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4章 兩枝小小燭火
    但是,在唐小蘭心中,無論怪誰,也絕不會怪到自己的女兒頭上。(www.hxbskc.live

    馬雪瑩,可是她的小寶貝。

    馬雪瑩。

    就是在這樣一個一地雞毛的家庭中,從一個呱呱墜地的小不點,長啊長的。

    馬雪瑩可以坐了,馬雪瑩可以爬了,馬雪瑩牙根上的一點點白印,慢慢冒頭長出第一顆小奶牙了。

    唐小蘭太疼愛她了。

    唐小蘭有多恨馬桂生,就有多愛馬雪瑩。

    每一次唐小蘭從上海回來,買的最多的必然是給馬雪瑩的衣服玩具,必然每天都要帶著馬雪瑩到處玩,去滿足她提出的一個個愿望。

    也可以說是要求。

    于是,馬雪瑩就在唐小蘭的溺愛中,變得愈來愈驕縱,天不怕地不怕了。

    就連那個幾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住在她家里的親叔叔馬魁,她也不怕。

    她既不怕自己叔叔從后背到肩頭的那條張牙舞爪的青龍紋身,也不怕他因為沒有及時k fěn而涕淚齊下的尊容,更不怕他無論看誰都有點陰沉沉的目光。

    劇本中那些護犢子的hēi shè huì老大們,就是馬魁最好的佐證。

    虎毒不食子。

    她是他圈里的人。

    最親最近的——核心圈。

    自從人類從樹上下來,解放了雙手后,似乎就開始了劃分圈子的歷程。

    某知名學府里,一位研究人類關系學的著名女教授江夏曾寫過這樣一篇論文:圈子。

    ……你有你的圈子,我有我的圈子,他有他的圈子;你有一個或兩個圈子,我有三個或四個圈子!他有五個或六個圈子。

    你的圈子可能與我的圈子有交集!我的圈子可能與他的圈子有交集!他的圈子又有可能與你的圈子重合。

    但每個人都會有自己不同于別人的圈子,誰也不想被同化!包括你我他……

    把江夏教授的圈子論文用在馬雪瑩身上的話,那么,她就是一枚圈核。

    她是唐小蘭、唐小英、馬桂生、馬魁等兩家人圈子的交集重合點。

    所以,馬魁對馬雪瑩很好。

    馬桂生卻不同。

    因為,馬雪瑩長得不像他,血型也不隨他。

    馬雪瑩更像縮小版的唐小蘭。

    有時候,馬桂生十分懷疑馬雪瑩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每當他望著女兒那張酷似唐小蘭的臉,特別是和唐小蘭一模一樣小巧的鼻子時,他都有一種帶上女兒去做親子鑒定的沖動。

    親子鑒定,茲事體大。

    還需慎重。

    當然,他對馬雪瑩也不是不好,他雖然在唐小蘭眼中不能盡到一個丈夫的義務,但在女兒眼中,他父親的形象還是不錯的。

    起碼,唐小蘭從不跟馬雪瑩說他的什么壞話。

    她在女兒面前給馬桂生留著情面,維護著他做為父親最起碼的形象與尊嚴。

    馬桂生卻不帶馬雪瑩。

    唐小蘭也不放心他帶。

    馬桂生要帶他的"qing ren"。

    在唐若之前,也有兩個年齡和唐若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帶過馬雪瑩。

    但是,馬雪瑩和那兩個姐姐不對脾氣,又或是那兩個姐姐不能掌握馬雪瑩刁蠻行為的背后,隱藏的那種對缺失母愛的強烈渴望。

    唐小蘭一年回來的次數有限,馬雪瑩是嚴重欠缺母愛的。

    這一點,從馬雪瑩兩三歲時,每一次都哭喊著,扯著唐小蘭的衣角不讓她走,足見端倪。

    而那兩個姐姐,每逢此情此景,除了陪著馬雪瑩難受,也別無良法。

    反過來,馬雪瑩反而會因為唐小蘭回來時百依百順的溺愛,以及因她離去而引發的怨悵,遷怒于帶她的姐姐身上。

    她會對著帶她的姐姐連踢帶打,甚至,會披頭散發的喊她們:滾!

    就這樣,被慣壞的馬雪瑩一連氣跑了好幾個帶她的姐姐。

    直至遇上唐若。

    沒帶馬雪瑩之前,唐若應聘的是金靈渠廣告公司的前臺文員。

    以她的聰明與形象,做做收發報紙,接接電話,傳達一下領導的指示這種事情,綽綽有余。

    但是,她應聘的時候,唐小英把門檻故意朝她抬高了。

    唐小英對坐在她對面的唐若道:“我們公司,招收的文員,學歷最低也要大專,除非特別優秀的,才能放寬到中專。

    你的形象很不錯,但是學歷……小唐,你的年齡還達不到正式招工標準,你的學歷低了一點,高中還沒畢業。

    你為什么沒有讀書了呢?是因為個人原因么?還是因為家庭原因?”

