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25章 范云想學車考駕照
    其實,范云也許沒有意識到,男人對于車與n這兩樣東西的愛好,不亞于女人對高跟鞋與時裝的癡迷,只是,n是管制品,普通老百姓,沒有持n證是不能拿的。

    而車。

    只要有錢,車還是問題嗎?

    試問,哪個男人沒有做過一個駕車飛馳在茫茫戈壁灘或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的夢?

    駕駛室的中播放著我心狂野,車子屁股后面,揚塵飛沙,一只張牙舞爪的獵豹緊隨其后,緊追不舍。

    那畫面,太有男人范了。

    范云突然就想考個駕駛證。

    無證駕駛當然是不行的,范云覺得,自己即使是想開隊里的這輛破面的,或者另一輛五菱,也要先弄個駕駛本本才行。

    他就問道:“老敬,現在考個小車的駕駛證要多少錢?”

    老敬把搭在玻璃窗子上的左手收了回來,深深地吸了一口煙,然后將煙頭擲了出去,煙頭一到車外,立刻被車子帶來的迎頭風給吹成了迎頭瘋,打著滾飛走了。

    老敬雙手滴溜溜打著方向盤,很瀟灑地將車子從十米大街拐到了雙靈路上。

    這時,他才回答范云的話:“考照便宜,也就七百塊錢,咱們去考的話,另外有優惠,可以打折,大概打六折,五百塊錢左右吧!大車的話,比小車要貴一半,如果不開貨車,考個小車就行了,沒必要浪費錢。”

    老敬的話,讓范云很是動心,他在這一刻決定了,自己也要去考一個小車駕照。

    突然。

    車子顛了一下。

    一下子倒顛出了范云的另外一個主意,到時候,和唐若一起去考,等以后有錢了,就買兩臺車,他開一臺,給唐若開一臺

    范云開始了他的夢想。

    可惜。

    他的夢想很快就結束了。

    因為,車子到了他們工作的現場了,七個人從面的里跳下來,看著灰塵飛場,泥水遍地的銀杏廣場的工地,一個個皺起了眉。

    范云打量著這里。

    看上去,這個廣場范圍里的民居都已經拆得差不多了,現在,還有那么幾家棚戶倔強地占據著廣場后面的一個高高的土崗上,遠遠瞧著,倒頗有一番居高臨下,一覽眾山小的架勢。

    也不知道,那幾個棚戶的搬遷工作現在做得怎么樣了?而范云他們被抽調來,又是否是為了這幾家棚戶?

    范云他們幾個人也不管那些,下了車,先鉆到旁邊一家米粉店吃早餐再說。

    范云覺得這點不好,出公差,居然不包早餐。

    吃完了早餐,幾個人又回到城市執法的面的上坐了下來,老魏一邊拿著一根牙簽剔著牙,一邊回答著范云的問題:“不著急,等一會兒自然會有領導過來安排工作的。”

    果然。

    老魏的話說了還沒有十分鐘,楊大隊長就從“嘎吱”一下停在范云他們旁邊的一輛黑色桑塔納上下來了。

    他威嚴地朝面的上的這七個人一揮手:“都過來,過來。”

    呼啦一下,幾個人圍了上去。

    楊大隊安排道:“今天,咱們的人分成兩組,老魏,你領一組,一共四個人,從這個工地的右邊巡過去,重點是看看,還有沒有沒撤出工地區的住戶,將他們勸離,那個榮建,你領一組,從左邊出發,看見了沒?就是那個小土包那里,往后面一直巡過去,任務和老魏一樣,在此,我對大家提兩點要求,一,大家一定要文明執法,嚴格執法,二,注意方式方法和安全,都明白了沒?”

    “明白!”

    “明白!”

    自動分成兩隊的人馬,一個個大聲吼道。

    楊宗瑋高高抬起雙手,示意大家收聲,他接著道:“十一點半的時候,大家準時來咱們現在集合的地方吃飯,到時候,會有人統一給送盒飯過來。”

    榮建笑道:“楊大隊,咱們出公差,還吃盒飯啊?”

    他一開口,開車的老敬和另外兩個老油條也附合著笑道:“是啊是啊!大隊長,中午不加餐嗎?”

    楊宗瑋笑罵道:“你看看你們,就這點出息,就知道吃,我跟你們說,中午雖然吃的是快餐,但是,都是加過料的小炒,知道嗎?可不是那種兩犖一素的快餐,行了,散了吧,去干活吧!”

