜柔和,將方才他帶來的焦躁之氣沖散了,“他們可有說,前來宣戰的究竟是何人?”

    那男子思索了片刻,略定了定心神,這才沉聲道“說了,似乎是……北桓。”

    5353395484867387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網址

攜卿入紅塵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