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56章 我愛你,親愛的
    唐若本來還有個事要跟唐小英說的,可是剛才說到馬雪瑩家長會的事,她一下子又忘了。(www.hxbskc.live

    唐若在唐小英門口站了一下,沒想起來,她就沒再想了。

    想起來再說。

    有時候真是這樣,明明心里記著一件事,可被其它的事情一給分心,就又忘了。

    就跟提筆忘字一樣。

    唐若又回到前臺,湘琴一個人在,沒看到先玲。

    “先玲呢?湘琴。”唐若問道。

    湘琴指指天花板。

    明白了,先玲去六樓飯堂了,應該是去報中午就餐的人數去了,確切點說,應該是上去偷吃加偷懶去了。

    本來打個電話就可以的事,何必親自上去跑一趟。

    爬樓梯不嫌累啊!

    唐若笑呵呵湊到湘琴身邊,伸出春蔥樣的一雙手,給匍在那兒的湘琴捏了捏肩膀:“小琴琴,你先在這里堅守崗位,我上去看看上面有什么好吃的,等我!”

    湘琴舒服地一下子挺直了腰,她搖了搖頭,調皮地馬尾辮掃在唐若的手背上。

    癢癢的。

    唐若揪了揪她的小辮子:“等我。”

    作為回敬,湘琴順手捏了捏唐若的腰,捏得唐若“撲哧”一笑。

    唐若上了六樓。

    先玲果然在偷吃。

    今天中午,楊姐買了不少小顆小顆的那種紅色的小西紅柿,也就是圣女果,做為中午的水果,唐若上去的時候,先玲正準備將一顆果子消滅。

    “干嘛呢?”唐若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先玲挑了挑眉毛:“沒干嘛,吃東西,快來唐若,這個果子不錯,沒什么渣,過來,喂你一個。”

    唐若鼓了鼓腮幫。

    “來!”先玲將一顆洗好的圣女果喂進唐若嘴巴。

    確實不錯,確實是酸酸甜甜,沒有什么渣。

    唐若自己挑著看上去順眼的,一口氣吃了五六顆,她剛才上來的時候,本來是想看看有什么好吃的,拿一點給湘琴的,現在,她突然又改了主意。

    “先玲,你下去的時候,給湘琴拿幾顆呀!”

    “嗯!知道,知道,你放心。”先玲一邊答應著,一邊去廚房拿了一只小玻璃碗,裝了十來顆,下樓去了。

    唐若進了廚房,楊姐正圍著一件海天醬油的廣告圍裙,在案板上剁排骨。

    唐若笑道:“楊姐,今天中午燉排骨呀?”

    楊姐答道:“不燉,我等下做一個粉蒸排骨,太大塊了,改下刀。”

    “哦!那好吧。”

    唐若從廚房冰箱上扯了一只保鮮袋,然后將洗干凈的圣女果裝了十來粒進去,又扯了一點紙巾拭干凈水,揣進了自己的上衣側兜里。

    她走下樓梯,也沒去前臺,直接下了樓。

    出了門口,左右看看。

    沒看到范云。

    唐若朝汽車站方向走了上去,走過一點上坡路的時候,看見了正站在路邊跟一個老頭說著什么的范云。

    范云也看到了她。

    唐若走到一棵挺大的梧桐樹下停了下來,朝范云招了招手。

    范云哪還管什么老頭不老頭的,他趁著一輛紅色“慢慢搖”開過去,幾輛摩托車還沒過來的空當,快步走了過來。

    范云笑嘻嘻道:“怎么了?想我了?”

    唐若微微一笑。

    是!

    不但想起你了,還給你帶了一點好吃的。

    唐若歪著頭,笑吟吟看著范云,她從口袋里掏出果子:“這個小西紅柿可好吃了,你嘗嘗,都洗干凈了的。”

    范云接過來,掂了一顆送進嘴巴。

    確實不錯。

    范云握了握唐若的手,又軟又細膩,當他看到旁邊有人過路時,趕緊又松開了。

    唐若用尖尖的指甲兒戳了戳他的手背。

    “走了,我們今天中午吃排骨,可惜了,你吃不上。”唐若惋惜地對范云道。

    范云笑道:“只要每天看看你,我就開心地不得了,吃什么都沒關系,等下我中午,約同事一起解決好了。”

    唐若點點頭:“那好吧,那我走啦,晚上我發信息給你。”

    范云“嗯”了一聲。

    他本來想跟著唐若往下面走幾步,送她走到坡下,但是想了想,又忍住了,雖然范云心里十分舍不得,但是,還是要顧忌影響的,如果被唐若公司的人看到了,就不太好了。

    唐若快走下小坡時,回頭看了一眼,范云還傻傻地站在原地看著她,她抿嘴一笑。

    傻!

