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08章 范云送禮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老魏通知范云去找楊大隊。(www.hxbskc.live

    范云心里就有點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莫非,昨天跟唐若在美食節被誰看見了?

    自己被告黑狀了?

    他覺得,唐彬和趙艷玲他們看著自己的小眼神里,充滿了同情。

    范云感覺唐彬笑得很神秘,讓他如芒在背:“范云,楊大隊找你,肯定有好事哦,看樣子,你是要高升了,到時候別忘了罩著點兄弟呀!”

    范云覺得唐彬在說反話,說不定,昨天,自己跟唐若在美食節里玩,就是他舉報的。

    這個死唐彬!

    可是。

    就算他在美食節逛了一圈,也不算多大個事啊!充其量,他也算是一邊工作,一邊順便看了看而已,也不勞楊大隊專門找自己吧?

    莫非是其它的事情?

    范云想破腦袋,也沒有想出最近一段時間,自己犯了什么錯,如果實在說他犯了一些什么,范云覺得,極有可能自己是犯了小人了。

    譬如霍立。

    那個霍立,對自己上次比賽得獎一定很不舒服,八成是他在楊大隊面前說過自己什么壞話,打過什么小報告。

    范云越想,越覺得自己跟《基督山伯爵》里那個被關在監獄里的老頭子一樣,推理得出的結果十分縝密可靠。

    就是這么回事!

    媽的!

    范云罵了一句臟話。

    進了楊大隊辦公室,范云看到楊大隊和顏悅色,臉上的表情并不像是要簽他罰單的意思。

    范云的一顆心慢慢又放下來了一點。

    楊大隊正在批閱著什么文件,他指指靠墻的沙發,示意范云坐下。

    范云覺得事態還未明朗,屁股就只坐了一半,挨在沙發上,并隨時保持起立姿勢。

    果然,他的屁股還沒坐穩,楊大隊就招呼他了:“來來,過來。”

    范云立刻從沙發上彈了起來。

    楊大隊把手中的文件往前一推,雙手抱在頭后,長長的吁了一口氣:“吁!那個……范云,最近工作怎么樣?感覺還順手嗎?”

    范云奇怪,堂堂的大隊長,今天怎么突然想起關心自己這個小嘍啰的工作來了,他忙點頭:“還可以,都挺好,我感覺我們的工作雖然情況復雜,千變萬化,每一天都要面對不同的事情,不同的人,但是,我保證,一定努力工作,絕不辜負大隊長和領導們的期望。”

    范云這些冠冕堂皇的話,說得一套一套的。

    楊宗瑋點點頭。

    他上下打量了范云幾眼。

    范云也看著他,當然,不是和他對視,范云的目光只盯著楊大隊的喉結位置,他感覺,看上去臉色有點陰青的楊大隊因講話而不停顫動的喉結,很像是山羊下面的那個突起。

    范云覺得,楊大隊如果下巴上再多出一撮翹翹的硬胡子的話,那么看上去他就更加像一只公山羊了。

    想到這里,范云的肚皮里差點笑出聲來。

    楊大隊打量了一下范云后,“啪”的一下打燃了火機,點了一支香煙,深深的吸了一口。

    他從抽屜里取了一份東西出來:“范云,根據你的表現,以及領導們的觀察,加上當班班長對你的推薦,隊里決定,將你從臨時工正式聘用為合同制,這是工作合同,你看看,如果愿意的話,就在上面簽字,如果不愿意的話,也可以……”

    什么?

    范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怪不得,今天早上起床后,他的眼皮一直跳個不停,跳得他心里惴惴不安,范云總覺得,今天一定有什么事情發生,沒想到,發生的居然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只要他把字一簽,就可以像班長他們一樣,正式進入體制內了,體制內的好處,不言而喻,從此,醫療、保險、教育……

    傻子才會不簽。

    傻子才會拒絕。

    范云連看也沒看,直接就在上面簽了字,簽完遞給楊宗瑋:“大隊長,我簽完了!”

