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89章 阿秀服裝店
    范云看了一會水,心靜了許多。

    “石令人古,水令人遠。”

    范云自言自語道:“都說人是泥塑的,可泥塑也要用水來粘合,否則,只能是一堆散沙。

    都說女人是水做的,可水份也要適中,否則水也會成禍患。女人天性多愁善感,柔情似水,淚水也比男人多得多。

    而男人,那當然就是男兒有淚不輕彈了。”

    范云前一段時間的書沒有白看,他居然發出了以上的感慨與體悟,不簡單。

    范云覺得心情好了不少,慢悠悠走回了余麗拿的報刊亭處。

    余麗拿看著垂頭喪氣的范云,笑道:“怎么了這是?

    蔫頭耷拉腦的,看上去一點精神都沒有?”

    范云鼓了鼓腮幫子:“沒事,沒有什么事,就是今天上班之前的時候,差點被狗給咬了,還好沒被咬到,后來我把那個狗打了,把它打跑了。”

    這個范云。

    嘴忒缺德,夠損的,這是典型的指桑罵槐,在罵霍立。

    余麗拿不知道呀:“哎呦喂,你這個當過兵的兵哥哥,怎么可能會被狗咬呢?什么狗見了你,還不得夾著尾巴灰溜溜的跑呀!”

    范云悶聲悶氣道:“也不一定,有些狗就不會跑,比如說狗仗人勢的那種狗,還有一些得了狂犬病的狗。”

    行了。

    越說越離譜了。

    范云悶聲道:“老余,你有沒有什么事啊?”

    余麗拿沖他眨眨眼:“本來沒什么事的,可是你來了,我就有事了。”

    什么話。

    她扯了一點紙巾,沖范云笑道:“幫我看著攤子啊,我去一下洗手間,等一下就回來。”

    行。

    去吧!

    等余麗拿從洗手間回來,范云決定不再跟她聊天了,他覺得自己應該拐到衛明珠那兒再去看一看,那條路他有幾天沒去巡查了,今天早上跟霍立打了一架之后,范云突然覺得有點不放心,他覺得自己應該到衛明珠那條路去巡查一下,看看有沒有什么自己沒發現的情況,或者說衛明珠發現不了的情況,以免給別人抓住什么小辮子。

    范云覺得,自己的工作上面不能再出什么紕漏了,不然的話,實在是有點對不起老魏和楊大隊長了。

    范云走得挺快。

    如同一只受驚的兔子一般。

    余麗拿“哎哎哎”,哎了好幾聲都沒有哎住他。

    她本來想拿一點小零食給范云吃的,此時見范云跑得那么快,也就算了,余麗拿將剛剛拿起的一袋開心果又放回了柜子里,搖了搖頭:“這個傻子,跑的那么快!本來想給點東西給你吃吧,你沒有口福。

    哼,算了,等一會你肯定還會回來的,等下再給你好了。”

    范云到了衛明珠那條街,晃悠著腦袋東瞅西瞅沒有發現她,范云覺得衛明珠這一會可能巡邏到了秦皇路的盡頭了,可能是到另外一頭去了。

    于是。

    他決定順著路邊慢慢的走,一路巡過去,去找一找看。

    當他快走到教育路口的時候,果然不出他所料,衛明珠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

    不過,她并沒有閑著,而是正在和一個臨街鋪面的老板娘大聲爭論著什么。

    范云走了過去。

    只見那個四十來歲,畫著紅嘴唇兒,看上去還挺標致的老板娘大聲嚷道:“我沒地方放好不好?

    我們這個店里面很窄的,你去看一看,不信的話,你進來看一看里面有沒有地方?

    我請問一下你,你自己去看一看有沒有地方?

    我跟你說,裝空調的師傅早就看過了,我們的空調主機是沒有地方放的,只能放在門口你能不能講點道理啊?

    看你這個小姑娘年紀不大,怎么那么不講理呀?”

