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37章 果凍
    說不清楚愛是什么,那就用心感覺吧,讓那種感覺一點點積累,總有一天,它會爆發的,姑娘。(www.hxbskc.live

    來日方長。

    “走吧,唐若,咱們去喝糖水。”

    喝糖水之前,先洗相片。

    華華和唐若選擇就近沖洗,選了水街上這一家水街照相館,里面只有一個扎著馬尾辮,儼然藝術家模樣的男人。

    一看上去,技術就很過硬那種。

    交了錢,開了票,兩個姑娘走到水街另一邊的一個飲品店,章華華叫了一碗冰糖雪梨,唐若要了一碗紅豆沙。

    挺好的糖水,甜如初戀。

    這家店的廣告語。

    “你也應該多喝點紅糖煮的東西,華華,醫生都說了,女孩子應該多喝紅糖。”唐若用小勺攪著紅豆沙,對華華道。

    “我喜歡喝這個……其實,我最喜歡喝可樂,特別是加冰的那種,喝上幾口,從胃里直往外冒涼氣,真舒服。”華華笑道。

    “那個刺激腸胃的,少喝一點好,其實,最好的,還是蜂蜜水。”唐若道。

    華華點點頭:“嗯,我小時候,就常常偷吃家里的蜂蜜,直接將筷子豎進瓶子里,挑一點,吃一點,真甜呀!特別是南方來得那種荔枝蜜,帶著一種荔枝的香味,特別好吃。”

    唐若笑了。

    因為,她也偷吃過家里的蜂蜜。

    小時候,有哪一個孩子沒偷吃過父母藏起來的東西呢?

    喝完糖水,唐若看看時間,差不多該接馬雪瑩了:“華華,我要去接馬雪瑩了。”

    “嗯,我送你吧。”

    “好,送完我你就回去吧,下午馬雪瑩還有課,我下午就不出來玩了。”

    “嗯,好的。”華華應道。

    章華華把唐若送到馬雪瑩學英語那個培訓學校,她還沒有出來,應該是還沒有下課。

    “走了,唐若。”華華道。

    “嗯,拜拜!”

    唐若又等了一會兒,馬雪瑩出來了,她老遠看見了唐若,高興地朝唐若跑過來:“姐姐,今天老師表揚了我。”

    說完,指了指小腦門。

    唐若一笑,她早看到了馬雪瑩眉心上貼著的那朵小紅花。

    “真棒,馬雪瑩最棒,頂呱呱。”唐若夸獎道。

    “我今天上課沒有說話,但是王源玲說話了,老師批評她了,所以她沒有小紅花……”馬雪瑩咭咭呱呱,說個不停。

    唐若領著馬雪瑩,走到路口,朝不遠處一輛停在樹下的“慢慢搖”揮了揮手:“包包車,包包車!”

    那個司機本來半躺在車里打瞌睡,聽到有人叫車,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四處張望。

    他看見了唐若。

    而這時,就在側面一條路上的另一輛“慢慢搖”以為唐若在叫他,那輛車的司機一加油門,“轟,轟轟”,靈活地在路口一拐,直接到了唐若面前。

    一伸手,拉開拴門的插銷。

    唐若與馬雪瑩就坐了上去。

    而唐若叫的那一輛車,雖然離唐若更近一些,但是,因為要發動車輛,原地起步等原因,反而沒有搭上唐若與馬雪瑩這兩位乘客。

    那個司機瞪了他的同行一眼。

    不帶這樣搶客的。

    他那個搶了客的同行假裝沒看見,一溜煙將唐若送到了新華書店的門口。

    溜了溜了。

    溜慢了,會打架的。

    唐若下了車,把馬雪瑩也抱了下來,看看路上,沒看見范云,她心想,這會子,范云去哪兒了呢?

    范云。

    去給老魏當搬運工去了。

    老魏兩口子都是農村的,雖然自從老魏進城當了城管,把他老婆也帶出來了,來了城里做點賣菜的小生意,但是,因為他們兩口子在縣城沒房子,所以,一直是租房子住的。

    租房子住,就免不了搬家。

    總有各種理由。

    房東又加房租了。

    房東要收回房子自住了。

    房東的兒子要結婚了。

    等等等等……

    這一次,老魏搬的不錯。

    四樓,二房一廳,廳里還有一臺房東的25英寸海信電視機。

    有熱水器,燃氣灶,還有一張八成新的席夢思大床墊子。

    推開一道鐵門,有一個十平的陽臺,中間橫拉一條鐵絲。

    滿意,非常滿意。

    特別是一樓是個租不出去的門面房,里面堆滿了亂七八糟的東西,以后,老魏的摩托車跟他老婆拉菜的三輪,也可以停在這里。

    “來來來,兄弟們,床放在這里。”這是老魏新買的床,房東有床,但老魏是不可能睡滴。

    哪怕租房子住,床,也必須買新的。

    “哎,唐彬,那個桌子就擺客廳角落里!”

