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21章 唐敏回來了
    一口氣剛嘆完。

    她姐唐敏回來了。

    唐敏與男朋友黃斌在桂林的小日子,本來過得挺瀟灑的。

    確實瀟灑。

    都年輕,都還有大把的美好年華可以肆意揮霍。

    若仔細看,其實,唐敏也是一位含苞待放,花一般的大姑娘呀!

    如果有人偶爾經過她身邊留下心注下意,會驚訝的發現身邊這位姑娘其實相當耐看,大眼睛水靈靈的,身材出落得又高挑。

    雖然,她不如唐若美、更沒有華華艷,但是,她的美麗,卻擁有一份淡淡的從容。

    這份從容,來自她自幼就安靜詳和的生活,來自作為長女,父母對她的寵愛,這讓她自有一種屬于她自己的美。

    而她與黃斌的愛情,更是使她如同一枝盛開的桂花那般,瞬間爛漫起來了。

    許多個晚上。

    她那白bnn嫩十個指節間五對漩渦的手,都被黃斌緊緊牽著,誰先喜歡誰,不重要,重要的是牽手,牽對手。

    當然是黃斌先喜歡的她。

    話說,黃斌除了有點懶,愛打游戲外,似乎也沒什么其它太多缺點,長相也過得去,小伙子真要勤快起來,干活也很有勁頭的。

    對于唐敏而言,黃斌雖懶,但不惰,她可以指揮的動,好吃,并不貪,能適可而止。

    他和唐敏就象兩塊磁鐵一樣,在恰好的一個時間節點上,如同陰極吸上陽極那樣,吸在了一起。

    至于他倆究竟是誰先吸引的誰,倒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一起。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看不見摸不著,卻又真真切切存在,或許只因為剎那間的心動,唐敏就已經和黃斌把心動付諸到了行動,戀愛,談得如火如荼。

    黃斌最近挺“勤快”,他已經把字典中的懶字摳掉了,每天把唐敏送到她上班的酒店后,就掉轉摩托車,直奔吧,奮戰在屬于他的沙場上,一會點支煙,一會因為或爆了寶貝,而悶吼一聲:“臥槽,道術03的大手鐲!”

    有時候,他如果去外面跑了一陣子摩托車,賺了點錢后,那么,在唐敏下班他去接她的時候,他的嘴中有時也叼一枝紅玫瑰花,有時,褲兜里也會藏兩只喜之郎果凍,甚至,有時他還會跑到肯德基去等上一只新鮮出爐的麥辣雞肉堡,守在唐敏上班的酒店門口等她下班,好接她一起回家。

    黃斌每天對唐敏早接晚送,她也挺高興,有時,她甚至還會坐在黃斌的背后,拉開包包的拉鏈還趁機補個淡妝。

    唐敏上班,當的是站門口的咨客,大堂經理要求她們幾個咨客必須化淡妝,抹紅嘴唇兒。

    唐敏還行,挺會捯飭自己,可看看另一個女孩子,經常把嘴唇抹得紅的沒法看,有一天被她們領班發現了,生怕連累自己挨經理的批,領班倒先把那個女孩子給訓的眼淚汪汪的。

    如果天氣暖和,沒風,黃斌也會載著唐敏到漓江邊上玩,倆人摟著說些親熱話。

    不過。

    更多的時候,兩個人卻是什么也不說,黃斌坐在江邊的行道椅上,抱著她,靜靜地一起坐著看江景,坐累了,再換個姿勢。

    黃斌有時也會熱情洋溢的親一親唐敏,唐敏就摟著他,兩個人相視一笑。

    談戀愛嘛!摟摟抱抱很正常,不摟不抱才有問題。

    當然,有時候,黃斌勤快勁上來了,連跑幾天賺到錢了,也常常載著唐若下館子,應該說,黃斌對唐敏還是挺不錯的。

    他對唐敏忠誠,不會在外面瞎搞。

    假如。唐敏讓他從高高的解放大橋上跳下去,借以檢驗他對她的忠誠度,他一定會加倍用力往上躍以便從更高處下去,來表達對她的愛,不過幸好唐敏并不會讓他跳江,其實,真跳也沒事,黃斌的水性好得可以在水里踩水走,無波無浪的漓江對他來說,太小意思了。

    他以前沒認識唐敏的時候,還在漓江邊救過一個小孩呢!

