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70章 唐奶奶去世
    范云親了她一下。(www.hxbskc.live

    “嗯,好的!”

    唐若松開了范云,看著他狼狽的模樣,笑嘻嘻地朝他搖搖手:“走啦!”

    范云苦哈哈一張臉,目送唐若走遠。

    小伙子!

    距離最近的,縫補衣服的阿姨,就在對面不遠的巷子里,正守著縫紉機等你捏!

    范云倒也不急,他仍是一手揪著后面的褲子,一邊慢吞吞走到馬路對面去。

    當然是在紅燈的時候。

    那個正伏在縫紉機上飛針走線的阿姨,瞅一眼范云的褲子,再看看他的臉上那副怪難為情的模樣,也笑了。

    她隨手從地上的包袱皮里扯出一條褲子,指了指背后:“到門后面換下來吧!”

    范云覺得,自己今天在唐若面前,算是丟人丟到家了呀!

    唐若倒沒那么想。

    她只是一邊走,一邊想起范云剛才的狼狽樣子,有點好笑而已。

    唐若回到公司,見先玲沒在前臺,應該是去洗手間了,她就坐在臺后,等先玲。

    邊等,邊翻桌子,還真被她翻到了一點東西,一本計算機初級教程,最新圖文版的。

    唐若翻著看了兩頁,覺得這本教材編得挺好,她能看懂。

    因為每一頁,都是計算機桌面上的實景照片,然后配的文字,這一步該干什么,下一步再做什么,一目了然。

    從開關機,到打開頁面,再到輸入文字……

    唐若正看得津津有味,先玲出來了,她一拍唐若的肩膀,喝道:“小偷,居然不經主人同意,亂動別人的東西?”

    唐若也回敬了她一下,伸手掐住了先玲的腰。

    女人的腰,真是個敏感的地方,先玲被唐若掐得“啊”的叫了一聲。

    唐小蘭回來了,先玲不敢再支使唐若干活了,所以,一個下午唐若就懶在前臺里看那本電腦書。

    五筆字根,她也背得差不多了,什么大犬三羊,木丁西之類的東西,多背幾遍,就會了。

    死記硬背,有時也挺有效果的。

    唐若看了看表,呀!不知不覺,快下午四點半了,該去接馬雪瑩了,她趕忙起身,走到唐小蘭的辦公室門口。

    “咚咚咚!”

    敲門。

    唐若是個講禮貌的好姑娘。

    “進來!”

    唐若推門進去。

    唐小蘭正半躺在她那張簡直比沙發還要舒服的大班椅里,跟誰打著電話。

    唐若站在地上,看著唐小蘭,沒出聲,對她抬了抬手腕。

    “不跟你說了,就這樣,掛了啊……好好好,改天約,好,好!”

    唐若覺得,聽上去,唐小蘭的聲音里能滴出蜜。

    唐小蘭把高跟鞋套上,拎著她的包:“該接馬雪瑩了,走吧!”

    唐若也不知道唐小蘭這句話究竟算是問,還是答,只好點點頭。

    走吧!

    唐小蘭不坐“慢慢搖”,而是攔了一輛“的士”。

    “的士!”可是高檔的家伙,可不是誰都可以想打就打的,但是,唐小蘭可以。

    有錢。

    任性。

    “的士”搭著唐小蘭和唐若,跑得比兔子還快,一眨眼就到了馬雪瑩的幼兒園。

    來的早了一點,小朋友們還沒有放學,唐小蘭倒也不急,跟唐若兩個人站在一棵桂花樹下,等幼兒園開門。

    那個的士司機也不急,也站在她們旁邊一起等。

    他急也沒用。

    因為,唐小蘭沒給他錢,她說了,等下還要把她們搭到秦皇路去,到那兒,再一起付。

    司機看著讓他不敢逼視的唐小蘭,心想:碰上這樣的女人,咱也不敢說,也敢不問,只好候著了……

    還好。

    沒讓他候太久,不一會兒幼兒園就放學了,唐小蘭跟唐若一起走進園里。

    馬雪瑩看見了自己的媽媽,也挺高興的,她背著雙肩小書包,蹦蹦跳跳地朝唐小蘭跑了過來,邊跑邊喊:“媽媽!”

    唐小蘭不由得蹲了下去。

    穿著裙子?不好意思這樣大大咧咧的往下蹲?