    他的態度,讓楊宗瑋很滿意。

    楊大隊擺擺手:“好,雖然說轉正了,并不是說工作就可以了,就值得驕傲了,有一些至今仍未轉正的老同志,他們的工作成績,也相當扎實,甚至干得比你好得多,他們身上,也有許多東西值得你去學習,所以,我希望你在今后的工作中,更要加倍努力。多向老同志學習,學習他們好的工作經驗,方式方法,當然了,今天既然給你轉正了,就代表你前一段時間的工作,得到了組織上的高度肯定,那么,希望你在今后的工作中繼續發揚,繼續保持……”

    楊大隊的話,值得玩味。

    范云的頭,點了又點。

    他太高興了。

    “行了,你去吧。”

    直到出了楊大隊的辦公室,范云還有點不敢相信就在片刻之前發生的這一切。

    他用了拍了拍大腿,“啪”,有點疼。

    哈哈!

    范云的心里都樂開了花。

    他緊緊抿著嘴,盡量繃著自己的臉,不讓臉上的笑容順著他的嘴角溢出來。

    范云摸出手機,抑制著激動的心情,手指打字如飛,給唐若發了一條信息:“親愛的,我轉正了,工作轉正了。”

    是嗎?太好了!——唐若也高興地回道。

    晚上我請客,去哪里吃飯!——范云。

    我不想出去吃飯,不如我們去唱k吧,你覺得怎么樣?——唐若問他。

    可以啊,完全沒問題——范云回道。

    好,不過,過兩天可以嗎?過兩天我休息的時候,我們再去,今天晚上,你先來我們飯堂吃飯——唐若。

    嗯嗯,好的。——范云。

    范云出了隊里,步行慢慢走著去上崗,他一邊走,一邊想,自己,是不是應該買點東西給楊大隊呀?雖然說轉正的驚喜來在前頭,事前自己一無所知,但是,事后再買點東西給楊大隊送去,應該也未嘗不可。

    嗯!就這么辦。

    所以,下午一下班,范云就去了賣牛奶的圓臉楊姐那兒,他早就回想了那一次他送貨到楊大隊家時,吳姐配送的牛奶。

    圓臉吳姐見是他來買牛奶,自然價格上給了范云很大的優惠,她把一張小票往鐵簽子上用力一戳:“好,我帶你去拿,兒童奶和鈣鋅雙加奶是吧?”

    范云點點頭:“一樣一箱。”

    他想了想:“兒童奶要兩箱。”

    圓臉吳姐想起了昨天在美食節上,見到的跟范云一起的唐若,她就笑呵呵問范云:“小范,昨天,在美食節上,跟你一起的那個女孩子,是你女朋友?”

    范云點點頭,心里無限驕傲,口中卻十分謙虛地道:“是啊,吳姐,怎么了?”

    吳姐一邊從牛奶堆上給他拿牛奶,一邊贊著唐若道:“你女朋友可真漂亮,皮膚白bái nèn嫩的,長得又特別耐看,對了,你什么時候結婚?到時候,別忘了請我去喝喜酒啊!”

    范云笑道:“結婚還早呢,我才二十一,她不到二十,還沒到年齡呢!”

    楊姐笑道:“想結也能結,先結了婚,等以后年齡到了,再登記也不遲。”

    范云不想。

    他感覺楊姐說的結婚這個話題,似乎是大人們之間說的,而他和唐若的年紀,此時談及結婚,似乎太早了一些了,起碼,至今為止,范云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吶!

    他現在的思維,還處在浪漫的愛情季里,而對于即將到來的結婚季,范云,似乎還沒有心理上的準備。

    或許,這就是自由戀愛,與以結婚為目的的相親,最大的不同之處吧!

    吳姐又道:“早結婚,早抱孩子,比晚結婚好,小范,你女朋友長得那么漂亮,你可要看好一點呀!”

    范云覺得吳姐的這話說的有點咸吃蘿卜淡操心了,他覺得唐若絕對不會對自己有二心的,就像他對唐若也沒有二心一樣。

    像電視劇中那些狗血劇情,男男女女之間拉拉扯扯搞不清的三角戀,多角戀,對范云來說,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他不想再跟吳姐繼續這個話題,于是笑著點點頭:“謝謝姐姐關心,我知道了,你的話我一定好好考慮考慮,結婚的時候,一定發請柬給你的,姐,快給我拿牛奶吧,我趕時間,真的!”

    行吧。

    你去趕時間吧。

    吳姐把牛奶遞給范云,每箱牛奶,少收了他三塊錢。

    買好牛奶,范云提溜著出了吳姐倉庫,感覺有點重,就這樣提到楊大隊家的話,他感覺有點吃力,算了,坐個“慢慢搖”吧!

