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10章 一起唱K去
    吃完飯就撤。

    對了,把范云買來的水果吃了再撤,先玲與楊姐并沒有問范云為什么無緣無故買水果上來,這讓范云原先精心構筑的一套說詞落了一個空。

    別說,范云還有點小失望呢!

    年輕氣盛的他,有了成績自然渴望與人分享,于他而言,這一成績也算不小了。

    可是。

    他的成績是他的,不是別人的,除了他那些圈子的人,沒有人會關心他取得了一個什么樣的成績,人,通常只羨慕崇拜比自己強的人,特別是在本領域能碾壓自己的人,至于圈子以外的人,她們不了解,也沒興趣。

    假如范云菜炒得好,楊姐或許會有興趣跟他探討學習一下。

    假如范云剛剛以高分通過了成人高考,那么,先玲或許會羨慕他一下。

    可是,他只不過是轉個正而已,這里的人,誰會羨慕他呢?

    沒人羨慕他。

    正如一個歷盡千辛萬苦登上了珠峰的人,回頭跟另一個從沒登過珠峰的人講自己已經成功登上珠峰一樣,最多,那個聽的人出于禮貌夸他幾句。

    真厲害。

    真了不起。

    別人又沒見過登頂過程中那些不時可見的遇難者,不知道登頂過程中的殘酷,不知道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發生的雪崩,都可能會發生的事故,以及種種對生命的威脅,那么,別人又憑什么動容?

    除非親歷方知其苦。

    除非親為方知其難。

    所以,范云就有點小沮喪,他覺得,自己取得的這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成績,原來沒有自己想像中大,原來,真的微不足道。

    可是。

    第二天范云請老魏和唐彬梁蓉他們在老地方吃飯的時候,唐彬這幾個沒有轉正的人,話里話外對他卻又滿滿都是羨慕。

    這讓范云覺得自己取得的成績,似乎也還可以。

    他想起一句話: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不過,他的話卻沒有說出口,這句話如果傳到了楊大隊的耳朵里,說不定會直接把他擼回臨時工的隊伍里。

    他老楊。

    可不會提拔一個野心家,萬一范云覬覦他老楊的位子呢?

    對不對。

    老魏高興地舉著酒杯道:“今天中午破例,喝一點啤酒,大家點到為止,為范云慶祝一下,慶祝他的轉正。”

    他感慨地拍著范云的肩膀:“想當年,我干工作,那可是比你要下苦功的多,一步一個腳印,從不偷奸耍滑,就這樣,我也是過了差不多兩年才轉成正式工,這,對于我一個外地人來說,就算是在這兒扎下了根,可是你范云,不錯,好好干,大有前途。”

    老魏的話讓趙艷玲不樂意了,她半真半假的笑道:“老魏,你說這話,我可不愛聽,好像咱們這個班里,其他人干工作不扎實,不努力似的,唐彬,你說是不是?”

    唐彬附合道:“就是!”

    何蘭芬與梁蓉雖然沒有用語言附合趙艷玲的話,但是,她們用臉上表情附合了。

    范云聽出了趙艷玲的不快,他忙賠著笑道:“班長,各位姐姐們,我今天取得的這個成績,其實,絕不是我個人的成績,而是因為班長帶得好,大家幫得好,我的這個成績,其實是咱們班一起取得的,所以,我可不敢驕傲,真的,再說了,這種事情,今天我,明天你,姐姐們都很有希望是下一個的,你們說,對不對?”

    他這幾句話,還算順耳朵。

    雖然,范云的話落在信奉抓到自家手中才是米的趙艷玲她們幾個的耳朵里,并沒有什么實際意義,但是,他的話比老魏的話要好聽一些。

    起碼。

    滑頭一些。

    你看。

    一個人一旦在自己的圈子里取得了一點成績與進步,得到了一點榮譽與好處,馬上,就會有人嫉妒。

    就像范云。

    就像今天霍立,聽到了范云轉正的通告,氣得咬牙切齒五官移位,他拉著他們那個班的,跟他一起入職的一個老隊員忿忿不平道:“他媽的,憑什么好事都讓一個新來的占了?老子和你,老王,咱們兩個人是一起來的吧?咱們都來了一年半了,憑什么他轉正了,沒輪到咱們?跟他一起轉正的那三個老的就不說了,人家都來了兩年多了,可是那個范云,他憑什么能轉正?”

