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41章 樂滿地,樂滿滿
    付錢。(www.hxbskc.live

    下車。

    范云看了看周圍,嗬!人還挺多。

    就在范云與唐若旁邊一點點那里,綠油油的桂花樹下,有兩位媽媽每人帶著兩個孩子,正在那里商量著什么,其中一位戴著白色遮陽帽的媽媽正在大聲跟同伴說著:“要不要我先過去看看……”

    她那背著雙肩包的同伴,臉上已經有些不耐煩的神氣了,點點頭應道:“再等一下吧,她們應該馬上就到了!”

    聽她們的口氣,應該是在等人。

    這時候,一個戴著墨鏡,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拿著一本打開的畫冊走到那兩位媽媽面前:“照相、優惠門票;照相、優惠門票……”

    他湊到那兩位媽媽身邊道:“妹妹,你們買了門票沒有?”

    白色遮陽帽搖搖頭。

    那個男人覺得應該有商機:“要不要我幫你們買門票,每張票可以比你們便宜十塊錢!”

    雙肩包媽媽有點不相信,看著他的目光中,滿是懷疑。

    范云再打量一下周圍,遠遠的墻邊,一棵樹下的大石頭上,坐著一對小情侶,女孩坐在男孩的腿上,男孩則動作輕柔地用手指頭梳理著女孩子的頭發,不知道他們是剛從里面玩完了出來,還是在外面稍作休息然后再進去,抑或只是想借樂滿地門口的這塊大石頭坐著談談情說說愛而已。

    小情侶過來一點,一個十來歲的大男孩正摟著他那個兩三歲大的弟弟,站在門口流金碎玉的人造瀑布前面照相。

    看上去,大男孩的表情像剛剛考了一百分,小男孩則像一只剛被奧特曼擒獲的小怪獸。

    再過來一點的一大塊空地上,一支旅游團正在手持紅白色小喇叭與小黃旗的導游妹妹指揮下,邊看票邊聽她介紹游樂園的大致情況與注意事項:“……等一下,咱們先從風火輪那邊玩,然后再去坐轟天雷,接下來……”

    導游小妹妹的聲音怪好聽的。

    范云看看大門口,不停地有人在進進出出,進去的人興高彩烈直奔游樂項目,出來的人彩烈興高走向門外的巨大停車場,去乘坐各自的交通工具,然后離去。

    范云看了看那個墨鏡,他還在跟那兩個媽媽不停地說著什么。

    懶得理他。

    如果他問范云,范云說不定會買他的票,可是,他似乎覺得范云這區區兩個人,遠不如他那邊正在談的,似乎人數較多的“大生意”。

    他只是瞟了范云與唐若一眼。

    范云與唐若相視一笑。

    兩個人走到售票窗口,范云買了票,然后進了游樂園。

    范云與唐若往里面走了走,門口的兩個項目有挺多人排隊,他們決定晚點再玩,兩個人直接來到轟天雷那里。

    “啊……”

    “呀……”

    “哇……”

    “哇呀呀呀呀呀呀……”

    看上去真刺激。

    范云問唐若:“敢不敢坐這個?”

    唐若的臉紅撲撲的,興奮的點點頭:“嗯,敢坐。”

    好吧,那就來吧。

    范云坐好椅子,綁好安全帶后,又幫唐若檢查了一下:“抓緊了!”

    唐若用力點點頭:“嗯!”

    機器啟動了。

    “呼……”

    巨大的拉力,瞬間將坐在機器上的游客們送上了高達30多米的高空,仿佛是點著了引信的轟天雷,用那種bào zhà時產生的巨大熱浪將游客們一下子就掀上了云霄。

    升到極處,微微一停。

    范云覺得自己的一顆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了,輕飄飄的,毫無著落。

    而那些女性游客們,估計早已凌亂了三千發絲。

    未及反應。

    轟天雷又以風馳電掣般的速度,從高空急速地垂直下落。

    “啊……”

    “媽媽……”

    有位女孩子,緊張害怕得連媽媽也喊來了。

    轟天雷上上下下。

    這些游客們,就一次次體驗著那種極限失重的感覺。

    真是上去爽歪歪,下來娃哈哈。

    時間到。

    范云下來后,看著唐若笑道:“怎么樣?好不好玩?”

    唐若用力點點頭:“真刺激!”

    是的,剛才刺激的她那兩根小辮子,都高高地翹起來了。

    下一個項目。

    海盜船。

    范云與唐若面對面坐了,兩個人緊緊抓著把手。

    船身開始緩慢搖晃。

    擺動的船身如同一只巨大的船形秋千,幅度愈來愈大,愈來愈大,直至頂點。

    范云感覺自己與地面己經接近一百八十度了,臉完全是平行于地面的了。

    此時,男人的面子,女人的矜持統統不要了。

    盡情地喊吧!

