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91章 唐若被打了
    殺雞這種需要膽量與技術含量的活,非范云莫屬。(www.hxbskc.live

    他媽當然也可以。

    祖傳手藝。

    范云干凈利索的干掉了那只雞。

    他的動作,跟擒敵術里的某個經典的招牌式動作差不多。

    那只脆皮雞,皮,確實脆了點。

    雞眼一閉:吾命休矣!

    拔雞毛這種活,就不要交給范云了,因為,雞,他已經殺完了,下面輪到打醬油了。

    范云順著坑坑洼洼的村道往大隊部那里的小賣店走,走到一戶剛蓋起了新樓房的人家門口站了一下,現在,農村時興蓋樓了,都是蓋那種兩層半的樓房,外面再貼上長條瓷磚,看上去,跟城里的房子風貌幾乎都差不多了。

    有錢的莊稼人,誰不想蓋新樓住新房呀!

    這戶人家蓋的挺不錯,標準的兩層半,帶一個小院,小院里停著手扶拖拉機,摩托車,還有一臺五菱面包車,這些東西,都在無聲彰顯著主人家生活的富足。

    像這樣的樓房,小村里這幾年增加了不少,在綠樹的掩映下,為小村增添了不少特色。

    可惜,這里還沒有什么人開發農家樂,主要是沒什么景點,如果人工造景來搞,似乎又沒必要。

    此時,有一輛手扶拖拉機“通通通”向他駛來,范云趕緊讓路,不再看那樓了。

    范云走到小賣店,買了一瓶醬油,一瓶大可樂,一扎啤酒,拎了回來。

    他媽蹲在水溝邊,那只雞也收拾得差不多了。

    雞好收拾,燙一下,用手三扒拉兩胡摟,上面的毛基本上就干凈了。

    范雨拿了一個小錘子,正在給梅霖砸核桃,看見范云來了,順手給了范云一個:“這個核桃不錯。”

    不錯,你倒是給你哥砸開呀。

    范云沒接。

    他進了屋,把裝著啤酒醬油的塑料袋子,放在了飯桌上。

    此時無事,不如看電視。

    打開電視機,里面在放西游記,豬八戒正在慫恿孫悟空去偷人參果,那個呆子,別看貪吃,倒是一肚子壞水和鬼主意,想想也可以理解,他畢竟當過天上的天篷元帥,見多識廣。

    范云覺得,保佑唐僧取經的這三兄弟,其實還真就數豬八戒懂的東西多。

    他要是不懂些什么,就不會因為在天上調戲嫦娥而投錯了胎,投到豬肚子里去了。

    別說,經典就是經典,年年看年年播,但總是看不煩,像什么西游記,新白娘子傳奇,還珠格格,都播得挺火,常期霸屏。

    范云見老媽收拾好了那只雞,進了廚房,忙問道:“媽,要不要我幫你燒火?”

    “不用,你看電視吧!”

    此時,范雨也不砸核桃了,他帶著梅霖過了橋,到村子前面轉悠去了,估計,是帶梅霖看他們家的葡萄地去了。

    順便,炫耀一下自己——有女朋友啦!

    兩個小年輕過了橋,梅霖就挽住了范雨的胳膊,范云看了一笑,呵!

    唐若,有時也是這樣挽他的。

    梅霖跟范雨轉了一圈回來后,范云媽的飯菜已經做好了,范云正捏著一塊雞肉嘗味道,看見回來的倆人,笑道:“這雞肉不錯,味道很香。”

    范雨也捏了一塊,塞進梅霖嘴里,又捏一塊自己吃了,一邊吃,一邊吧嗒嘴:“好吃,好吃!”

    再來一塊。

    這時候,他們的老爸如同掐住了飯點一樣,回來了。

    梅霖忙叫道:“伯伯!”

    因為有了范云上次的“通風報信”,他們的老爸范林松心里早就有了準備,所以,對梅霖的態度就十分好,他那張已布滿皺紋的臉上,以眉頭為中心,向下聚起了一個微笑:“啊!……好,好,快坐吧!”