    那個叫老班的嘆口氣,搖搖頭道:“唉!誰知道呢,說不定他跟上面的領導有關系呢?”

    “球毛的關系,我早就打聽過了,他就是一個小當兵的,復員后在郵政所干了幾天,后來因為表現不好,被人家給開除了,不知道怎么搞的,混進咱們這里來了!”

    聽霍立恨恨的話,他嫉妒范云已經嫉妒的快發瘋了。

    其實。

    別說本來就視范云為敵的霍立對他嫉妒了,就連趙艷玲她們幾個,對范云也是嫉妒的,只不過因為大家同在一個圈子里,表現得沒那么明顯罷了。

    別看她們現在跟范云一起吃飯,說說笑笑,可轉過頭去,就會議論范云的轉正對她們不公平。

    今天上午,何蘭芬和梁蓉,本就已經議論了半天了。

    兩個女人,都認為范云的轉正嚴重不公平,要轉也要先轉她們呀!

    唉!

    做人,真難。

    范云還算老成,沒有因為得了一點小志就忘乎所以,他一直把自己放得很低,以極度的謙虛來緩解本圈子里人員的不滿情緒。

    范云真誠的笑道:“說實話,在座的各位都是我的哥哥姐姐,咱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不管我范云怎么樣,我都是拿你們當親哥親姐來看待的,如果我有做的不到,還請哥哥姐姐們多多指點。”

    嗨!

    能從他的嘴里,說出這樣的話來,說實話,真的挺不容易了。

    范云。

    其實也是有倔脾氣的,他的愣勁兒如果上來了,那也是可以六親不認的。

    話說到這個份上,也就差不多了,剩下的,這些人心中的不痛快,也會慢慢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漸漸消失,或者,等待下一個像范云這樣的人出現,而轉移到下一個人身上去。

    吃完了飯,大家散了,范云覺得自己沒什么地方好去,他就直接上了火鍋店對面的萬里橋,坐在亭中長長的凳子上,東看看,西望望,漫無目的。

    橋下清水悠悠,仿佛亙古不變。

    從上游推下來的落花隨著一渠冷波,不斷向下游而去,過閘道,下陡門,直下湘江。

    而后,滾滾東去,萬里如歸。

    范云坐了一會兒,看看快到上班時間了,就轉身離開。

    這天。

    范云與唐若約好了,一起去唱,前兩天唐若說等她和范云休息去,這不,休息說來就來了嘛!

    日子。

    一天天,真過起來其實也挺快的。

    范云還約了希剛和李陽,正好華華從南寧回來了,唐若又約了華華,一共五個人,剛好開一個小包房。

    范云手拉手牽著唐若,穿街過巷,走到他預定好包廂的夢江南,這時,天色已暗,無論大街小巷,還是店內樓上,都紛紛亮起了燈。

    華燈初上。

    霓虹閃閃。

    夜景下,有許多小姑娘親密地挽著自己心愛的小伙子,漫步走在街上,而那個含情脈脈的小伙子,則摟著自己女朋友的腰,在秦皇路上慢慢逛著。

    逛衣服。

    逛鞋子。

    逛完男裝逛女裝。

    在夜色的輝映下,這些姑娘小伙子們,看上去帥氣的帥氣、漂亮的漂亮,足以替這個晚春的夜晚添姿增彩。

    小小縣城。

    十分平和愜意。

    范云與唐若進了包廂坐下,服務員端來酒水與水果,唐若調好歌曲,唱了一支茶山情歌,聽在范云的耳朵里,不比原唱差。

    他跟著唐若站了起來,摟著她的腰,跟著唐若瞎哼哼。

    范云哼哼得難聽死了,他不適合唱這種小情歌,他的聲線,適合唱那種大氣、蒼涼的。

    唐若一曲未了,希剛他們三個就前腳跟后腳的都來了。

    范云趕快松開唐若的腰。

    松的沒有李陽看的快。

    李陽假裝沒看見,嘻嘻笑著就進來了:“哎,你們都早來了啊?”