    老敬搖了搖手,對楊宗瑋示意道:“楊大隊,要不要拿家伙?”

    楊宗瑋一腳踢向他的屁股:“拿你的頭,我們是協助執法,懂嗎,你們看到山崗上那幾戶了嗎?發展商跟有關部門正在和他們協商,據說那些人家都已經簽了搬遷協議書了,咱們,就是盯著點就可以了,知道嗎?”

    懂了。

    懂了,一伙懂了的人,分成兩隊朝諾大一片廣場的兩邊散去。

    范云跟在他們這組的最后面,他的注意力,倒沒在那幾戶仍未搬走的棚戶上,而是被旁邊菜地里的一些油菜花吸引住了目光。

    金黃色的油菜花上,一只又一只蜜蜂“嗡嗡嗡嗡”飛來飛去,正辛勤地采著花蜜,范云看見有一只蜜蜂飛著飛著,突然從空中翻了個跟頭,失控般一下子墜到了地上,他的目光跟了上去。

    只見那只蜜蜂慢慢從地上翻過身來,掙扎著蠕動著,在土里爬著,爬著爬著,劇烈地抖抖翅膀,試圖重新飛起來。

    可是。

    它終于還是沒有飛起來。

    范云惋惜的嘆了一口氣,心想,這只蜜蜂一旦飛不起來,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有一些螞蟻,蜈蚣什么的動物過來,把它拖走的。

    想想這只勞累奔波一生的小動物,就這樣無聲無息的墜地,眼看不久就歸于塵土,范云心里,很是感慨了一下子。

    他抬頭看看天。

    晴朗的天空上,此時萬里無云,一架銀色的飛機正從遠遠的天際飛來,越飛越近,慢慢地抵臨范云的頭頂上方,然后又拖著長長的一道白色尾氣朝前方飛去,越飛越遠,漸漸變成一個小黑點并消失不見了。

    范云就想,祝愿剩下的那些蜜蜂,都能夠平安的采蜜歸去,祝愿天上的大飛機,亦能平安落地。

    祝福它們吧!

    范云跟在隊伍后面,走走停停,邊走邊看,諾大一個廣場,一圈走下來,就去了一個多小時,他感覺自己這隊人馬,除了圍著廣場轉圈子外,根本沒有其它什么事啊!

    聽上去,聯合執法行動名頭響亮,可是具體落實到范云這樣的個體頭上時,他感覺,在這兒,跟自己日常在老廣場巡邏并沒什么兩樣。

    范云嘟囔了一句:“根本沒什么事嘛!”

    旁邊一個老隊員見他少見多怪,悶聲悶氣道:“沒什么事還不好?難道你希望有點什么事?”

    范云被他嗆得啞口無言。

    但他轉念一想,也對呀!誰也不想有事呀,多一事總不如少一事,大家都相安無事,工作順順利利的才好呢。

    老魏帶著隊伍,轉了兩圈后,看看開飯時間已到,把手一揮:“走,吃飯去!”

    吃飯不積極。

    思想有問題。

    一伙人“啪踏啪踏”走到約好的地方,果然,地上已放了一只黃色的塑料筐,里面整整齊齊碼滿了盒飯,旁邊另一個大塑料袋子里,碼著一碗一碗的湯。

    旁邊另一組已經吃上了。

    范云等他們都拿完,他才拿起自己的那份飯和湯,搬塊石頭,找了個樹蔭坐了下來,打開飯盒開始吃飯。

    他先喝了幾口湯。

    不錯。

    湯真心不錯。

    再看看飯,飯也不錯,范云的盒里是青椒瘦肉炒蒜苔,看那紅綠相間的顏色就讓人直吞口水很有食欲,更別說,旁邊還加了一只裹了生粉炸得焦黃的雞腿了。

    很香。

    楊大隊說的果然沒錯,伙食不錯。

    大家邊聊邊吃,不一會兒,都吃完了飯。

    飯后。

    午休時間到。

    老敬把車開到一棵大樹的樹蔭下躲著太陽,一伙人就坐在面包車里打盹。

    老敬挺會選地方。

    選了一個又僻靜避人,太陽又照不到的地方,范云把頭靠在車座上,也瞇登了一會兒,一直瞇到老魏喊道:“醒醒了,干活了干活了,好好干一會活就下班了。”

    呵!