    盡情地叫吧!

    玩得就是心跳,玩得就是刺激。

    “啊……”

    叫喊聲一波接著一波,一潮接著一潮。

    范云覺得,照這樣喊下去,玩不到一半這兒的項目,喉嚨恐怕就已經喊啞了。

    玩吧!

    歡樂吧,樂滿地,樂滿滿。

    范云帶著唐若,玩過了一個又一個游樂項目。

    碰碰車、4D電影,游戲機大戰、鬼馬小精靈……

    終于,待范云與唐若玩過了十分刺激的旋轉木馬與風火輪后,兩個人肩并肩走到了靈湖邊。

    在曼佗羅園的靈湖上,此時,正在表演靈湖野鴨喂食秀,工作人員將飼料往鴨群方向一拋,剛剛落上水面,就已被那些張口以待的灰鴨子們搶在嘴巴里,吞了下去。

    真是訓練有素。

    唐若雙手扶在護欄上,看著這湖光水色美麗的風景,一動不動。

    范云站在她的側后,撐開了一把傘替她擋住水面上反射的那些波光嶙峋的陽光。

    他用胳膊將唐若虛摟懷中,卻又不敢用力,稍一接觸唐若的身子,手臂便如同火燙一般迅速避開。

    傻!

    一次。

    兩次。

    唐若一動不動,任湖上涼爽的風吹過她的發絲,落在她的臉上。

    范云膽戰心驚小心翼翼的試探,她早有察覺,甚至,她的心中還偷偷笑了一下。

    她,心中也很慌亂啊!

    唐若的心如同揣著一頭小鹿突突亂撞,她微微動了一下,似乎在拒絕,又似在鼓勵。

    終于!

    范云還是鼓足了全身的勇氣,朝著唐若的肩頭摟了過去。

    唐若渾身顫抖著,轉過身來,伸手揪著范云衣服上的扣子,低著頭,默默無語。

    她害羞了呀!

    受到莫大鼓勵的范云,手一松,傘滑了下來,遮住了他與唐若,他將唐若環在懷中,微微低下頭,將自己的唇朝唐若的唇吻去。

    唐若微閉著雙眼。

    嬌羞無限。

    可是。

    范云將自己的鼻子緊緊貼在了唐若的鼻子上,那么,范云同志,這樣兩片唇不是離得十萬八千里了嗎?能吻到嗎?

    真是喪氣啊!

    看似穩如老狗,實則慌得一匹的范云,連接吻也不會啊!

    唐若渾身如同火燙,她軟軟地靠在范云同志的身上,如果不是范云胳膊有力氣,估計唐若早已經倒了下去。

    范云越是著急,越是吻不到唐若,他就越用力。

    直到他與唐若的鼻子都頂酸了。

    直至他與唐若都急得快流出眼淚了。

    直至老天爺都覺得看不過眼去了。

    終于,老天爺替范云撥了撥唐若的脖子,將她嬌嫩白皙的脖頸朝旁邊撥得歪了一歪。

    終于……

    甜甜的吻上了……

    幸福的淚花瞬間從兩個年輕人的眼中涌出……

    滿滿都是愛。

    多么有愛的時光,多么幸福的下午。

    范云替唐若拭去臉上的淚花,兩個人對視一眼,心中俱覺得喜樂無限。

    唐若嘟起了嘴巴,伸出春蔥一樣的手指,俏皮地一指遠處的石凳:“走!去那兒坐一坐。”

    走。

    兩個人面對面騎坐在長條石凳上,范云打開背包,取出里面伸袋子小零食出來,有話梅肉、沙嗲牛肉干、葡萄干、大果凍……

    唐若一指果凍。

    范云馬上撕開包裝,取出一把一次性塑料小勺子遞過去。

    唐若不接。

    范云同志就懂了。

    他將小勺子深深地挖了下去,將果凍中的一片桔子挖成了兩半,然后舀起其中一半,送到唐若唇邊。

    唐若嬌笑著,接入口中。

    對嘛,這才是談戀愛的樣子嘛!

    吃了一點小零食,兩個人繼續出發,來到過山車這里。

    唐若坐前面,范云坐在后面摟著她,一開始,范云還扭扭捏捏地不怎么敢用力,雙手只是輕輕搭在唐若腰里。

    那個負責開過山車的大叔抓起范云的手,往唐若腰間一環:“用力一點,摟緊了!”

    范云就用力摟著香香地唐若,呀!唐若身體真軟呀!

    過山車開起……

    這個玩意兒,心臟不好的人,千萬不能玩,太刺激,特別是轉彎的時候,范云總感覺他與唐若坐的這輛車隨時都可能會從軌道上翻下去。

    嚇死人!

