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69章 唐若去了杭州
    第二天。

    唐若準備送馬雪瑩去上興趣班的時候,她發現唐小蘭從上海回來了。

    唐小蘭笑瞇瞇地看著她:“唐若,今天咱們就不帶馬雪瑩去上興趣班了,等一下我們去桂林,然后我們從桂林坐飛機去杭州,我帶你們去杭州玩幾天。”

    唐若有點奇怪:“明天馬雪瑩還要上學呀,我們去了杭州,她不是上不了課了嗎?”

    唐小蘭笑道:“沒關系的,我昨天已經替馬雪瑩跟她們老師請了假了。

    再過幾天,她們幼兒園就放暑假了,我這次回來帶你們去杭州玩幾天,然后從杭州去上海,到上海再玩幾天,到時候安排人送你們坐飛機回來。

    因為下個月開始,我的工作就比較忙了,沒有空陪馬雪瑩玩了,所以就提前陪她幾天。

    這幾天不上學也沒問題的,小孩子幼兒園嘛,提前幾天放暑假也沒什么關系的。”

    唐若點點頭。

    既然唐小蘭都這樣說了,她還能說什么呢?

    再說了。

    唐小蘭說要帶她和馬雪瑩去杭州和上海玩,唐若心里也挺高興的。

    只是。

    唐若想到要去杭州和上海好些天,這些天不是看不到范云了嗎?

    她的心里就有點戀戀不舍,唐若心想,如果說,能夠帶上范云一起去就好了。

    唐若想著。

    她和范云報名的科目二考試,應該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要考試了,到時候,萬一她去了杭州和上海,安排她考試怎么辦?

    唐若就發了個信息,把唐小蘭要帶她和馬雪瑩去杭州和上海玩的消息,以及對能不能如期參加科目二考試的擔心告訴了范云。

    范云就回她:去玩吧,免費去玩怎么不去啊?科目二考試什么時候考都可以的,到時候我跟教練說一下,這個你放心好了。

    那好吧。

    唐若發信息給范云道:哎呀!如果能帶你一起就好了,我還是想和你一起出去玩。

    范云嘻嘻一笑:去吧去吧,你放心去玩吧,我會想你的,記得到時候回來的時候給我帶禮物啊。

    哈哈!

    他這個男朋友可倒好,別人都是男朋友給女朋友送禮物,他倒主動問唐若要起禮物來了。

    唐若回他:那好吧,那我就去了啊,你在家里要乖乖的哦,對了,你可以多去練一練車呀,本來你練車的機會就少,平常的時候只顧著陪我了,正好趁這段時間好好的練一練車,等我回來的時候我們好一起考試。

    歐了。

    就這樣說定了。

    說走就走,唐小蘭辦事,向來雷厲風行,有錢,有錢辦事效率當然高了。

    出門到處等公交車的人,能跟出門一言不合就打的,連價錢都不講的人能比嗎?

    對不對?

    更何況唐小蘭打的,不是普通的士,而是飛的。

    唐小蘭還給她們這一隊大小三個的娘子軍,每人準備了一頂印有金靈渠廣告公司字樣的黃色寬檐遮陽帽,一圈七個大字:桂林山水甲天下。

    唐小蘭果然不愧是業務部的頂尖人才,走到哪里都要把廣告先打出去。

    只是,她們跑到杭州去旅游,卻打出一個桂林山水甲天下的旗號來,是什么意思嘛?是想壓著杭州一頭嗎?

    小心。

    小心杭州人民揍她們。

    飛機就是快,唐若感覺自己本來想打個瞌睡的都沒有打,眨眼之間就到了杭州了。

    如果說坐火車的話,那她是完全可以睡上一覺,然后再起來的。

    飛機場的出站口,螞蟻搬家樣,一個個乘客拖著行李走了出去。

    眼尖的唐若,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舉著歡迎金靈渠公司唐小姐牌子的導游可憐的小姑娘被幾個膀大腰圓的男導游擠在了一邊。

    這個小姑娘叫陳菊菊,是唐小蘭在上聯系的兼職導游。

    時代不同了,以前那種只有到門面里才能找到旅行社的方式,現在已經隨著計算機的出現而改變,有了多種的選擇途徑。

    計算機的出現,將要徹底改變一些人的生活了。

    陳菊菊并沒有導游證,她還在讀職業大專。

    旅游專業的她,做這種私家導游已經大半年了。

    這種向導式導游有種好處,就是不會動不動把游客往商場和土物產攤位上拉。

    當然。

    她報價也稍高,高就高點吧,玩的開心就好了,出來玩就是花錢圖開心的嘛!

