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61章 先玲傍大款?
    范云回道:好滴好滴。

    唐若發信息給范云的時候,范云還在駕校的訓練場里,他在和一個人聊天,這一個人,讓唐若猜,唐若也猜不出來。

    這個人不是別人,居然是從唐若她們公司辭工了的先玲。

    范云看看站在他自己面前,渾身打扮的珠光寶氣的先玲,覺得先玲這是發財了呀!

    他笑道:“你明天考科目二啊?哎呀,這么說你算是我們的師姐呀,師姐好,師姐好,請多多關照!”

    先玲微微一笑:“這個有什么師姐不師姐的,我只不過比你們練車的時間早一點而已。

    我從金靈渠廣告公司辭工,就報名了。

    你和唐若不是過一陣子就考科目二了嗎?其實我們前后時間相差并不遠,我也就是在你們前面一點點罷了。”

    范云問道:“那你現在在哪里上班啊?”

    先玲仍是微微一笑。

    她沒有回答范云的這句話。

    也不是說不能回答,而是因為先玲現在根本就沒有上班。

    她為什么沒有上班呢?

    這個事情說來話長了。

    因為。

    先玲現在不用上班了。

    她為什么不用上班了?因為她認識了一個十分有錢的男朋友。

    多有錢?

    別的不說,她男朋友有一輛目前來說小城里唯一的路虎越野吉普車。

    這臺車有多貴?

    可以在這個小城買兩棟樓。

    不是兩套,也不是兩間,而是兩棟。

    可惜衛明珠不認識先玲,如果衛明珠要是認識先玲的話,一定會嫉妒的昏過去。

    憑什么?

    按理說,衛明珠和先玲長得差不多,可是兩個人的運氣可就相差太多了。

    雖然她們兩個人對男人和錢都有出奇的一致看法,但是她們的運氣卻截然不同,起碼,到目前為止衛明珠仍然苦逼的站在馬路上風吹日曬地巡邏,每天和那些亂擺亂放不聽話的店主們吵得口干舌燥。

    而先玲呢?

    按照當下流行的說法,她是傍上了大款了。

    也不是傍,而是這個大款主動找她的。

    這個大款就是本城金鉑利rn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金鉑利。

    金鉑利年輕有為。

    今年不過二十五六歲的他,已經是一家注冊資金為九千萬的獨資公司董事長。

    金鉑利背后的水一定很深,值得深挖。

    但是不管怎么說,金鉑利年輕有為,這是不爭的事實,不說別的,只說他那臺路虎吧,開在小城的馬路上,連交警都不會攔。

    不必攔,一看就知道是金鉑利公司金總的車。

    說來也是緣分。

    有一次,金鉑利屈尊親自前來金靈渠廣告公司洽談一項重要業務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和先玲就對上了眼,他一眼就相中了金靈渠廣告公司前臺這個體態豐滿,看上去滿面福氣的姑娘。

    于是。

    金鉑利就動了想將先玲收入后宮的心思。

    他就三天兩頭的約先玲出來吃飯,給先玲送花,給先玲買衣服,買包包,買首飾,買各種各樣先玲幾乎從未見過,平常的時候連價錢都不敢打聽的名貴東西。

    有時候糖衣炮彈,對付先玲這樣年輕的女孩子,確實是最好的武器。

    一個帶先玲隨便吃一頓日本料理就能花個上千塊錢的男人,如果先玲都不愿意跟他,都看不上的話,都要把金鉑利遞過來的橄欖枝扔掉的話,那,連她自己恐怕都不會原諒自己,都會認為自己實在是太傻了。

    是不是?

    先玲當然要抓住機會。

    對她來說,跟了金鉑利絕對是可以改變自己人生命運的。

    不說別的。

    金鉑利隨便從指頭縫里漏一點小錢出來,恐怕都能抵她先玲在金靈渠廣告公司辛辛苦苦打工個三年五年的工資了。

    所以先玲就跟了金鉑利。

    跟著金鉑利金總,當然她就不能在金靈渠廣告公司了,是不是?

    先玲現在的工作。

    每天只是在金鉑利金總有需要的時候陪著他逛逛街,吃吃飯,購購物,消費消費。

    又或者。

    去那些美容院里面做一做美容保養,想方設法把自己打扮的更漂亮一點。

    所以說,當范云看見先玲時,當時眼前絕對是一亮,先玲全身上下都是他叫不出名字的名牌,叫不出名字沒關系,只看那款式做工就知道先玲身上的那些衣服一定價格不菲。

    自從跟了金總,先玲就動起了想考一個駕照的心思。

    當時她是這么跟金鉑利金總說的:“金總,我想學開車,我想考駕照。”

    金鉑利摟著坐在自己的懷中,嬌滴滴對他撒嬌的先玲笑道:“怎么突然之間,就想著要去學開車,考駕照了?”

