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32章 唐若考了100分
    車過靈川。

    靈川是個好地方,緊鄰桂林,山清水秀,四季花香。

    范云有個堂嬸就是靈川的,小時候,他去堂嬸家里玩的時候,還吃過堂嬸給他的靈川粑粑廠月餅,又酥又香,味道讓人難忘。

    不大一會。

    大巴車沿著穿城而過的322國道,駛出了靈川,進入了里街,到了這里,就算正式進入桂林了。

    車上的人,也沒心思管什么靈川桂林,大多還是捧著教材猛啃。

    都希望,能在下車前,把自己不熟的題目,好好記在心里。

    范云看看唐若。

    唐若也在看題,他就把眼睛盯在唐若手中書上,她翻看到哪里,他就跟著看到哪里。

    車子在市區搖搖晃晃開了半個小時后,終于開進了考場。

    范云與唐若先后跳下車,兩個人東瞅西看著考場大院。

    從來沒來過。

    處處不認識。

    教練大聲吼著:“別亂走,全都在這里等著,我現在去交名單。”

    放心。

    沒有一個人亂走。

    教練走進考場沒多一會就出來了,他一揮手:“都過來,都過來。”

    一車三四十個人,呼啦一下子就把他圍在了中間。

    “這樣,咱們這些人,分了兩個考場,等下,從兩邊進,我念到名字的,從左邊那個門進,剩下的,進右邊那個考試,喂!都靜一理你們還想不想考了?”教練對人群的喧嘩很不滿意。

    人群瞬間安靜了下來。

    教練揮了揮手中的名單,大聲吼道:“注意,注意,重復一遍,念到名字的進左邊考場,剩下的進右邊,千萬別進錯了,不然后果自負。”

    他的后果自負幾個字,果然是極有效的,人群安靜無比,地上掉一根針都可以聽得見。

    范云與唐若不在一個考場。

    他在左邊。

    唐若在右邊。

    進了考場,范云看了看試題,還行,都不難,他都有印象,于是,范云就“唰唰唰”做起題來。

    他做得很快。

    不過,有兩個小伙子比他做得更快,就在范云還剩十來道題的時候,那兩個小伙子已經交卷出了考場。

    范云不急。

    考官說了,一個小時的時間,足夠了。

    他把最后十來道題做完,又檢查了一遍,這才交卷離場。

    范云心里有點小激動。

    他覺得,自己似乎每一道題都做對了,這一次,自己應該能得滿分。

    爭取滿分,是一種積極的態度。

    對人對己都負責的態度。

    開車,畢竟不同于學習那些數理化等知識。

    這個。

    與自己,與他人的安全息息相關,懂得越多,越能在以后的實際操作中增加熟練運用的機率。

    范云左右看了看,沒看到唐若,他又朝遠處張望了一下,依然沒有看到她。

    她應該還沒考完。

    搞不好。

    考砸了也不一定。

    早上在靈渠駕校門口集合的時候,唐若對自己就極沒有信心,她總感覺自己看書的時間,還是短了一些,所以,她就算是到了大巴車上,也依然抱著教材猛啃。

    范云走到一棵樹蔭下,躲著太陽。

    他從包里摸出一顆酸梅塞進嘴里,酸得他眼晴都瞬間瞇了起來。

    旁邊,也有幾個男男女女的學員躲在了這片樹蔭下,議論著試題,其中,一個紅臉上疙疙瘩瘩的五十歲的男人粗聲笑道:“哈哈哈,我覺得,我這次夠嗆能考過,這幾天太忙了,每天都開車拉貨,沒時間看書。”

    什么?

    他的話落在了范云的耳朵里,范云的第一反應是疙瘩臉居然敢無證駕駛?

    無證駕駛?

    另外一個和疙瘩臉一起來的年輕西裝男笑道:“你這開了二十年的老司機還考不過?說出來我相信?你自己都不相信吧?”

    “哈哈!”

    疙瘩臉伸出一只勞動人民的右手,抹了抹刮得鐵青的下巴,臉上帶著既自得又謙遜的復合型笑容:“哪里哪里,我開的是拖拉機,跟小車還是很不一樣的,再說了,不管以前我開過多久的車,開車這一行,是不能稱師傅的。”

    他的這句話,倒是引起旁邊幾個人的連聲附合:“那倒是,有時候,哪怕你技術再好,你的車不碰別人,別人非要來碰你,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就是!”

