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67章 范云是個好家伙
    唐若望著他。(www.hxbskc.live

    范云摸出了自己的手機,又取出皮夾子,從夾層里抽出一張銀行卡出來。

    他鄭重地對唐若道:“這樣,你回去的時候,把這個手機帶上,到時候萬一家里有什么事情的話,也好方便聯系。

    等晚上的時候,我把手機充電器拿過來給你。

    另外,這張卡里有一千五百塊錢,密碼我已經改成你的生日了,你也帶上,到時候,萬一需要錢的時候,你就取出來用!你們那個鎮上應該也有銀聯的網點的。說起來挺不好意思的,這已經是我全部的家產了!”

    范云一邊說,一邊還咧開了嘴,朝唐若呵呵笑了笑。

    不是范云不直接取現金出來給唐若,實在是怕被小偷給偷了,還是讓她現用現取更好一些。

    以防萬一。

    只是錢實在太少,只能略表心意。

    范云的話讓唐若十分感動。

    她也沒說什么,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對唐若而言,范云卡里的錢雖然不多,但越這樣,越可以證明他是真心愛自己的。

    他也算得上是傾盡所有了。

    范云反正是不打算過日子了。

    沒關系。

    錢是王八蛋,花了再去賺!

    他拿起一只漢堡遞給唐若:“吃吧,等下涼了,口感就不好了。”

    唐若輕輕咬了一口,然后雙手抓著那只漢堡,將它送到范云的唇邊:“你吃!”

    范云也咬了一口,他又推回唐若那里:“你吃吧,那還有一只。”

    唐若抿嘴一笑,那,她就不客氣啦!

    吃著東西,唐若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看了看范云,問道:“為什么,我感覺你身上最近沒有什么煙味了?”

    范云見她問自己,沒急著回答,倒是先喝了一大口可樂漱了一下嘴巴。

    然后,他才沖她嘿嘿一笑,張嘴,露出一口白牙,看上去雖然略有參差不齊,但牙齒都挺好,關鍵是,不像從前那么黃了。

    “我戒煙了!”范云笑道。

    他又指了指牙齒:“前幾天,還去洗了一次牙!”

    唐若十分感動,就因為自己說他口中煙味難聞,這樣隨口而出的一句話,范云就把煙給戒了。

    這家伙,實在是個好家伙。

    所以。

    當兩個人吃完東西下樓的時候,在樓梯拐角里,趁著沒有人的時候,唐若停下了腳步,范云也停了下來。

    唐若踮起腳尖,摟著他的脖子,用力在他的唇上咬了一下。

    范云斜眼看見樓梯上正有人走上來,趕緊把唐若松開了,可她親他的那一下,還是讓上樓的人瞧見了,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唐若笑嘻嘻道:“嗯!小伙子不錯,確實煙味小了很多,要繼續堅持,繼續努力呀!”

    范云看看剛才的人進了餐廳,又用力摟了摟唐若軟綿綿的腰,他低頭聞了聞。

    哎!

    一個香噴噴的大姑娘!

    下了樓,范云戀戀不舍目送唐若上了金靈渠廣告公司的樓梯,唐若朝他招了招小手,走了。

    留下一個呆鵝一樣的范云站在原地。

    如果此時,先玲與唐小英一起從上一次搶救即將墜落的舊招牌的那個窗口望下去的話,正好能看見仍傻傻站在原地的范云。

    可惜沒有人去看他。

    唐若也沒有發現窗口的秘密。

    唐若上了樓,前臺就先玲一個人:“喂!”

    伏在臺前的先玲早就瞧見唐若了,她直了直腰,將即將滑落的一件紅色外套重新披好,有力無力地招了招手:“本人正在充電中,請勿打擾!”

    懂!

    午休嘛!全世界人民這時候都應該午休的。

    這會子還干活的,應該發雙倍工資。

    不!三倍。

    午休時間,該約會約會,該睡覺睡覺。

    唐若坐在湘琴的位子上,也伏在臺前瞇了起來。

    一直瞇到先玲拍她的肩:“唐若,唐若?”

    面頰一片酡紅的唐若抬起手臂,媽呀!趴得時間久了,胳膊都壓麻了。

    唐若先是搖搖頭,接著又捏了捏脖子后,才懶洋洋從座位上站起來:“先玲,湘琴怎么沒來?”

    “她出公差了,可能晚一點回來,你怎么睡著了呀?”先玲手持木梳,一邊梳著頭發一邊問道。

    唐若笑笑:“趴著趴著就睡著了,我去洗把臉!”

    “去吧!”

