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34章 方科的條件
    不說唐若她家的事了,還是說她自己吧。(www.hxbskc.live

    唐若送馬雪瑩去幼兒園,又遇到了方科。

    不知道他昨晚是怎么睡的,想了些什么。

    今天一大清早,他就在大院的樓下等著唐若,應該說,堵唐若。

    他的眼睛直接瞄在了唐若的脖子上,無非就是看他那條金項鏈,唐若有沒有戴。

    唐若當然沒戴。

    她會戴嗎?

    她一手牽著馬雪瑩,一手提著馬雪瑩的花仙子書包,正匆匆往院外走,此時被方科攔了下來:“唐若……”

    他賣慘似的,還朝馬雪瑩揮了揮他那只被自己割傷的右手。

    馬雪瑩才不理他,她只是瞪著大眼晴,嘟著嘴巴看了看他而已。

    馬雪瑩似乎天生就對那方科沒有好感一樣,從來就不會跟他好聲好氣說話。

    “干嘛呀?大清早的你不去食堂,在這兒干嘛?”唐若問道。

    鑒于昨晚的事情,唐若在見到方科的時候,現在心里有了一些忐忑,以前雖然對他沒感覺,但至少談不上討厭他。

    現在,看到方科,唐若就覺得討厭。

    討厭之外,還有點害怕。

    這個方科,怎么看,怎么都讓唐若覺得十分猥瑣。

    對!

    就是猥瑣。

    方科相貌平平,個頭又矮,腳上穿的皮鞋,鞋頭尖尖往上翹著,不知道是因為大了一號的緣故,還是什么其它原因所致,看上去簡直就像滑稽劇里的小丑一樣。

    現在請看他吧!

    胡子拉茬的下巴也不刮一下,二十七八的人弄得跟三十七八的一樣。

    不知道是因為被唐若的“分手”二字打擊得心力交瘁,還是懶于修理之故,又或故意扮成這樣一副可憐相,試圖來博取唐若的同情。

    可能嗎?

    唐若才不會同情他。

    她現在倒是對他有些害怕,害怕他萬一又發起瘋來,自己該怎么辦!

    昨晚方科那副模樣她可是見識過了,事后回想,她只覺得他很討厭,很讓人惡心。

    是的。

    惡心。

    她也怕他做出什么不利于自己或者范云的事情出來。

    一個不能給女孩子安全感的男人,能要嗎?

    一沖動起來就割腕,見血的男人,能要嗎?

    啊?

    這是暴露得早啊!說句不好聽的,如果唐若真要跟方科在一起了,結婚了,后來才發現他居然是這樣一個個性沖動極端的人,那還不得讓唐若后悔死!

    幸虧發現的早。

    一切都來得及。

    “昨天晚上……我喝酒喝多了,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方科又揚了揚傷手。

    還揚?

    還不把那狗爪子藏起來?受傷,活該!誰讓它昨天晚上摟了唐若的!

    唐若不想再繼續跟他在這大院里糾纏下去,她只想離他遠遠的,越遠越好。

    但是方科攔著她了,她如果硬走,他一定會拉扯自己的。

    現在,唐若連一根手指頭都不想他碰到自己。

    “我要送馬雪瑩了,要遲到了!”

    馬雪瑩看著攔在自己和唐若姐姐前面的方科,沒好氣地沖方科喊道:“走開,我要遲到了!”

    馬雪瑩的話挺好使的。

    方科閃到了一邊。

    唐若提著馬雪瑩的書包,挽著她的手,頭也不回走了。

    方科在后面,看著她的背影,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他從口袋中摸出一包煙,點了一支,深深的吸了一口。

    他感覺唐若最近很不對勁,昨天晚上居然跟自己提出了分手,而自己,還為她買了那么貴的兩件禮物。

    她真是一點也看不到自己的誠意。

    方科覺得,唐若變了,不再是以前那個話又不多又羞澀的唐若了,他感覺唐若離他越來越遠,自己眼看就要抓不住她了。

    其實,他卻不知道,自己也變了!

    自己不再是以前那個從不重視唐若的方科了,他忽然覺得,似乎,唐若對于自己,也很重要啊!

    他已經二十八了,早已經到了該結婚的年齡。

    而唐若呢?

    她還不到十九歲。

    或許,年齡上的巨大差距,才是他長期以來,潛意識里只把唐若與方然等同的原因吧。

    想起方然,他又有點后悔,是啊!自己許多次在唐若面前對侄女方然表現得那么好,而對唐若又那么平淡,唐若,怎么能沒有想法呢?