    唐小蘭不差錢。

    酒店陳菊菊也給訂好了,就在機場旁邊不遠的七天假日連鎖酒店,。

    到了酒店,安頓好房間,放下行李,陳菊菊帶著唐若等三人直奔景點而來。

    西湖廣西人民來了,請隆重的歡迎和接待。

    不過。

    陳菊菊并沒帶她們去西湖。

    陳菊菊說了:“今天只能半日游,時間有點短,游西湖的話不太充裕。

    你們看看表。

    這時候,已經下午兩點多了,去了西湖,也游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我還是帶你們去靈隱寺那邊先玩一下吧。”

    唐若覺得陳菊菊不錯,又敬業又善解人意。

    那就去靈隱寺吧。

    到了靈隱寺。

    果然,傳說中的景致確實不一般。

    氣勢恢宏,佛祖寶相莊嚴的大殿中,有好多游客正拍照的拍照、留影的留影。

    唐若眼見一個男游客,只顧舉著相機拍照,而沒有注意腳下的門檻,馬上就要被絆倒了,她剛想出聲提醒一下他。

    可惜還是遲了一些,說時遲,那時快。

    那個游客被靈隱寺高高的門檻一下子絆了個大馬趴,相機“啪”的一聲扔出去老遠,摔成了三瓣、機身,電池,與電池蓋瞬間散落開來。

    這就有點尷尬了。

    大概是佛祖怪罪他了,進門沒有先交香火錢,而是只顧著拍照,于是對他略施小懲。

    那個男游客忙爬起來,拍拍身上的土,不過,這里的和尚大師們似乎分外吝嗇,把地拖得比他的臉還干凈,讓他半絲佛土也甭想帶走。

    阿彌陀佛。

    罪過罪過。

    那個男游客決定暫時還是不要拍了,因為佛祖已經怪罪他了,再拍下去,恐怕佛祖會要他吃不了兜著走了。

    可是。

    他卻粘上了一位導游小妹,裝瘋賣傻,幾乎寸步不離那個導游小妹左右,不斷對這些景點提出各種問題,發表一些見解。

    莫非,他是想考驗別人對他厭惡程度?

    考驗別人對他無知的表現到底能忍耐多久?

    其實。

    他卻不知道。

    包括陳菊菊在內的幾個導游小妹,早已經把他劃到沐猴而冠的滑稽劇演員隊伍中去了。

    說實話。

    如果要是華華在這里的話,恐怕早把大耳刮子甩過去,讓他直把杭州作汴州了。

    一個男人家,啰里啰嗦的,真是煩死人了。

    還好。

    他還算有一點點自知之明,對別人的騷擾,也僅限于喋喋不休的自問自答。

    可惜他卻不知道。

    旁邊的人,早已經拿他當個傻瓜了,他還以為自己是唐伯虎與祝枝山那樣的才子。

    這位老兄在寺中一處花圃前,突然詩興大發:“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

    旁邊的人聽了他這兩句非同一般的詩句,倒也瞬間對他刮目相看起來,覺得他可憎的面目,也沒先前那么讓人討厭了。

    玩。

    逛。

    陳菊菊帶著唐若她們游完天澤樓、仰云樓后,馬雪瑩表示嚴重抗議了:“好累呀姐姐”

    唐若與唐小蘭也一個個捶肩捏腿,想休息一會兒了。

    陳菊菊就去買飲料,她是總管,眾人的吃喝拉撒睡全負責,別人只負責玩。

    唐若喝了幾口飲料,覺得好餓呀!

    本來也是,這仨人在火車上中午就沒吃好,又逛了半天,不餓才怪,陳菊菊笑道:“那好,那就去花房餐廳吃飯吧,怎么樣?”

    客隨主便。

    菊菊說了算。

    她只管安排。

    唐小蘭只管掏錢。

    唐若與馬雪瑩只管吃喝玩樂。

    花房餐廳。

    笑得面若春花,人比餐廳名字還美的餐廳經理,笑容可掬把以唐小蘭為首的幾個廣西游客帶到座位上杭州人民真熱情。

    在這樣一間干凈整潔的餐廳中愉快的用餐,只能用四個字形容賓至如歸。

    接待是極其熱情滴。

    菜是上的極快滴。

    一會子功夫就齊了,沒什么好說的,甭廢話,吃唄,大家都餓了!

    吃完了飯,就去逛街,買買買,買完衣服買包包,買完包包買鞋子。

    馬雪瑩對步行街上的電腦照相很感興趣,她拉著唐若一連照了十幾版大大小小的照片。

    唐若才知道,原來計算機,又叫電腦。

    哈哈,沒見識了吧!