    等看不見唐若的背影了,范云把袋子里的圣女果又抓了幾顆出來。

    真甜。

    他一口氣將那些小西紅柿全都消滅了。

    范云掏出手機來,發了條信息給唐若。

    ——小西紅柿真好吃,特別甜,甜到心里了。范云。

    ——好吃明天又給你拿。唐若。

    ——你真好,寶貝。范云。

    唐若半天沒回他信息。

    范云一會把手機屏幕掐亮一下,一會掐亮一下,起碼把電池電量耗去了一格半后,唐若回信息了。

    ——剛才有事去了,我愛你,親愛的。唐若。

    范云等來等去,等得心急如焚的時候,看到了唐若的這條短信息,簡直就跟三歲的孩子終于搶到了最心愛的玩具一樣,呵呵呵呵笑了起來。

    ——我也愛你。范云一邊傻笑,一邊秒回了。

    ——謝謝你范云,謝謝你叫我寶貝,謝謝你愛我。唐若。

    應該的,必須的,只要唐若愿意聽,范云就愿意說,如果說十遍不夠多,那就說一百遍,一千遍,一萬遍……

    看著唐若甜甜的話,范云挺胸抬頭,把巡查走出了一種檢閱的感覺。

    遠遠的,人民政府的辦公樓里,上次給楊宗瑋掛過電話,表揚過他們的那位領導,站在窗口邊看著范云點了點頭:“小伙子真不錯,有我當年那股子精神勁兒。”

    范云走到了汽車站路口。

    這時,一輛“慢慢搖”正從西面的遠處快速駛來,看樣子,是準備從東西走向的馬路往右拐到南北走向的城臺路上來。

    也就是要經過范云所站位置的拐角方向。

    此時,那輛“慢慢搖”后面,突然有一輛面包車以更快的速度超過了“慢慢搖”,此時雙車已到路口。

    那輛面包車突然向右一拐,準備拐入城臺路,而行駛在內側的“慢慢搖”因那臺面包車的突然超車轉彎被逼得無路可走,只好擰著車把跟面包車一起轉彎。

    三輪車“慢慢搖”突然轉彎,是很容易翻車的。

    這輛“慢慢搖”就差一點點翻了,它因為轉彎過快整個車身往右猛的一斜,然后慌手慌腳的司機又猛地把車把往左一扭。

    “慢慢搖”又猛地往左一斜。

    矯枉過正的“慢慢搖”一下子倒在了面包車的車身上。

    一陣刺耳的鐵與鐵磨擦的聲音。

    “慢慢搖”雨棚上面的角鋼貼著面包車的上方車身,劃了長長的一條凹槽。

    神奇的是,看著必翻不可的“慢慢搖”,因為靠在了面包車上,車身找到了支撐點,沒有翻倒,而是擺了兩下后,停了下來。

    “慢慢搖”上的兩個年輕的女孩子乘客,以及那個三十來歲的男司機,嚇得臉都白了。

    那兩個女孩子從車上下來后,走上人行道,半天沒有說話,而是看著從面包車里下來的三個男人與“慢慢搖”司機交涉。

    這個突發狀況把范云也嚇了一大跳,因為當時兩臺車離他僅僅不到兩米的距離。

    嚇得范云往后一跳。

    兩輛車都靠邊停了。

    話說,這兩個司機運氣也不知道該說是好呢,還是應該說是壞。

    對面汽車站那個交通崗里的一個值班交警,正伏在桌子上埋頭寫著什么也不知道是值班日記還是什么東西,并沒有注意到這邊這個事故。

    那個交警繼續寫他的東西。

    這樣,兩個司機可以不用經公了,他們可以私了。

    但,面包車畢竟是被劃了。

    但,錯在面包車先。

    不過,這幾個人,顯然也是lǎo jiāng湖了,他們在行人還沒有圍觀之前,迅速達成了相互的諒解并協商如下。

    “慢慢搖”負責面包車修理費。

    兩輛車一起開到修車鋪,馬上、現在、立刻。

    范云覺得這兩輛車的車主,處理事情,真夠果斷的。

    那輛“慢慢搖”的司機,也沒問那兩個女孩子要車費了,直接一加油門,走了。

    范云心想:還好,真是萬幸,沒有傷到人。

    如果“慢慢搖”翻了的話,處理起來,恐怕就沒有這么簡單了。

    這就是運氣呀!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范云覺得自己以后要與馬路保持距離,注意再注意,他覺得自己應該叮囑一下唐若,因為她和馬雪瑩天天都要坐“慢慢搖”。他又覺得自己應該買輛小轎車,天天接送唐若,那樣就安全多了。

