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42章 吃自助燒烤
    這樣的女孩子。(www.hxbskc.live

    怪不得城東收費站自從有她去了之后,司機沖卡率大大降低。

    李陽跟在李希剛的身后,進門就看到了正在選菜的范云唐若,她不看范云,先看唐若。

    唐若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長袖衣服,外面罩著一件星空灰的短披肩外衣。

    下面灰色的百褶短裙,黑色彈力褲打底。

    一條乳白色的腰帶系在腰間,綴著長長的流蘇。一頭黑色短發用兩根紅頭繩扎成兩根俏皮的小辮子,辮梢微翹。

    除了腕上的手表,唐若全身其余部位沒有一件飾物。

    她也不必要什么飾物,她那一對靈活至極的剪水雙瞳,就是最好的飾物。

    李陽覺得唐若第一眼看上去給人的印象似乎也不是那么深刻,可若是仔細多看兩眼,卻發現她生得實在是耐看。

    越看越好看。

    她也注意到唐若腕上的手表了,李陽識貨,一眼就認出那是一只價值不菲的名牌貨,起碼,比她那只表要貴得多。

    她的心底不由得“哼”了一下。

    不過臉上,卻依舊笑靨如花:“范云,偷偷地來吃獨食,真好意思啊你!”

    “哪里啊,這不是剛走到這兒,碰巧了嘛!正好,等下咱們坐一桌吃,我請客,我請你倆!”范云笑嘻嘻道。

    他朝過來招呼希剛與李陽的服務員道:“不用開枱了,我們在一張桌上吃。”

    服務員巴不得,反正自助餐,等下按人頭結帳的。

    范云拿了兩只塑料筐遞給李陽:“我們先去烤著,你倆先選著。”

    “行,去吧!”

    范云又對希剛道:“希剛,啤酒我去拿,你倆等下直接過來就可以了,李陽,你喝什么飲料?”

    “雪碧。”

    范云朝她做個手勢,歐了。

    唐若跟著范云,去飲料柜,她低聲問道:“這兩個人是誰呀?”

    “是我最好的戰友,李希剛;那個女的是他的雙胞胎姐姐,叫李陽。”范云親昵地看看唐若。

    “怎么了?”

    唐若點點頭,伸出食指戳了戳他的腰:“沒怎么,去拿飲料,我要喝果汁,芒果的。”

    得嘞!

    拿了啤酒飲料,回到餐桌。

    范云先扯了點紙巾,將靠里面的一張板凳反復擦了擦,確定上面沒有油什么的臟東西,才讓唐若進里面坐下。

    他自己的那張板凳,也順手胡擼了兩把。

    坐下來。

    范云拿起小刷子,蘸著油碗中的植物油,將燒烤臺上刷上油,把唐若的菜先烤上,上面撒上調料、紫蘇,椒鹽,然后再給自己烤上一只雞腿。

    雞腿太厚了,需要燒烤臺對它長時間的灸烤才能熟。

    希剛李陽也過來了,無非就是一些肉串雞尖小青菜什么的,李陽拿了兩串紅綠相間的虎皮青椒,看上去挺不錯,范云看唐若那意思也想要,就去給她也拿了兩串。

    燒烤店里。

    一會來幾個人,一會又來幾個人,沒多長時間,大廳十幾張臺子居然都坐滿了。

    此時,人聲鼎沸,食客們一個個交頭接耳,嗨起來了!

    范云拿了四瓶漓泉純生啤酒,啤酒這玩意兒,第一次喝跟馬尿一樣,但喝多幾次之后,你還別說,越喝越有味。

    范云與希剛先碰了一杯啤酒,感慨道:“啤酒如果沒冰鎮之前,很難喝,可是,如果冰過之后,喝上一大口,涼涼的,又感覺很爽!

    唐若輕輕道:“飲料就這樣,大部分飲料都是冰過之后,口感更好的。”

    有道理。

    范云點點頭,表示唐若英明:“確實,你說的對極了,你一說,我才發現確實是這樣的。”

    李陽“嗤”笑了一下,借以嘲諷范云這個馬屁精。

    范云舉起啤酒瓶:“李陽,你要不要來一點?”

