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75章 預約了伴郎
    寧吉發進了店。

    范云和希剛自然也跟著他一起走了進去。

    店里。

    一位生著一張白白凈凈的臉,扎著根長長的辮子的姑娘沖寧吉發笑了笑。

    寧吉發也沖她笑了,頷了頷首:“這兩個是我戰友,今天過來找我玩的,帶他們在這個地方隨便逛一逛。”

    那姑娘一笑,分別瞟了范云和希剛兩眼。

    看來,寧吉發和她是熟人。

    范云看了看那些男裝,感覺那些衣服的款式一件件都是那么的花里胡哨,不太適合自己,倒是比較適合那種剛從高中的學校里面畢業,沒有考上大學的十七歲男孩子們。

    也就是說,如果倒退幾年,范云也許會買,現在他不會買這些穿上去讓人感覺像古惑仔與殺馬特一樣的衣服了。

    看了幾眼,范云就走出了鋪子,鋪子太小了,加上他總共四個人,站在里面感覺很擁擠。

    希剛也走了出來。

    寧吉發也出來了。

    于是。

    三個人又繼續朝前逛。

    逛了一圈之后,范云發現這里的衣服講起檔次來,比起城里的還是差一些,不過價格嘛,相對來說也便宜很多,基本上十幾二十塊就能買一件衣服了。

    沒什么興趣。

    范云跟希剛都不想買衣服,他倆只是隨便看一看而已,走一走,逛一逛,長一長見識罷了。

    不過逛來逛去,在這個集市上面,也長不出什么大的見識出來,因為,基本上這里都是一些司空見慣的東西,就連那些人,也都和村子里面的那些叔叔伯伯們差不多,當然差不多了。

    本來,這些趕集的人就是附近一些村子的老農民嘛。

    雖然三個人都沒買東西,但是這樣漫無目的的亂逛,消耗時間還是挺厲害的,不知不覺,太陽居然就到了中午了。

    天。

    熱死個鬼。

    熱得那些趕集的人一個個汗流浹背,太陽的光亮,早已經不再像早上從東山頭上初升時那般,跟個雞蛋黃一般。

    此時。

    太陽閃著灼灼的白光,居高臨下,俯瞰著人間的一切。

    在它的眼中。

    無論男女老幼,還是飛禽走獸等萬物,統統一視同仁。

    太陽是公平的。

    不公平的是世道。

    是人心。

    是太陽下面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就像寧吉發剛剛點了一條黑鱗劍骨魚那般,因為寧吉發們比它強,所以,就能吃它。

    反之,如果因為某些條件的不同,它也能吃寧吉發。

    寧吉發拿著一只撈魚的兜,將那條嘴巴一張一合的劍骨魚撈出了水面:“老板,做這條魚,燙著吃。”

    胡家火鍋店的老板點點頭。

    行。

    吃什么都行,只要寧吉發出的錢足夠多,這個店里的任何菜他都可以吃。

    不過。

    寧吉發顯然并不會點那么多,菜因為,浪費最可恥,要知道,每一粒米,每一點菜,都來之不易,輕易是不應該浪費的。

    夠吃就好。

    不一會兒,火鍋及啤酒送了上來。

    范云占據了一個有利位置,他坐在空調口對面,此時,吹著涼涼的空調風,再看看那一鍋放了許多辣椒的魚,倒也不覺得熱。

    那是。

    空調是神器呀。

    寧吉發“嘭嘭嘭”一連開了三瓶啤酒,一人一瓶,遞給范云與希剛,都是好戰友,好兄弟,都是真正的男子漢,不必跟個老娘們似的扭扭捏捏的,今天,來這里就是喝酒的。

    不過,如果希剛喝醉了呢?

    誰開摩托車?

    年輕人,做事畢竟還是不考慮后果,也不想一想,萬一喝大了,范云和希剛怎么辦?

    要知道,希剛還開著派出所的車呢。

    不過,希剛既然敢喝,那他就一定心里有數,相信,他一定不會喝大的,再說了,依照希剛的酒量,喝它個三瓶四瓶的啤酒,根本就是小意思了。

    希剛可不是范云那種一瓶暈,兩瓶醉的水平。

    喝吧。

    吃吧。

    酒菜都已經齊備了,不必拘束客氣,大家拿起筷子來一起動手。

    生活。

    許多時候就是由這種吃吃喝喝組成的,感情也是這樣一點點培養的,不吃不喝,那是神仙。

    而神仙。

    都歸天。

    寧吉發笑道:“來,喝!”