    洗水臺處。

    唐若擰開水龍頭,接了一捧水覆在臉上,本來還有點小迷糊的腦袋瓜子,突然被冷水一激,瞬間變得神清氣爽起來。

    舒服。

    洗完臉回來,唐若邊梳頭發邊問先玲:“唐小英今天上班沒有?”

    先玲緊緊抓著腦后的頭發,她把嘴里咬著的一根綴著兩顆紅底白點色子的扎頭繩取了下來,邊扎頭發邊回唐若的話:“來了啊!她哪天不來?她可是咱們公司的勞動模范呀!”

    唐若笑嘻嘻瞅了瞅先玲:“要說勞動模范,誰也比不上你呀,你完全是把公司當成家了,每天都是兩點一線,飯堂——前臺,前臺——飯堂,我覺得,咱們公司的發展,有你一半的功勞。”

    先玲點點頭,表示認可唐若的褒獎:“那又有什么用,咱就是個小小的文員,老板才不會重視咱呢,他重視的是業務部,然后是財務部,唐小蘭那種,才是老板的得力愛將。”

    先玲又補充了一句:“在咱們公司,你們老唐家的人,才是老板最器重的人!”

    “沒勁!”唐若嘟囔了一句。

    說著說著,先玲就劃開了陣營,什么老糖家,老果家的?

    這個公司,都是lǎo jiāng家的。

    別看江曄江董事長一般不來這兒,但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那兒,可是寫的他的名字。

    唐若覺得自己應該現在去跟唐小英也說一聲,跟她打個招呼,她就走到唐小英的辦公室門口,站在門口想了想怎么跟她說,說自己的這些私事。

    想了三秒,敲門。

    “請進!”里面傳來唐小英彬彬有禮的聲音。

    唐若推門進去。

    進去一次,她就想笑一次。

    為唐主任而笑。

    初中畢業的唐小英,為了塑造自己身上真正的白領氣質,很是捯飭了自己的。

    為了突出職業女性優雅、斯文的氣質,彰顯出身上的一些書卷氣與文化味兒,唐小英不惜本錢購買了一副金絲眼鏡——平光的。

    她又不是近視眼。

    不止是眼鏡,她還于數年前報考了一個什么華南大學的本科函授班,據說,早已經將燙金的大紅畢業證書拿在了手里。

    雖然那本證書唐若沒有見過,但是,公司有人見過,唐小英主任的手下,行政部的幾個大姐都可以作證。

    當然,她們對唐小英本科畢業證的含金量表示了深深的質疑,但,無論如何,那個證畢竟不是唐小英自己頒發給自己的。

    頒發她證書的學校,倒也可供查詢。

    這就妥了,其實,唐小英要不要這個畢業證,真沒什么實際意義,她的手中,現在有足夠她發揮的權力,所以,這本花了她幾千大洋的證書,在唐小英這里,也只是代表某種象征意義,并為她做起日常的管理工作時,提供一些心理上的支撐罷了!

    從前是從前。

    如今,在她這兒誰也甭想動不動拿學歷說事。

    唐小英保養得不錯,有錢嘛!舍得花,所以,這讓她看上去比辦公室里同齡的兩個大姐年輕的多,當然,她父母的基因可能也發揮了一定的作用。

    她與唐小蘭這姐妹兩個人,長得都算天生麗質,如果仔細端詳著唐小英,她的身上還是很有一些女性的嫵媚之氣。

    一種成shú nǚ人,獨特的韻味。

    這種韻味,僅限于她心情不錯,不罵人時。

    她要一罵人,那本學歷證書,是萬萬不肯替她作證的——她好歹也算受過高等教育。

    唐若站在唐小英面前,看著推著眼鏡的主任,唐小英主任不必唐若開口,就已知了她的來意,她的面色看上去頗有幾分凝重:“唐若,你奶奶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那你準備什么時候回去?”

    唐若當然是越快越好:“明天好嗎?主任你覺得明天可以嗎?”

    唐小英皺了皺眉:“你奶奶不是暫時還沒問題嘛!這樣,唐若,明天唐小蘭回來,等她回來了,你再回去,好不好?有事也不急在這一天,你說,對不對?”

    唐若能說什么,她只好點頭。

    她本來在唐小英門口站了幾秒,是打算跟唐小英預支下個月的工資的,但是,唐若又忍住了,算了,還是明天跟唐小蘭說吧!

    唐小蘭明天不是回來嗎?

    唐若就打算,等唐小蘭回來了跟她說一聲自己再回去也好,確實像唐小英說的,這種大事情,倒也不必急于一時。

    唐若點點頭,低聲低氣道:“那,主任,你要沒其它的事我先出去了!”

