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195章 下雨天好偷懶
    老魏的話說得有道理。

    范云喝了一口啤酒,夾了一塊雞肉放在口中,看著吃得一臉幸福的諸位同事笑道:“別說,今天這個雞肉做的實在是太好吃了。”

    梁蓉接過了話,但是她沒有提菜好不好吃,而是講起了一個今天發生的事:“嘻嘻!我今天可看了一場熱鬧!”

    “什么熱鬧,說來聽聽!”

    “說說。”

    “快說,快說。”

    好幾雙眼睛一齊盯著梁蓉。

    她若不說。

    這些人準備從她嘴巴里面往外摳故事。

    梁蓉不急不忙道:“今天下午,我在家家樂那個賣衣服的門口站著,這時候,來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顧客,帶著個二十來歲的女的買衣服,選來選去,選了半天。

    后來,那女的看中了一件裙子,那個男人就到門口的收銀臺付錢,那個管收錢開票的營業員還沒來得及給那一男一女找零錢呢,這時,從門外進來一個三十多歲女的,上來就和那個二十來歲女的動上手了。

    兩個人撕衣服,扯頭發,呵呵!兩個人都已經滾在地下了,還不撒手,那個歲數小的,連高跟鞋也蹬掉了。

    搞笑的是旁邊那個男的光看熱鬧,誰也不幫。

    那個男的氣得嘴巴都歪了,還一個勁說使勁打,誰厲害剛買的這件裙子就歸誰。

    哈哈。

    聽了他說這個話,倆女的倒不打了,一起沖他來了,一個扯他衣服,一個掐他手,把他連扯帶拽揪出去老遠才撒手。

    在外面鬧了好一陣子的。

    后來。

    那個男的又一溜煙跑回來取東西,我就看到他的臉上被抓了好幾條血印子,衣服扣子,也掉了兩個。

    那個賣衣服的營業員問他怎么了?要不要報警,他來了一句,小五打男人,報什么警啊?

    那男人零錢也沒要,拿上東西就趕緊走了。

    后來,我們才弄明白,小五原來就是小二加小三的意思,笑的人要死!”

    大家都笑起來。

    這事。

    老魏笑道:“男人有錢就變壞,女人變壞就有錢,大家都這樣說!”

    聽了老魏這句話,老魏老婆立刻用筷子敲了下他的酒瓶:“我告訴你啊,你要是敢去找小三,我可不會輕饒你!”

    “我找什么小二小三啊?直接把你當小三供著不就行了嘛!”

    “瞎說道,我要是小三,那你的大奶二奶是誰?在哪呢?”

    老魏見自己的老婆不禁逗,忙分辨道:“打比方呢!

    比如說。

    禮拜一你是大奶,禮拜二是二奶,禮拜三是小三,禮拜四休息、剩下三天倒回來做,每一天的待遇都不一樣,讓你天天都有新驚喜,多好呀!”

    范云撲哧一下笑了。

    這老魏。

    看不出來還挺貧嘴的。

    不過,看樣子今天晚上他是有點皮癢了,現在不考慮后果就說了這幾句話之后,估計是要妥妥的跪搓板了。

    這時,范云褲兜里的手機響了,他忙摸出來接了:“喂,你好”

    電話是駕校打來的。

    通知他這個月二十九號科目二考試。

    范云唯唯諾諾應了。

    考吧,早考晚考都要考,早考早利索。

    吃完了飯。

    散伙。

    明天早上還得訓練呢,軍軍也要早起上學,老魏的老婆也要早起賣菜,大家都忙,吃完飯也沒有什么節目,就散伙了。

    范云沒有跟衛明珠一起騎摩托車回去了,本來,衛明珠是想搭他回去的,但是范云拒絕了,因為他有點迫不及待的想打一個電話給唐若,問問唐若有沒有接到駕校通知考科目二的電話,范云決定還是邊走邊打電話,就走小路,反正也沒什么事,所以就沒有必要跟衛明珠一起走了。

    隨便他。

    有順風車不搭。

    傻子。

    范云順著小路往宿舍走,邊走邊撥通了唐若的電話:“若若,剛才我接到了駕校的電話,他們通知我說這個月二十九號考科目二,你呢?駕校有沒有打電話給你啊?”

    電話那頭。

    唐若的聲音聽上去心情非常不錯,她笑嘻嘻道:“打了呀,駕校也打個電話給我了,和你一樣,也是二十九號考試,我覺得挺好的,這樣咱們可以一起,對不對?