    “范云,辛苦辛苦,最重的冰箱還得靠你和宗六,唐彬不行!”

    “哎,那腌菜壇子我來我來,輕點輕點,千萬別磕了,一磕就爛……”

    搬個家,把老魏整得口干舌燥。

    搬。

    一盆茶花,一盆蘆薈放在陽臺。

    冰箱移到電視柜旁邊。

    床腿床板床頭床墊子統統搬進臥室,咔咔咔組裝在一起。

    裝著老魏的短褲老婆的內衣的箱子,靠墻而立。

    暫時用不著的美的落地扇放在孩子房間。

    水管做成的掛衣服的鐵架子擰起來。

    鍋碗瓢盆進廚房,去找那些腌著酸辣椒與豆角干的老壇子。

    一大桶孩子的玩具放在窗戶邊。

    烤火桌子,炭盆子,鐵夾子,統統拿上來……

    終于,隨著最后一摞塑料板凳的歸位,老魏的東西全都搬上來了。

    老魏很滿意。

    除了房租有一點點貴。

    這房子,房租每個月居然要一百零五塊,水電費另算。

    但是,這個房子通透,光線好,前后臨內街,既不吵又通風透氣。

    最最關鍵的一點,房東不在這住,房東在桂林,每個月,到收房租的時候,她才回來一次——三樓的租戶說的。

    租了。

    老魏看著幫自己搬家的這幫兄弟,感謝道:“謝謝了,兄弟們,今天我整理整理,明天晚上讓你們嫂子早點回來,整幾個菜,在我這里喝一頓,到時候,全都要來啊!在此通知,在此通知了,兄弟們!”

    行。

    眾口一致,應了。

    大伙下樓,隨老魏一個人在家里整理剩下的東西,都給他搬上樓了,小東小西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再說了,大家也不方便去幫他弄那些了。

    散了。

    范云就順著一條小路往新華書店方向走。

    走過幾塊長著碧綠的辣椒秧與絲瓜藤的菜地,再穿過一個小小的村子,然后范云來到一道由鋪鐵路的水泥枕木做成的圍墻處。

    說是圍墻,除了爬不動墻的老頭老太太,什么也攔不住。

    枕木之間,一人寬的縫,小孩子輕而易舉就能鉆過去,大人,只要頭能過去的,側身也能過去,實的過不去的,或者手腳麻溜的,干脆就直接爬到站樁一樣的枕木上,跳下去。

    不光抄近路的爬,鐵路上的人也爬,范云過來的時候,一個鐵路上的檢修工才爬上那墻,剛剛跳下去。

    誰叫他們鐵路上有一個家屬院在墻這邊呢?

    不爬也行,繞遠一點有條路,但要多走七八分鐘。

    七八分鐘,范云真要是拽開腿路的話,好幾里路都下去了。

    范云自然是雙手一撐一用力,身子就上了墻頭,然后放低身體向下輕輕一跳。

    腳掌先落地。

    遠遠的,三五個穿著桔黃色的鐵路檢修工看到了范云,跟沒看見一樣,沒人理他。

    這時候,一列滿載的貨車倒像是遠遠的發現了他,“嗚……嗚嗚”,列長拉響了長長的汽笛。

    “哐當哐當哐當……哐哐當當哐哐當當……”,長龍一樣的列車挾著巨大的轟鳴聲與風聲,從范云面前快速駛過。

    范云看著那列通往上海通往柳州的綠皮火車,試圖想發現某一個窗口里,剛才似乎在向他揮手致意的某位過客。

    可惜,什么也看不清。

    他伸出手臂,朝遠去的列車用力揮了揮手。

    列車,轉瞬就消失在他的視野。

    范云從一排排鐵軌上邁過去,走過鐵軌,就是火車站,再過去,就是汽車站,然后……然后他就可以回他的崗位了。

    雖然遲到了一些,不過也沒什么關系,反正范云是個流動崗,又不是固定哨,只要老魏不管他,其實,他完全可以到處去放羊的。

    范云走到興隆購城那里的時候,有兩個挑著擔子賣菜的無證小販看他來了,就趕緊往下面老廣場方向走。

    范云也沒非常認真的追著她們不放,他走得不快。

    那兩個流動小販看他離得那么遠,居然又將擔子放在大喇叭的門口:“妹妹,要不要菜,你看看,這個蒜苗菜花好新鮮!”