    衛明珠看了看范云,她感覺自己來了一個撐腰的幫手,說話更加大聲了起來:“你別跟我說那些,那些我管不著,反正我現在就看到了你們的這個鐵架子放在了路上,這樣就不合適,這個怎么說都要整改的”

    范云一眼就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他看了看那個老板娘,感覺到老板娘有些面熟,好像是在哪里見過一樣。

    范云心中有點愕然。

    他好好的回憶了一下,想了想,哦!想起來了,這個老板娘他認識。

    原來。

    就是以前他擔任郵遞員的時候,有一天去送信,去茅坪送了一張匯款單,當時的那個女人就是現在的這一個阿秀服裝店的老板娘黃大秀。

    至于衛明珠因為什么事和老板娘黃大秀吵起來,范云一眼就知道啥原因了。

    都是因為黃大秀的服裝店裝了一臺空調,然后,主機沒有地方放,所以,她就請安裝師傅在她門口的人行道上打了膨脹螺絲釘,把主機裝在了門口。

    裝在門口后,又怕有人偷,所以她又在空調外面加裝了一個鐵籠子。

    范云過來后。

    黃大秀看了他兩眼,她的臉上,剛才還是一副十分生氣的模樣,現在看見了范云后,不知不覺卻變成了笑容:“哎你不是那個哎!我記得好像在哪見過你,對,就是上一回的時候,你不是送信的嗎?幫我還送過一匯款單在我們村子里,你現在怎么沒有送信了?現在干城管了呀?”

    她的記性不錯,居然也認出了范云。

    范云云笑著朝黃大秀點點頭:“啊,老板娘生意好啊,怎么?現在開服裝店了呀?”

    黃大秀點點頭:“嗯,是的,我不是閑著沒事干嘛,然后就到城里來盤了一個鋪子,在這里賣點衣服,別的我也不會干啊,因為以前的時候我賣過衣服,懂一點這行,所以說,就干老本行了,沒辦法啊,都是出來混口飯吃嘛!”

    范云微微頷首:“那倒是,干什么不是干,是不是?反正有點事情做著,可以打發時間就可以了,閑著也是閑著嘛,其實在這兒賣衣服也挺不錯的,這兒人挺多的,也挺繁華,挺熱鬧的。”

    看范云說的,好像他挺會做生意一樣。

    其實他什么都不懂,瞎說,胡說。

    范云既然開了口,衛明珠就停了下來:“師傅,你看看,你看看這個鐵籠子,行不行啊?”

    范云看了看。

    行。

    也不行。

    這個東西,怎么說呢?如果范云說它行,它就行,不行也行。

    如果范云說它不行,它就不行,行也不行。

    這個東西,是需要靈活處理的。

    比如說,黃大秀開的這個阿秀服裝店,如果說里面確實沒有地方裝空調的話,那么,她如果說在門口裝一個空調的話,對于范云他們來說,通常情況下,也是需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為什么?

    一切都是為了服務嘛,對不對?

    別人是開店的,你不可能讓別人店里面連個空調都不裝啊,特別像現在,天氣這么熱,對不對?大熱天的,哪一個買衣服的客人愿意跑到一間進去就出汗的店里面逛,去里面買東西?

    不過。

    衛明珠說的也有道理。

    因為黃大秀門口這個鐵籠子沒裝好,裝的太朝外了,從視覺上面看,已經影響到行人走路了,看上去是十分扎眼的。

    范云伸手示意衛明珠和黃大秀兩個人都停下來:“老板娘,按規定,你這樣裝空調是不行的,我這個同事她沒有說錯,她說的都是原則問題。

    不過呢這樣吧,我先去你店里面看一看,好不好?

    看看是什么情況,咱們了解一下,然后再出來看看你裝的這個空調,具體情況具體對待,好不好?”

    那就看唄。

    有人給了坡,那就要借坡下驢啊。

    黃大秀是什么人?是一個做生意的人,做生意的人,最是面玲瓏,像察言觀色這種事情,更別提了。

    范云走到阿秀服裝店里看了看。

    別說。

    一進去就涼颼颼的,空調開的挺低,很舒服。

    黃大秀指著鋪子里面道:“你看看我這個鋪面,就這么窄,是不是啊?兄弟。

    外面一點點地方,全部都是掛衣服的,這是我的生意啊,我就是做這個的。

    然后呢,里面有一個洗手間,那個洗手間里面是裝不了空調主機的,那么窄,對不對?

    我這沒辦法呀,我只能裝到門口了。

    你看看,要不,你到洗手間去看看,看看里面是什么情況,看能不能裝得下?

    裝不下!

    我不騙你的,真的,絕對裝不下。”

    裝得下裝不下,她說了不算,一切要等到范云看過之后再說。

    范云拉開洗手間的門。

    確實裝不下。

    洗手間太窄了,里面剛剛只能容得一個人蹲下去,在里面想打個轉身的話都很困難,那么大一個空調主機放在哪里?