    唐小英從桌后站了起來,她拿出一個紅包遞給唐若,柔聲道:“唐若,你也不要急。

    人,總有生老病死的時候,誰也逃脫不了自然規律的,

    啊!

    別太傷心了,萬一,你奶奶好起來了呢?

    對吧,都是有可能的事情!這個紅包給你,你回去看望奶奶,我就不給你奶奶買什么東西了,打發個利是給你。

    啊!”

    唐小英說得很真摯,讓唐若一下子感受到了來自主任的莫大善意,她突然覺得,平常看上去對先玲她們十分嚴厲的主任,今天倒是蠻可親的。

    唐若接過那個紅包,十分真誠地說了聲:“謝謝主任!”

    “好,去吧!”

    唐小英隨手抓起桌面上的一支油筆,朝唐若搖了搖。

    唐若又來到前臺,在這兒,她也沒有什么具體的事情要干,此時,先玲倒成了她的直接領導,一會兒指揮她送個文件,一會兒讓她接個電話:“唐若,接電話,那兒有紙筆,有什么事情問清楚,拿紙筆記下來。”

    唐若讓先玲在自己的身上,過了一下午的官癮。

    一直讓先玲過到唐若要去接馬雪瑩為止。

    這一期間,唐若替先玲到其它部門跑了五趟腿,接了七個電話,甚至還去樓上拿了幾根又糯又粉的芭蕉下來,與先玲兩個人躲在臺后消滅掉了!

    先玲于是說:唐若是個好同志。

    唐若笑著摸了一把先玲的臉,在她身上揩了點油:“等我回來,妞,你可以先去上房等我!”

    先玲騰的一下站起來,雙手推著唐若的后背,假裝生氣地把唐若一直推到門口:“走走走,快點找你的小"qing ren"去吧!”

    等唐若接回馬雪瑩后,先玲已經鎖了下面的門,到樓上去了。

    今天,她在唐若的大力協助下,終于收了個早工。

    唐若上了樓,看見先玲正坐在她的房間里背東西,就沒打擾她,而是鋪了一張報紙在靠窗口的餐桌上,教馬雪瑩做手工。

    馬雪瑩拿起桌子上的不銹鋼小剪刀,剛想去剪一張硬紙,被唐若制止住了。

    因為唐若覺得馬雪瑩的動作,不像是去剪紙,馬雪瑩的刀鋒更像是沖她自己的小手指頭肚子去的。

    “我來剪,你來粘,馬雪瑩。”

    唐若繳了馬雪瑩的剪刀,馬雪瑩倒也沒什么脾氣,如果換成別人,恐怕她早已大發雷霆了。

    唐若手中一張紙還沒剪完,公司吃晚飯的人上來了,今天人少,稀稀拉了上來了四五個人,看上去,都是業務部的。

    業務部的小伙子們,一天到晚在外面跑,晚上這頓糧草對他們來說,還是很重要的。

    上菜。

    盛飯。

    小伙子們,吃吧!

    吃得挺快的。

    不一會兒,小伙子們留下了大半桌子剩菜,吃完,撤退了。

    他們撤了,范云與楊家兄弟就上來了,很有規律與默契,簡直毫無違和感。

    楊峰在楊姐的指揮下,將桌子上的剩菜撤到廚房,熱一下,都可以吃。

    范云覺得,楊峰似乎對自己的弟弟非常好,像這種端盤子疊碗的事情,他從來都不讓他弟弟做,而是讓他弟弟就坐在椅子上休息,偶爾他弟弟楊嶺想端個盤子拿個碗什么的,楊峰還生氣。

    “你不要做,有我呢,要你做什么呢?”

    楊峰如此說他弟弟。

    范云覺得,楊峰對他兄弟,真不錯,起碼,范云是自愧不如,他,小時候倒是經常跟范雨打架,他跟范雨是一邊干仗一邊長大的。

    范云把手機充電器交給唐若,唐若隨手塞進她的背包里,她對范云微微一笑。

    一笑,就是感謝!

    就是唐若表示范云我很喜歡你的最佳證據。

    女孩子的笑,是隨隨便便給別人的么?

    當然不是,她們的笑,只為她最喜歡的人保留、停留,只有她最愛的人,才能讓她從眼角到眉梢,蕩漾出歡喜。

    范云坐在唐若旁邊,在桌子底下偷偷握了握她柔軟的小手。

    可惜!

    唐若似乎無動于衷。

    馬雪瑩倒是瞪著大眼睛,大聲道:“姐姐,你干嘛抓我的手?”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