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92章 兩團小火苗
    楊姐也這樣認為。(www.hxbskc.live

    楊姐認為的東西,一般都不會錯的。

    譬如。

    她覺得小城的春天已經過了一半了,而天氣,也該暖和一點了,穿了那么久的冬裝,也該換換了。

    可是,春天偏不如她的愿。

    一場倒春寒,又來了。

    冷得讓人打顫的那種。

    春天實力打了楊姐的臉。

    倒春寒來的時候,唐若正拱在范云的懷里,聽他說著那些甜死人不償命的小情話。

    范云發現了一個和唐若約會的好地方,就在馬雪瑩家對面不遠的另一個開放式小區里,有一個小公園,不只有一個小公園,更妙的是,公園里還有好幾張大椅子。

    估計,應該是小區里那些老頭老太太搬過來,方便白天帶孫子時坐的。

    這個地方,周圍有一個理發店,有兩個麻將館,還有一個常常營業到深夜的小賣店。

    再加上路燈,所以,晚上這里的燈光也不是很暗,燈光不暗,就代表安全。

    起碼,范云覺得安全,范云覺得安全,唐若就覺得安全,只要跟范云在一起,她就覺得自己天不怕,地也不怕。

    于是,兩個人就把這里當成了約會的首要地點。

    最近幾個晚上,因為倒春寒來了,有點冷,范云每次來的時候,就穿了一件風衣,他們城管隊發的那種長長的藍風衣,在這里等唐若。

    唐若來得比較晚。

    因為她要把馬雪瑩哄睡了,才可以偷偷地溜出來。

    唐若也是膽大包天,被愛情沖昏了頭腦,而完全不顧后果,她就沒想過,萬一馬雪瑩睡著睡著,突然醒了,哭著找她,怎么辦?

    唐若應該也沒想那么多了。

    話說。

    范云其實也挺傻的,他傻到什么程度呢?

    每個晚上,把唐若和自己往風衣里一裹,然后就貼在她的耳邊跟她聊天,有時候也說情話。

    但。

    僅限于此。

    。。。僅限于此。。。

    就這樣,也挺甜的了。

    有一天晚上,范云終于開了竅,他覺得自己應該帶唐若搞點其它的節目了。

    別想歪了。

    范云居然帶著唐若去了臺球室。

    半夜三更,十一點多,去打夜場的臺球,真可笑。

    范云球技不錯,不一會兒就將自己的半花球打得還剩下了一個15號了,唐若看著自己還有五個沒有打進球袋,耍賴道:“我不干,我要打那個半花的,你打全花的。”

    范云奇道:“為什么?”

    “誰叫你不讓著我的,這是罰你的!”

    好吧!娛樂規矩都是女人定的,想怎么玩都成,范云反正是舍命陪淑女。

    唐若搗來搗去,唯一的一個15號就是搗不進球袋,當范云把那些全花球一鼓作氣搗進球袋,開始打黑8的時候,唐若又耍賴了:“那個半花球,是你的,黑8是我的!”

    范云辯解道:“我們的球不是換過了嗎?你不是要打半花嗎?那個半花不是你的嗎?憑什么讓我打?”

    唐若振振有詞道:“可是,我現在又不想換了,所以,那個半花球現在還是你的,你來打!”

    范云的鼻子都快被她氣歪了。

    范云俯下身去,找好角度,打了一個完美的跳球,把15號收入中袋。

    范云洋洋得意。

    黑8,他這一次是志在必得。

    現在,桌子上就剩下一個黑8了,他實在想不出唐若還有什么鬼點子。

    唐若眨巴眨巴眼睛,又說了:“現在,只允許你打跳球,不準用反彈,不準打縮桿,也不準掛長途,你的跳球不是打得很好嗎?剛才不是洋洋得意嗎?”

    范云徹底無語了。

    唐若真不講理呀!

    跳就跳吧。

    打跳球,范云也比唐若厲害,

    范云豎起桿子往下一戳母球,擊出了最后一跳,白色母球在空中劃了一個完美的弧線后,磕在了黑8上,將黑8磕得朝底袋運行過去,馬上入袋。

    可是。

    唐若把球桿一橫,把黑8攔住了:“不行,這下不算,最后一下,不允許跳桿,所以扣掉你三桿的機會。”

    天哪!

