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82章 范云玩游戲
    希剛沒理他了,希剛把摩托車開得“呼呼”了。

    開出了腳不沾地的感覺。

    是的。

    因為中午兩個人喝了點小酒嘛。

    回到城里。

    想回宿舍睡覺范云喝了一點酒,感覺到腦袋有點昏昏的。

    希剛卻說:“到我家里去吧,走吧,去我家里面睡一下,你們那個宿舍那么熱,連個空調都沒有,去我家睡,我那屋里有空調。晚上的時候,就在我家吃晚飯,好不好?”

    那就走吧。

    范云喝了點小酒,腦袋暈暈乎乎的。

    無所謂了。

    去哪里都可以。

    宿舍也可以,去希剛家也可以,反正他現在是一個單身漢,唐若還沒有回來,自由,他現在是一個自由人士,什么事情都可以自由發揮。

    到了希剛家。

    希剛的爸媽都沒有在家,李陽也沒在家。

    范云嘟嘟囔囔道:“哎,你爸爸媽媽都不在家,李陽也沒在家,她是不是上班去了?”

    是的。

    李陽上班去了。

    希剛從冰箱里拿出兩瓶可樂,自己“啪”的一聲打開一瓶,另一瓶遞給范云。

    范云也打開可樂,喝了兩口,揉了揉腦袋道:“昨天晚上天氣太熱了,哎呀,我那個蚊帳里又進了蚊子,搞得我一夜都沒睡好覺,我去睡覺去了。”

    去吧。

    進了希剛房間,有點熱啊。

    范云也不用客氣,直接把空調打開了。

    他往床上一倒,瞇著眼睛對希剛道:“我睡會覺,太困了,有什么事情不要喊我啊,等我睡醒了再說,對了,你要不要睡啊?”

    希剛點點頭:“睡吧,你睡吧,我玩會游戲再睡。”

    范云倒頭就睡。

    一睡就睡了起碼兩個小時。

    等他悠悠醒來的時候,發現希剛光著個膀子,正坐在計算機旁邊打游戲。

    希剛正在打傳奇。

    老廣場那個中心位置,負一層的吧門口上方的廣告牌上面掛著大幅的傳奇宣傳畫。

    戰法道。

    美麗的女法師,穿著古色古香的魔法長袍,手中不斷把玩著一只魔法球,看上去,畫面那樣的逼真。

    范云從床上一骨碌爬起來,他先是摸起桌子上沒有喝完的可樂,喝了一大口。

    又迷糊了一下。

    然后才走到希剛旁邊,坐在床沿上,看希剛打游戲。

    希剛打得十分入迷。

    此時,他正在操縱著自己的一個角色,一個起碼有35級以上的帶狗的男道士,在計算機的畫面上不停地跑來跑去。

    希剛左手把鍵盤按的“啪啪”直響,右手極其靈活的滑動著鼠標,操縱著他的那個角色,圍著他召喚出來的一只神獸不停的轉著圈圈,他的后面跟著一個身穿重甲,手持一根大棒子的武士不停的試圖砍他,那個武士亦步亦趨,跟在希剛的后面,不停揮動著手中的棒子,時不時還“哈”地一聲,劈出一刀烈火,希剛的血量,瞬間就去了三分之一。

    他趕緊揚起手,“嗞啦嗞啦”用起了治愈術,一道道白光沐浴在屏幕上那個小人的身上,三下兩下血又滿了。

    范云看得有趣。

    這游戲挺好玩。

    挺有意思。

    此時。

    計算機的畫面忽然一轉,原本空蕩蕩的屏幕上,瞬間密密麻麻出現了無數的怪物。

    竟然把范云嚇了一跳。

    我滴個乖乖。

    一堆一堆的飛蛾,白野豬,紅豬,黑豬把屏幕上的希剛與戰士分割包圍了,希剛“啪”的一聲,打出了一個隱身術。

    隱身也沒用。

    白野豬和黑野豬雖然不再掄著大棒子捶他了,但是他卻被一堆飛蛾圍在了中間,那些飛蛾不停地向屏幕上的小人吐著一些什么臟東西,只見那個小人身上一會明,一會暗,一會兒變成了一座石頭般的雕塑。

    希剛道:“這些楔蛾,真煩人,隱身也隱不了,而且還帶麻痹。”

    希剛被那群飛蛾圍在中間,血量掉得很快,比被那個戰士追著砍,掉的還快,又過了一下,他終于受不了了,“唰”的一下,按了一個隨機符,飛到了一個角落里。

    十分不幸。

    他落下去的時候,正好落在了一群手持大棒,看上去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白野豬中間。