    唐若與唐小蘭一人一邊牽著馬雪瑩,逛了一陣子夜市,陳菊菊建議早點回去休息,養好了精神明天逛。

    好。

    就按她說的辦。

    第二天早上。

    起床。

    洗臉。

    刷牙。

    吃飯。。

    必須吃好一點,吃好一點才有精神去逛景點。

    飯桌上。

    馬雪瑩挾了一只蝦餃皇,三下兩下進了肚,接著,又挾一片蔥包檜兒。

    這個秦檜,看起來,當年壞事真是做了不少。

    成百上千年了,本地老百姓們,還在用菜名在替他刷存在感。

    看來。

    如果不能流芳千古,那么,遺臭萬年倒也不失為能讓后人記住自己的一個好法子。

    據說。

    油條也是為了秦檜專門發明的,有些地方的油條,也叫油炸鬼,油炸鬼的名號又是從油炸檜傳承而來的。

    不過,唐若覺得這個說法還有待考證。

    畢竟,都過去這么多年了。

    唐若也挾了一片蔥包檜兒,別說,入口酥香,還挺不錯。

    吃飽喝足。

    去游西湖。

    “水色瀲艷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

    這個蘇老二,官當的不咋樣,詩寫的倒真不賴。

    當唐若她們三個人跟著陳菊菊千辛萬苦來到斷橋時,橋上,早已人擠人,人挨人,全是人。

    這些汗流浹背的游客們,此時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在尋找最佳位置,試圖擺個最佳姿勢,好讓親友為自己留下一張最佳靚照。

    唐若仨人也不例外。

    遙想斷橋。

    當日雨中,許仙在此遇見了滿巧笑嫣然的白素貞娘子和丫環小青,湖中,雨落如絲似線,舟上,佳人明眸顧盼

    嘖嘖嘖!

    可恨法海,非要借天地與佛祖之名,拆散一對好夫妻,白素貞是人是妖關他鳥事?

    更何況,白素貞本來夫行善,在這里治病救人,每天撿了一分錢都要交公,看到摔跤的老頭老太太趕緊跑上去扶起來,她還是做了不少好人好事的。

    她還是很不錯的。

    云水光中看水榭、斷橋殘雪讀碑亭。

    斷橋!!!

    橋上人滿為患,除了人還是人,水依然清澈瀲艷,山照舊霧色空蒙,雨卻是半點也無的,橋上的游客們們卻一個個被熱得汗流浹背、粉面嫣紅。

    拍吧。

    既來之,則拍之。

    即使:云水間全是客,斷橋頭上皆為賓,也一定要找一個好位置,拍幾張好照片兒,不然的話都不好意思跟別人說來杭州旅游過。

    唐若抱起馬雪瑩,讓唐小蘭為她倆抓拍了一張挺不錯挺有紀念意義的合影。

    幾個人在斷橋上擠了一會兒,一個個被擠的頭暈腦漲,汗透羅衣。

    陳菊菊就帶著她們突出重圍,把唐若仨領到了游客還不算太密集的岳廟,這里松柏森森,幽雅清靜,游人不算太多。

    來這里,當然是要打秦檜的。

    唐若與馬雪瑩輪番上陣,將秦檜很是毆打了一陣。

    只是。為啥不把老趙家的那個昏君也拉來一起毆打?

    看來。

    君臣還是有別,秦檜也夠倒霉的,替人背了黑鍋不說,只怕奸臣的帽子,永遠摘不掉了。

    唐若將秦丞相敲得叮叮當當直響,簡直舍不得走了,原來打人,也會上癮的!

    范云要注意一點了。

    要引起警惕了。

    出了岳廟,進了吳山廣場,一路上,許多目光向唐若她們幾個致敬,一為芳姿,二為甲天下的桂林山水。

    夜巴黎婚紗攝影店的二樓窗口處,等新娘子化妝正等得心焦的新郎,看見在不遠處的小販攤位上翻來翻去挑選東西的唐若后,眼睛都直了。

    他簡直忘了自己是來干什么的。

    他是來選婚紗的。

    不是來看美女的。

    一樓的攝影師,用個大炮筒子對準唐若偷偷按下了快門,第二天,唐若的照片就掛在攝影店的落地窗上了。

    可惜。

    唐若并不知道。

    否則,她一定要追究該店嚴重侵犯別人肖像權的惡劣行為。

    唐小蘭將龍井茶葉、張小泉剪刀、西湖藕粉、王星記扇子什么的買了一大堆,好幾個賣東西的老板,都拼命對她夸贊自己的貨物正宗。

    唐若她們又不是質量監督局的,哪知道那些東西正宗不正宗,是不是?

    只是,出來一趟,總要帶點當地的玩意兒回去罷了。

    所以。

    唐若也買了一點東西。

    唐若在自稱是張小泉第十代傳人的小攤前,買了幾把張小泉指甲鉗,她選了老板鄭重推介的爆款那是一款裝在紅絲絨小盒中墊著黃色絲綢的“精品貨”。

    光看盒子,不知道的還以為里面是鉆戒或者金項鏈呢。

    包裝真重要。

    這些,唐若要打包帶走,回去后送人。(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