    說是干活,下午的工作無非是上午的重復。

    今天的工作,無非是明天的預演。

    就這樣。

    每天上班巡場。

    下班休息,一連好幾天就過去了。

    也不知道,大家這幾天工作都有收獲沒有。

    別人不知道,范云倒是有些收獲,因為他跟老敬把考駕證的事情都摸清楚了。

    老敬用手抹著短戟一樣的胡子,豪爽地笑道:“去球的,沒吃過豬肉,你還沒見過豬跑嗎?小車是最好學的了,說句不好聽的,如果在方向盤上拴上一根骨頭的話,狗也能開小車。”

    范云一皺眉,不過,他覺得老敬的話雖然難聽,但是卻給了自己很大的鼓勵,老敬說的,拴上一根骨頭,狗都能開小車,難道自己還不能嗎?難道自己還不如一只狗?

    開什么國際玩笑。

    所以,待聯合執法的公差一出完,范云立馬跑到與本單位有掛鉤的霞云橋駕校去問了一下學小車的學費,學習內容,學習時長,學習場地。

    反正,凡是與學車相關的事情,他都跟負責接待他的前臺小妹問了一遍。

    把那個小妹都問煩了,心想一個大老爺們,怎么跟個女人一樣婆婆媽媽的。

    煩!

    煩也要問,當范云快把那個前臺小妹問瘋了的時候,她將范云這只皮球踢給了自己的老板娘,穿著一身紅色套裙裝的小妹仍是滿臉微笑著對范云道:“先生,關于費用問題,你可以去二樓找我們老板娘談,她說多少就是多少,她說兩個人可以怎么減免就怎么減免。”

    于是,范云就去了二樓找老板娘。

    范云覺得,踩著一雙豹紋恨天低高跟鞋的老板娘,雖然已是徐娘半老,但依然想與年輕姑娘們爭妍。

    老嗎?

    不老。

    當范云叫著老板娘姐姐,向她表明來意的時候,老板娘那雙畫著紫色眼影的眼睛眨了又眨,明白了范云是想借他們單位的優惠給自己的女朋友也報個名。

    那就報吧。

    但是,精明的老板娘卻讓范云幫唐若報的那個名額多掏了一百塊錢:“小弟,你幫你女朋友報名,也沒問題,但是,借你們隊里的名額,這就讓我有點為難了,要知道,你是你,她是她”

    范云心想你啥意思?

    老板娘笑了笑:“不過,因為她是你介紹來的,那么,我可以做個主,給她減免一些學費,但是,她的學費,要比你多一百一塊錢,這已經是最低限度了。”

    行吧!

    范云讓她給自己寫個條子,自己回頭問過了唐若,就來憑條辦理入學手續。

    沒問題。

    老板娘“唰唰唰”,給他寫好了條子。

    范云把條子小心地收在了錢包里,他決定,晚上吃飯的時候,問一下唐若,看她愿不愿意,他也沒有發信息提前跟唐若溝通了,不急,到吃飯時當面說就可以了。

    晚上。

    范云上了金靈渠廣告公司的餐廳,把學車的事跟唐若商量了后,他滿以為文文靜靜的唐若一定會反對自己的提議,可是卻沒想到,唐若滿口同意了:“學唄,晚學不如早學,學個駕照,以后萬一有錢了買個小車,馬上就可以開了,不用再想著去考駕照了。”

    范云見她答應得挺痛快,心里挺高興。

    那。

    范云就道:“那我這兩天就把報名費交了,把資料領回來,我們先把科目一考了,爭取早一點考過了科目一,然后好早一點約科目二。”

    唐若不懂什么科目一科目二的,她只是笑著對范云撒嬌道:“反正,到時候我不會的都找你,你負責教會我。”

    行!

    教。

    教會你!

    范云沖唐若捻了捻手指。

    唐若“啪”的一下,打了他的手一巴掌:“干什么?手指頭抽筋了?”

    范云笑道:“你沒覺得我的動作像點什么嗎?”

    “像什么?”

    “手頭有點緊呀!”

    呵!

    唐若笑著又捶了他幾下,她從自己的包里拿了五百塊錢出來,遞到范云手里,狡黠地眨眨眼道:“現在呢?手頭還緊嗎?”

    范云一咧嘴:“似乎,突然一下子就不緊了。”

    唐若笑靨如花:“不夠再問我要,我這里還有錢的。”

    范云拼命點著頭:“夠了,夠了。”

    話說,對于范云而言,對唐若張這個口,心里實在是十分過意不去的。

    他本來可以再攢點錢,晚兩個月再報名,不用唐若的錢的。

    可是,他那顆恨不得馬上就摸到方向盤的心,又讓他簡直一刻也等不得了。(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