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06章 打氣球,套圈
    吳姐的瞳仁更像放大鏡聚焦點。(www.hxbskc.live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唐若幾眼后,給唐若下了如下評語:宜室宜家。

    吳姐的評價較高,不過,也算中肯,以她lǎo jiāng湖的眼光來看,一般情況下經過她判斷的人,都能有個**不離十。

    吳姐看人。

    很少打眼。

    若說。

    熟人見面,打過招呼就行,巴掌大的一個小城,到處都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熟人,若是每個人都拉著說上半個小時,那,一天下來也不用搞事情了。

    范云跟吳姐點頭示意,與唐若手牽手走了。

    吳姐看著他倆的背影,想起自己剛才忘記了追加一句:“你倆什么時候結婚哪?”

    還早。

    還早。

    范云看到前面空曠處有個攤子,是一個打汽球的攤位,他就跟唐若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對唐若道:“走,去打幾下氣球玩一下。”

    那就打唄。

    汽球攤的老板娘“咔咔咔”,將一支玩具步qiāng里壓好塑料子彈,一共十發,最少打爆八個汽球才有獎品。

    唐若歡欣鼓舞,躍躍欲試。

    范云笑著把唐若扶到板凳上坐下:“我告訴你哈……你看到沒有,這里是準星,后面這里是缺口,你把準星放在缺口的中間,上面準星尖與缺口平行,然后對準氣球,三點成一條成線,扣動……”

    “啪!”

    “啪!”

    唐若用qiāng聲對范云的啰里啰嗦表示嚴重抗議。

    用你說?

    好像唐若沒打過似的,以前,她帶著馬雪瑩,跟唐小蘭都不知道玩過多少回了,每一回,玩得她和馬雪瑩都不愿意玩。

    十發子彈,唐若只打爆了兩只氣球。

    范云對她的技術表示懷疑:“若若,你的qiāng法不行呀!”

    “你行你來。”唐若把qiāng往他手中一塞。

    來就來。

    范云也沒坐板凳,就站在攤位前面,三點一線瞄準,屏住呼吸……

    “啪!”

    扳機響了,禿靶。

    范云有點奇怪,再打一qiāng,依然禿的,不過,范云看出了問題,因為他看到qiāng打到掛氣球的幕布時,黃色塑料子彈的彈著點。

    毫無疑問,他手中的這把qiāng,彈著點偏左。

    范云就調整角度校了校qiāng,接著又扣動扳機。

    “嘭!”

    氣球爆了。

    一連八發子彈,范云打爆了八個氣球,他那百煉出精兵的qiāng法,可真不是白給的呀!

    范云,可是阻擊手,雖然他的阻擊手只干了三個月,就被希剛給頂替了,但是,他畢竟擔任過的,范云的精度射擊,那可真是,步qiāng表尺射程之內,指哪打哪。

    范云,曾經用五發子彈打100米胸環靶,打出過三個十環,一個九環,一個八環的優秀成績的。

    范云決定打個完美的成績,給站在他身后的唐若,以及圍觀的吃瓜群眾們,秀一秀他的qiāng技。

    他有絕對的把握。

    “再裝十發子彈!”

    老板娘接過qiāng,“咔咔咔”又給他壓上子彈。

    范云心想,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

    他瞄準一只紅色的氣球,扣動了扳機。

    什么?

    居然又脫靶了?

    居然沒中?

    范云簡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打了一qiāng,還是沒中,再一qiāng,哦!此時注意力高度集中的范云奇怪地發現,仍是這把qiāng,剛剛明明偏左的彈道,此時居然向右偏了過去。

    真是見了鬼了!

    范云把qiāng湊到眼皮子底下檢查著,看了一下,也沒發現什么名堂,他覺得很奇怪,抬眼看了看正在“撲哧撲哧”給氣球打氣的老板娘,老板娘若無其事看了看他,一臉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真是見鬼。

    范云覺得,一定是那個老板娘剛才壓子彈的時候,又把qiāng動了手腳,可是,無憑無據的事情,他也不能亂說。

    嗨!

    這一次。

    成績還不如上把,范云就有些沮喪,不想打了,他把qiāng交給了唐若。

    唐若那qiāng,是不需要瞄準屏氣神馬的。

    她只需要一顆顆把子彈摟出去就可以了,不過,別說她這種瞎貓去碰死耗子的打法,有的時候,也能打爆氣球的。

    “嘭!”

    “嘭!”

    “嘭!”

    唐若一下子來了個三連冠后,高興得嘴巴都合不攏了:“怎么樣?范云,我的qiāng法厲害吧?”