    想想方然。

    又想想唐若。

    方科的心里忽然有了一個很可恥的念頭,而此時的唐若尚不知道,方科的念頭,對于她來說,簡直就是一個災難!

    唐若把馬雪瑩送到幼兒園,她朝唐若揮了揮手:“姐姐再見!”然后跟著生活老師進了教室。

    她對馬雪瑩的老師笑了笑,老師也回了個笑臉給她,算是彼此之間打過了招呼。

    唐若就沿著平時走慣了的那些路,穿大街過小巷,朝金靈渠廣告公司走來。

    她眉頭微蹙,貼著路邊慢慢往前走,邊走邊想心事,反正也不著急。

    不著急。

    她的工作很自由。

    這家公司是江曄開的,而江曄與唐小蘭的關系,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公司上下,誰不知道唐小蘭是江曄的前女友,現在的"qing ren"。

    所以。

    唐若上班,根本沒人管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每個月到時間就去財務部領她的工資——文員。

    她的工資與先玲一樣。

    再說了,唐若有唐小英罩著,而唐小英是唐小蘭的姐姐,眾所周知。

    因為唐小蘭的緣故,在公司里誰不讓唐小英三分。

    就算沒有唐小英這個現管,只要有唐小蘭那個遠在上海的“大官”,公司里也沒有人會說唐若一個不是。

    老板想讓誰吃空餉,就讓誰吃空餉。更何況,唐若也不是吃的空餉,她要替唐小蘭和唐小英帶馬雪瑩呢!

    人事部里最喜歡八卦的一個老娘們,甚至推測公司的大老板江曄在這個小小縣城開這么一家分公司,完全就是為了唐小蘭,她的推測沿著這條線一路下去,順藤摸瓜,甚至得出了馬雪瑩是江曄與唐小蘭的私生女,這樣一個驚人的秘密。

    “噓!”另外一個同事,看著高跟鞋嘀嘀嗒嗒即將推門而入的高小英,趕緊制住了八卦娘子放飛想像的翅膀。

    當然了,商人重利,開在小城的這家分公司,經濟效益還是可以的,似乎除了廣告收益外,還另有財源,這個,或許只有以財務部主任為主的幾個分公司領導才知道。

    或許只有那個影子一樣的分公司總經理徐總,才知道這家公司的所有底細。

    唐若到了公司,先玲正在前臺忙得不可開交,她就去,幫先玲干了一會活。

    當然,她要不做,先玲也不會說她,但是,她幫先玲打打下手,減輕一下先玲的工作負擔,先玲還是挺感謝她的:“謝謝你,唐若,哎,今天湘琴休息沒來,前臺就我一個人,可把老娘忙壞了!”

    唐若笑道:“我這不是來了嘛!現在,給你這個臺長跑跑龍套,請下達任務。”

    “好,你現在幫我把這些信送到行政部,再順便問一下,她們那邊今天中午有幾個人吃飯,我好報給楊姐。”

    “好嘞!”唐若應道。

    正好她也要去找唐小英,問唐小英要錢,要她與馬雪瑩的交通費和零用錢。

    唐小英正在辦公室里趴在一堆文件中,不知道找什么東西,也怪難為她的,初中畢業的她,愣是通過自己的努力,將工作處理得井井有條。

    “主任!”唐若叫道。

    “啊!唐若呀,進來吧,怎么了,有什么事嗎?”唐小英笑瞇瞇對唐若道。

    唐若輕聲輕氣道:“我來拿馬雪瑩的錢……”

    懂。

    唐小英從抽屜里取出一個牛皮紙的長信封:“嗯,在這里了。”

    唐若將信封接了:“主任,先玲讓我問一下你,行政部有幾個人吃中午飯,她好報給飯堂。”

    “哦……四個吧……啊,不,三個,三個,劉霞不在,你告訴全先玲,行政部三個。”

    “好的主任,那我走了!”

    “去吧!”