    慢慢搖一直把他送到了青龍大街的路口,范云沒讓他繼續往前開了,因為,一,是要爬個大陡坡,二,最后這幾步路還是走上去算了,他總不能讓慢慢搖開到楊大隊門口吧?

    那樣多不好,那樣會顯得太過輕狂,失于穩重。

    范云走到楊大隊門口的時候,楊大隊的女兒媛寶正在一樓的大廳里騎車玩,她正坐在一輛電動三輪車上,在廳里“嗚嗚嗚”跑著,一會開到東邊,一會又開到西邊,時不時,還突然來個急剎車和轉彎。

    車技不錯。

    比唐若強。

    唐若騎二輪摩托車,開得都很老成,她總是不急不慌的開,誰也打亂不了她的節奏,無論后面的車再打喇叭,她也不急。

    媛媛瞪著烏溜溜的大眼睛,瞅著站在自家門口的范云,轉身向里喊道:“媽媽,媽媽!”

    后門本就是開著的,媛寶媽楊麗從后院里走了出來:“干嘛?干嘛?怎么了?”

    “有人?”媛寶指指范云,奶聲奶氣道。

    范云把牛奶放在了地上:“嫂子,是我,我來送牛奶?”

    楊麗認識范云,不說那次范云替她家送牛奶那一回,后來,在城管隊她也見過范云幾回,她知道范云是她老公手下的兵。

    她看著范云手中的牛奶,立刻就明白了范云是來送禮的,至于范云是為什么送禮的,原因她可就不知道了。

    她笑著沖范云點點頭:“來了?你這是……”

    “啊!嫂子,這幾箱牛奶,我買給媛寶喝的,真的,我挺喜歡媛寶的,她長得簡直就跟我姐的小孩一模一樣,真的,可惜,我姐嫁到江蘇那邊去了……”

    話說,為了送這點牛奶,范云憑空為自己捏造了一個外嫁的姐姐出來,也真夠難為他的了。

    小伙子,不會送禮。

    所以。

    楊麗根本就不要他的牛奶:“楊大隊不在家,這些東西你還是提回去吧……”

    她指了指那些牛奶。

    范云怎么可能提回去,可是,楊麗如果堅決不要,那也不是個事呀!提都提來了,再提回去,算什么呀。

    于是。

    范云就用了讓楊麗意想不到的方法,他一邊滿臉堆笑信誓旦旦說著:“嫂子,這牛奶,真是買給小媛寶的,真的。”一邊撤到了門外,轉身就跑。

    跑得比兔子還快。

    對于范云來說,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他沒什么送禮的經驗,送禮出去如果別人收了還好說,如果被拒絕了,像剛才那種場合,他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唯有東西一放。

    跑路。

    范云一溜煙跑了,楊麗看著他八匹馬也拉不回來的背影,將手中的韭菜往桌子上一放,哎哎哎的沖范云的背影哎了兩聲:“哎,哎哎,你這個人,真是的,怎么這樣……”

    她追到門外看了看,范云,早沒影了。

    范云前腳剛走,楊大隊后腳就回來了。

    他看著地上放著的牛奶奇怪的問老婆:“怎么又買牛奶,前兩天不是剛買過嗎?”

    楊麗就把范云送奶的事情給他說了一遍,然后對她老公道:“還是你跟他說吧,你跟他說,讓他拿回去,我剛才一跟他說,他紅著臉,轉身就跑了。”

    楊大隊沖老婆一擺手:“行行行了,拿進去吧,又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他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孩,肯定從來沒做過這些事情,不用退了,退回去的話,會傷了他的自尊心的。”

    楊麗白了老公一眼,把牛奶提到了樓上,小媛寶扯著她的衣襟嬌聲嬌氣喊道:“媽媽媽媽,我要喝!”

    “行,給你!”

    楊麗拿了一瓶出來,插上吸管遞給女兒,媛寶“嗞溜嗞溜”一口氣就喝光了那瓶奶,然后,坐在三輪車上,雙腳一蹬地面,把車子“嗚嗚嗚”開得飛快。

    看上去,剛剛補充了能量的媛寶,與她的車子同樣動力澎湃。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