    當時,那個小孩不知道怎么回事,到江邊是洗手還是洗東西,有個小孩一不小心掉了下去,不會水的他兩只手伸著在水里拼命直撲騰,另外一個都嚇傻了。

    黃斌正把車停在旁邊樹蔭下打盹,聽見動靜,見有人落水,“咚”一下就跳下去了,他的水性,就算岸上那個小孩一起掉下來,他也能全救上去。

    黃斌三下兩下就把那落水小孩給推上了岸,那小孩,連水都沒喝幾口。

    兩個小孩臉色煞白,卻有禮貌的不忘連聲跟黃斌道謝,黃斌一擺手:“走吧,走吧,快回家吧,以后千萬不要在江邊玩了。”

    話說,唐敏雖然不讓黃斌跳江,但有時會讓他跳高,跳起來去摘樹上香噴噴的桂花。

    當黃斌一連蹦了幾次也還是夠不著,不知如何交差時,唐若嗔他道:“笨蛋!你蹲下來,我騎在你的肩膀上,然后,伸手去摘不就行了嗎?”

    黃斌忙蹲下,唐敏一偏腿騎在他肩膀上。

    可惜,兩人加在一起,還差那么一點點,仍是夠不著那枝她想要的桂花,唐敏就想把身子起高些,她索性像個雜技演員一樣,從黃斌的肩頭上站了起來,黃斌趕緊用盡吃奶的力氣,緊緊摟著唐敏的腿,生怕她摔著。

    唐敏拗了那枝花朵最密的桂花,一邊聞著香味,一邊心花怒放聽著黃斌的阿諛奉承:“你真聰明!這樣都能行!”

    唐敏笑道:“因為你吃的多,一個人如果只肯在嘴上下功夫,那么就不怎么愛在腦子里下功夫了,以后少吃點!”

    黃斌居然感覺她說的似乎很有道理。

    黃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生活的極有規律,一爬起來就洗臉刷牙收拾個人衛生,弄利索了照照鏡子,去樓下發動摩托車,等唐敏下樓后一溜煙送至她上班處,路上順便買好早點,接著開始干活,有時是跑摩的拉客,有時是打打小怪獸。

    他一般都是上午上,中午后跑摩的拉客,因為上午坐摩的的客人少,下午人多。

    下午接了唐敏,兩個人在外面浪漫完了,又跑回家中一起過二人世界的浪漫,兩個人鉆進被窩里,做一些讓人羞羞的事情。

    這樣的日子,能不愉快嗎?

    不過。

    就在前一段時間,唐敏發現自己懷孕了。

    唐敏的好朋友有個把月沒來看她了,她就有點著急心慌,于是去買了根試紙驗了一下,果然!她懷孕了。

    唐敏先是把黃斌撲通撲通捶了一陣子后,然后才告訴了莫名其妙的黃斌:“都是你不好,看看,現在怎么辦?”

    黃斌也傻眼了。

    他把唐敏摟在懷里,撫著她的后背,連聲安慰著她:“別急,讓我想一想,別急。”

    他能有什么辦法,一根煙已經抽完了,才從牙縫里擠出兩個字來:“結婚!”

    唐敏“噢”了一聲:“結婚?我們現在拿什么結婚?有錢嗎?結婚住哪里?你還沒有帶我去過你家,你家里的人知道嗎?再說了,如果被我爸我媽知道了,他們還不得氣死?”

    黃斌苦哈哈著一張臉道:“那你說怎么辦?”

    唐敏倒是干脆利索,她又狠狠地捶了幾下黃斌:“怎么辦?打掉唄,你看看你,都是你干的好事,下一次,如果保險措施沒做好,就不要再碰我。”

    下一次再說下次。

    先把這一次解決了再說。

    黃斌只好帶著唐敏去做了手術,替唐敏做手術的醫生倒沒問什么,反而關心地囑咐她道:“姑娘,回去買點好吃的,好好補一補,這個手術雖然不大,但是也等于坐一個小月子,一定要注意休息,小心落下婦科病。”

    她的話,讓唐敏聽了頻頻點頭,心里倒是暖暖的。

    本來,來之前,她還生怕遇上個問東問西的醫生,又或更尷尬的碰上個男醫生,那,如果是那樣的話,她倒寧愿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來,也不愿意讓男醫生看到自己的身體。