    那些白野豬是不會跟他客氣的,一起掄起大棒子來,噼里啪啦把他痛毆了一頓,直接將他敲得看了黑白電視

    這游戲好玩。

    希剛一推鼠標,懊惱地道:“馬的,又掛了。”

    他隨手點起一支煙,看見范云已經醒了,于是就從凳子上面站了起來:“來,范云,你玩,我睡會覺,你來試試”

    范云看希剛玩了一會,覺得這個游戲挺好玩的,心里面也就有一點躍躍欲試的架勢,于是就坐在了計算機的前面。

    希剛搖搖頭:“算了,你還是不要玩我這個號了,我這個號上面有很多裝備,等一下被你玩得一不小心就爆掉了,我給你重新申請一個小號吧。”

    行。

    那就申請小號。

    于是,希剛就給范云重新注冊了一個小號。

    范云十分興奮,右手握著鼠標,感到手心有點微微發抖,從來沒有玩過計算機游戲的他,心里面怪緊張的。

    當那扇古樸的大石門緩緩打開的時候。

    天!

    除了震撼二字,無法形容范云的心情。

    范云的眼睛都瞪圓了。

    他動了動鼠標。

    一個光著膀子,只穿了一條短褲的男性角色隨著他鼠標的滑動,左右移動了起來。

    哦!

    原來,這就是他。

    正好,他的旁邊隨機刷新出來一只雞,范云決定試一試菜刀,都說殺雞不用宰牛刀,那他就用拳頭試一試。

    范云走到雞邊,掄起拳頭就捶。

    捶了一下,沒捶中。

    那只受到攻擊的雞惱羞成怒,分外眼紅,原地跳了起來,“咯咯咯”叫著來琢他。

    倒把范云嚇得轉身就跑。

    他跑一步,那只雞就跟一步,一直跟著不停地啄他屁股。

    這是一只有性格,有脾氣的雞,一只愛憎分明,有仇必報的雞。

    那只雞追著范云,從一座房子追到了很遠的另一座房子后面。

    希剛在旁邊看著,捧腹大笑道:“你的包里有衣服,有一把劍,拿出來穿上嘛!”

    范云撓撓頭。

    他沒玩過呀,他很無奈。

    于是,希剛就手把手教了他一下基本的操作,怎么用快捷鍵打開背包,怎么樣砍怪,怎么樣撿東西,怎么樣挖肉。

    懂了。

    明白了。

    范云雙手微微顫抖著,操縱著那個小人,走出了新手村,沖向了外面未知的世界。

    他先是掄起手中的木劍,將一只梅花鹿砍翻在地。

    然后蹲下身子撅著屁股,站在原地挖了半天鹿肉,挖出一塊品質為7的肉。

    不錯。

    首戰告捷。

    旗開得勝。

    挖完了肉,范云又瞄上了不遠處一只拿著釘耙的怪物貓,他走到那只貓的旁邊,掄起手中的木劍,照著那只怪物貓的腦袋狠狠劈了下去。

    一下子就砍中了。

    被范云砍中的那只怪物貓惱羞成怒,原地跳了起來,掄起手中的釘耙,罩著范云的腦門兒猛地還擊了一下。

    一下子,就把范云原本有16點的血量打成了12點。

    哇!

    這是一只比較兇狠的貓。

    范云毫不示弱,輪起手中的木劍操那只怪物貓不停地砍下去。

    終于。

    “哇”的一聲慘叫。

    那只怪物貓被范云劈翻在地,不止是劈翻在地,隨著它的慘叫聲,還瞬間來了一個六乘六的小爆。

    爽。

    范云將鼠標亂點一氣。

    他打開背包一看,包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居然多了一只古銅戒指,外加一把烏木劍。

    范云覺得,那把烏木劍看上去似乎比自己的出門裝木劍要好一點,因為那把烏木劍看上去厚也厚一點,寬也寬一點,長也長一點,如果用它砍怪的話,可能效果也會好一點。

    于是范云就戴上了那只戒指,換上了那把烏木寶劍。

    瞬間,讓他有了一種高大上的感覺。

    有了一種初次下山的毛頭小伙子,眼看就要躋身于末流劍俠行列的感覺。

    范云決定拿另外一只釘把貓試試菜刀。

    不!

    試一試烏木寶刀。

    結果挺不錯。

    烏木寶刀果然比他那一把出門時的三尺木劍強的多。

    砍在釘耙貓的身上,刀刀見肉。

    隨著另外一只釘耙貓的“哇哇”慘叫,這只釘耙貓也給他來了一個66的小爆,一只魔法01的六角戒指出現在范云的面前,范云直接撿了起來。

    這是個什么鬼?

    難道戴上這只戒指之后,刀上就有魔法了嗎?砍起怪來,難道就能夠更厲害了嗎?