    三個人一齊舉起啤酒瓶,“呯呯呯”撞了撞瓶身,范云瓶中白色的泡沫漾了出來,他趕緊嘴對嘴喝了一大口。

    哈!

    舒服。

    暢快。

    夏天就是要喝啤酒,涼涼的酒水從喉嚨直落胃底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希剛笑道:“寧吉發,以前在部隊的時候,沒見你喝過啤酒啊,怎么,現在也開始喝這個了。”

    寧吉發“嗞哈”了一下,剛剛因為被啤酒爽了一下而瞬間微微皺起的眉頭,也一下子又散開了:“好喝,我也是今年夏天才學著喝的我哥不是開了個旋皮機廠嘛,有時候,他經常帶我到外面吃飯,學著學著,就學會了。”

    范云點點頭:“必須的,你要是跟著你哥一起開廠做生意,當然就得學會喝酒,以后當了大老板,沒有點酒量怎么行,是不是?”

    寧吉發笑道:“我也是這么想的,咱們現在都復員了,部隊那一套規矩也可以收起來了,現在到了地方上了,一切都應該適應地方上的東西了。”

    范云與希剛點點頭。

    他說的有道理。

    三個老戰友邊喝酒邊聊,聊到現在,聊著過去,聊著聊著又聊到了過去在部隊上那些訓練與生活。

    當然。

    他們主要還是聊訓練,各夸各的,各吹各的,老戰友在一起,當然還是要多吹一吹自己過去那些光榮的歷史,互不服氣,互不服輸,互相順便再揭一揭老底,或者彼此之間的丑事。

    不過,說起軍事素質的話,寧吉發比范云和希剛強。

    寧吉發的軍事訓練方面,在他們中隊,他的單雙杠都是數一數二的,五公里武裝越野,常常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唯一可惜的就是他沒有和范云與希剛分在一個中隊,他的真實成績只能用數據說話,而不能用比較來說話,比如說他們三個人談五公里的時候只能談自己跑了多少分鐘,而沒有一個直觀的比較,不像范云和希剛那樣。

    范云和希剛跑五公里,通常都是并肩而行,不分上下的,一般情況下,范云跑得更快一點,為什么這么說?

    因為范云跑得更輕松一些。

    特別是在半年考核和年終考核的時候,范云跑5公里越野,通常情況下還能替其他跑不動的戰友背上一兩條n,但是希剛不行,希剛只能背他自己的那一把。

    所以說,范云的軍事素質比希剛呢,其實是要好一些的。

    當然了,平常吹牛聊天的時候,為了希剛的面子,范云經常并不說破,畢竟他還是要照顧一下自己老戰友的情緒的,希剛是他最好的一個戰友,對不對?

    不能動不動就說比他強到哪里去。

    范云是個厚道的人。

    寧吉發笑道:“說起單雙杠,喂!范云,希剛,你們兩個還能叫出來咱們做的那些器械體操動物的名字嗎?”

    范云眨眨眼:“單杠的話,一練習,引體向上二練習,卷腹上三練習,立臂上四練習,掛腿上五練習,挺腹上六練習,穿腿上七練習,蹬腿上練習,杠上大回環”

    范云一口氣說了這些名字,也不知道對不對,因為后面的67練習,他們這一屆士兵只是看過老兵們的演示,至于動作的名稱,也是聽以前的老班長們口傳耳授的,而沒有見過真正的軍事教材。

    單杠的練習,他們三個人當中,只有寧吉發能做。

    這個,是衡量一個人軍事素質的極重要標準。

    能夠完成別人完成不了的軍事動作,能夠為常人所不能為之事,這樣的人,素質自然是要比其他人好上一些的,特別是部隊的那些訓練,都講究一個循序漸進,一是一二是二,容不得半點弄虛作假,一個人吊在了器械上,能上就是能,不能就是不能,光靠吹牛是上不去的,是完成不了那些高標準的軍事動作的。

    三個老戰友邊喝酒邊吹牛。

    吹了一會牛。

    寧吉發“嘭嘭嘭”又開了三瓶啤酒,這,已經是他們每個人喝的第三瓶了。

    范云忙道:“好了好了,不要開了,喝完這瓶算了啊,不要再開了,不要再叫了,等下下午我們還要回去的,希剛騎摩托車過來的,等下我們要開車回去了,喝多了不行的,來你們這路上車多,不大安全。”

    寧吉發點點頭:“好,喝完這一瓶就不喝了,最后一瓶啊。”

    他喝了一口酒,看了看范云和希剛,話音停頓了一下才道:“兄弟們,我月1號結婚呀,到時候你們可一定要來呀,我就不專門的發請柬給你們了,在這里提前通知你們倆了啊,記得月1號,建軍節。”

    什么?

