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09章 老范家的飯
    范云攬住了唐若的腰。

    沒事。

    有墻擋著呢,別人看不見他的小動作。

    范云指著最角落里兩棵碗口粗的柚子樹道:“你看那兩棵柚子樹,上面結的柚子雖然個頭不大,但是挺甜的,等今年柚子熟的時候,摘一些給你們家嘗嘗。”

    唐若笑了。

    到時候再說。

    現在離柚子熟還早著呢。

    現在就想著先許下人情,往未來的丈母娘家里送東西了?

    小伙子。

    不要心急喲。

    轉完了園子,范云又領著唐若到村子前面轉了一圈。

    只見村前面,如今并排扣了許多養雞的大棚,頗有幾分興旺發達的氣勢了。

    看來,這個生意能做?

    原先,雞棚只有玉成家一家的,現在卻一下子如同雨后春筍一般,冒出來了這么多家。

    話說。

    這些農村人也是的,看見什么賺錢了就一窩蜂上,你搞我也搞。

    譬如前些年的時候,范云他們村子,有人看見種桂花樹賣挺賺錢的,于是就跟著外村的一些人學著種桂花樹。

    確實,最先種的那些人是賺了一些錢。

    但是,正是因為他們賺了錢,起到了榜樣的作用,所以很多人就眼紅,也跟風一起種起了桂花樹,把山上原先的橘子樹全部挖掉了,全部栽成桂花。

    好!

    這下好了。

    終于,因為家家戶戶都種,栽的太多了,供大于求,根本賣不上什么好價錢了。

    最后,那才辛辛苦苦種起來長起來的桂花樹,又不得不賤賣的賤賣,砍掉當柴燒的砍掉當柴燒,重新又種回桔子樹。

    瞎折騰。

    就像這個養雞也是的。

    雖然看上去確實扣了好多大棚,樣子倒是紅紅火火的,可是,真正能堅持的最后的,不知道能剩下幾家。

    看過就算了。

    走了。

    范云帶著唐若在村子前面轉了幾圈,碰到了幾個熟人,打了幾聲招呼。

    無非都是一些什么同村的叔叔嬸嬸,伯伯伯母之類的。

    那些人雖然疑惑范云身邊跟著這么一個漂亮的大姑娘,一個個倒也沒問什么。

    正常。

    農村人說話辦事一個個都謹小慎微的,生怕一不小心就說錯了話似的。

    他們,只有跟熟人之間才會肆無忌憚地開玩笑,而唐若,呵呵!除了范云,這個村子里的人沒有一個人認識她。

    轉了一圈。

    兩個人回到家中。

    范云媽已經動手做上飯菜了,老遠,就能看見他家廚房里冒出的陣陣炊煙了。

    唐若本來想去燒火的,卻被范云媽從廚房給“趕”了出去:“妹妹,你快去外面吹電風扇去吧,這個廚房里這么熱,你進來干什么呀?

    快出去,去外面看電視去吧!啊,聽話。”

    行呢。

    這個婆婆挺心疼媳婦。

    范云在調臺。

    調來調去,調到了一個暑期檔必演的電視,西游記。

    此時,正演到孫悟空踢翻了太上老君的煉丹爐那一節,范云沖唐若笑道:“若若,看不看西游記?”

    看什么西游記。

    唐若現在正站在他家掛在墻上的大相框前看來看去。

    她看到一張老照片上,有一個穿著虎頭鞋的小孩坐在一張大椅子上,唐若指著那個小孩問道:“范云,這張照片上的小孩是你吧?”

    哇!

    唐若太厲害了。

    一眼就認出了那時才剛剛學會坐,還不到一歲的男朋友了,果然,她和范云是有緣的。

    情緣。

    眼緣。

    兩緣俱有。

    范云就走到唐若的身邊,一張一張給她介紹那些相片的來歷。

    這一張是范云。

    那一張是范雨。

    還有一張全家人的大合照,上面那些七大姑大姨,范云也一一指著給唐若介紹了一下,雖然唐若一個都記不住,但是她還是點著頭,表示自己認真聽了。

    以后。

    如果她與范云的那些親戚們見了面的話,唐若應該還是能夠記住一兩個的。

    這時候,范云爸賣完了葡萄回來了,他挑著兩只空籮筐,每只空籮筐里,分別還裝著幾串半生不熟的青葡萄。

    不用問。

    這幾串葡萄都是因為品質不合格被別人剔出來的。

    范云忙喊了一聲:“爸,你賣完葡萄回來了?”