    過份了啊!

    這要是被上面的領導,譬如楊宗瑋看到了,還不得被罵個狗血淋頭。

    范云緊走幾步,邊走邊喊:“哎,哎,誰讓你們在那里賣菜的?”

    他走得很快,不過,那兩個賣菜的更快,其中有一個,一把奪回大喇叭手中的一捆白菜花,挑起擔子就溜了。

    另一個,溜得早沒影了。

    大喇叭看著走到她身邊的范云,沒好氣的道:“喊喊喊……喊你個頭啊!你就不能等我買了這捆菜,再喊嗎?”

    范云給了她一個白眼珠:“那可不行,我得堅持原則,如果沒看見,那沒辦法,隨你買,可是我既然看見了,就要管,沒看見那叫管不著,看見了不管那叫失職,完全是兩個性質。”

    大喇叭道:“我瞧著你有時候看見了,也沒去管!”

    范云笑道:“干工作,既要堅持原則,又要靈活處理,你是老娘們,不懂的……”

    大喇叭氣得喇叭都啞了。

    不論反正,都是你范云有理。

    范云繼續往下走,走到新華書店門口時,取出手機發了條信息給唐若:“晚上,你會來六樓吃飯嗎?”

    “嗯,是的,晚上我會來。”唐若回道。

    范云高興極了,似乎把唐若放了他鴿子的事情給忘記了:“那晚上,我在樓上等你!”

    “好的。”唐若秒回了。

    Yes!

    有了唐若肯定的答復,范云感覺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現在他完全可以掉回頭去,一口氣跑到老魏那里,再幫老魏搬上一遍家。

    范云邁著歡快的步伐,認真的做著本職工作。

    只見他挺胸抬頭,目視前方,身體微向前傾,走出了護旗手般的氣勢。

    走來走去,也沒什么事情發生,沒辦法,這就是工作,平凡崗位上的平凡人從事的平凡工作。

    這樣的工作,偶爾做一天不難,難得是,天天做,月月做,年年做。

    堅持就是勝利。

    這個平凡的崗位,就如同那列上海通往柳州的綠皮車上的一個孔眼一樣,正是由范云這樣千千萬萬普通的螺絲釘固定的,正是這千千萬萬個零件積極發揮著作用,才保證了列車的平安運行,安全到站,再上征程。

    范云抬頭看看天空,太陽已經漸漸墜下,日暮已至,他也該下班了。

    今天,他沒有去新華書店,而是直接到了五樓等唐若,因為唐若說了,今天,她們公司是沒有人在飯堂吃飯的,但范云也沒打算去六樓,他就在五樓等。

    就在剛才,他在樓下超市里買了兩只大大的喜之郎果肉果凍,一只葡萄的,一只桔子的,范云把兩只果凍揣在衣兜里,打算等一會就在這兒給唐若。

    真有意思。

    他這是打算把唐若當成馬雪瑩那樣的小孩子來哄嗎?

    范云抽完一根煙后,唐若終于牽著馬雪瑩來了,她看見了等在五樓的范云,不由笑了:“在這兒干嘛?為什么不先上去?”

    范云從口袋中摸出那兩只果凍遞給唐若:“喏,給你買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吃?”

    怎么會不喜歡?

    天底下,有不喜歡零食的女孩子么?

    唐若接過來,撕開那枚桔子肉的,連同范云給的小勺子一起遞給馬雪瑩:“吃吧!”

    馬雪瑩看看范云,又看看唐若:“姐姐,這個我可以吃嗎?”

    唐若笑道:“可以的,剛才是哥哥送給姐姐的,現在是姐姐送給你的!”

    馬雪瑩用小勺子舀著果凍,一小會兒就吃完了。

    唐若也吃了一只。

    這是范云第一次買東西給她吃,還是一只這么好吃的果凍,唐若當然吃得眉開眼笑了。

    馬雪瑩也是。

    吃完東西,那就上樓吧!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