    范林松應該是覺得,老公公跟兒媳婦,少說點話為好,所以他沒再說什么了,當然,笑還是那個笑,但人,卻拿起肥皂去了水溝洗手去了。

    梅霖看看范雨。

    范云咧了咧嘴:“我爸沒什么話的。”

    梅霖不是這個意思,梅霖是覺得,自己這個未來的老公公,看上去跟那個未來的老婆婆一樣,都挺和氣的。

    她是覺得,這家子人都挺好,都隨和,不拘禮,不假模假樣的瞎客氣,梅霖覺得跟這樣一家人打交道,自己很輕松,沒什么壓力。

    挺好。

    飯菜已好,那就一起吃吧。

    飯桌上,范云媽一個勁地給自己未來的兒媳婦夾菜,把她的碗堆得尖尖的,以前,她一個女的對著家里的三個男人,現在,終于來了個和她一樣滴!

    范云媽又挾了一塊雞腿肉給梅霖:“吃菜,吃菜,你第一次來家里吃飯,我也不知道做得合不合你口味……”

    梅霖點點頭:“合口味,阿姨你做的菜特別好吃,真的!”

    范云媽笑道:“那就多吃點,炒雞的菌子,是我前陣子在松林里拾的,曬干了后放在那里,你嘗嘗,好不好吃?”

    梅霖夾了一塊吃了,點點頭:“嗯!好吃,特別鮮!”

    范云已經吃了好幾塊了,這種野生的菌子,拿到城里去賣的話,貴著呢,比人工養的起碼要貴三倍以上。

    老范家這一家人,一邊吃著午飯,一邊紛紛照應著老范家第一位登門的未來兒媳。

    范云媽問老伴去辦的事情怎么樣了,范林松告訴她賣材料的答應了后天送來新瓦,水泥沙子是另一個人送的,木方要自己去拉。

    范云問道:“去哪里拉木方?要不要我回來幫忙?”

    “不用,那個很輕的,到時候我開手扶拖拉機去就行了。”

    范林松表示,家里這點事情,兒子們沒必要回來,又不是搞雙搶。

    就算是雙搶,現在也比以前輕松多了,老范現在都是拋秧,不再彎腰弓背的插秧了,至于收的時候,更比以前輕松多了,收割機都能開到地頭上去。

    但是。

    現在種地,不掙錢,除去化肥種子,農藥人工,靠賣糧食,是賺不到錢的,種地,只是保證自家不用買米吃罷了。

    自家田里種出的米,比米店里賣的要好吃,那些做生意的人賣的米,多少都摻了一點假的,可以毫不客氣的地說,范云爸碾出來的自家一塊五毛錢一斤的米,比超市里五十塊錢一袋,五塊一斤的米,煮出來的飯都要香甜可口。

    范云爸挾起一塊雞肉,緩緩嚼著,一張風干了的桔子皮般的臉龐上,每一條紋理中都透著自在和欣慰,兒子們都長大了,都有了自己的事情,他能不欣慰嗎?

    倆兒子都懂事,小兒子甚至還將當初沒有看上大兒子的梅霖都帶回家里來了,好事!好事!

    吃完了飯,梅霖與范雨就回城了,他們得回去做生意,耽誤了時間,那就是耽誤了錢,甚至有可能,還會耽誤掉熟客的生意。

    開理發店,大多都是熟客生意,而雨霖理發店,才開了沒多久,熟客不多,若是依照梅霖的意思,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她恨不得至少想用它二十五個小時打開門做生意。

    范云媽把小兒子和兒媳一直送到了斷橋上。

    再送幾步,戀戀不舍的她,就可以和兒子兒媳一起上車,跟著他們去城里了。

    范云倒不急,他回去也沒什么事情,唐若今天又不會回來,她說了,還要再過幾天,才回城里來,她奶奶剛去世,心情一定不好,其實范云是很想見一見唐若,當著面好好哄哄她的。

    不急吧!

    唐若過兩天會回來的。

    …………………………

    是啊,唐若是過了兩天回來的,眼淚汪汪回來的。

    她眼淚汪汪,不是因為奶奶的去世,奶奶去世后,她的眼淚都流在奶奶的墳前,奶奶應該也都知道了的。

    唐若流著淚,眼淚汪汪見到范云的時候,是因為她被嚇到了,不止被嚇到了,還被打了一巴掌,不止被打了一巴掌,范云給她的手機,還被別人給搶走了。

    真是說來話長,一言難盡啊!

    奶奶的喪事辦完了以后,唐若又跟爸媽在老村子住了兩天,待她爸媽跟伯伯叔叔姑姑們算完奶奶喪事的費用,處理完喪事剩下的瑣碎之事后,唐若才跟著爸媽一起回城。

    回來后,唐若就從家門口坐了個“慢慢搖”,往馬雪瑩家里來。

    可是,誰想到那個開“慢慢搖”的,竟然是個天殺的黑車司機,黑車司機把當時跟唐若一起坐車的唐敏拉到了一條僻靜無人的小胡同子里,刀子一亮,把唐若跟唐敏嚇壞了。

    “錢,拿錢!”

