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此返回九星天辰訣-九星天辰訣最新章-愛上書屋首頁當前位置:又是春風輕輕吹 > 第145章 老娘們就是比小姑娘開放
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45章 老娘們就是比小姑娘開放
    應該的。

    必須的。

    早安裝早享受。

    范云也十分贊同范雨他們的理發店里裝一個空調。

    就說現在吧,雖說有啤酒壓著,有風扇呼呼的吹著,可他感覺還是有一點悶熱吶。

    梅霖的提議,范雨堅決支持,通常情況下,只要是梅霖說的話,他都不會反對。

    范雨笑道:“好!裝!一定裝,我們明天就去看空調,好不好?你感覺空調買哪一種牌子的好一點?買美的?還是買海爾的?”

    他的話把梅霖問住了。

    梅霖并不是太懂,對于這些電器方面的知識,她知之甚少。

    于是。

    范云說了:“我感覺買空調還是買格力的吧,大廠品牌,有保障,格力是專門做空調的,他們的產品質量非常過硬,許多政府的采購都是用的格力。”

    范云這是給格力電器打廣告,拉客戶呀!

    只是,不知道格力的老大董明珠,會不會給他一些提成呢?

    范雨點點頭:“不著急,到時候看一下再說吧。”

    那也是。

    不急于一時。

    范云對弟弟道:“上一次我回去的時候,看見玉成家開了一個養雞場。”

    范雨才不想干,那個要一天到晚的跟雞飼料、雞屎、雞糞打交道。

    不好。

    他喜歡做這種手藝活。

    范雨搖搖頭:“那個不好,像現在天氣這么熱,雞棚里面到處都是蚊子,進去一會兒就會被叮的一身都是包,再說了,雞糞那么臭,熏都熏死了。”

    這個還不是主要問題。

    范雨接著道:“再說了,像他們養的規模那么大,一養就是幾千只,一旦發起雞瘟來,說死,一夜之間就死一大片。”

    賺能賺死,賠也能賠死。

    也是。

    養殖業雖然說收益不錯,但是風險也很大,很多人因為養雞養豬賠得傾家蕩產,差不多連底褲都要當掉了。

    范云點點頭,他十分贊同弟弟的話,360行,行行都養人,做人,一定要腳踏實地,不能這山看著那山高。

    范雨看見鍋里面的牛排被他們這一家三口吃的差不多了,于是把電磁爐的開關打開,火力開到200度最大。

    他從旁邊的塑料筐里捏了一些豆腐泡扔進鍋里,然后又抓了一些青菜放在里面,一起燙著。

    別說。

    這一鍋香味濃郁的牛排湯煮出來的青菜和豆腐泡,絕對好吃。

    范云記得,范雨小時候特別愛吃豆腐。

    在范雨三四歲的時候,很是挑食,這也不吃,那也不吃,特別是魚和肉,他是沾也不沾。

    但是,他唯獨最愛吃豆腐,不論是熏豆腐、腌豆腐、豆腐干、豆腐泡還是水豆腐,他都能吃得津津有味。

    范云笑道:“從小到大,你就喜歡吃豆腐,特別是油炸豆腐泡。”

    范雨用筷子夾了一只豆腐泡在鍋里的湯里涮了涮,吧唧扔到嘴巴里,嚼了起來:“哥,這個豆腐非常好吃,炸的這么香,嚼起來又筋道,你嘗一嘗。”

    他不光是讓范云吃,同時還夾了幾只,放進梅霖的碗里。

    梅霖一笑。

    她用筷子挑了一點辣椒醬,和豆腐泡裹在一起拌勻了,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喝了啤酒。

    吃了牛排。

    范云覺得中午這頓飯吃得很飽。

    吃完了飯,他就想到處走一走,消化消化。

    范云跟弟弟和未來的弟媳打了招呼,走出了雨霖理發店。

    他站在大街上,兩眼看看天空,陽光,毒辣辣的照著大地,范云不由自主瞇起了眼睛。

    現在去哪里?

    還沒到上班時間。

    范云決定到靈渠里面去走一走,于是他又從后面的小巷子里走到靈渠公園的后門。

    兩個賣票的大媽看著穿著制服的范云,眼皮也沒抬一下,問也沒問一聲就把他放了進去,嗨,這兩個人!