    一想到小轎車,他就想起在部隊時跟戰友夸下的海口,退伍三年買一輛桑塔納,可是,就他現在這點工資,不吃不喝攢一年下來,大概只夠買幾個車輪子。

    范云搖搖頭。

    范云走到老廣場,看到了唐彬,他就跟唐彬說起這件事,唐彬呵呵一笑:“那個面包車,手續一定是有問題的,所以才私了。……

    那個慢慢搖也開得太快了,三輪車開太快了是不行的,而且,慢慢搖上面本身又加了那么大一個鐵棚子,頭重腳輕,轉彎快了不翻才怪!”

    范云覺得唐彬說得有道理。

    那天,他去楊宗瑋大隊長家送完牛奶后,開著圓臉吳姐倉庫那個送牛奶的三輪車,拐到湘江邊的時候,感覺那速度比這個搭客的“慢慢搖”速度要快得多。

    但是,自己并沒感到三輪車有失控,要翻的感覺。

    唐彬懂得東西不少。

    他以前天天在街上混,不是白混的。

    范云拍拍唐彬肩頭:“喂!唐彬,中午去哪里解決?”

    “你呢?”

    “不知道哪,就是因為不知道,才問你的嘛!”范云道。

    唐彬抺了一把臉,沉吟道:“去哪里呀?嗯……去老地方吧,你去叫一下老魏,然后我叫趙艷玲她們三個女的。”

    “行,那就這樣,早一點啊,不行等下你就讓趙艷玲先去占位置。”范云囑咐道。

    “知道,知道,放心,我都安排好。”唐若道。

    范云找到老魏,告訴了他中午老地方,老魏點點頭:“嗯,好的,我知道了。”

    范云就一個人繼續巡查,他覺得,大事沒有什么,雞毛蒜皮的事情倒有一大堆。

    他又覺得,似乎他見到的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不管是開車的、開店的、賣菜的、上班的,似乎干得都是一些瑣瑣碎碎的事情。

    當然,大人物不算。

    范云心中的大人物,應該是那種經常在天上飛來飛去,今天吉隆坡,明天奧地利,后天華盛頓那種大人物。

    范云有時就會想,不知道那些大人物,是怎樣生活的。

    大人物的生活他不知道,但他的工作就是這樣平平凡凡的。

    有雞毛。

    也有蒜皮。

    范云回答了一個老人的問路:“哎,大爺,就是那兒……對,就是那兒,那兒就是fǎ yuàn,你看到那對石頭獅子了沒?就是那里。”

    范云將手指向遠處。

    那個滿臉皮膚都被風雕雨刻得溝壑縱橫的老頭順著范云指點的方向看過去,點了點頭。

    范云接著道:“那個門口,旁邊你看到了嗎,那里不是掛著好幾張對聯嗎?

    那里就是寫毛筆字的,你想寫什么,過去找他寫就行了。”

    老頭微微頷首,也不知道他看到范云說的那個什么對聯沒有:“謝謝,謝謝你,弟弟。”

    “你過去吧,大爺,要不等下別人該收攤回家吃飯去了。”

    “好!好!”老頭沖范云搖搖手,走了。

    范云又往上走走,到了大眾理發店門口。

    一個長得挺標致的大眼晴姑娘正站在門外招呼徘徊在理發店門口躊躇不前,不知道進門該先邁哪條腿的一個黑衣小伙子:“里面坐,你是洗頭,還是理發?”

    那個小伙子抬頭看看招牌,又看看店里,一直下不定決心。

    范云看看這個伶伶俐俐的女孩子,發現她長得很好看,可惜的是左眼有點問題,跟正常人不太一樣,正常人的眼仁都是位于正中間的,她的偏上了一點點。

    范云心想,前兩天還沒見她,這個女孩子應該是新來的,不知道她是柳師傅的徒弟?還是另一個女理發師的徒弟?

    她的左眼那個樣子,不知道對她的視力,有沒有影響,可惜呀!

    范云管得挺寬,操心也真不少,人家姑娘怎么樣,跟他有什么關系,真是的。

    不過,就算是她長得天仙一樣,范云也不會在意,他現在只要一想起唐若的信息:我愛你,親愛的,就會開心地露出不像傻子的笑容。

    那個姑娘一邊招呼那個黑衣小伙子,一邊打量了范云一眼。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