    唐敏嚇得“嘩啦”一下就把背包拉開了,包里裝著的那些口紅,小鏡子什么的,散落一地。

    唐敏身上有三百來塊錢,她嚇得全都拿了出來,然后,被那個黑車司機一把都奪了過去。

    唐若的錢都給了她媽,她身上只有幾十塊零錢,以及范云的那部手機。

    那個黑車司機晃著刀子,惡狠狠嚇唬著緊緊抓著手機不想松手的唐若:“快點拿來,再不拿來,信不信我把你們拉進破房子里……”

    唐若還不愿松手。

    手機不是她的啊!

    那個黑車司機,上來就扇了唐若一個耳光。

    “啪”!

    一個耳朵,就把唐若以為自己這幾天已經哭光了的淚水給揍出來了。

    她的手一松,手機就被那個可惡的黑車司機給搶去了。

    那個黑車司機搶了幾百塊錢加一部手機,心滿意足的收了刀子,逃跑了。

    留下了眼淚汪汪的唐若和瑟瑟發抖的唐敏,凌亂在春風里。

    當唐若眼淚汪汪伏在范云的胸回,給他說起前因后果,以及她臉上那個巴掌印子的由來后,氣得范云直問:“在哪里?在哪條巷子里?他媽的,我要是不打死他個王八蛋,我就不姓范。”

    唐若當時都嚇懵了,她還能說得出在哪條巷子被搶得才怪。

    她只是哭哭涕涕道:“我忘了……當時我光知道害怕了。”

    “那個人長什么樣,你還記得不?”

    唐若搖搖頭。

    這?

    那?

    嗨!沒辦法,范云剛買的人生中第一部手機,就這樣,沒了。

    打那張卡,提示,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范云郁悶。

    郁悶歸郁悶,唐若被人打了一巴掌,還是需要好好安慰安慰的,范云就給她說了一大堆好話,告訴她別說是一臺手機被搶了,就算是他范云的一臺飛機在唐若手中被搶了,她也不用在意。

    什么你的我的,都是你的,范云對唐若如是說,一番話,終于哄得唐若破涕為笑。

    范云輕拂著唐若面頰上那個巴掌印子:“疼不?現在還疼不?”

    “疼!”

    疼就得治。

    范云弄了一個煮雞蛋,剝掉皮,露出熱乎乎bái nèn嫩的蛋白,給唐若在臉上左滾右滾上滾下滾的很是折騰了一陣后,宣布她的臉,晚上睡一覺就好了。

    唐若睡了一晚起來后,忐忑不安地照了照鏡子,驚喜地發現原先腫起來了的巴掌印子,確實已經消得差不多了,如今,只剩下了一點點淺痕,于是,她的心中,瞬間對范云佩服的五體投地。

    范云看著唐若一夜過后好了的臉,手機被搶得郁悶也就消失了,算了,破財免災!

    破財免災!

    他一個勁的安慰著唐若,唐若攥著美人拳,輕輕地捶著他的胸口:“對不起,對不起,等我發了工資,賠你一個。”

    范云壞笑著,把嘴巴湊了上去:“唐若你的臉還有一點點浮腫,聽說,滾完雞蛋的第二天,再親一親,效果會更好哦!”

    騙人!

    男人都是大騙子。

    還別說,大騙子范云覺得他跟唐若的感情越來越好了,可以提供有力證明的就是,唐若越來越舍不得跟他分開了。

    兩個人一到了下班時間,就黏黏糊糊地想膩在一起,開始的時候,還假模假樣避人耳目,試圖在先玲與楊姐她們面前遮遮掩掩的,到了后來,馬腳越露越大,終于公開了兩個人的關系,已經由朋友,轉為男女朋友。

    這!

    楊峰感覺有點奇怪,唐若以前不是有個男朋友嗎?

    不了解唐若、范云與方科之間恩怨是非的楊峰,有時甚至還對楊姐表達了自己的疑惑。

    楊姐笑著問堂弟:“你覺得那個方科怎么樣?”

    楊峰搖搖頭:“肯定是沒有范云好了,那個人,平時見了我,都很少說話的,我去他那買包子,從來沒有優惠過給我。”

    方科怎么可能優惠給他,他又不是楊姐。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