    不存在的!什么也比不上女兒重要,再說,她可不是那些連戀愛也沒談過的小姑娘。

    比如,唐若這種。

    唐小蘭早已過了動不動就臉紅,就害羞的年齡了。

    馬雪瑩撲到她的懷里:“媽媽。”

    唐小蘭把女兒摟在懷里,雙臂一用力,就將馬雪瑩從地上抱了起來,看上去,似乎毫不費力。

    她這一抱,倒讓唐若瞬間對她刮目相看。

    因為,唐若自問沒有唐小蘭那么大的力氣。

    畢竟,唐小蘭也是吃過苦的。

    那就走吧。

    見到了許久未見的媽媽,馬雪瑩應該是很高興的,出租車開了多遠,她就“嘰嘰喳喳”說了多久。

    “媽媽,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今天下午呀!”唐小蘭的聲音,溫柔的連她自己都覺得奇奇怪怪的。

    難得溫柔一回的唐小蘭,帶著女兒跟唐若,幫她們每個人買了一身衣服。

    給馬雪瑩買的是一套童氣十足的巴布豆.bobDog的休閑童裝,價格不菲。

    給唐若買了一套班尼路的當季運動系列女裝,上藍下黑,再配上一雙白色休閑運動鞋,穿在唐若的身上,絕配。

    唐若有當模特的潛質。

    當然,她還要再長高一點,再長十公分就好了。

    唐小蘭對唐若道:“挺好看的,其實,明天你就穿這身回去,也可以的。”

    都可以的。

    買完了衣服,就去吃飯。

    唐小蘭帶著女兒跟唐若,去了喜屋酒店。

    三個人的菜,上了桌后,足夠五個人吃。

    無所謂,對唐小蘭而言,女兒吃得開心就好,這點飯錢對她而言,簡直就是毛毛雨,小意思。

    喜屋酒店的飯菜味道很不錯,特別是芋兒雞與油燜筍,味道一絕。

    唐若與馬雪瑩吃得很開心,很愉快,每一次唐小蘭回來,都會帶她倆暫別食堂,像現在這樣,吃大餐的。

    吃完回家。

    唐小蘭應該也挺累了,從她坐上飛機到現在,應該一直都沒閑下來過。

    該讓她休息休息了。

    回。

    回到家里,唐小蘭去洗澡,唐若帶著馬雪瑩在房間里玩,這時,電話鈴響了。

    唐若有點緊張,她趕緊走出臥室去接電話。

    她擔心電話是范云打來的,不過,馬上她又否決了這個擔心,不會的,如果是范云,他一定會打她手機的。

    但是,萬一是他呢?

    沒有萬一。

    電話是她媽打來的,她媽打電話來,是通知唐若明天一定要回老村子去,因為唐若的奶奶,已經于前天夜里不幸去世了。

    真是一個不幸的消息。

    唐若本來還想著,能回去見奶奶一面的,哪里想到,奶奶竟然像一盞已經熬到油盡燈枯的油燈一樣,說熄,一下子就熄了。

    唐若的眼淚“唰”的一下子,就流了下來。

    她不敢哭出聲來,而是強忍著心中的悲痛,低低地啜泣。

    唐若扯了一點紙巾,擦了擦眼淚,畢竟,這是在別人家里,唐小蘭又剛回來,她不能因為奶奶的事以及自己的情緒,惹得別人不痛快。

    她忍住淚水,走回臥室。

    馬雪瑩看到了她哭得紅紅的眼睛,忙過來搖著唐若的手:“姐姐,姐姐?”

    她還小,說不出什么問詢的話,更猜不出大人的問題,她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表達著自己對唐若的擔心與關心。

    唐若攬過馬雪瑩的肩頭,沒有說話。

    又過了一小會,洗手間的門一響,唐小蘭洗完澡出來了。

    馬雪瑩立刻走到她媽媽的身邊,仰著小臉認真地對唐小蘭道:“媽媽,姐姐哭了!”

    唐小蘭本來正用一條白毛巾邊擦邊瀝著濕發上的水,此時,聽了馬雪瑩的話,忙走到房中問道:“怎么了唐若?為什么哭了?”

    唐若眼圈一紅,撲籟籟又落下淚來,她哽咽著對唐小蘭道:“我奶奶……她去世了。”

    哦!

    原來是這樣。

    唐小蘭安慰著唐若道:“是人都會老的,你別太難過,唐若,這事也怪我,本來我今天下午回來,就應該讓你馬上回去的,都怪我。”

    她這樣一說,唐若倒不哭了。

    不怪她。

    奶奶前天晚上就死了,怪只怪報信的人,報得太遲了。

    其實,唐若并沒有半點想怪誰的意思,她只是想起那個疼她愛她,從小看著她長大的奶奶,說走就走了,心里難過。

    難過,就哭。

    唐若搖搖頭,表示不關唐小蘭的事。

    唐小蘭繼續道:“這樣吧,唐若,現在太晚了,我覺得已經沒有現在就回去的必要了,等明天早上,天一亮,你就回去,搭第一趟班車回去,你覺得呢?”

    唐若點點頭:“嗯!”

