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64章 范云的想法很簡單
    這兒的飯菜做得不錯。

    柴禾飯。

    柴禾菜。

    主要是老板經營的好,看看掛在廳里那些牌匾就知道了。

    都是些什么恭祝生意興隆,開業大吉,財源廣進的牌匾,數一數有五六個,也不知道是哪些人送給這個農家樂老板的。

    對于范云來說,這個都沒所謂,只要讓他跟唐若一起玩,玩什么都可以,吃什么也都差不多,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家農家樂的魚做的確實不錯。

    就是剛才范云釣上來的那些魚,雖然都不是很大,幾兩重一條,但是,魚大有魚大的做法,魚小有魚小的做法。

    這里的廚師很會做魚。

    一看廚師就是很會吃的那種,吃貨出身的廚師。

    廚師把范云釣上來的魚剖干凈了,去了鱗之后用各種調料腌過,又裹在面粉里面,然后放在油里炸了,炸完之后隨便炒了一點青紅辣椒,再把酥好的魚倒進去拌了拌,就出鍋了,這樣的做法,十分的原生態。

    別說。

    這樣做出來的魚,特別的香,特別適合下酒。

    以前范云小的時候,他老爸也這樣做過魚給他吃,想一想,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那時候。

    他老爸經常和村子里面的幾個玩得好的村民一起,晚上的時候,拿著撈,順著他們村子旁邊的那條小河,打著手電筒一路往上面抄上去,去抄些魚蝦螃蟹什么的東西回來。

    他們吃過晚飯就出去,一直撈到半夜才回來,每個人都可以撈上半桶的小魚。

    當然了,魚都不大,一指寬,二指長,但是,越是這種魚,越好吃,因為,這些魚都是野生的。

    魚撈回來,第二天范云媽就忙活著剖魚,一條一條剖好,洗干凈了,然后加鹽,醬油,味精,料酒等等,把魚腌好,腌透,再放進臉盆里面早已攪好的面糊里裹一裹,直接上油鍋炸。

    范云站在旁邊,看得口水直流。

    他那個樣子,和一只小饞貓并沒有什么區別。

    像這樣的小魚干,范云可以捏著,一口氣吃上四五條,香,特別香。

    等到晚上,白天干完了活回來的范云爸,坐在酒桌旁,喝著小酒,吃著頭天夜晚自己撈來的小魚,一口酒,一條魚,看他那副“唏哈,唏哈”瞇著眼睛,腦袋左搖右晃的樣子,就知道這樣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對于他來說,應該是十分美滿幸福的。

    這不光是打牙祭。

    這簡直就是全家人的大餐。

    在農村,那個時候,一般情況絕大多數的人家,還不會一言不合就割上二斤肉來改善一下生活沒那個閑錢。

    可以毫無節制的美美飽餐吃上一頓油炸小魚干,無論是對于哪個農村家庭來說,也都算是改善了一次生活了吧?

    范云挾起一條酥魚。

    他用筷子把魚頭拗下來,魚身子遞給唐若,然后將魚頭“吧唧”一一下扔進自己的嘴巴里,大嚼了起來。

    好吃的當然都要給唐若,魚頭上面除了骨頭沒有一錢肉的,只有像他這種喝酒的人,慢慢的嚼,才能嚼出一點香味出來。

    是的。

    小的時候,范云吃魚也不吃魚頭,通常他都是只吃魚身子,然后,把魚頭留給他的老爸,范云爸就把范云不吃的那些魚頭,全部扒拉到自己這邊來,挾一個,吃一陣,再挾一個,嚼一陣。

    別說,看他的樣子,吃得也挺美的。

    唐若抿嘴一笑。

    通過這點小小的細節,在她心里,就能完完全全感受到范云對自己那種濃烈的愛。

    是的,有什么好吃的,范云首先都留給她,都以她為主。

    仔細想想。

    她和范云之間的愛情,沒有演繹過電視劇中撕心裂肺的那種生死離別,也沒有太多看上去浪漫唯美的風花雪月,有的,只是平常時候的這種相依相偎,吃吃喝喝,有的只是這種充滿柴禾味的日子,就這樣,一天天,平平淡淡的過著。

    這樣的愛情,對于唐若來說,她覺得挺好。

    她的性格比較溫柔嫻靜,她不喜歡那種此起彼伏的大起大落,譬如,像華華那樣。

    華華的愛情現在已經從幸福的如在云巔,跌回了地面。

    跌回地面不說,還跌進了泥水里跌進了泥水里不說,還要讓它在泥水里再打上三個滾,弄得渾身臟兮兮的。

    唐若的愛情和大多數普通戀愛中的小情侶差不多。

    就連坐在她對面的范云,一口酒一口菜吃個不停地范云,也是那么的平凡普通接地氣。

    這種平凡普通讓唐若很舒服,感覺很安全。

    唐若看著范云笑道:“喂,范云,你說咱們兩個現在這樣子,算是真正的談戀愛了嗎?”