    “厲害!”范云回答的十分干脆。

    太厲害了,十發子彈居然能打中三發,不厲害嗎?

    打完氣球,接著去玩套圈。

    說好的美食節呢?

    范云覺得,這個名頭響亮的所謂美食節,完全就是一個大雜燴啊!

    諾大一片空地,除了那些奶茶榨汁魚蛋燒餅等等小吃,還有賣各種小電器的,賣衣服鞋帽的,賣日雜用品的,賣書刊雜志的,還有各種游戲娛樂的。

    不過,范云認為,這兒看上去雖然rén liú擁動,雜亂不堪,但是,如果真要說穿了,就是一個字。

    錢!

    沒錯,就是錢,每一位攤主都是想法設法從來玩的這些人口袋里往外掏錢的。

    讓大家伙心甘情愿的掏。

    當然,也有不要錢的娛樂節目,完全免費的,譬如范云和唐若面前這一位。

    這個攤主,攤位不大,面前擺著兩張方桌和幾張板凳,他的娛樂項目是,誰要是能在本子上用楷書工工整整寫上一千個祖國,并且沒有寫錯的話,那么,就獎勵誰一個公仔玩具。

    如果能寫一萬個詞而不錯,那就獎勵一個超級大的。

    玩具,就在他身后的箱子里。

    范云覺得,他這樣的活動,還不得把褲子賠個底朝天呀!

    于是范云就有點躍躍欲試的意思。

    范云問那個老板:“是不是一筆一畫寫一千個祖國,就有那個禮物?”

    他指了指攤主背后架子上掛著的那些毛茸茸的公仔玩具。

    攤主老板一笑:“嗯,只要能用楷書寫一千個祖國,都寫對的話,就獎勵一個玩具。”

    范云覺得那個攤主看上去文質彬彬的,笑起來居然有那么一絲絲靦腆,看上去,似乎很好欺負的樣子。

    他就想欺負欺負這個攤主。

    “好,我來寫一下試試!”

    范云搬了一張板凳,讓唐若坐在自己旁邊,他自己也坐了,拿起桌子上的板凳,就埋頭寫了起來。

    他的身后,不時有一些手中抓著零食的小孩子,笑瞇瞇看熱鬧的老漢停下腳步,看他在干什么,“哦!原來是寫字的!”看幾眼,又紛紛離去,然后,又有人過來。

    rén liú如水。

    范云一開始是沖一萬個詞的目標去的,他很想把那個半人高的白毛黑眼圈的大熊貓贏過來,給唐若抱著。

    可是。

    當他握上筆桿子,“唰唰唰”寫給一頁紙后,才發現,對他來說,寫一萬個詞,簡直就是一個不可完成的任務。

    第一個詞,范云寫得很好,跟新華書店里那些書里的印刷體一模一樣。

    漂亮!

    第十個詞,雖然略有變形,但是變化不大,還是有板有眼。

    gooD!

    第一百個詞,亦不錯。

    第三百個詞,尚可。

    第五百個詞,堅持就是勝利。

    第八百個詞,簡單的重復簡直能要人老命!

    第一千個詞,范云幾乎寫吐了。

    怪不得說,無論做什么事情,做一遍容易,做十遍容易,但是,如果要是一直重復做上千遍萬遍的話,那可真難。

    范云把筆一放,揉了揉麻木的手臂。

    今天,他把今年一年的字都寫完了。

    那個被范云“欺負”了的攤主,取過一只灰色的樹袋熊娃娃,遞了過來。

    范云接了,給唐若抱上。

    唐若把那只公仔抱在臂彎里,開心得合不攏嘴:“我還以為你寫不完了呢。”

    “為什么?”

    “因為我見你后面的那些字越寫越差,越寫越潦草,我怕你一不小心就會寫錯了,前功盡棄。”

    “怎么可能?我很有把握的好不好!”

    好吧,反正公仔已經抱在唐若的臂彎里了,而范云吹在后面的牛皮,已不叫牛皮了。

    范云玩過了,輪到唐若玩了。

    正好,前面有個套圈的,范云與唐若就走了過去。

    嗬!

    圍了許多的人。

    長繩子圍住的空地上,一排排一個個放著許多泥娃娃,公仔玩具,香煙,裝飾小花盆等東西,范云看那個距離,感覺十投八中。

    唐若也是這種感覺。

    她想玩。

    那就玩唄!

    范云買了十個圈,遞到唐若的手里,并拎著那只樹袋熊的耳朵,就把它從唐若的手里接了過來。

    樹袋熊心想:真是一個野蠻人!