    我看一下,過幾天早點回去,怎么說還要練一練嘛,考試之前都要摸一摸車呀,不過我覺得我再練個幾天就差不多了,但是也不確定啊,不一定百分之百能考過。

    我模擬考,考得倒還可以,每一次都是打九十多分到滿分,基本上每一把都能通過的,不知道你現在練的怎么樣了?”

    范云還能怎么樣了?

    他這幾天都沒有摸車,雖然說信心是能夠打一百分的,但是他的實際操作誰知道呢?

    可能有點懸。

    范云低聲低氣道:“我覺得還可以吧!

    我練的雖然說不是特別熟,但是基本上每一把也能過,我我我抓緊時間再練一練吧,你說好不好?

    我覺得我應該再練一下。

    唐若你快點回來嘛,你快點回來,我們兩個人一起練嘛,好不好?我都想死你了。”

    聽到這話,唐若倒沒笑他,而是輕輕地道:“我也想你呀,我也想快點回去啊,可是,這邊一下子走不開嘛,我抓緊時間爭取早一點回來,啊,乖!”

    范云將頭點得跟雞啄米似的:“好的好的,你快點回來啊,等你哦!對了,到時候你在哪里下車呀?我好去接你啊!”

    唐若笑道:“你又沒有小轎車,接什么接呀?

    不用接了,我到時候肯定是坐飛機回去的,然后到桂林下飛機,到時候我自己坐車回來就好了!”

    一句沒有小轎車。

    嚴重打擊到范云了。

    是啊,光考個駕駛證,又買不起車,又有什么用呢?

    以前。

    范云還曾經信誓旦旦的說,等自己復原之后,三年就能買一輛桑塔納,看這個樣子,再給他三年恐怕也買不起呀!

    理想和現實之間,還是有很大的距離呀!

    如果說范云想要實現理想,看來必須要改變一下自己才行了,如果像他這樣一直上班的話

    哎!

    其實,按理說范云買車也不是不行,貴的買不起,可以買個便宜的嘛,對不對?

    其實。

    范云可以買一個五菱之光面包車,或者昌河那種面包車開。

    那些車,經濟實惠,兩三萬塊錢就能買一臺。

    如果說是買二手車的話,幾千塊錢就可以了。

    他咬咬牙,努努力,勒勒肚皮的話,大概一年多就能買一輛二手的五菱之光了,到時候開著也挺不錯的。

    起碼說。

    刮風下雨天能躲在車里面看別人開摩托車在外面受罪了。

    范云舍不得掛電話,一個勁地跟唐若膩膩歪歪:“若若,我好想你啊,我感覺你走了好久了,真的!”

    唐若笑道:“我也有這種感覺,別著急啊,等著我從上海給你帶好吃的回來,帶很多很多好吃的,好不好?”

    為什么?

    感覺唐若跟范云說話的語氣,倒像是她在和馬雪瑩說話那樣,像哄小孩子一樣。

    范云戀戀不舍的掛了電話:“拜拜,你在上海一定要注意身體啊,好不好?一定要照顧好自己,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你了。”

    唐若在電話那頭“啵”了他一下。

    表示安慰。

    表示親親。

    范云的唇角不由自主的就劃上了一絲笑意。

    他就想起了漂亮的唐若軟軟的嘴巴。

    唐若的嘴巴。

    好香,好甜呀。

    蘋果一樣香。

    蘋果一樣甜。

    甜死范云算了,甜得范云走不動路。

    回到宿舍,范云首先第一件事,是先跑到洗手間沖涼,熱死了,他要沖個涼才行。

    他的沖涼,是真正的沖。

    別人只是淋浴,他是真正的大盆大盆,大桶大桶地倒、沖。

    爽快。

    不知道為什么?今天晚上天氣特別的悶熱,蚊子也特別的多,在宿舍里面飛來飛去,范云感覺到,自己如果說不進蚊帳里面躲著的話,可能不大一會,全身的陣地就會被那些蚊子們給占領了。

    蚊帳一關。

    看你們還猖不猖狂?

    范云躺在床上習慣成自然地扯過書本看了幾眼,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睡到半夜的時候,他被窗外“噼里啪啦”的聲音驚醒了。

    范云從床上跳下來,走到外面的走廊看了一下。

    哇!