    范云眨了眨眼,狡黠一笑:“咱們倆這個樣子,如果還不算談戀愛,那怎么樣才能算談戀愛?難道,要等到把娃娃都生出來了,才算是真正的談戀愛嗎?”

    唐若悠悠道:“你覺得和我在一起,是什么感覺?幸福嗎?”

    這個問題似乎是個陷阱啊!

    范云撓了撓頭,感覺自己必須鄭重對待唐若的問題,好好的回答。

    不然的話,連他面前的那些小魚干,都會讓他吃不了兜著走的。

    范云喝了一大口啤酒下去:“呃!要說起我和你在一起的感覺,那種感覺就是”

    “就是什么!”

    唐若很期待他的回答。

    范云挑了挑眉毛:“就是那種想把一輩子當作一天過,但是,又想把一天當成一輩子過的感覺,我想,那種感覺大概就是別人經常說的天長地久吧?”

    對于他的回答,唐若感覺很滿意。

    一生一世一個人,一輩子在一起,好!小伙子回答的不錯。

    答得好,必須有點獎勵。

    唐若夾起一條小魚,手臂往前一伸,喂向范云。

    這樣的待遇。

    讓隔壁桌上一對正在鬧別扭的小情侶,其中那個氣鼓鼓的男孩子,瞬間更加氣了。

    為什么?

    為什么別人的女朋友竟然那么好,而自己的女朋友卻老是跟自己不痛快?

    那個男孩子沉著臉,大聲嚷道:“農家樂,農家樂,農家樂不都是這樣的嗎?

    農村的條件能跟城市里比嗎?我都不知道,為什么你會那么挑,一會兒說這里面的廁所不干凈了,一會兒又說什么什么東n了

    咱們一起出來玩是找開心的,又不是找不痛快的,是不是?

    既然來了,就好好的玩嘛,再說了,這兒又不是咱們的家,咱們又不是長年累月的住在這兒,他們這好不好的,跟咱們有什么關系呢?

    行了行了,快點吃飯吧,吃完飯咱們就回去,下午不玩了。”

    坐在他對面的那個長睫毛女孩子,聽了他的話更氣了。

    長睫毛女孩子“啪”的一聲,把筷子往桌上一摔:“不吃了,吃飽了,你快點啊,吃完飯我們就回去,不想在這里玩了。”

    “啪”的一聲。

    倒把范云嚇了一跳。

    范云就覺得,人跟人的脾氣真的是不一樣。

    看看那個長睫毛的姑娘,看上去長得跟唐若差不多,也挺漂亮的,但是,為什么說起話來那么沖呢?

    唐若就不一樣,唐若說起話來,聲音從來都是溫溫柔柔的。

    看著溫柔的唐若,范云連自己都有點佩服自己了,這么好的一個女朋友,居然跟了他這么一個要錢沒錢,要房沒房,要車沒車的三無窮小子,想一想,范云能不佩服自己嗎?

    不光是佩服自己,范云還一個勁的告誡自己:“一定要對唐若好一點,一定要想方設法讓她過上好日子,要給她幸福。”

    范云心里想:“如果我有錢了,什么東西我都要給她最好的,她想要什么我就給她什么,一切都聽她的

    假如有一天世界末日來了,找遍周圍只找到了半碗飯,那么,這半碗飯,我也先給倘若吃。”

    范云的想法。

    就是這么簡單。

    簡單得讓他的那些想法,幾乎都和吃有關。

    每天他想的,不是想帶唐若吃這個,就是吃那個。

    不是這個東西唐若喜歡吃,就是那個東西唐若喜歡吃。

    看上去范云精精干干的,在部隊上時又是一個好兵,思想覺悟那么的高,不知道為什么,自從認識了唐若之后,他的想法居然全部落實到吃上面了,他簡直成了一個吃貨。

    就連他的愛情宣言居然也和吃有關,他首先想到的是,如果說世界上只剩了半碗飯,也先給唐若吃,你看看,好笑不好笑。

    范云指了指另外一個盤子中的菠菜:“若若,這個菜不錯,炒的味道也挺好,你應該多吃點菠菜,菠菜補鐵的,女孩子多吃點菠菜好,補鐵就是補血,知不知道?”

