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11卷 唱歌
    這個死范云。

    居然跟李陽擠眉弄眼,李陽的小秋波頻頻朝他送著,范云手握話筒,如握春風,看上去一臉陶醉。

    有那么美嗎?

    所以。

    范云唱完下來的時候,唐若堅決要掐他一下。

    狠狠掐。

    必須掐。

    范云忍著疼,偷偷地對唐若雙手合十致意,表示錯了,錯了,妹妹我知道錯了。

    華華與希剛斗酒正酣。

    玩法很簡單,就是擲色子,比點數大小。

    對于在坐的各位來說,賭色子,是毫無技術含量的,特別是唐若,她只需要把色子擲到色筒里,裝模作樣的搖上一下,然后“啪”的一聲倒扣下來,就可以了。

    至于擲出來的是幺二三,還是六六六,那,只有天知道。

    唐若搖著色筒,三枚色子在里面發出清脆的碰撞聲,她的口中念念有詞,瞬間把色筒扣在桌子上,然后嬌喝一聲:“開!”

    哈!

    一對一,一個二。

    唐若擲色。

    希剛喝酒,照她的手氣,今晚的酒,希剛可以承包了。

    似乎。

    賭神今天似乎更青睞希剛一些,華華與希剛擲了半天了,看兩個人面前的酒瓶,明顯華華喝得更多一些。

    這時,范云與李陽唱完下場。

    華華把色筒往范云手中一塞,笑嘻嘻道:“他太厲害了,擲不過他,你去跟他擲幾局。”

    華華拿過話筒,唱起歌來。

    這

    她的歌聲很啊!

    她唱了一首魅力無限。

    華華斜站在電視屏幕前,面朝大家,先是柳腰輕舒,給大家福了一禮。

    “先生們,杰士們,來的巫們,下面我給大家演唱一首魅力無限”

    前奏響起,華華表情投入,微微搖頭,話筒對準小巧的嘴巴:“每一次心動,因為你在我身邊,每一次沖動”

    唱得不錯。

    不錯的還在后面。

    唱過前面的過渡,抵達整曲的部分時,只見華華把頭發往后猛然一甩,左手伸向前方如同一條波浪中招搖飄動的海草一樣,朝大家頻頻招著,右手,緊緊握著話筒。

    華華雙眼微瞇,表情沉醉:“韭菜韭菜韭菜韭菜韭菜,這一天,我要我要我要我要我要我要,你看到,驕傲驕傲驕傲驕傲驕傲的心,盡情綻放,放,放,放,韭菜韭菜韭菜韭菜韭菜”

    什嗎?

    華華問大家要韭菜?

    臺下諸人,聽到她那魔性的嗓音,看著華華那夸張華麗的表情,一個個笑得東倒西歪。

    唐若笑得見牙不見眼,她緊緊摟著范云的左臂,伸出小手用力一拍范云的大腿根部一把掌,把已經笑得快把嘴巴咧到耳朵根去的范云拍得倒吸一口涼氣。

    “嗞!”

    李陽笑得口中的一粒葡萄皮一下子吐到了她弟的酒杯中,“噗!”

    希剛稍微好一點,他猛地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后背靠在沙發,“嘿”的一聲,希剛的鼻翼扇又又扇,終于控制不住笑聲,“嘿嘿嘿嘿”,樂了起來。

    哈!

    臺上是何方妖孽?快來個人把她收了吧。

    李陽一下子就喜歡上了華華,她笑著坐在希剛身邊,貼在希剛耳邊對他說道:“這個妹子不錯,李希剛,你可要把握住機會,加加油努努力,爭取把她收了。”

    希剛笑道:“挺好,挺好。”

    李陽又坐到范云身邊:“喂,臺上那妹子有男朋友沒有?我感覺她挺不錯的,介紹給李希剛怎么樣?”