    范林松點點頭,鼻孔里“唔”了一聲。

    唐若急忙笑著打招呼:“叔叔,你回來了。”

    別看范林松對兒子不笑,可是,對唐若那可是笑逐顏開,范林松笑道:“嗯”

    他只嗯了一個嗯字。

    臉上保持著笑容。

    范云明白他爸的意思,忙接過了話茬:“爸,這是唐若,是我的朋友,今天我休息,她也休息,我就帶她到咱們家來玩一下。”

    這個范云,嘴巴真不會說話,關鍵時候掉鏈子。

    這個時候,怎么能說唐若是朋友呢?朋友這個身份,定位太模糊了。

    他應該明確的表示,唐若就是自己的女朋友,今天帶她來認門來了。

    不就行了嘛!

    他爸他媽什么沒見識過呀?一看到唐若,早就已經秒懂了,早就知道他倆人是什么關系了,還用這樣遮遮掩掩的嗎?

    這事,光明正大的說就得了,公開兩個人的關系又怎么了?又不是什么怕羞的,見不得人的事情,對不對?

    而且。

    如果說范云直接就說唐若是自己的女朋友,雖然唐若會害羞,但是她肯定不會反對,不會反對,那就是默認嘛。

    這樣的話,接下來幾個人聊天的時候,不是就更加親密一些,更好聊一些了嗎?

    范云呀范云,關鍵時候掉鏈子呀。

    缺少經驗。

    幼稚。

    不過沒關系,他說不說,范云媽和范云爸都懂,都知道他和唐若之間的關系是怎么回事,一個女孩子愿意單獨跟著你到你家里面來,那么,你們兩個人的關系必定非同一般,這還用說嗎?

    范云爸沖唐若笑笑,他放下籮筐,從籮筐里拿出兩串葡萄,遞給唐若:“吃葡萄,這個是我剛從地里剪回來的。”

    這?

    差評!

    賣剩的青葡萄拿給自己未來的兒媳婦吃,難道不該給他差評嗎?

    不過,他的籮筐里除了這幾串葡萄,確實也沒有什么拿不出手的東西了。

    因為。

    他不知道今天唐若要來呀,他如果知道的話,他肯定會把今天剪的葡萄里,最好,最漂亮的挑幾串出來留給唐若的。

    這個確實也不能怪他。

    想到這一層的話,還是可以原諒他的。

    原諒他無意的怠慢。

    不過唐若并沒有計較這些,因為她剛才既吃了西瓜又吃了葡萄,并不想再吃這些東西了。

    另外。

    唐若不是那種小心眼的女孩。

    她如果是那種小心眼的女孩的話,此刻肯定會多心,想,為什么要把這些挑剩下的東西給我?是不是瞧不起我呀?

    唐若有禮貌地接過了范云爸遞過來的那兩串葡萄:“謝謝叔叔,剛才我們已經吃過了,我們吃了西瓜,還吃了葡萄呢,你們家種的葡萄和西瓜真的很甜。”

    范林松得到了唐若的表揚,挺高興。

    他去雜物間放扁擔籮筐去了。

    唐若轉手就把那兩串半生不熟的葡萄交給了范云:“給你,你去把它們消滅掉。”

    行吧。

    那就范云消滅掉吧。

    范云將其中的一串放回桌子上,拿著另外一串去水溝里面洗了洗,然后直接擇著葡萄粒子吃了起來。

    邊吃邊點頭:“喂,若若,你別看這個葡萄是青的,但是很甜的哎!”

    是嗎?

    唐若有點不相信。

    范云又“吧嗒”一下,擠了一顆葡萄的嘴巴里:“真的,這個青皮葡萄就是這樣子的,熟了也是這種顏色的,這個葡萄真的很甜,特別特別甜,還有一股香味,你要不要嘗一下?”

    說得唐若有點心動。

    那就嘗一下吧。

    于是,范云就擠了一顆青皮葡萄到她的嘴巴里。

    呀!

    酸死了。

    范云這個壞東西,騙人呀。

    真是一肚子壞水。

    明明那個青葡萄粒子酸的要命,他還強忍著,故意裝模作樣的說葡萄是甜的,非要騙唐若也吃上一顆,他才舒服。

    范云。

    此時在唐若的心里。

    瞬間壞蛋加級了。

    范云見唐若上了當,瞬間笑得見牙不見眼了:“哈哈哈哈

    我騙你的,這種青葡萄好酸呀!

    不過話說回來啊,咱們應該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說是不是啊?

    所以說,你不能怪我。”

    不怪你才怪。

    范云個壞東西。

    唐若輕輕靠到了他的身邊,伸出尖尖十指,在他的胳膊上用力掐了一下。

    “嗞!”