    還好。

    讓她擔心的事情都沒有發生。

    唐敏跟領班慌稱身體不舒服,請了幾天假,她想回家休息兩天,到了這個時候,她還挺想吃老媽做的飯的。

    黃斌也抱著頭懊惱了好一陣子,他現在也體會到了沒錢的苦惱了,如果有錢,那么,他什么時候跟唐若結婚,就什么時候結婚,誰也不敢對他說三道四,自己也不用急得直抓腦袋。

    黃斌就跟唐敏說:“你回去休息幾天也好,我也回家一趟,正好,我爸跟我說過讓我在鎮上開一家藥水肥料店的事情,我回去再問一問,我覺得,老是這樣在桂林開摩的也不是個長久之計。”

    他的話,倒讓唐敏挺高興。

    于是。

    兩個人各回各家。

    唐敏就回來了,回來看到妹妹跟老媽在家,她也問了一下何素蕓的事,因為,剛才她上樓之前,就已經站在何素蕓的門面處聽了一陣子了。

    唐若跟華華剛一離開后,就又有兩個跟著何素蕓做事情的老女人,來到何素蕓這里送錢過來,主要是安慰一下自己曾經的老板。

    唐敏就知道了何素蕓得病的事。

    她也跟妹妹一樣,先是拿起一只杯子,往肚子里灌了一氣涼白開才說話:“咳,咳咳媽,剛才我在樓下,聽說何素蕓得了癌癥了,是真的嗎?”

    這個唐敏,醫生明明說了讓她忌生冷的東西,她還喝涼開水,她應該喝溫開水呀,最好是化了一點蜂蜜或者紅糖進去的溫開水。

    唐若媽看看大女兒,她來不及問大女兒為什么回來了,而只能先回答唐敏的問話:“嗯,是的,你小點聲,別大聲嚷嚷,也別到處亂說還有你,知道不?別人家的事情,不要亂說。”

    唐若媽說著大女兒,連小女兒也一起捎帶上了。

    唐若點點頭,她自有分寸,她天生就不是一個喜歡搬弄是非,打聽別人家的秘密,喜歡說長道短的人。

    倒是她的三堂嬸顧紅娟,十分熱愛搜集各種消息,不管是官方的消息,還是民間的小道消息,也不管是本村的還是鄰村的,幾乎就沒有她不知道的消息。

    不知道為什么,文化程度小學的顧紅娟記憶力出奇的好,村子里哪家哪戶最近有什么消息,她都記得清清楚楚,絕不會說錯到另一家身上。

    她的本事,應該是娘胎里帶來的,因為她娘,也如此厲害。

    唐若媽現在才問大女兒:“哎,敏敏,你今天休息嗎?怎么回來了?”

    唐若追問道:“是啊姐,你怎么回來了?沒上班嗎?”

    唐敏搬了張板凳,坐在透窗而入的陽光下,搖了搖脖子,又把剛剛喝過的水杯往桌子里面推了一推:“酒店生意不好,淡季,多放了幾天假,我回來休息幾天。”

    哦!

    原來如此。

    唐敏對媽媽跟妹妹都撒了謊,她與黃斌的事情,暫時還不想告訴家里,至于她懷孕后又做了流產手術的事情,她當然更不會說了。

    她不說,她媽與唐若當然不知道,剛才,唐敏坐了一路的車,顛簸了一陣子后,后背上一個勁的出虛汗,她覺得自己渾身都不舒服,似乎沒有一點力氣似的,就走到她與唐若的房間,躺在了床上,閉著眼睛休息,不一會兒,竟然睡著了。

    當唐敏一覺醒來后,發現已是下午了,她媽正坐在客廳里皺著眉頭縫東西,唐若不知道去哪里了,沒在家,她就從床上起來了。

    睡了一覺,雖然身體舒服了許多,但是,還是有點乏力。

    她媽聽見動靜,見她從床上起來了,忙拿過一個軟墊子放在旁邊的一張板凳上,示意她坐下。

    唐敏看看她媽,她媽也看著她,從她媽媽恨鐵不成鋼的眼神中,唐敏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經暴露了。

    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才剛剛從外面回來,她媽媽怎么會知道自己的事情的?

    唐敏坐了下來,她渾身都懶洋洋的,確實,也不適合站。

    她媽嚴肅的問道:“敏敏,你跟媽說實話,你是不是懷過孕,剛剛做過流產手術?”

    真是怕什么,她媽就問什么。

    可是,唐敏見自己的老媽一臉黑線的模樣,情知此事既已敗露,瞞,是瞞不過去的。

    她只好硬著頭皮輕輕“嗯”了一聲:“嗯!”(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