    唐小英問到了唐若的傷心處——她也不想輟學啊!

    沒辦法啊!

    唐若被唐小英問得眼圈都紅了。

    唐若被唐小英問得低下了頭,一個勁的絞衣襟。

    “但是,小唐,說實話,我還是很喜歡你的……你看,你姓唐,我也姓唐,天下唐姓是一家,我感覺,你就跟我的那些侄女兒差不多,真的。

    我們之間還是蠻有緣份的,要不這樣……”唐小英看了看唐若。

    唐若抬頭看著唐小英。

    唐小英道:“我有一個外甥女,現在正讀幼兒園,因為她媽媽在外地工作,她爸爸工作又忙,所以,她媽媽就讓我給她找個合適的人帶她。

    ……你看這樣好不好,我感覺你這個孩子很老實,第一眼我就很喜歡你,你呢,現在還小,按勞動法我們公司也不能用你……”

    唐小英聲音頓了頓:“但是,你可以先去帶一帶我那個外甥女,工資待遇呢,就按照我們公司前臺文員的待遇發放。

    等過兩年馬雪瑩上了小學,不用人帶了,剛好,你的年齡也夠了,我再把你調來公司上班,你覺得怎么樣?”

    聽上去,唐小英說的真不錯。

    她的話那么親切,那么體貼,完全就是站在唐若的立場幫唐若說話,唐若還有什么不同意的呢?

    對她而言,能夠有個地方上班,不在家里吃閑飯,就已經很好了。

    唐若答應了:“好的,主任。”

    唐若答應了,唐小英也很高興,她就給遠在上海的妹妹唐小蘭打電話。

    唐小蘭道:“你覺得她行嗎,你把她說得那么老實,她能帶得了馬雪瑩?”

    就因為馬雪瑩的事情,唐小英也很頭疼。

    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肯定是帶不了老馬家這個小姑奶奶。

    而之前請來的幾個帶馬雪瑩的姐姐,也都被馬雪瑩給氣跑了,所以,她心里對唐若也沒底。

    “試試吧,試試再說,那孩子還小,萬一她能跟馬雪瑩玩到一起去呢?”唐小英對她妹妹道。

    事實證明,唐小英看對了人。

    唐若,是真的能帶得了馬雪瑩。

    因為什么?

    因為唐若有愛。

    因為唐若又溫柔,又細心。

    因為唐若能跟馬雪瑩玩到一起。

    因為唐若亦把自己不曾得到缺失的母愛全部用在了馬雪瑩的身上,是的,母愛——雖然此時提起唐若的母愛還嫌尚早。

    也因為,她和馬雪瑩都是母愛匱乏的孩子,她們就如同寒夜里的兩枝小小燭火,互相偎依在一起,互相溫暖,互相依靠著在這涼薄的人間度過了一個又個夜晚。

    唐若呵護馬雪瑩,如護燈火。

    誰也不知道,她是如何的努力過,才保證了這盞小小燈火,沒被黑夜帶走,沒被大風吹滅。

    馬雪瑩知道。

    她知道,是唐若在她發燒的時候,一遍又一遍地給她量體溫,在寒夜里抱著她,將她緊緊摟在懷中,穿過那些無人的街道,去求醫問藥。

    她知道,是唐若抱著她,給她講故事,唱兒歌,借以渡過一個又一個北風呼嘯的夜晚。

    她知道,每一天是唐若接她、送她,在她撒嬌的時候將她背在肩頭,走過那條開滿鮮花的羊腸小道,所以她才會對唐小蘭說:看!姐姐帶我走過這兒的。

    她知道,是唐若教她,認識了喇叭花、三角梅、蝴蝶花、芨芨草……教她將一瓣瓣桔瓣輕輕摳出來,再栽一根蠟燭進去,做成一盞小桔燈,照亮她與唐若的臉龐。

    這些。

    都藏在馬雪瑩的心里,她都知道。

    你對我好,我必傾心以報。

    馬雪瑩對唐若就十分好,無論有什么好吃的,都與唐若分享;無論有什么好玩的,都拿出來與唐若一起玩;無論有什么秘密,都會告訴唐若知道,有些秘密,她甚至都不會告訴唐小蘭與馬桂生,而只說給唐若一個人聽。