    唐若搖搖頭。

    表示不知道。

    不過,既然范云說了吃菠菜補鐵,那就吃菠菜唄。

    唐若挾了一條紅根綠葉子的菠菜,那根菠菜運氣真好,能被唐若吃進肚子里,實在是那根菠菜的福氣,它應該十分鄭重地感謝一下唐若了。

    就在隔壁。

    隔壁那張桌上那個長睫毛女孩子面前擺著的一盤素炒菠菜,幾乎動還沒動。

    如果長睫毛女孩不吃的話,等一下,這份菠菜勢必就會進了垃圾桶。

    想一想,對于菠菜來說,能被一個美麗的姑娘吃進肚子里,恐怕比被“嘩啦”一下子倒進垃圾桶里那種感覺要好吧。

    其實兩個盤子里面的菠菜只是不好說而已,有苦難言而已。

    或許,它們早已經進行了一番溝通了。

    或許范云和唐若桌上的那盤菠菜,此時正在嘲笑隔壁長睫毛女孩子他們桌上的那盤菠菜吶:“喂,老兄們,看看你們面前這兩個人,拿著手中的筷子,把你們扒拉來扒拉去,什么意思嘛,簡直就不把你們當個人看啊!”

    長睫毛女孩那桌的菠菜垂頭喪氣道:“誰說不是呢,俺們也不知道他們是什么意思,他們也沒有說,俺們也不敢問,唉”

    范云喝了一口啤酒,把身子往后面靠了靠,靠在椅子上。

    在他的右前方另外一張桌上,有一個小男孩正趴在他媽媽膝蓋上撒嬌。

    那個小男孩伏在他媽媽懷里,手里拿著一根吸管,一會兒將頭往媽媽肚子上面拱一拱,一會兒用吸管戳一戳媽媽的耳朵。

    男孩的媽媽就那樣坐在椅子上,任由自己的兒子在她的懷里滾來滾去,只有在那個小男孩幾乎快跪到地上的時候,她才會伸出手來,把他從地上攬起來。

    范云看了,覺得這樣的畫面十分溫馨。

    母子之愛。

    天倫之情。

    其實,他哪里知道,那一位媽媽早已經被自己兒子糾纏的好不耐煩了。

    他沒有當過父親,并不知道當父親的滋味。

    不過他對于幸福的理解和定義其實是沒有錯的,即便那個媽媽早已經有點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想用巴掌揍自己兒子的屁股了,但是,無論對于生生按捺著心中怒氣的媽媽,還是對于即將挨揍的兒子來說,能夠有一些閑暇的時光膩在這天地之間,膩在這蒼涼的人世,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

    相信。

    這種幸福對于像何素云那樣的人來說,現在,已經漸漸變為一種奢侈了。

    而在人世間,像何素云一樣的人,何止一個。

    這樣說起來,年輕的范云和唐若能夠一起甜甜蜜蜜地談著戀愛,一起想去哪就去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這樣的幸福,想起來,其實也是足以使得很多人羨慕的。

    他們身在光明之下。

    光明籠罩著這顆藍色星球下一塊小小的土地中的一個微不足道的農家樂,籠罩著自認為沐浴在幸福之光里的人,籠罩著自己以為自己不怎么幸福,但是比起很多人來說已經非常幸福的人。

    也包括,范云隔壁正在鬧別扭的那一對小情侶。

    那個小男孩還在糾纏他的媽媽,他的媽媽臉色一沉,揚起手來做勢要打他屁股。

    于是。

    小男孩瞬間把嘴巴撅了起來,轉而蹦蹦跳跳走到旁邊頭發已經花白的奶奶又或外婆身邊,一頭拱到老人家的懷里,撒起嬌來。

    那個老人家心疼的把他摟在懷里,抱在膝蓋上,并將手探到他的后背上,成,是摸一摸調皮的小男孩后背有沒有出汗?需不需要隔一點什么東西?

    范云看看唐若:“若若,你還要不要吃飯啊?再給你叫一碗飯吧,好不好?”(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