    事實證明。

    帶上這一只魔法01的六角戒指,砍怪的時候似乎也沒有什么大的變化。

    此時,倒是有另外一個手持鋼刀的人跑到了他的面前。

    那個人跑到他的面前,二話不說掄刀就砍,“唰唰唰”,范云的血量,馬上從16點降到了12點。

    這個東西。

    居然敢過來偷襲范云。

    范云不由得火冒三丈,惱羞成怒。

    他掄起自己手中的那把烏木劍,憤而還擊,和那一個手持鋼刀的土匪對砍起來。

    可惜的是他,根本不是那個土匪的對手,因為那一個土匪有二十四點血。

    不一會兒,范云的血量就已經降到了最低。

    此時,他轉身就跑。

    可是,范云卻驚恐的發現自己根本跑不動,他操縱的那一個小人,雙腿如同灌了鉛一樣,只能艱難地一步一步往前挪,而后面那個手持鋼刀的土匪,還在不斷的追擊著他,砍著他,終于,隨著范云操縱的那個小人“啊”的一聲慘叫,瞬間被砍翻在地。

    計算機也會灰屏了。

    此時畫面上紅字顯示,法爺被就是不服殺害。

    這

    范云懊惱的一推鼠標。

    “賤人!”

    他的牙齒縫里情不自禁擠出了這么兩個字。

    罵有什么用?罵也報不了仇。

    范云想到,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不著急,就是不服你給老子等著,等我變強大了以后再見到你,砍死你。

    于是范云又走出新手村。

    這一次他學乖了,他不再往人多的地方去,而是順著左邊走,走到遠處靠近一條河流的地方,在一個空曠地帶里,這里似乎沒有什么人,范云看到前面有一只梅花鹿,于是就走了過去,輪刀就砍。

    那只梅花鹿轉身就走,不想搭理他。

    梅花鹿的態度很不好,這讓范云很生氣。

    小鹿小鹿,砍你,你居然還敢逃跑?我看你實在是活膩歪了。

    小鹿不跑,才是活膩歪了的。

    范云追著這只會逃跑的梅花鹿,一直追在了河邊上,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把他的16點血跑得只剩下了10點,才算是把這只梅花鹿砍翻在地。

    砍完就挖。

    哇!

    這只梅花鹿不錯。

    居然為他奉獻上了兩塊品質為24的極品鹿肉。

    范云回頭戀戀不舍地看了地上的梅花鹿的殘骸一眼,心想:小鹿小鹿,真不好意思,等我去砍幾只釘耙貓為你報仇,好不好?

    呵呵!

    此時,突然刷新了,范云的周圍,立刻出現了十幾只釘耙貓,一下子就將他團團圍在了中間。

    范云立刻嚇毛了,他試圖突破釘耙貓們的重圍,向遠處逃跑,可是,跑不動。

    他已經被那十來只想為剛才被他砍死的那只梅花鹿報仇的釘耙貓圍在了中間,寸步難移。

    不是你!

    就是我。

    范云咬咬牙,掄起手中的烏木劍,拼了。

    他先是朝一個看上去有點缺口方向的釘把貓砍去。

    干掉那只釘耙貓。

    干掉了這只釘耙貓后,范云本以為可以從缺口中沖出去,以前在部隊的時候,軍事訓練就已經教了,應當優先從敵人力量薄弱的地方突出重圍。

    可是。

    這些釘耙貓實在是太聰明了。

    當范云把那個缺口處的釘耙貓被他砍死之后,卻愕然發現,那個缺口,瞬間卻被旁邊的釘耙貓又給堵上了。

    而此時,他包中的血瓶只剩下了三四個。

    不知道,他還能不能支撐到突出重圍的那一刻?

    他會不會被釘鈀貓殺害?

    不會。

    因為。

    就在這時。

    有一個身穿絳紅色布衣的女子從遠處跟來,口中嬌喝不斷,手掌不斷平n出,發出一枚枚的火球,將那些緊緊包圍著范云的釘鈀貓們的隊型,瞬間打亂。

    范云十分羨慕。

    這個法術太厲害了,可以斃敵敵命于七步開外。

    剛才,那個手持鋼刀的土匪砍他的時候,如果他能有這等法術,那么,他還會被殺害嗎?

    當然不。

    他會直接把就是不服擼翻在地,并且,范云還會蹲下身去,用烏木寶刀從就是不服的身上挖出幾塊鹿肉出來。

    剛才就是不服也是這么挖他的,范云覺得自己包里的肉,剛才肯定被就是不服挖走了幾塊。

    因為,范云被就是不服砍翻回城后,發現自己包里原本的三塊肉只剩下一塊了。(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