    所以,有時候,唐小蘭就覺得,自從唐若來了,不知為何,女兒對唐若好的不得了,有時候,甚至會讓她這個媽媽吃醋。

    是的,吃唐若的醋。

    嚴重的時候,有一次,她甚至將唐若趕出了門。

    她指揮那個與自己脾氣一樣暴躁的丈夫馬桂生,將唐若推至門外,然后“呯”的一聲砸上了門。

    馬桂生無奈的看著唐若,他并不想那樣做,因為自從唐若帶了馬雪瑩,減輕了無數因之前舊姐姐的離去而新姐姐又未來之間的這段空當里,自己不得不硬著頭皮帶女兒的負擔。

    是的,他的心思在新"qing ren"的身上,而不是馬雪瑩。

    馬桂生推掇唐若的時候,目光是帶著三分祈求的:對不起,我也沒辦法,可是那一只母老虎我真的惹不起,對不起……

    黑夜中的小城,唐小蘭就這樣指揮著馬桂生將唐若推出門,她想讓她到哪兒去?

    唐若很害怕,外面那么黑,那么冷。

    回家嗎?回家怎么說?被別人趕回來了嗎?

    唐若只好去敲門。

    而門內,因為唐小英將唐若趕出了門,馬雪瑩已經與她媽媽撕扯在了一起。

    馬雪瑩大哭著撲到唐小蘭的身上,扯掉了她媽媽那件價值不菲上衣的扣子,并將唐小蘭的頭發揉搓得如同一只雞窩。

    “快點開門……嗚嗚嗚……開門,讓姐姐進來!”馬雪瑩嚎啕大哭。

    唐若在門外籟籟落淚。

    不知道是唐小蘭被女兒抓疼了頭發,還是她因為唐若,又或因為這個家而心有所感,她也聳著肩頭抽泣,淚水直流。

    最后,唐小蘭指指門,早已煩燥無比的馬桂生“嘩啦”一下打開了房門。

    唐若進來,馬雪瑩一下子撲到她的身上嗚咽著:“姐姐……我不讓你走……”

    唐若摟著馬雪瑩泣不成聲:“姐姐不走……姐姐你不走。”

    馬雪瑩又轉到唐小蘭的面前:“媽媽,求求你,別讓姐姐走……”

    是什么。

    能讓一個年幼的孩子,像個大人一樣,對著大人,說出那個求字?

    馬雪瑩臉上掛滿了淚珠,唐若在哭,唐小蘭也在哭……

    這,到底是怎么了?

    唐小蘭把這件事說給了她的姐姐唐小英聽。

    唐小英道:“你這又是何必?你又何必跟唐若那樣一個小女孩子吃醋呢?

    唐若她照顧馬雪瑩又細心又周到,幫你把馬雪瑩照顧的那么好,就像馬雪瑩的親姐姐一樣……”

    唐小英加重語氣,把姐姐兩個字重點強調了一下。

    “我知道,可是,我看著馬雪瑩對唐若那么好,許多時候比對我還好,我心里就不舒服!”唐小蘭委屈的道。

    “有什么不舒服的!馬雪瑩是你的親生女兒,她終歸是要長久的跟你生活在一起的。

    是,現在是唐若帶她,那不都是暫時的嗎?再說了,唐若能帶馬雪瑩多久,最多帶到她上小學,就算你想讓她幫你多帶兩年,萬一到時候她也大了,想談戀愛了,她還想不想幫你帶,還不一定呢?

    再說了,女兒是你生的,她始終都是你的,誰也搶不走,等你老了,年紀大了,難道還不是馬雪瑩照顧你么?”唐小英勸自己的妹妹。

    唐主任的嘴就是厲害,說話一套一套的,唐小蘭也被她說得不好意思的笑了。

    似乎天底下,就沒有唐主任說服不了的人——除了馬雪瑩。

    唐小蘭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事,但又無法開口似的,但終于還是忍不住了,對她姐道:“姐,我發現馬桂生,有點維護唐若,我讓他將唐若推出門去,他磨磨蹭蹭不肯動手……你說……”

    唐小英立刻明白了她妹妹的意思:“你胡說八道什么?

    哎我說唐小蘭,你的思想能不能純潔一點……對了,我還沒問你呢,你跟那個江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又到底是怎么想的?

    還有,馬桂生在外面找"qing ren",先找了一個,錢被人家都給卷跑了,他不但不改,聽說現在又找了一個,你也不管?

    ……你們兩口子什么情況?”

    唐小蘭看看她姐:“你別管我,我也不想管馬桂生那些破事。

    對了,還有他那個流氓弟弟馬魁,成年累月住在我們家,名義上用的馬桂生的錢,媽的……馬桂生的錢,還不都是我給的,就他那點工資……”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