    范云看看唐若。

    唐若心想人家問你,你看我做什么:“她有男朋友的,他男朋友是個大學生,對她挺好的。”

    李陽有點小失望。

    其實。

    唐若并沒有完全說對。

    華華是有男朋友不假,可是,現在她的男朋友對她可說不上是挺好的了,因為,那個北京的男孩子,不知道是為什么,現在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有時候,做起事情來,簡直完全不可理喻。

    性格溫柔的他,現在變得暴躁易怒,動不動就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沖華華發脾氣,跟她吵架,吵得特別兇的時候,華華都覺得他的面部有些猙獰有些變形,讓自己覺得簡直不認識他了似的。

    性格倔強的華華當然也不會讓著他,因為,大多數時候兩個人吵架,都是他在胡攪蠻纏,所以,這樣就導致兩個人吵完后,接著開始冷戰。

    然后,過幾天,那個男孩子就跟她道歉。

    不道歉,有些事情他一個人就無法完成。

    然后兩個人的關系,好不了幾天,又開始爭吵,他再道歉,陷入下一次的輪回。

    這讓華華很苦惱,這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華華就開始反思自己并重新審視她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數次,她都痛下決心,決定慧劍斬情思,終結這段讓她身心俱疲的感情。

    甚至有一次,她都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了,準備徹底告別南寧,離開如今已經變得讓她簡直不敢認識的戀人,為自己的這段折磨人感情劃上一個句號。

    可是,那個男孩子拉著她的手,緊緊抱著她,把他的頭拱在她的懷里哭得聲淚俱下,如同一個無助的孩子,華華的心,又軟了下來。

    她雖倔強。

    但卻心軟。

    華華就問他:“為什么?為什么我總覺得你對我早已不是當初,難道你忘了當初你的諾言,要一生一世都對我好?”

    那個男孩子張著嘴,眼中吞吐閃爍的光芒告訴華華,他的心里一定有秘密。

    華華又道:“如果你的心里有別人了,你就告訴我,我不會跟你吵也不會跟你鬧,我離開就好了,但是,你千萬別拿我當一個傻瓜。”

    那個男孩子的嘴巴張了又張,心中的話轉瞬即出。

    可是。

    又被他咽回到了肚子里。

    那個男孩子,其實很想告訴華華真相,他的真相,其實就是一個秘密,是他不遠千里來到南寧上班后,后來他才知道的,他誰也不愿意告訴的秘密。

    他的秘密,瞞不了太久了。

    正是因為瞞不了太久了,所以現在他才越來越煩燥,脾氣越來越壞。

    因為。

    他的身體檢查出,得了一種叫做運動神經元癥的絕癥。

    也就是俗稱的,“漸凍人”。

    檢查出這個病的那一刻,對他來說,無異于睛天霹靂,瞬間把他擊傻了。

    怪不得,最近一段時間,他總感覺說話、吞咽和呼吸的時候,那些肌肉總有些異樣,甚至有的時候讓他感覺到無力。

    這種無力,當然,此時更多還是心理上的無力,可是,用不了太久,就會轉變成生理上的無力了。

    真是悲哀!

    他才二十來歲,人生最美好的年華才剛剛開始,老天爺居然讓他得了這種能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絕癥。

    命運,是何等不公。

    當他攥著診斷書,聽那個一臉凝重的大夫對自己說著:“你也許知道,如果沒有神經刺激它們,你全身的肌肉,將逐漸萎縮退化,具體就會表現成,肌肉逐漸無力直至癱瘓。

    說話、吞咽和呼吸功能也會漸漸減退,直至因呼吸衰竭,甚至死亡。

    小伙子,我知道,這對你來說,確實太殘酷了,可是,事實就是事實,我們應該面對事實,配合醫生積極治療,盡量延緩那種大家都不愿面對的情況的到來。

    這個病還有個明顯特征就是,由于感覺神經,一般不會受到侵犯,所以,它并不影響患者的智力、記憶或感覺。

    而且,這個病的病情發展,一般是極其迅速,從出現癥狀開始,平均壽命在25年之間。

    n病因尚不清楚,國際醫學界一般認為,是隨著年齡增長,由遺傳易感個體暴露于不利環境所造成的,其中遺傳因素有明顯影響,另外,環境因素,也可能導致這種運動神經元病的發生。”

    聽了醫生的話,小伙子傻了,徹底傻了。

    不過,有幾個字他倒是清清楚楚聽在了耳中:“經濟條件允許的情況下,經過積極治療,也是能夠延長生命的,史蒂芬霍金也是得的這種病,他堅持與病魔抗爭,已經活了這么多年”

    他聽不下去了,世界上,有幾個霍金啊?