    先玲撒嬌道:“我還不是為了你嗎,我要是考了駕照,以后萬一你在外面應酬喝醉了酒,我就可以給你當司機,對不對?”

    這個理由不錯。

    金鉑利在先玲紅紅的小嘴上“啵”地親了一下:“行行行,去學,去考吧,等你駕照考到手了,我買一輛車給你。”

    哈哈。

    金鉑利的話,正中先玲的下懷,先玲原本也是這么想的。

    先玲覺得。

    像金總這么有錢的人看上了自己,雖然說是自己的福氣,但是先玲的心里卻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保證金總會一輩子對自己好,一輩子太漫長了,今后的事情誰說得準呢?

    所以說,先玲自從認識了金總,她就有了為今后做長遠打算的念頭。

    但是無論她說什么做什么,一切都要自然順其自然,不能讓金總看出些什么東西來,更不能讓金總覺得討厭。

    就像考駕照,明明先玲心里面是為了自己,但是到了她嘴里,她卻可以口口聲聲說成是為了金總,并且金鉑利聽了后還挺高興。

    原本先玲就是那樣想的,第一步先考一個駕照,第二步再找金總撒撒嬌,讓他給自己買一個小車,她也不指望金總給自己買個多貴的,十萬萬的就挺不錯了。

    沒想到她一撒嬌,金總就同意了,同意她考駕照,并且還說了,只要她拿到駕照,馬上買一輛車給她。

    呵呵。

    自從先玲跟了金總,以前她在金靈渠廣告公司打工,辛辛苦苦攢下來的那點私房錢,如今根本已經看不在眼里了。

    跟了金總,她才知道什么是有錢人的生活。

    有一天,金鉑利帶著她到桂林,在十字街那兒一家女裝店給她買了許多衣服。

    那天,金總給她買了一件粉紅色上衣,兩條裙子,兩件恤,刷卡的時候,先玲站在金鉑利旁邊悄悄吐了吐舌頭:我滴個乖乖!五千六百。

    這還不算完。

    金總還幫她買了兩雙十分精致的高跟鞋,一雙價值100多元的女式運動鞋。

    可把先玲高興壞了,長這么大,沒穿過這么貴的衣服,金總對自己可真不錯。

    買完衣服,金總又帶著她在桂林吃了一頓飯,這一頓飯,也讓先玲大開眼界。

    當然了,這一頓飯不用金總買單,是別人出錢的。

    別人出錢,先玲見世面。

    那天買完衣服,金總開著他的陸虎,載著先玲一溜煙來到桂林五星級酒店香格里拉門口。

    門口,一個體肥膘滿,腦門倍兒亮的老板早就等在那兒了。

    那個老板老遠就看見了金鉑利金總那輛頂級配置陸虎,他三步并兩步搶上前來,恰到好處地幫金總打開車門,然后又極快地跑到副駕駛位幫先玲拉開車門,一張胖得簡直有點不象話的臉連摺子都從里往外透著笑:“哈哈哈,歡迎歡迎,歡迎金總大駕光臨”

    邊說,邊彎腰伸臂,做了個比馬路上的交警同志還要標準的請進動作,把金鉑利與先玲引到二樓一號雅間沁芳閣。

    先玲好奇地瞪著大眼睛,左看右看,這種場合她什么話也不能說。

    她知道,自己不能說什么,只能靜靜的看,她擔心自己萬一說錯了話,給金總出丑,也怕讓別人以為她沒有見過什么世面,從而小看了自己。

    當然她也沒有像電視上面放的那樣,女主人輕輕挽著男主人的胳膊,閃亮登場。

    先玲只是跟在金總的旁邊,看到金總坐了,她才坐。

    金總朝她一笑:“劉興發,劉總,都是熟人,不用緊張。”

    先玲抿了抿嘴,嬌嗔地看了金鉑利一眼。

    她的意思:誰緊張了?