    唐若出了唐小英的房間。

    “哎,等等,唐若!”唐小英又叫住了她。

    唐小英從她辦公桌的地上,提溜起一只大大的粉紅色hello-kitty貓:“這個拿給馬雪瑩。”

    唐若“哦”了一聲,接過來,抱到了前臺。

    唐小英看著唐若纖纖細細的背影,搖了搖頭。

    她自言自語道:“看上去這么秀溜的一個人,一根手指頭就能戳倒,還真就奇了怪了,那么蠻不講理的馬雪瑩,到她手里倒是伏伏貼貼的。”

    其實唐小蘭有一句話確實沒有說錯她姐。

    唐小英因為自己沒孩子,所以根本不會帶孩子,她根本帶不了馬雪瑩,偶爾帶一次,馬雪瑩能把她屋里鬧騰個底朝天。

    當然。

    一是唐大主任不懂小孩子心理,而更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馬雪瑩不是她生的,她沒有那個耐心去哄馬雪瑩,有那個功夫,還不如多看幾集電視劇。

    其實,她應該也知道。

    小孩子,是要哄的。

    先玲拎起那只粉紅色的布娃娃,看了又看,粉萌粉萌的色系,能萌到所有女孩子的心里去。

    誰,沒有一顆少女心似的!

    有了唐若的幫忙,先玲工作輕松了許多,再和唐若吹吹牛皮,八卦一下下,時間眨眼就到中午。

    她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拽拽唐若調皮的小辮子:“走吧,妞,樓上包房請!”

    唐若咯咯笑道:“大爺您先請,小女子隨后就到!”

    兩個女孩子嘻嘻哈哈上了六樓,占了個靠窗子邊的好位置,國際慣例,吃食堂不論官職,不講男女,先到先占。

    不一會兒,飯菜齊備,人也已經陸陸續續到齊。

    開飯!

    吃完了飯,唐若跟先玲回到前臺,先玲就伏在桌上打盹,這回輪到唐若抓她的小辮子了,唐若扯扯她又直又順垂到背上的長發,笑道:“你慢慢在這里釣魚,我可不陪你了,我先走了!”

    先玲抬抬臉,乜斜著眼看看她:“走吧,走吧,不送,大爺,記得下次再來玩呀!”

    唐若心情愉快,嘴里哼著歌回到馬雪瑩家大院里。

    方科正坐在院中涼亭下發呆,不知道正在那兒打什么鬼主意,此時,他看見了唐若,一下子就從石條子上站了起來:“唐若!”

    唐若不得不止住腳步。

    她斜臉看看方科。

    “我有話跟你說。”方科急道。

    他既然有話說,唐若也不能從地上抓起一把爛泥巴堵住他的嘴,她只好往涼亭走了幾步,聽他說。

    “你不是要跟我分手嗎?”

    嗬!

    昨天晚上還尋死尋活鬧割腕自殺的他,此時,倒主動找唐若說起這個話題了。

    唐若必須得聽的。

    這是她目前唯一想立刻解決的問題,除此,沒有之一。

    “分手也可以,但是……”

    真氣人,這個方科跟個娘們一樣,說個話如同擠牙膏,一點也不爽氣。

    唐若還不能跟他急,她要知道他葫蘆里倒的是什么藥,只有耐心聽他說下去。

    幸好是唐若。

    唐若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你不是想和我分手嗎?唐若。”

    唐若看著他。

    “這樣,明天,明天你陪我到街上好好玩上一天,逛逛靈渠市場陪我買點東西,然后陪我看場電影,再陪我吃一餐飯,我就考慮和你分手。”

    方科故意把分手二字說的很大聲,似乎以此提醒唐若,理應慎重考慮他的要求。

    “不去。”唐若一口拒絕。

    “唐若,你沒必要這么絕情吧?”方科不悅道。

    “你如果這么絕情,那么,你可要知道,你這樣做的后果是什么,別把我逼得太急了……兔子逼急了都會跳墻,把我逼急了,什么事我可都敢干!”方科的話里透著一股狠氣與痞氣。

    唐若感覺有點不認識這個人似的,他現在怎么這樣了?

    一副無賴的嘴臉。

    不過,無賴的嘴臉,往往又確實有效,方科的話,給了唐若很大的心理壓力,讓她不得不再次慎重考慮他的話,并權衡利弊。

    陪他逛一天,換個分手,似乎也沒什么大問題。

    能接受。

    唐若想了又想。

    雖然她極其厭惡方科這種你若不陪我怎么……我就會怎么……的談判方式,這是變相的威脅。

    脅迫。

    但是,對于急于擺脫方科的唐若來說,他提出的陪他逛街吃飯的要求,似乎又完全微不足道了。

    但是,唐若還想再考慮一下。

    她想告訴范云,讓他替自己拿個主意,于是道:“那好,等一下再說,等我接馬雪瑩的時候,再告訴你!”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