    根本沒地方放。

    范云“呯”地一聲又把洗手間的門關上了,他朝黃大秀微微點頭道:“嗯!確實太窄了,洗手間里面肯定是裝不下的,這個就不用說了,那么大一個空調主機,對不對?

    你這個店確實是太窄了,沒辦法,那個空調主機只能是裝到門口了。

    這樣吧,我們到門口去看一看,看看那個空調主機是什么情況先吧,好不好?”

    那就看吧。

    范云走到門口,端詳了那個空調主機一陣子。

    他發現那臺空調主機并沒有靠墻。

    因為黃大秀的這個服裝店門口有一道三十公分寬的臺階,不知道是因為那個裝空調的師傅圖省事,還是因為那個鐵籠子做成了一個四四方方的,并沒有依照那個臺階的形狀來做,所以說,就導致裝空調的師傅裝機的時候,只能把主機放在人行道上,而沒有放到那個臺階上去,這樣,就顯得被占的路寬了很多。

    范云端詳了一下,有了主意。

    他笑著對黃大秀道:“姐姐,你看這樣行不行?

    你看看。

    姐姐。

    你這個空調主機啊,它本來是可以裝到那個臺階上面的,然后呢,鐵籠子也可以做得跟臺階一樣寬。

    但是呢,不知道什么原因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你那個工人偷懶,還因為他是一個新手,所以,并沒有做好那個籠子,你看看籠子現在坐到下面來了,所以說,就占了很多的地方。

    我建議你啊,我建議你打電話給那個做籠子的師傅,讓那個師傅把門口這個鐵籠子重新改一下,然后呢,再讓裝空調的師傅把你的這個空調主機往上面挪一下,挪到那個臺階上面去。

    哎!

    這樣呢,就不會耽誤別人走路。

    其實,第二個臺階本身也是你們這個店的一部分,對不對?你把空調主機裝在自己家的臺階上,別人還能說你什么嗎?

    對不對?

    別人再說也說不出你什么話來了,姐姐,你看這樣好不好?”

    范云一口一個姐姐,一口一個怎么樣,好不好,全部都是替黃大秀打算的模樣,他這樣良好的態度,讓黃大秀剛才因為和衛明珠吵架時積攢起來的那一點點氣,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黃大秀打量著自己家的空調,點著頭道:“真的,你如果不說的話,我都沒注意。

    確實!

    當時那個師傅裝空調的時候稀里糊涂的,怎么搞的?他都不知道幫我把空調裝到上面來。

    還有那個做架子的也是,你看看,這個鐵籠給他做的!

    行!

    我打電話給他啊!

    我等下就打,讓那個做籠子的過來重新弄一下,重新量一下尺寸,看看怎么幫我改一下,改完了之后,我把主機挪到臺階上面去,這樣好不好?”

    當然好了。

    這樣子,問題不就解決了嗎?架也不用吵,問題也解決了,兩全其美,對不對?

    范云笑道:“謝謝,謝謝姐姐,感謝你支持我們的工作。

    我呢!替我這個同事給你道個歉,不好意思啊,剛才她說話也比較沖,但是,請你相信我們沒有惡意,一切都是為了工作。

    其實,也是為了你們好,是不是?

    如果說你把這個空調比如說,你的這個鐵籠子擺在人行道上,萬一把別人絆倒了,這就是一個事情。

    如果你要是把它挪到上面去,對不對?既不會絆倒別人,而且又美觀,咱們都方便,你說是不是?姐姐?”

    是。

    他說得都對。

    什么話都被他一個人說了。

    范云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還是很優秀的。

    黃大秀轉身去了店里,端了一只花貓撲蝶的托盤出來,里面堆著一些什么糖果呀,瓜子呀,龍眼干啊那些小零食,黃大秀笑著招呼范云道:“來,弟弟,抓東西吃,我這個新店開張不久啊,來來,吃點東西,隨便抓一點。”

    這個要抓。

    這個范云不能拒絕。

    這個,是做生意人的一個好彩頭,給你,你多少都要抓一點。

    范云不是多少抓一點的問題,而是抓了一大把瓜子,因為他知道衛明珠剛才和老板娘吵了架,不好意思抓,所以他自己就多抓點,等一下,好給衛明珠分一點。(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