    “來點就來點!”李陽將她的杯子往范云面前一推。

    滿上。

    范云問唐若要不要,唐若搖搖頭:“我不喝酒,從來沒喝過。”

    不勉強,勉強的結果就如李陽,一杯下去,臉就紅了,當然,對她來說紅不是醉,是,更好看了。

    希剛倒上自己的酒,端起杯子,跟范云碰了一個:“來,走一個。”

    那就走一個。

    再走一個。

    燒烤爐上的菜,一樣還沒有烤熟,啤酒倒先消下去了半瓶。

    沒關系,全當漱口了。

    幾杯酒下去,才展開介紹。

    范云是一座溝通的橋梁,是在座的四人中間的一條連接友誼的紐帶,他先是給希剛李陽鄭重介紹了唐若:“這是唐若,那天我已經跟你說過了,希剛,你知道的。”

    李陽看看希剛。

    希剛點點頭,一本正經伸出了手道:“唐若……對,范云已經跟我說過你了,今天第一次見面,請多多關照。”

    嘞個去!

    他把唐若的臺詞給搶著說了。

    唐若只好也伸出手,給他握了一下:“你好……”

    她的“請多多關照”被希剛給搶了,只有說你好了,不然,叫她說什么呀?

    難道說“沙揚娜拉”?又或“哈吾阿油”?

    唐若輕輕將手遞給李陽:“你好,我是唐若!”

    唐若遞過來的手,對李陽來說,那就是挑戰,是考驗,是兩個于凌峰絕頂上衣裾飄飄容華絕代的女劍仙之間,無形之氣的碰撞。

    與切磋。

    一寸也退不得。

    李陽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朝唐若亮出了姿勢完美,無懈可擊的漂亮動作。

    兩根手。

    十根春蔥一樣的手指。

    每一根纖纖手指都暗含十八種大變化,其中又有三十六種小變化,蘊含天地之理,暗合陰陽,相生相克。

    電石。

    火花。

    這種氣場令隔壁一對疑似青龍幫弟子的男青年屏氣息聲,眼晴眨也不眨的看著唐若與李陽。

    “好美哦!”

    “美呆了!”

    兩只纖手終于碰到了一起,兩個女孩子的嘴角都微微蕩漾著笑意。

    這笑固然極美。

    但是,對于這兩個女孩子來說,卻如西門吹雪與葉孤城于紫禁之巔的決戰一刻,同時揮出的驚鴻一擊。

    “月圓之夜,紫禁之巔,一劍西來,天外飛仙!”

    唐若伸出手的這一招,好似來自天界,并非塵世間的凡品。

    剎那間,李陽才發現自己的纖手慢了一點點,她的手要握入唐若手中的氣場時,唐若的氣勢,必早早穿破她瞬間凝成的守勢。

    可是就在這時候,唐若忽然發現,李陽的手勢有了偏差,也許不過是一個毫米的偏差,這一個毫米的距離,卻是勝與負之間的距離。

    如此,當真就是唐若勝了嗎?

    不。

    平局。

    唐若似乎又略勝半籌,因為她現在有范云,不解釋。

    鐵板上的菜,此時烤得吱吱叫著,不斷冒出的香氣既像挑逗,又似勾引:有本事,來咬我呀!

    不咬你才怪!

    兩個女孩子坐了下來,心中,居然也有了一些惺惺相惜的感覺,大概就是所謂的自古英雄惜英雄,美女亦惜美女吧!

    吃吧。

    吃它個眉飛色舞,吃它個歡快生動,吃得燒烤店的服務員忙得一個勁的往菜蔬柜、飲料柜中添貨。

    有的桌子上,一家三口正吃得開心,小孩子橫咬竹簽,將媽媽遞過來的,烤得香噴噴的肉串咬下了一大口。

    另一桌,一對小情侶的男孩子滿眼愛意,將手中的燒豆腐串遞到女孩的唇邊,帶著三分乞求七分調皮的神情喂過去,女孩張開嘴巴,露出一排整齊好看的小白牙,咬了一塊下來。

    門口那桌,幾個大腹便便,中年禿頂的男人,皮包俱擱在桌上,個個挺著肚子,后背靠在椅背上,滿嘴都是談的商機與生意經,隨隨便便一張口,就是幾萬幾十萬的“大生意”!

    柜臺里,戴著大金鏈子的老板,對著結帳的客人大聲致意:“慢走,歡迎下次光臨。”

    真熱鬧。

    而范云與希剛聊天,話題大多卻集中在過去,不奇怪,他們剛剛才從部隊退伍,都是被部隊這所大熔爐百煉過后的鋼鐵,復員后也還帶著爐火中那種滾燙的余溫與熱量,兩個人一張口,就是那時候的軍事成績、考核比賽等等。

    “我記得你四百米障礙最快是跑了一分四十三,對不對?”范云問道。

    希剛點點頭。

    那還是第二年的時候,軍事素質最好的時候。

    “一分四十三,絕對優秀呀!”