    “也是,就像我家鄰居似的,也是開了二十多年車的老司機,可是,前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開車出去拉貨的時候,一下子追尾到前面一輛清潔環衛車了,他的車,前面的擋風玻璃都碎完了,而且,交警來了后,劃分責任時還因為他追尾劃了他全責,你們說,他一個開車二三十年的老師傅了,居然還追人家前車的尾”

    范云聽著。

    他覺得這種事情很難說,反正,開車的人走在路上,一切都小心謹慎,絕對沒錯。

    正在這時,唐若出來了。

    范云老遠沖她搖了搖手。

    唐若就走到這邊樹蔭下,范云擰開一瓶礦泉水,遞給她,笑嘻嘻道:“怎么樣?感覺考得怎么樣?題目難不難?”

    唐若喝了兩口水,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不好說,反正,我每一道題都做了。”

    這?

    什么叫每道題都做了?關鍵是都做對了沒有?

    范云看著她那只有三分把握,倒帶著七分沮喪的臉蛋兒,安慰她道:“沒關系,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一定能考過,即使考不過也沒關系,下次,我再陪你來。”

    范云這張嘴!!!

    他這哪里是安慰別人,分明是給唐若有點泄氣的皮球上,再扎上幾個洞。

    唐若就問他:“你考得怎么樣?”

    范云毫不謙虛地對她說道:“我考得還可以,我是第三個出來的,我的前面兩個人考得挺快的,不過,我做完后檢查了一遍的。

    你感覺自己考的不好?”

    他問唐若。

    唐若喝了一口水,既沒點頭,也沒搖頭,她的態度讓范云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莫非?涼涼?

    唉!

    不管怎么說,范云決定,如果唐若考科目一沒有及格,那么,自己就等著她,等著她考過后再一起學科目二。

    他從包里取出一袋小魚干遞給唐若。

    唐若挺喜歡吃這種漓江牌小魚仔,又香又辣,嚼著很帶勁。

    她撕開包裝,小心翼翼地把袋口送到嘴邊,叼了一根小魚干吃著,然后,又一擠袋子,擠出一根大一些的喂給范云。

    范云安慰她道:“不著急,等教練出來再說。”

    是的,不著急。

    待考完試的學員陸陸續續都從考試里出來了,然后又一個個來到樹蔭下,或站或坐,等著讓人心情忐忑的考試消息時,又過了一陣子,教練出來了。

    他也來到樹蔭下,集合起今天前來參加考試的學員:“都過來都過來,集合一下,念一下各人的考試成績。”

    呼啦一下。

    人群圍了過來。

    揭曉時候到了。

    眾人一個個眼睛眨也不眨,盯著教練的臉,有一個心急的小伙子,甚至悄悄地在教練身后踮起腳來。偷看成績。

    教練拿著最新出爐的成績單,宣讀著讓這些學員們或興奮,或沮喪的名字:“許海星,95分,任家棟96分,夏淑倩95分范云96分楊凌雁9分唐若100分”

    哇!

    100分?

    唐若竟然考了一百分。

    她高興地差點一下子跳了起來。

    唐若緊緊抓著范云的手臂,抿著嘴,繃著臉。

    范云有點不太相信,但是唐若100分五個大字,卻又那么清晰地從教練嘴口中吐了出來。

    他扭頭看了看唐若。

    唐若朝他揮了揮拳頭,笑靨如花。

    好吧!

    當范云也悄悄地站到教練身后,偷偷看了看成績后,果然,唐若考了100分。

    這說明什么?

    說明他的自信源于他對唐若的低估,他居然還敢大言不慚地對唐若說什么考不好沒關系,還可以下一次繼續考。

    現在。

    唐若直接用一個滿分成績對他表示了抗議。

    而范云,卻只考了96分,96分,也只是處在中間位置,要知道,他們這一批學員,考100分的雖然只有唐若與另外一個年輕男子,但是,考9、97分的卻大有人在。

    一分之差,就能讓他的名次排到二十名以后去。

    那個開了二十年車的疙瘩臉老司機聽了他的成績,沮喪的一拍大腿:“唉!這次只差一分就及格了,唉!”