    華華走到唐若身邊,摟著她,把嘴巴湊到話筒旁邊,跟唐若一起唱了起來:茶山的阿妹俏模樣,也也也也俏模樣

    范云忙把話筒遞給李陽:“給你,給你唱。”

    當然要給她唱,今晚唱歌,以三個女孩子為主,女孩子負責歌舞助興,他和希剛負責喝酒。

    范云伸拳捅了捅希剛的肩窩:“怎么樣?現在上班還行吧?”

    希剛不說自己,先恭喜范云,他也捅了范云幾拳,笑道:“行啊,范云,剛上班才幾天,就轉正了,好,小伙子有前途有發展!”

    范云一笑。

    有沒有前途與發展,他說了也不算,領導,說了算。

    范云“啪啪啪”連著開了十瓶啤酒,跟希剛先對吹了一支。

    挺爽。

    范云問希剛:“那你呢?你現在上班怎么樣?”

    希剛一笑:“挺好,基本上業務都熟悉了,每天也沒什么特別的事,除了處理一些小偷小摸的事情,其它的許多居民的日常事務,也得管,大到拿不到工錢想跳樓討薪的,小到因為一泡狗尿發生鄰里糾紛的,咳!我干的這個,等于半個社區保姆。”

    范云點點頭,嚴肅認真的道:“確實,我覺得真要向你這個警察叔叔致敬,你們的工作,繁雜,量大,每天都很辛苦,確實很不容易。”

    希剛一笑。

    理解萬歲。

    基層民警,干的就是這種天天跟老百姓打交道,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活。

    即使有點個人的小想法,那也是位居其次的。

    此時,華華唱上了,她唱得是一首經典老歌,千千闕歌,這首歌,當年曾榮獲年度十大金曲,詞曲俱佳,一旦用粵語唱起來,那真是繞梁三日不絕,令人回腸蕩氣。

    華華唱得挺不錯。

    別說,她的粵語歌,發音吐字,換氣息聲,無論節奏還是曲調,都把握得很好。

    華華唱完,李陽唱了一支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呵呵!

    這歌詞寫得妙,話里有話,不得不說,詞作者太有才了。

    李陽的聲音清亮柔美,她壓著歡快的節奏,把這一首歌唱得韻味十足。

    不得不說。

    這幾個女孩子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范云覺得挺開心。

    李陽唱完。

    范云把兩只話筒都搶了過來:“好聽好聽,休息一下,去吃點水果!”

    他把話筒給了唐若一只:“咱倆唱一支吧!”

    借著打暗的燈光,唐若握住了范云的手,和他站在一起。

    音樂響起。

    開始。

    兩個人,合唱了一首當年紅遍大江南北的情歌金曲心雨:“我的思念,不再是決堤的海因為明天,我將成為別人的新娘”

    想當年。

    這首情歌曾一度占據各大音樂流行榜榜首,在樂壇上創造了單曲全國銷量總冠軍的奇跡。

    至今無人打破。

    只是。

    當年唱歌的金童玉女,如今早已各自紛飛,唯有這優美傷感的旋律,給人以無聲的嘆息。

    唐若唱到動情處,眼中,瑩瑩有淚光點點。

    范云也特別投入,兩個人將這支情歌,唱得回腸蕩氣、淋漓盡致。

    一曲唱完,華華她們一齊喝彩:“好!太好了,唱的真好。”

    李陽捅捅她弟:“等下咱倆也唱一個。”

    希剛正在和華華猜色子玩:“不,情歌我不太熟,你還是找范云陪你唱吧。”

    李陽“哼”了一聲。

    范云忙道:“來,李陽,你來唱。”

    李陽接過他的話筒,扯了扯他的衣襟:“我要跟你唱一個。”

    唐若有點好笑:她拉著自己的男朋友唱歌,算怎么回事?

    不過,唐若并不計較,而是把她的話筒給了范云:“那你唱吧,我去吃點水果。”

    那就唱吧!

    話說,李陽真會選歌。

    電視屏幕上,曲調一變,嗩吶聲聲。

    尹相杰的胖臉出來了:“妹妹你坐船頭”

    這?

    范云只好跟著唱:哥哥在岸上走”

    李陽也接上了:“小妹妹,我坐船頭,哥哥你在岸上走!”

    范云接:“哥哥我在岸上走,恩恩愛愛纖繩蕩悠悠!”

    別說,他倆模仿的還挺維妙維肖的,模仿得讓唐若想一腳把范云踢到他外婆家里去。(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