    下了車后,唐若對范云道:“剛才我的小腿被磕了一下,挺疼的!”

    范云趕緊把她扶到一邊坐下,挽起她的褲腿,看了看她的小腿,果然,左小腿迎面骨那里,被磕青了一小塊。

    范云十分自責:“都怪我不好,早知道咱們不坐這個過山車了!”

    唐若笑道:“哪有那么多早知道呀!早知道,我都不跟你來了!”

    ???

    范云心疼地又摸了摸唐若小腿磕傷的地方:“怎么樣?能不能走路?……都怪我,等下我背你走。”

    說完,他彎下腰去,做了個請的動作。

    唐若笑道:“沒事,沒那么嬌貴,我走走試試!”

    “都磕青了,還沒事,還是我背你吧!”

    “沒事,這么多人,背著多難看啊!”唐若嬌嗔道。

    那就走吧。

    唐若走了兩步,腿上青是青了一塊,可是沒什么大礙,不妨礙她正常走路。

    不過,磕傷了唐若,可把范云給心疼壞了,他不停地自責,好像唐若腿磕了,都怪他一個人似的。

    挺好。

    起碼不推卸責任。

    兩個人找了一個僻靜無人的樹蔭下坐了,喝了點兒飲料。

    唐若悠悠道:“小時候,我家庭條件很差,那時候我為了給家里減輕負擔,總是舍不得吃,穿也總是撿我姐的舊衣服穿,我那個時候,很矮很矮的……”

    范云伸過手去,握住她的手。

    她往回抽了抽,沒有掙脫,就不再用力。

    唐若輕輕地對范云說著如煙的往事,說著自己的母親留給她的那些太過偏心的童年記憶,說著那些青澀的,酸中帶甜,甜中蘊酸的過去那些故事。

    范云聽著唐若娓娓道來的話語,心中立誓,一定要呵護唐若一輩子。

    天色漸暮,斜陽昏黃。

    晚風輕柔地吹著樹枝,葉片發出一陣陣沙沙地聲音,譜出了一支又一支輕柔的圓舞曲,四周寂靜無聲,唯有兩顆滾燙的年輕的心靠攏在一起。

    不知不覺,范云將唐若摟在懷中,他低下頭,在她的唇上輕輕吻了一下:“唐若,咱們回去吧!”

    唐若點點頭:“好!”

    范云扶著唐若的肩頭,看了看她,唐若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一雙單著的眼皮下那對黑白分明的眸子,此刻,也一眨不眨地看著他,明亮無比。

    范云的心,此刻是甜蜜的,幸福的,他初嘗了愛情的甘果,是那樣的美好,那樣的讓人心跳不已,那樣的……讓人忍不住地,就想笑呵!

    他朝唐若伸出手去。

    唐若還是有點不好意思,并沒有遞過手來。

    而范云同志,這次再也沒有客氣,他直接將唐若的手拉起來,將她那只柔滑的小手,輕輕握在了自己的掌心里。

    出了游樂園,兩個人坐了一輛“慢慢搖”,直接到了街上。

    晚飯也沒有去金靈渠廣告公司吃了,范云帶著唐若,去了老廣場附近新開張的一家韓國紙上燒烤店,兩個人找了一個靠墻邊的位置坐了。

    服務員送來烤具后,范云拉起唐若:“走,一起去拿吃的!”

    唐若一笑。

    一起去,愛就一起去,不想留下你。

    兩個人,一人端著一只小筐,在菜蔬柜那里選東西,唐若選了兩串肉片,一串韭菜,一串白菜,范云選了一只雞翅膀、一條雞大腿,一串扁豆腐。

    就在這時,燒烤店門外進來了兩個人。

    范云抬起頭:“希剛?李陽!你倆怎么也來了?”

    “我倆怎么就不能來了?”漂亮的李陽笑吟吟道。

    “我們就不能來嘗嘗鮮啊?范云,你身邊這位是誰呀?趕緊給我們介紹介紹!”李希剛道。

    唐若看看李陽。

    李陽看看唐若。

    兩個女孩子在互相打量了對方一眼的同時,都把對方劃為了雖然看上去感覺還可以,但是沒有我漂亮的那一類人去了。

    唐若看著李陽,只見她里面穿了一件紅白條斜紋的長袖襯衣,外面一件黑色外套,領邊和袖邊都經過了精致的剪裁,穿在李陽身上,更顯得她的身材玲瓏有致。

    襯衣下擺扎在一條淡藍色的長褲里,底下一雙簡約大方的粉色布鞋。

    李陽的左手手腕上,是一只小巧精致的手表,夜光下微微閃著光澤。

    她的頭發又黑又直,自然披在肩頭,雪白的耳垂,一邊一只,掛著兩個長長的銀白色星狀耳環。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