    下大雨了。

    電閃雷鳴,老天爺發威了。

    比范云沖涼時倒水的那種聲音還要猛上三分的雨水,“嘩嘩嘩”從天上一個勁兒的不停地倒下來,倒在不銹鋼的薄瓦皮上時,發出一陣陣極大的噼里啪啦聲。

    這天。

    成是被哪一個nnn給捅漏了。

    過癮。

    范云將手伸到走廊外面接了接雨水,涼颼颼的雨水不停地打在他的手掌心,濺到他的胳膊和臉上,爽快。

    此時。

    就在他們宿舍前方不算太遠的一處山邊,一道明亮的閃電從天而降,而后,接著一個炸雷從他的耳邊“轟隆隆”暴響著滾過。

    也不知道那道閃電劈壞了什么東西沒有。

    倒是這一聲驚雷,震得范云他們院子里一些車輛不停的叫了起來:“嗚哇嗚哇!”

    范云挺高興。

    他覺得下雨好。

    下雨天好偷懶。

    如果說這個雨一直下下去的話,明天就不用訓練了,對不對?不用訓練,那他就可以多睡一個小時的懶覺了。

    果不其然。

    這個雨一直下個不停。

    到了第2天早上的時候,這雨緊一陣,慢一陣,大一陣,小一陣,仍然無休無止的下著。

    太好了。

    正合范云之意。

    他本來定了六點半的鬧鐘的,現在又把它摁掉,重新定了一個七點半的。

    睡懶覺覺。

    養肉肉。

    但是范云突然發現,唉呀,雖然說訓練是減免了,但是上班就不爽了呀。

    雖說上班的時候可以找地方偷懶,但是從宿舍走到上班的那條路,還要走很長一截子呢,這不爽快,等一下,搞不好鞋子都搞濕了,這么大的雨,怎么辦啊?

    范云起床洗漱完畢,穿好衣服,準備上班的時候,發現老魏班長正準備將隊里的那輛皮卡車開出去,范云連忙招手大喊道:“師傅,等等我,等等我。”

    老魏本來已經準備開車走了,聽見范云喊了之后,連忙又把車倒了回來,一直倒到他們宿舍的門口。

    “你還沒走啊?我還以為你走了呢?”

    范云跳進皮卡車里,甩了甩頭:“這么大的雨,怎么走啊?師傅啊,你看看?這要是走著去上班的話,還沒到地方呢,鞋子就濕了。”

    老魏笑道:“你要去領雨衣雨鞋呀,這樣子不行的,下雨天的時候,我們有那個雨衣雨鞋發的,下大雨就不要穿自己的鞋了,皮鞋布鞋都不行的,必須要穿雨鞋。”

    范云不知道呀,原來雨衣雨鞋公家也有發的。

    他笑道:“我不知道啊,師傅啊,我以為我們只發衣服和皮鞋呢,沒想到雨衣和雨鞋也有發的,你說我要不要現在去領啊?”

    老魏“吭哧”了一下:“咳今天就算了吧,下這么大雨,管后勤的人也不一定這么早來的。

    你沒有水鞋的話,你就找地方躲著雨嘛,不要去外面,知不知道?

    行了,咱們先去吃早餐吧,吃完早餐我把你送過去,啊,如果說領雨衣雨鞋的話,等下班了再說吧!好不好?”

    行吧。

    聽師傅的話。

    沒問題。

    早餐有沒有什么新鮮花樣,最好吃的還是米粉,像其他的什么包子油條啊,面包牛奶啊,吃來吃去總還是不如那一口香噴噴滑溜溜十分有嚼勁的米粉。

    范云請客。

    他搶著付了錢,給自己和老魏一人叫了一碗二兩的米粉。

    他付就他付。

    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老魏也不和他搶,如果說老魏先掏出錢來的話,那就是老魏付了,范云也不會跟自己師傅搶的,不計較。

    本來也是,如果說什么事情都斤斤計較,一分錢的虧都不肯吃的話,那么

    那就實在是小氣的沒朋友了。

    兩個人也沒有在桌子邊上坐,就是端著米粉碗,站在米粉店的門口,呼呼啦啦地往嘴巴里面扒拉著米粉,看著外面同樣呼呼啦啦的雨。

    米粉店里,時不時有人擱下碗,“嘭”的一聲撐開傘埋頭沖進雨里。

    這些,無非是著急上班的工人,趕著上學的學生,或者說,一些有急事的人,趕緊扒拉完了這兩口米粉,該干嘛干嘛去。

    范冰冰和老魏倒不著急,車子已經開出來了,已經到了街上了,現在他們所在的米粉店位置,也算是他們的工作范圍之內了,所以說,不著急。

    范云可以安心吃完了早餐,等到雨小一點,再慢慢溜著房檐底下走。(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