    此時,正有一個大腹便便脖子上戴著一條金燦燦拇指粗金項鏈的大胖子在投圈。

    只見那個大胖子雙腳站在紅線外,身體卻用上了他媽跟他老婆都不認識的力氣,盡力往前探去,塑料圈捏在手里,對著地上的一盒三五香煙試了又試。

    比劃之后,投了出去。

    那個塑料圈本來是在胖子手中平推出去的,可是落地后,卻跳了起來,并朝他瞄準的香煙旁邊的一只公仔滾去。

    胖子的期望值大幅下降。

    不過,既然香煙套不到了,能套個公仔也行,套上了,就是個采頭。

    那只塑料圈一歪一斜,靠在了那只公仔上,上面的半圈,套住了那只公仔的頭部,胖子高興的喊道:“那一只,套中了,套中了!”

    手持竹竿的老板娘一勾一挑,把那只塑料圈挑回了手中,套在了胳膊上,搖頭對胖子道:“老板,這樣不算,要全套進去才可以的!”

    那個胖子一拍大腿:“唉!”

    他又摸出一張票子:“來,再給我來十個,不,來二十。”

    行!

    只要你愿意掏錢,老板娘把那些塑料圈全都賣給你也可以,如果你掏得足夠多,包場,一個人玩也沒問題。

    不過,這種小節目,不是穿著價格不菲的名牌運動服到湖邊的綠草地上,優雅地揮竿打高爾夫,包場,就算啦!

    唐若站在線外,也跟那個胖子一樣,彎腰弓背把身體盡量前探出去,同時,把手中的塑料圈推了出去。

    這只塑料圈很調皮,蹦蹦跳跳一直跑到了一只塑料盆景面前,才停下來,可能,它是想跟那個塑料盆滴血認親,也未可知。

    不過,那只塑料盆景并沒拿它當作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弟,與它抱頭痛哭,而是把它的主動來訪,拒于一步之外。

    停!

    請尊駕就呆在那兒就可以了,逢人,別動不動就擺出一副很熟的樣子,好么?

    唐若又扔出一個圈,仍未中。

    二只。

    三只。

    五只。

    范云覺得唐若的姿勢有問題,她還是站得太高了,他認為唐若的身體重心應該再降低一丟丟,應該說,盡量降低,越低越好,扔下去的圈子越低,就越不容易彈起來。

    他決定,給唐若,以及那個屢套屢不中,屢不中屢套的大胖子做一個無聲卻有力的示范動作。

    范云從唐若手中取過一個圈來,他把身體伏在繩上,盡量伏低,伏得那根繩子都低了下去,范云也是身體前探,瞄準一只公仔,“嘿!”,扔了出去。

    果然。

    中了。

    喜中企鵝一只。

    唐若的臉蛋激動的緋紅,她跺著一連串的小碎步,抓著范云的胳膊用力搖著:“中了,套中了!”

    范云一甩頭。

    小kiss!

    那個老板娘竹竿一挑,將那只塑料圈挑回了手中:“不算。”

    神馬?

    不算?

    范云覺得自己一定要跟老板娘理喻理喻:“憑什么不算,我又沒有過線,圈子也套中了,而且全都套進去了,憑什么不算?”

    唐若也不服氣的幫腔道:“是啊,憑什么不算?”

    那個老板娘打個手勢,示意范云與唐若別激動,別急:“因為,剛才他已經趴到了繩子上去了,身體挨到了繩子犯規了。”

    范云乜斜了臉上一本正經的老板娘一眼,心里還是有點不服氣,但是,規矩是主辦方定的,最終解釋權,都在老板娘那里,他也沒辦法,老板娘不把公仔給他,他也不能搶她的啊!

    老板娘笑道:“其實,他的技術很不錯的,不犯規也可以套中的。”

    老板娘一直在跟唐若說話,大約,她認為女人與女人之間展開對話,更容易?

    她的好言好語,倒是讓范云與唐若沒有話說了,再說了,來這兒是花錢尋開心的,又不是找不痛快的,范云決定,接受老板娘所作的,尚屬合理的解釋。

    此時,唐若手中還有四個圈,范云又取了兩個過來。

    一人兩個,投完拉倒。

    他這次按照老板娘所說的規矩,把手中圈投了出去。

    未中。

    再投,仍未中。

    唐若投了一個。

    那只圈子滾了一下,滾到了一包三五香煙上,力竭而倒,把那盒香煙套了進去。

    唐若,高興地跳了起來。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