    這酸爽。

    比青葡萄更帶勁,更給力。

    房中正端著一盤子菜從廚房里出來的范云媽,看見了在門外并肩站在一起的范云與唐若,嘴角處的笑意更加濃了三分。

    范云媽覺得兒子的眼光不錯,因為唐若的面相既好看,又飽滿,一眼看上去,就知道她是那種十分有福氣的姑娘。

    只是,不知道這樣的一個姑娘家庭條件怎么樣?

    呃。

    不!

    應該說,不知道唐若她們家對老范家的要求是怎么樣的,比如說彩禮呀,結婚的時候購置的東西啊,有沒有什么要求?

    范云媽思考的比較遠,剛才在廚房做菜的時候,她就已經開始往長遠方面考慮了,往兒子的婚姻方面考慮過去了。

    是的。

    應該考慮。

    她認為,這倆孩子遲早都是要結婚的嘛,對不對?

    早考慮,早做打算。

    范云媽招呼道:“范云,吃飯了,妹妹,吃飯了。”

    那就吃飯唄。

    其實,唐若并不餓,她本身食量就加上天氣炎熱,剛才又吃了西瓜,葡萄等水果,所以說現在根本還不怎么餓呢。

    但是。

    既然范云媽招呼了,那么多少她總要吃一點。

    范云媽拿了一只不銹鋼的小鐵勺,十分殷勤地給唐若舀湯,布菜。

    這。

    太熱情了吧?

    希望以后繼續保持。

    千萬不要像電視劇里面的老巫婆一樣,等到唐若嫁過來當了她的兒媳婦的時候,然后立刻現了原形,露出一副惡婆婆的嘴臉出來,動不動就拿一些家法說事,那樣就不好了,做人一定要表里如一,有始有終呀。

    會的。

    放心。

    范云媽絕對會和唐若搞好關系的。

    再說了。

    現在什么社會?

    現在是新時代了,新時代的婆婆和媳婦之間的關系,早已不像舊社會那樣子了。

    現在這個社會,說實話,通常情況下更多的卻是婆婆有點怕兒媳婦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大概。

    可能。

    是因為老婆越來越難討,而廣大的女性同志們也越來越自主獨立的原因吧。

    范云媽給唐若舀了一小碗排骨湯,笑道:“妹妹,你第一次到我們家里面來,我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什么菜,所以做的菜不一定適合你的胃口,你別見怪呀!”

    不見怪。

    范云媽一口一個妹妹,一口一個妹妹,如同叫自己的親生女兒那樣溫柔地叫著唐若,叫得唐若心里軟軟的。

    是呀,范云媽沒有女兒,她只有兩個兒子。

    其實她多想要一個女兒呀,都說女兒是老媽的貼心小棉襖,這話,想來一定是不會錯的。

    唐若覺得范云的老媽有點客氣的不像話了,連忙搖了搖手:“阿姨,阿姨,我自己來,我吃什么自己來,你不要客氣,真的,你千萬不要客氣”

    范云也覺得老媽客氣的過分。

    人家第一次來。

    不要這樣子嘛。

    范云笑著對他媽道:“媽,我們都是很隨便的人,大家都自己來嘛,好不好?

    這又不是在哪里,都是在自己家里面,好了好了,不要客氣了,若若,你想吃什么,就自己動手,啊!”

    范云腦袋突然開了竅,這幾句話說的很不錯。

    這幾句話,已經在潛臺詞里把唐若劃為他們老范家的人了,不知道唐若聽出來了沒有?

    那就自己來吧。

    其實。

    說實話,別看范云媽做了一桌子菜,可是,這大夏天大中午的,天氣這么熱,確實每個人也吃不了多少。

    吃完了飯,一桌子菜倒剩下了一大半。

    也好,省得晚上范云媽辛苦再做了。

    中午的菜,晚上熱一熱又是一頓,搞不好,還吃不完,明天中午還可以繼續再吃一頓。

    其實,今天范云帶唐若回來,又不是專門來吃飯的,而是帶唐若來認門的。

    范云媽和范云爸在觀察唐若的同時,唐若也在觀察他們。

    唐若覺得,范云的爸爸媽媽都屬于那種十分憨厚樸實的,典型的農村人。

    當然了。

    就算他們的骨子里深藏著某些狡猾,但是,起碼在對待唐若的時候,那種好確實是發自肺腑的,真心真意的。

    感覺。

    感覺最重要。

    人與人相處,彼此之間的感覺實在是十分的重要。

    范云的爸爸媽媽給唐若的感覺挺不錯的。(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