    她只是還沒有習慣這樣的應酬場合而已,沒關系,跟著金總,慢慢的,什么她都會習慣的。

    劉興發劉總招了招手,那個機靈得不能再機靈的服務員小妹,急忙抱來一本看上去似乎比英漢大辭典還要厚一倍的菜譜,不用劉總發話,就已經放在金鉑利面前。

    劉總贊許地看了她一眼:好樣的,這么靈活,等下小費一定格外多給你一些。

    劉興發滿臉堆笑:“金總,請點菜。”

    點。

    金鉑利只是象征性的翻了翻了,他自己翻完,又把菜譜遞給先玲,笑道:“你看看,上面有沒有什么你愛吃的菜?點兩個。”

    先玲看了看菜譜,卻沒有點菜。

    懂事。

    其實根本不用金鉑利點什么菜,劉興發早安排好了。

    客氣了一陣子后。

    劉興發對那個極其靈活的服務員小妹吩咐道:“上菜吧。”

    先玲只看,不說話。

    那個時候,正是長見識的時候。

    服務員極快的送來四個果盤,四碟點心,擺在桌上。

    先玲看著。

    四果盤是西瓜、葡萄、楊梅、圣女果。

    四個點心是粉糕、燒麥、羊角、牛耳朵。

    接著。

    兩個男服務員流水般又端上來四個冷菜:酸汁辣鵝,茄汁慈菇,皮肚雜拌糖水板栗。

    然后是四個熱菜:寶酥鴨,如意海參,荷花雞茸白雪藏龍。

    劉興發揚著一張天生自來笑的臉:“歡迎金總賞臉來吃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沒有什么好招待的,請金總不要見怪。”

    先玲心想:這么多菜,這么好的菜,見怪什么呀?

    她哪里知道。

    金鉑利那可是見過大世面的人,這種場合,這樣的應酬對他來說,簡直就是灑灑水。

    金鉑利也是滿面春風,隨口客套著:“感謝劉老板這么看得起兄弟,感謝感謝,非常感謝。”

    先玲覺得。

    劉興發既然請金鉑利在這么高檔的酒店里面吃飯,必然是有事相求,不過,此時劉興發除了談一些吃吃喝喝,并不談其它的事情,看來,他并不指望只是靠請吃一頓飯,就從金鉑利這兒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劉興發只是左一句金總,右一句金總勸酒,并且,還總是能找出一些讓人不好意思拒絕的理由出來。

    起碼劉興發勸酒的那些話,先玲覺得,如果她是勸自己的話,自己無論如何都抹不下臉來拒絕的,劉興發若是勸一杯,那么,自己只能喝一杯。

    不過劉興發只是客氣的和她喝了一兩杯酒。

    劉興發的重點公關對象,放在金鉑利的身上,他今天的主要任務是要把金總招待好。

    不知不覺,金鉑利也喝了不少酒。

    劉興發早已經把自己從曹操喝成了關羽關云長。

    他端著酒杯,對金鉑利哈哈笑道:“四海之內皆朋友,今天能請到金總與先玲小姐,是我劉三最大的容幸,希望以后,能在金總的大力提攜之下,本人也能更好的混口飯吃!”

    金鉑利舉著酒杯:“大家發財,大家發財。”

    這一頓飯大家都吃的挺愉快,起碼,先玲吃的挺愉快。

    如果不是跟了金總,她哪有什么機會到這么高檔的酒店里吃這么昂貴的飯菜啊?

    吃完了飯,還有節目。

    吃完了飯,劉興發還請金鉑利和先玲他去三樓的按摩中心去按摩。

    先玲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她看到金鉑利臉上那種坦然的表情,就知道,金鉑利一定是這種場所的常客了。

    上了樓,進了按摩中心。

    先玲挨著金鉑利在按摩椅上,兩個年輕的女按摩師,早已經在旁邊等候多時了,其中有一個,來到先玲面前微笑著道:“您好,我們這有中式按摩,韓式和泰式按摩,請問您需要哪一種?”

    先玲也不知道自己要哪一種,就猶豫著看了看金鉑利。

    金鉑利笑道:“中式吧,我倆都按中式的我小咪一會兒,你幫她按的時候,輕一點按你的就行了,我瞇一下。”

    于是,按摩師就忙活起來。

    報鐘。

    按摩。

    幫先玲按摩的那一個,先是在先玲頭上,給她開天門,點印堂,揉太陽,搓耳垂。

    然后,走神庭攢竹,過魚腰浮白,一直推到頸椎處。

    先玲覺得,哎呀,太舒服了,有錢人真好。

    那個技藝成熟的按摩師不斷替先玲揉肩敲背,抻腿叩足,抓捏揉拿,壓滾敲搓。

    先玲舒服的昏昏欲睡。

    簡直舒服得飛起來。

    簡直舒服得不要太舒服。17(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