    上一次的時候也是她們,那樣地堅持原則,攔著唐若和范云堅持不讓兩個人進去。

    可是今天,當她們看到穿著制服的范云,卻連問也不問一聲了,看起來以衣取人、以貌取人,早已在她們的心中形成了慣性。

    不必苛責。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又有誰不是以衣取人、以貌取人呢?大家基本上都差不多。

    就說范云,通常情況下他也是看碟下菜的。

    不過對于范云來說,他的傾向,更偏向于袒護弱者,特別是在對待那些無證小販的時候,通常情況下,他對那些穿得又破又爛的無證小販們,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范云走到景區里面。

    他當然不會沿著油漆馬路走。

    范云一直挑渠邊那些有垂柳楊樹遮掩的樹蔭行走,一邊看著清清的河水在堤岸的束縛下向遠處奔流,一邊慢慢地向前走著。

    還別說。

    公園里面的氣溫,按理說比外面的氣溫,平均要低上那么一兩度,因為,在這兒有了水氣的原因,范云感覺挺涼快的。

    大概也是因為這里綠蔭如云,處處都是花木和綠植的原因吧。

    此時的靈渠公園里面,也有三三兩兩的游人,但是大家,大多并沒有在烈日下行走,而是坐在樹蔭下乘涼。

    范云遠遠看去,有一個中年男人正抱著他的孩子坐在樹蔭下,他將白襯衫搭在了孩子的身上,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件兩根筋的背心。

    成。

    那個小孩已經睡著了。

    那個男人的手中,還拿著一片很大的樹葉子,不停地替他懷抱中的孩子扇著風。

    挺溫馨,挺有父愛的一個畫面。

    范云拗了一截脆嫩的綠柳枝在手中握了,沒頭沒腦的,胡亂抽打著。

    不知道為什么,忽然之間范云的心情變得惆悵了起來,望著那遼闊的天空,他的心里頓時感覺到空蕩蕩的。

    也許是因為天氣太熱了?

    此時。

    天氣確實很熱,熱的樹木上面的蟬們再也忍不住,一個個聲嘶力竭地喊起來。

    范云覺得,相對于歷史的長河而言,一個人的一生是那樣的短暫,彈指間,百年揮眼即過。

    他的小資情調有點犯了。

    不過,他的這種惆悵的感覺并沒有維持多久。

    畢竟。

    公園里面環境幽靜,清新宜人,光是那富含氧氣的空氣,就能讓人心曠神怡了。

    范云把手中的柳條用力抽在一塊石板上,然后一抬手,遠遠地向渠中擲了出去。

    嫩綠的柳條在空中折了一下,直直的墜入水中,然后就被一個又一個的波浪推著,不斷的向下游飄去。

    范云不再往里面走了,他折轉身,走回他上班的地方,一直走到余麗拿的報刊亭那里。

    余麗拿聞到了他身上的啤酒味,乜斜著眼看了看他:“中午去哪里喝酒了?有酒喝也不叫我一聲,真不夠意思。”

    叫你干嘛?

    范云心里這樣想,嘴上卻沒有這么說,他笑嘻嘻道:“唉!中午的時候走的特別遠,在遠地方喝的,給你說了也沒用啊,你也走不開是不是?耽誤你做生意的。”

    余麗拿白了他一眼。

    范云朝她嬉皮笑臉道:“喂!老余,你喝不喝奶茶?

    算了,今天中午你沒有喝酒,我請你喝奶茶好不好?”

    這還差不多。

    范云走到老廣場中間的奶茶鋪子,幫余麗拿點了一杯香草味的奶茶,他自己要了一杯小的原味奶茶:“加冰。”

    這樣的天氣,喝飲料當然要加冰,不加冰的飲料還能喝嗎?

    不加冰也可以,但是必須要放在冰柜里面,冰上那么一陣子。

    冰透,冰的夠爽,夠涼快。

    這樣子喝下去才能解暑消渴,才有感覺,才讓人心里舒服,才能把一天積攢下來的火氣都能壓下去。

    奶茶店圓臉蛋的兩個妹子手腳麻利地將范云點的奶茶做好,封口、打包、收錢一氣呵成。

    范云提溜著奶茶,轉過身來正要往余麗拿那邊走,這個時候衛明珠走了過來。

    衛明珠看著他手里的奶茶,眉毛彎彎向上挑了挑、動了動,看上去極其靈活。

    她的眼睛里似笑非笑:“師傅買奶茶呀,怎么買了兩杯啊?你一個人喝得了這么多嗎?”

    她話里有話。

    范云覺得一下不好跟她解釋,解釋什么?

    解釋另一杯是買給余麗拿的嗎?

    余麗拿是誰?