    唐若將那只黑8收入袋中,嬌笑道:“范云,你輸了,罰你背我回大院。”

    好吧。

    范云發現自己跟唐若打臺球,打了一個晚上,連一局都沒贏過。

    他苦哈哈著一張臉,彎下腰去:“若若,你的臺球打得太好了,我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

    唐若“咯咯”笑著,她騎在范云的脖子上,揪著范云的兩只耳朵:“駕!”

    “駕!”

    唐若坐在范云的肩頭,兩只穿著黃花布鞋的腳在他的胸前蕩來蕩去。

    范云忙抓住她的腳:“小心,別掉下來摔著了!”

    握著唐若柔軟細膩的腳踝,范云心中不由一蕩,唐若俯下身來,在他的唇邊“啵”了一下。

    此時,別說讓范云背著唐若走,就是讓他公主抱著走,也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不過。

    有問題的是,唐若這樣每晚溜出來跟范云玩,就導致了她的睡眠嚴重不足,終于,在又一次陪范云熬了個大半夜后,第二天,唐若再也受不了了,她送完馬雪瑩就直接回來了,趴到床上倒頭就睡,一直睡到下午該接馬雪瑩了才起來。

    等唐若補夠了覺,又和范云這樣玩上一輪。

    娛樂節目搞起來。

    范云還帶著唐若去看夜場電影。

    兩個人跑到古戲臺那里,范云先買上一些小零食,通常都是些什么話梅啦,瓜子啦,爆米花啦,然后,牽著唐若的手,從戲臺底下鉆過去,走到位于萬里橋旁邊的縣電影院門口。

    票,范云早買好了。

    唐若喜歡看現代故事片,范云就陪她看,其實他更喜歡看武俠片,好萊塢的大片也可以,特別是反映環境變化與人類社會等現實題材的災難片,范云特別喜歡。

    既然看片,經典必不可少。

    當唐若輕輕靠在范云肩頭,看著杰克深陷冰冷的海水中,拼命將那顆海洋之心的鉆戒交給她的片段時,唐若感動得如同一枝雨后海棠,眼淚吧嗒吧嗒往下掉,沒辦法,像《泰坦尼克號》這樣的經典影片,是完全能夠跨越國界的。

    藝術無國界。

    有時候,看到一些輕松的喜劇片時,范云就會從零食袋中摸出一橋酸酸甜甜的七巧話梅,喂進唐敏會嘴里,唐若,嘟著小嘴巴遞過來,這時,必然是有一甜甜的吻滴!

    但是,讓人討厭的是,電影院中,總有些人喜歡竊竊私語,不知道為什么,到了這種極需要安靜的場所,還是有些人不顧他人的感受,我行我素,素質實在堪憂。

    范云發現,電影院,其實也是一個小社會,放映著影片的同時也在進行著一個自我的剪輯,若是跳出觀眾的席位,而是站在上帝視角觀察的話,在這個方寸之間的狹小天地里,也是頗能讀懂一些東西的。

    范云就默看。

    一前一后相跟著的,是夫妻。

    牽手如他的那一對,是情侶。

    男的試圖接觸女的腰肢時,被女的輕輕躲掉的那一對,八成那個男的還沒有得手。

    跟在二十歲的姑娘后面的那個中年男人,料來不是她的爸爸,兩人關系,有待進一步探討。

    范云緊緊扣著唐若的手指,伏在她耳邊笑道:“你看,唐若,你看那一對。”

    唐若看過去,呵呵!

    他們的愛情,讓杰克與露絲也自愧不如。

    可以理解,春天了嘛!春天是個什么季節?呵呵!發芽的季節,孕育的季節,萬物萌動的季節。

    看完了電影,范云就牽著唐若的手,屁顛屁顛送她回來,有時候坐一個“慢慢搖”,在大街上拉風地呼呼跑,有時候,范云就背著唐若走。

    范云能背著唐若,從電影院門口,一直把她送到馬雪瑩家的樓下面,這一點,是經過實踐檢驗過的,如果掐表的話,時間起碼超過一個小時。

    這不算什么,當兵的時候,范云曾經提著一箱阻車釘跑過三千米。

    阻車釘是什么東西,有多重,對不起,范云說他誰也不會告訴滴。

    除了唐若。

    當唐若揪著他的耳朵問他,阻車釘到底多重時,范云咧著嘴道:“和你差不多重,真的,我絕對沒有騙你。”

    算你老實,唐若把揪著他耳朵的手,慢慢又松開了。

    這個,莫非是范云以后的預習?