    寧吉發要結婚?

    范云雖然感覺到突然,在他的意識中,大家都是同齡人,大家都還非常年輕啊,寧吉發怎么這么早就結婚了?

    寧吉發結婚是有原因的。

    他復員之后,在家里面處了一個女朋友,兩個人你看我,我看你,看著看著互相喜歡,不知不覺居然就對上了眼,對上了眼不說,最后居然就一起滾了床單,就在不久前,那個女孩子告訴寧吉發,自己肚子里面懷了他的娃,問他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

    結婚唄。

    早結婚晚結婚,反正都要結婚的,人這一輩子不管怎么說,總要結一次婚吧。

    范云對寧吉發這種搶種搶收的行為,表示了善意的,揶揄的,開玩笑的,嚴重的鄙視。

    同時也送出了作為戰友最真誠的祝福。

    他和希剛一起提前祝寧吉發夫唱婦隨,白頭偕老,早生貴子,恩愛幸福。

    寧吉發呵呵笑道:“范云,今天這一頓飯可不是白請你吃的啊,到時候,你可一定要來給我當伴郎啊!”

    這?

    沒問題,對于范云來說,當個伴郎算什么?

    雖然,他對于當伴郎的流程一竅不通,但是寧吉發說了。

    “你不用擔心,范云,當伴郎其實也沒有什么事的,就是站在我的旁邊。

    嗯!

    另外新娘那邊有一個伴娘然后你們兩個人看情況,靈活一點,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話,隨機應變就可以了。

    我是十分相信你的范云,你這么聰明一個人,是不是?什么情況都能應付的。

    就這樣說定了啊,到時候一定要提前來,記著,最好是7月31號就到我家。”

    寧吉發的這幾句話,讓范云無法拒絕,范云點了點頭應了下來。

    但是,讓他有點好奇的是,伴娘是誰呢?

    是寧吉發自己村子里面的人嗎?

    伴郎和伴娘之間有沒有什么互動呢?會不會發生一點什么故事呢?自己應該注意一點什么東西嗎?

    又或者,自己應該提前準備一些什么東西嗎?

    寧吉發眨眨眼。

    對于伴娘是誰,他并沒有透露給范云。

    希剛笑道:“伴郎可不是白當的,新郎家一般情況下是要給伴郎打紅包的,知不知道范云,有紅包拿還不好啊?又有酒喝,又有紅包拿,這是一個便宜事,你來不來,你不來的話,我可來了啊?”

    話雖這樣說,但是,希剛也只是開玩笑而已。

    他太高大了,如果他當伴郎的話,和身材矮小的寧吉發站在一起會顯得十分不協調,很難看的,會有明顯地壓著寧吉發一頭的感覺。

    那樣子。

    他就不是當伴郎了,而是來砸場子的,來喧賓奪主的。

    范云應下了伴郎,覺得這件事情自己既然已經答應了,就必須要慎重對待,范云怕到時候自己萬一工作忙的話,會把這件事情忘記的。

    所以。

    范云就連忙對寧吉發道:“行,沒問題的,不過到時候你要提前打電話給我啊,我才能過來的。

    因為,到時候我怕萬一工作忙把這事情給忘記了,耽誤你的事就不好了的。

    另外。

    如果說我來的話需要穿什么衣服你也要提前告訴我,我好準備啊。

    反正。

    總而言之你提前告訴我就好了,需要怎么做,你說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范云都這樣說了,寧吉發自然是十分高興的:“行,到時候我提前打電話給你,月份的話天氣還挺熱的,到時候再看情況吧,看情況安排,好不好?

    反正,一般情況下男的都穿西裝,女的話,就隨便一些,到時候再說吧,好不好?到時候我通知你們,范云。”(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