    唐小蘭道:“那洗澡吧,你跟馬雪瑩都洗澡吧,洗完澡,早一點睡覺。”

    “嗯!”

    唐若跟馬雪瑩洗完澡,唐小蘭對女兒道:“馬雪瑩,今晚跟媽媽睡,好不好?我們讓姐姐一個人睡,好不好?”

    馬雪瑩點點頭,答應了她媽媽的提議。

    唐小蘭又道:“明天早上我送馬雪瑩,唐若,如果你起來得早,直接回去就可以了,不用叫馬雪瑩了。”

    唐小蘭的潛意思,也不必叫她了。

    唐若懂。

    睡覺。

    媽媽剛回來,馬雪瑩對她既有想念也有新鮮感,當然也愿意跟著媽媽睡啦!

    好吧,大家都早點睡吧!

    當然,要去掉那個不知道去哪里鬼混去了的馬魁,以及又去了"qing ren"那兒的馬桂生。

    唐若睡在床上,躺一會兒,又默默地哭一會兒,再想一會兒,翻來覆去的折騰來折騰去,最后終于把自己折騰累了,也就睡去了。

    翌日天剛蒙蒙亮,唐若就從床上爬了起來,心里有事,既睡不踏實,又起得早。

    她洗了臉刷了牙,換好衣服,又檢查了一下該帶的東西,充電器、鑰匙、錢,什么的都帶齊了,那就走吧!

    雖然唐小蘭讓唐若走的時候不用告訴她了,但是,唐若還是寫了一句話在貼紙上,粘在了門口:阿姨,我回去了,馬雪瑩的衣服我給找出來了,就在床上。

    歸心似箭。

    出了門,唐若立刻到汽車站坐班車,她看了看表,現在五點四十五分,趕到汽車站,剛好能坐上第一趟班車。

    果然。

    唐若到了汽車站的時候,班車已經發動了,但是,司機為了多拉兩個客人,而磨磨唧唧的一會上車摸兩把方向盤,一會又下去找看門的老頭說上幾句話,遲遲不肯走,最后,調度來趕他了,他才不得不悻悻地罵了一句什么臟話,關門開車。

    班車搖搖晃晃,一會走,一會又停下來搭上幾個半路上車的乘客,開到唐若的老家村口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七點多了。

    此時,天色已亮,田野里四處蒸騰著藹藹霧氣,看來,今天又是一個大晴天。

    唐若腳下并不停留,直奔奶奶住的那棟老屋。

    她老遠就聽到了吹鼓手的笙竽聲。

    等她走近老屋時,才發現,這里人聲鼎沸,早已經熱鬧得不可開交了。

    老屋靠路口的這間柴房門口,避風的位置,擺了一張桌子,七八個男人正圍著桌子打牌,唐若看了看,也有她認識的遠房的幾個堂哥堂弟,也有她不太熟悉的幾個本村的男勞力,這幫人,應該是管墳地那里的差使的,因為他們身后,貼墻豎著一堆的鎬頭鐵鍬什么的。

    這會子沒什么事,他們正躲在避風的位置搞娛樂節目,看打牌的那幾個人面前都壓著一些鈔票的模樣,娛樂,是帶彩頭的。

    走過這幫人,前面是一塊寬闊地,此時,地上正中間擺著一張板凳架起的門板,五六個嘴巴里叼著煙卷兒的男勞力,扯耳朵的扯耳朵,拽尾巴的拽尾巴,抓腿的抓腿,正將一頭嚇得連聲慘叫的黑蹄白毛的大肥豬摁在門板上。

    嗯!這里是殺豬的。

    地上,鋪著一大塊塑料布,旁邊還有一個洗衣服大鐵盆,應該是用來盛豬紅的。

    唐若看到她們老唐家的一個堂伯正挽著袖子,從大鐵盆中拿起了木柄長刀子。

    再過去一點的位置,并排擺著三口大鐵鍋,其中,有兩口鍋的灶膛里塞著大塊大塊熊熊燃燒的木柴,鍋里的水已經開得翻水花了。

    這個,應該是燙豬毛的。

    唐若再走幾步,然后往右一折,就到了奶奶住的老屋的院門門口,此時,正有幾個戴孝的、不戴孝的婦女混站在一起說著什么,其中有一個,“咔咔”的用門口的壓水機往一只桶里壓水。

    唐若看到這幾個婦女大多都認識,其中有一個最親的,是她二爺爺的三兒媳婦,唐若走過去叫了一聲:“三嬸!”

    她三堂嬸趕緊結束了跟另外幾個女人的交談,她拉著唐若,眉毛挑了又挑,把唐若扯進了進門左側的偏房里后,取出一身孝來給唐若:“妹妹,你怎么現在才回來?快點,快點把孝穿上!”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