    衛明珠當然認識余麗拿,雖然不熟,但是也有印象。

    范云怎么會說,另一杯是他買給余麗拿的呢。

    這個時候,他只好對奶茶店的小妹道:“再來一杯,要大杯的,多加珍珠。”

    范云把錢往奶茶鋪子柜臺上一丟,對衛明珠道:“喂!這一杯給你的,看著啊,等下拿著奶茶去上班。”

    范云提著奶茶就溜了。

    衛明珠看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她的口中“哎哎哎”了幾聲,本來,她還想再跟范云說點什么的,范云早已經走遠了。

    范云。

    并沒有讓她看見自己太久。

    他躲到了衛明珠的目光所不及之處,走進人群里面,然后東拐西拐,迂回前進,一直走到余麗拿的報刊亭。

    他的戰術動作運用的很好。

    衛明珠還是嫩了一點,對于偵查與反偵查這一套,與范云相比,她還是差得太遠。

    余麗拿喝著奶茶,連唇角里都是笑意:“范云,你上次帶的那個小女徒弟呢,怎么沒有跟你一起啊?”

    什么意思嘛?

    范云嗟了一口奶茶:“沒事問她干什么呀?”

    余麗娜白了他一眼:“不干什么,

    干嘛?問問不行啊?不給問啊?怎么啦?

    難道你們兩個人有什么鬼嗎?”

    范云突然發現女人們雖然相貌、性格大多不一樣,但是,如果她們一旦不講理了,個頂個,卻都差不多。

    他苦笑了一下,撓了撓后腦勺,實在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余麗拿這一連串的問題。

    范云只好支支吾吾把話題岔了開去:“喂!老余,你去不去洗手間?

    你要是不去,我可走了啊,我有事去了,我要到下面教育路口那邊去巡邏一下。”

    余麗拿咬著嘴唇兒,轉著眼珠子想了想,她從旁邊的怡寶礦泉水箱子里取出一張姨媽巾來,“啪”的一聲拍在范云的手里:“我再找點東西!”

    然后,她轉身又到背后的柜子里翻了一陣子,也不知道她究竟在翻騰個什么東西。

    范云拿著那張姨媽巾,倒鬧了一個大紅臉。

    完全沒準備啊!

    對于女人的這些私密東西,哪怕范云看上一眼,他都會感覺到很不好意思的,真的!

    這個余麗拿。

    真是的。

    老娘們就是比小姑娘開放,結了婚的女人,真是敢說敢開玩笑,葷素都可以來。

    可是。

    范云還沒結婚呢。

    對于男女之間的事情,如果真正開起玩笑來,他還真不是余麗拿的對手。

    余麗拿看著紅臉的范云,抿嘴笑了笑,又深深地瞄了他一眼,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著什么。

    她從范云的手里奪過那張姨媽巾,并且還伸出手來,在范云的肩頭上拍了一巴掌:“看著鋪子啊。”

    范云趕緊松手。

    他的心里,雖然十分不介意于麗娜對自己動手動腳,但是,鑒于自己身著制服,又是上班時間,所以,有一些動作還是不要做的太過明目張膽了。

    那樣不好。

    不管怎么樣,還是要注意影響的。

    即使別人只是看到余麗娜在對他動手動腳,那也不好,是不是?

    一個結了婚的老娘們,對他一個未婚的小伙子動手動腳,落在旁人的眼里,必定會認為他們兩個人的關系大有問題的,那些曖昧的動作,還是要注意點分寸的,少做為妙。

    但是有的時候,范云又非常享受余麗拿對自己動手動腳的動作。

    真的。

    在他的心里。

    有的時候,余麗拿用軟軟的小手拍一拍,打一打他時那種感覺,讓他的心里就好像是有一只小貓的爪子撓著一樣,癢癢地。

    那種感覺跟唐若又不一樣,或許,是個男人,潛意識都喜歡一些女人,跟自己玩一下曖昧吧?

    但是,每當范云有一些邪門念頭冒出來的時候,他就會想到唐若。

    一想到唐若。

    他就感覺自己的屁股底下像是被針扎了一樣,自己的后背像是被火烤了一樣。

    那一點曖昧的感覺,也立刻變得如同太陽下的冰雪一樣,瞬間融化,滴滴嗒嗒,一下子溜地再也不見了。

    看來,每一個男人的心里都有一匹狂奔的野馬。

    這個時候,就需要女人給他好好的上一上籠頭,最好,再套上一只嚼子,免得他脫韁而去。

    男人就該管著。

    男人就是這樣子的,不管他是一歲、十歲,還是一百歲,在女人的眼里,他始終都有孩子氣的一面。

    男人的天性就是這樣子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就是要天天敲打敲打。

    余麗拿攥著手中的東西,向洗手間方向走去。

    范云看著余麗拿的背影,突然覺得她的身材,其實還是非常好的。

    于麗娜雙腿筆直,身材前凸后翹,該鼓的鼓,該凹的凹。

    完全就是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小少婦啊。22(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