    一個而已。

    他又不是霍金。

    所以,當他每一次看著如花似玉的華華在兩個人的小窩里忙來忙去,像個居家小主婦的模樣,他的心里,如同刀絞。

    越是這樣,他越是舍不得華華,但他又知道,時間與命運,已迫使他在跟華華做出最后的決別了,而這些,華華還一無所知。

    訣別的話,好難說出口。

    他就恨。

    恨天恨地恨父母。

    恨天下。

    他唯一不恨的就是華華,畢竟,她與他的感情是自己目前為止,僅存的一點點精神慰藉。

    可是。

    他委屈。

    他痛苦。

    他的秘密又不能說給別人聽,怎么辦?

    于是,他就試圖慢慢疏遠華華,疏遠到讓她自己從他身邊離去。

    但,他的潛意識里,又是那么的希望華華能發現他性格變化的真正原因,而輕輕問他一句:“唉!你身體得病了,為什么不早一些說呢?”

    可是,華華卻沒有發現問題的真正原因,她畢竟不能未卜先知,把他肚子里的秘密給撬出來。

    所以,他的暴躁里,也隱有對戀人的不滿與失望,只是,他自己有愿意承認而已。

    唉!

    為什么不說呢?

    兩個人之間,無論發生了任何事情,都不應該隱瞞呀,說出來,一起去面對,不是更好一些嗎?縱然無力改變什么,也不要留下太多遺憾。

    華華不知道她的男朋友,此時起在南寧她們的小窩中,受著煎熬與痛苦。

    她也很痛苦。

    她是因為跟他大吵了一架,一怒之下才回來的。

    因為。

    他的話太難聽了:“吃老子的,喝老子,還天天甩臉子給老子看,你以為你是誰?愿意跟老子在一起就跟,不愿意就滾,章華華,你要搞清楚,一直都是老子在養你!”

    華華氣死了!

    以前那個軟語溫存的小伙子,現在跟個地痞流氓一樣,一口一個老子不說,還說什么,他養她?

    她用他養?

    她賺不到錢?

    她有手有腳能餓死自己?

    可笑!

    他一次次地讓她傷心,讓她失望,華華覺得,她們之間的感情,現在已經完全不再是當初的模樣了。

    當初,那么甜的感情,為什么,經過了時間的洗禮以后,漸漸變成苦的了呢?

    華華決定,這一次,一定要離開他久一些,讓他認真的反思一下自己的錯誤,而她,也絕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他一認錯,自己就輕易的原諒了他。

    男人都是熊孩子。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這一次,華華決定,堅決不再慣他的臭毛病與臭脾氣。

    華華唱完了孫悅的這支魅力無限,接著又唱了一首林憶蓮的傷痕。

    不過,話說她的聲線略粗了一些呀,唱不出來林憶蓮的那種感覺,不過,如果放在小包廂里的這幾位中間的話,華華的唱功,也可以拔得頭籌了。

    華華唱完了這兩支歌,把話筒遞給了范云,她并不想當麥霸,再說了,剛才那一首酣暢淋漓的韭菜韭菜韭菜,已經把她心中的郁悶喊了不少出來。

    華華,讓位了。

    范云接過話筒,把希剛從沙發上拽了起來,他們兩個扯著嗓子,給在座的女士們唱了幾首軍歌與革命歌曲。

    他們的聲音鏗鏘有力,抑揚頓挫,動作也極其富有舞臺特色,希剛把拳頭緊緊握起,手臂前伸向前探出,模擬著利刃出鞘的動作狠狠向正前方刺了出去:“就像鋼刀,插入敵胸膛,我們爬飛車那個搞機n”

    哦!

    鐵道游擊隊之歌。

    這首歌,當年配著那部經典的電影,一時之間,也是傳唱大江南北,特別是劉洪大隊長飛身上車,衣服被列車那錚錚車輪帶得鼓動如風的經典鏡頭,十分勵志與鼓舞人心。

    唐若她們幾個女孩子就給臺上的兩個男子漢打拍子,她們打拍子的節奏,比范云兩個人更準確。

    特別是希剛,希剛天生有點五音不全。

    這時候,服務生推開門進來了,又送了兩盤水果過來,都是些切成片的西瓜,哈蜜瓜,唐若扦了一塊塞進華華的嘴巴里:“來,小妞,吃西瓜!”

    華華不客氣。

    她和唐若,不用客氣。(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