    沒錯。

    他們都是優秀的戰士,軍事素質過硬,理論水平良好。

    那時候,部隊的墻上鐫刻著五句話:政治合格、軍事過硬、作風優良、紀律嚴明、保障有力。

    那時候,每一天都過得緊張活潑,節奏井然。

    什么時候訓練什么,教學大綱上都有,一切都嚴格遵循科學練兵、嚴格練兵執行。

    隊列。

    器械。

    五公里武裝越野。

    四百米障礙。

    射擊比賽……

    哪一樣都可以讓人脫層皮。

    “流血流汗不流淚、掉皮掉肉不掉隊!”每一個老兵都這樣喊過。

    范云最喜歡射擊比賽,辛辛苦苦練瞄靶,就是為了上射擊場的那時候。

    不過,范云也有點小淘氣。

    有一次,他在進行射擊科目二測試的時候,打完了前面的單發后,打后面的連發時,偷偷地快速連拉三次qiāng栓,將剩下打連發的五顆子彈退出了三顆,偷偷揣在褲兜里,回來用小鋼鋸與小銼刀慢慢鼓搗著,做了一只彈殼項鏈。

    可惜,后來第三年他探家的時候,被范雨發現并要了去,不知又轉送給哪個女孩子了。

    范云與希剛聊著聊著,從部隊的高墻,沿著外面的水渠到高高的看守所上的電網,又轉到吃的東西上面來了。

    范云道:“咱們中隊那個梨園里結的梨子,真好吃,我記得每一次我進去的時候,你就已經躲在茂密的樹葉子里,拿著一把小刀,在那兒吭哧吭哧削梨吃了。”

    “我如果去晚了,還不是經常看到你,還有張軍、寧紀發、崔健生等幾個人……”

    確實。

    范云與希剛部隊里,有很大的一塊梨園,每到梨子快熟的時候,就是這些戰士們大快朵頤的時候了,那梨子水份特別足,個頭還大,甜得很。

    有時候,他們打掃梨園衛生的時候,會把樹上掉下來的一些梨子連同樹葉子一起,挖個窩埋到樹下面。

    很奇怪,許多被埋在樹下的梨子,居然不會爛。等這些戰士們又挖窩,準備埋下一批早已經沒了梨子的枯葉時,驚喜的發現,那些之前被棄之如敝履的殘次品梨子,居然還沒有爛,還新鮮如初飽含水份,還可以吃。

    這個秘密,是范云發現的。

    也有希剛的功勞,他與范云是一組的。

    說到吃,范云想起了部隊的大包子,他笑著對李希剛道:“希剛,炊事班的大肉包子,還記得不?那個包子可是真好吃,自從復了員,在地方上再也沒吃過了。”

    “嗯,確實挺好吃,你知道嗎?有一次我一口氣吃了十二個!”

    希剛不是吹牛,那時候,確實有那個胃,不像現在,現在的他,恐怕連兩個都吃不完了,那時候訓練辛苦勞累,戰士們個頂個的都能吃。

    能吃才有力氣,保家衛國。

    保護唐若與李陽,以及像她們這樣的,千千萬萬的好姑娘。

    唐若與李陽也不插話,就是一邊烤著東西,一邊聽這兩個男人說著天南地北,海闊天空的話題。

    希剛對范云道:“我想買一臺計算機,范云。”

    計算機?

    范云的腦子中沒有計算機這個概念,雖然他知道計算機是個什么東西,可從未想過私人能擁有。

    對范云而言,計算機那東西不應該是那天他買手機時,移動營業廳柜臺里,僅供營業員們敲敲打打著,用來辦公用的,那一臺還不如電視機大的東西嗎?

    李陽道:“嗯,哥你買吧!我堅決支持你,正好我也想學習計算機,我們單位剛分來實習的一個大學生說,以后的時代,一定會進入信息化的時代,到那時候,計算機必定人人都會,所以,現在就應該主動學習……哥,我還想報一個計算機培訓班呢,聽說咱們縣城就有培訓計算機的。”

    李希剛的話激起了范云的興趣,但是,他不太明白計算機的具體用途,所以,他只有聽的份,并不能給希剛提出什么可行性的意見或者建議。

    唐若也不懂。

    雖然金靈渠廣告公司里也有,但是,前臺沒有,不過,唐若以前倒是曾聽先玲嘟嘟過的,先玲曾經偷偷地向她抱怨:“堂堂一個廣告公司的前臺,居然連一臺計算機都沒有!”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