    預習有朝一日,也這樣馱著自己和唐若的寶寶,讓寶寶的小手揪著自己的耳朵,薅著自己的頭發,一個勁的催他:“沖啊……”

    哎!

    甜是甜,挺累的。

    話說。

    甜蜜的日子過得真快,眨眼清明已過,又至谷雨。

    這一天,華華從南寧回來了。

    坐在老廣場一家甜品店里,華華有一肚皮的話想跟唐若說,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唐若看出了華華的悶悶不樂,華華臉上藏不住心中事,她跟唐若一樣,都是那種有一說一,有二說二的人。

    唐若就問她:“怎么了華華?我發現你這次回來,一點都不開心,為什么呢?”

    華華抿了抿勺子,眼望窗外,悠悠嘆了口氣。

    緩了一下后,她將一肚子的話都倒給了唐若,她必須要倒一下了,再不倒,肚子就憋bào zhà了。

    原來。

    最近一段時間,華華的那個北京男朋友,突然變得十分反常,對她的態度,也從以前的百依百順,變得漸漸不耐煩起來,開始,因為一點小事,他會和華華拌嘴,后來就由拌嘴升級到吵架,再由吵架升級到冷戰,兩個人吵到厲害的時候,就誰也不理誰,然后慢慢等待一方服軟,一開始,是他,是他主動哄華華,現在,卻漸漸快變成華華哄他了。

    華華就想不通。

    好好的一個男朋友,怎么變成這樣了?

    心平氣和的時候,她就試著問他,想問一下他的變化,究竟是因為什么?

    是因為對自己的厭倦?還是因為他已另有新歡?

    華華,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如果她的北京男朋友說出一句不愛她了,她馬上會收拾東西離開他,絕不會像一些女人一樣哭哭啼啼糾纏他的。

    可是。

    每當華華問他的時候,要么,他就坐在沙發上揪著自己的頭發默然無語,要不就突然變得暴燥起來,跟華華大吵上一架。

    吵完后,又痛哭流涕地請求華華原諒他,說他也不是故意的。

    這樣的次數多了。搞得人很崩潰。

    主要是,華華不知道他變成這樣的原因是什么,到底是因為自己,還是因為他。

    華華就想暫時地離開他一段時間,回來玩幾天,一來自己也可以解解悶散散心,二來她也想通過別離改善一下兩個人的關系。

    唐若聽了華華的話,她也提不出什么有益的意見,對于感情之事,她也不是什么老手,所以,唐若也只能安慰華華道:“有可能,是他工作上不順利呢?有些男人,事業心比較強,一旦事業上受了挫折后,情緒也會變的!”

    華華搖搖頭:“不是的,我一開始也以為是他的事業出了問題,他才會心情不舒暢,可是他說不是因為工作的原因。”

    唐若突然想起了電視中經常放的一些橋段,就對華華道:“會不會是因為你們的異地戀,而他的家里人,又在他們那里給他找了女朋友了,現在正對他催婚呢?”

    這個原因也不是沒有可能。

    可是。

    如果他自己不說出來,單憑唐若跟華華兩個人這樣猜來猜去,又有什么用呢?

    想知道真正的答案,還是要當事人的啊!唐若覺得,如果是這樣談戀愛,那就實在太沒意思了。兩個人之間,無論發生什么事情,都應該開誠布公的擺在桌面上來談,談戀愛談戀愛,就要爽爽快快地談,別捂著掖著,或者一方傾心相待,而另一方卻吞吐閃爍,那樣,真的就太沒勁了。

    唐若提醒道:“細節,細節,他現在跟以前有哪些細節上的不一樣,特別是他的生活習慣,穿衣打扮等等。”

    華華沉吟了一會兒,搖搖頭。

    她本就是個粗線條的人,突然提到細節,不是有心去發現的話,如何想得起來什么。

    華華覺得難以啟齒,有些話,她還真不好意思跟唐若說。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