    聽他的口氣,他不止考過一次了。

    疙瘩臉,也是范云他們本批學員中唯一一個沒有過關的。

    他沮喪地連回程的大巴車也沒坐,而是轉身出了考場的大院,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教練宣布完成績,對大家道:“等一下,大巴車就原路返回,你們要是回去的,就不要走遠,就在大巴車旁邊等著就可以了,如果有想在桂林玩的,那么,一定要注意安全,聽到了沒?一定要注意安全!”

    哈。

    這個教練還挺負責任的,連這幫成年人的安全問題都考慮在內了,怪不得,他年紀輕輕就當上了教練,果然有他的過人長處心細,考慮問題周道,說起事來不厭其煩。

    教練吼道:“聽著,聽著,注意,注意,本次科目一考試合格的學員,回去就可以去駕校接受道路知識及安全法規的實操培訓,一連五天,然后,就聯系科目二的學習,聽明白了嗎?”

    教練一連問了三聲聽明白了嗎。

    有些人,應該是真聽明白了,,如范云這種。

    有些人,是聽得稀里糊涂,如唐若這種。

    還有一些人,是完全不明白那種,直待教練已經握著成績單走遠了,還一個勁地眨著眼問身邊的人:“咱們回去后,干什么?要干嘛?”如楊凌雁這種。

    范云聽得很明白,他就跟楊凌雁解釋著:“回去后,接著去駕校報名,到路上站崗培訓,五天后,拿著交警的簽字,去預約科目二學習,懂了嗎?”

    楊凌雁眨眼睛,點點頭,懂了。

    看上去,年齡并不大,也就是一個二十來歲三十歲未到模樣的少婦楊凌雁,反應居然比唐若還要慢得多呀。

    女人啊女人。

    不得不承認,女人在某些事情上聰慧異常,但在某些事情上卻又神經大條的很,特別是面臨需要她們分析判斷并總結事情的時候,她們常常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懷疑自己的耳朵,似乎自己耳朵里聽到的信息,需要她十分信賴的人再親口對自己強調一次,她們才能放下心來。

    其實,簡而言之,就是許多女人都有依賴綜合癥。

    唐若,倒是不需要范云強調,她已經聽明白了,但她并不像范云那樣,呱呱呱呱跟別人講個不停,她的性格是,如果有人問她,她知道的應該說的可以說的,她都會說給發問的人聽,但是,如果沒人問她,那么,她會安安靜靜地觀察身邊的世界。

    唐若的感知力,其實要大大的強過范云。

    范云熱情,但又有三分莽撞。

    唐若文靜,帶著七分含蓄。

    兩個人的性格,還是挺有互補性的。

    大家看見教練走了,議論了一陣子后,想原路回去的,一個個都坐上了大巴車,也有幾個想趁機在桂桂逛一逛,買點衣服鞋子的,就自行去了。

    范云與唐若也沒有坐大巴車了,兩個人商量了一下,反正已經出來了,半天也是出來,一天也是出來,下午還那么久的時間,不如就在桂林逛一逛。

    唐若早就聽先玲與湘琴念叨了許多回了,說桂林的“小香港”里,全是賣衣服鞋子的,她就拉著范云的手,對他笑瞇瞇道:“我看,咱們去小香港逛一逛吧,好不好?”

    行。

    沒問題。

    只要她愿意,別說是什么“小香港”了,就算是真的去一衣帶水的大香港去逛,范云也絕無二話,眉頭都不帶皺一下的。

    范云拉著她的手,點點頭。

    兩個人走出考場的院子,在外面截住了一輛噴繪著“桂林山水甲天下”字樣的紅色慢慢搖,兩個人坐下來后,那個戴著一頂遮陽草帽的老頭問道:“去哪里?”

    “小香港。”

    坐車,別啰啰嗦嗦,直接告訴司機地址,也別多跟司機閑聊,直接讓他走就完事了。

    這里面,是有奧妙的。

    懂的人自然懂。

    不懂的人,多教一些學費后自然也就懂了。

    慢慢慢朝“小香港”一路駛來,大城市里,紅綠燈還真是多,一下一個,一下又一個,一路上走走停停,從考場到“小香港”門口,倒是走了半個小時有多。(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