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12章 唐欣回來了
    過了幾天。

    唐欣放假回來了。

    唐若媽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這一個年輕版的唐開余,平日里工作的勞累和怨氣在見到兒子的這一個瞬間一掃而光。

    她笑著對唐欣道:“哎,唐欣,你不是說今年不回來了嗎?你不是說要在學校里勤工儉學的嗎?那天你還跟我說要去做什么家教的,怎么又回來了呀?”

    唐欣將黑色的背包扔在桌子上,沒有回答他媽話,先抄起桌子上面的涼開水壺,滿滿的倒了一碗,咕咚咕咚灌了一碗涼開水,這才擦了擦嘴巴,說道:“不是前幾天的時候你打電話給我嘛,說我爸在醫院里做手術,我這不是有點不放心嘛,所以說放假了就趕緊回來看一下。”

    唐若看著自己的弟弟,笑道:“咱爸早就出院了,咱爸的手術做的還可以,就是在血管里面放了一個支架,醫生說不用住院的,就在家里面療養就可以了,平時的時候注意堅決用藥,醫生給咱爸開了很多軟化血管的藥。”

    嗨!

    可不可以,別人說了不算,只有唐開余說了才算。

    身體是他的,哪怕有一分一毫異樣與不舒服的感覺,別人不知道,只有他才知道。

    不過這一會子,唐若爸沒在家,大概又跑到林業局里去跟進那個職工房的事情去了。

    別看唐欣雖然是星海音樂學院的高材生,但是對于醫學方面的東西,他也不是很懂,聽見唐若這么說,唐欣點了點頭。

    “叫咱爸注意點身體,少抽點煙,少喝點酒,我覺得他就是抽煙喝酒太多了。”

    沒道理。

    沒邏輯。

    抽煙喝酒跟心臟出現了問題,并不是直接掛鉤的,不存在因果上的必然聯系。

    其實。

    每一種病的病因與形成過程都是極其復雜的,并且絕對因人而異,重點,是因人而異四個字。

    同樣相同的客觀條件下,有的人可能就會生病,有的人可能就無所謂,這個是個體上面的差異,每一個個體與每一個個體都不相同。

    關于這個問題,其實不必說的太多,早就有哲學家曾經說過一句十分有哲理的名言:世界上絕不可能找到兩朵一模一樣的花。

    不過。

    唐欣的話倒是有一定的警示作用,不管怎么說,一個人少抽點煙少喝點酒,對身體總是有好處的。

    唐若媽皺了皺眉頭:“我都跟你爸說過多少次了,我說老唐,你不要再喝酒了,煙也不要抽了,心臟不好還抽什么煙,喝什么酒啊!

    不光是抽煙喝酒,醫生也說了你爸應該多吃一些清淡的東西,像那些肥膩的大魚大肉,他也應該少吃一點,以前的時候跟他說,他總是不聽,好,這一次犯病了,才知道我們說的話不是害他的了,都是對他好的了。”

    說這些!

    唐欣不由頂了他媽幾句:“你跟我爸說的不讓他抽煙喝酒,這個對,一個人活在世上不抽煙不喝酒,倒沒什么。

    但是。

    如果連雞魚肉蛋都不能吃的話,那還有什么意思?”

    這小伙子。

    真不會說話。

    不過唐若媽和唐若,倒是都沒有聽出唐欣的話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唐欣在房間里面轉了一圈,沒看到他大姐唐敏,于是問道:“媽,我姐怎么沒在家呀?”

    唐若媽道:“她前幾天回來了啊,回來住了幾晚上,然后又走了,她在桂林上班嘛,在一個酒店里上班,平常的時候一般也難得回來的,可能工作忙吧,前幾天你爸爸住院,她回來了,然后給了我一千五百塊錢。”

    這話說的。

    好像唐若沒給過她錢一樣。

    唐若雖然給的沒有唐敏多,但是,這一次她也給了她媽九百塊錢的,唐小蘭打發她從上海回來的時候,給了她一千多塊錢,她只留了幾百塊,剩下的全部給了她媽了。

    不知道是因為唐若站在面前不用提的原因,還是唐若媽覺得唐若那幾百塊錢比唐敏給的要少,不值得一提的緣故,所以,此時跟兒子談話的時候,壓根就沒有談到唐若給的那幾百塊錢。

    不過。

    對于唐若來說,反正她問心無愧。

    她盡力了。

    唐敏自從到桂林去上班以來,這兩年零零碎碎的所有的錢加在一起,可能給了家里還沒有三千塊錢。

    唐若可不一樣,唐若賺的錢,除了自己留一點花之外,剩下的基本上全部給了她媽了。

    這兩年多她給家里的錢,如果加在一起的話,少說也有個六七大千了。

    這還不算她給唐欣的。

    有時候,唐若自己都覺得自己傻乎乎的。

    譬如。

    她以前讀書的時候,因為家里的經濟條件不好,所以為了給家里多省一點點錢,唐若甚至連飯都舍不得吃飽,每一次都是吃個半飽。

    別的女孩子每頓飯都是吃二兩一整塊的米飯,而她每一次只吃一兩,半塊。

    所以,搞得她在上學的時候比同齡的女孩子硬是矮了半頭。

    幸好。

    后來她到金靈渠廣告公司上班之后,因為這兒的伙食好,所以唐若的個頭,在這一兩年之間“噌噌噌”的躥起來了。

    其實,想一想唐若也是挺傻的,你省下那一點點東西,又有什么用呢?

    唐若從牙齒縫里摳出來的那一點點零錢,對于偌大的一個家庭來說,根本就是杯水車薪,毫無作用。

    當然了。

    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娘仨在家里面聊了一會天。

    聊來聊去。

    也無非聊些家里面的事情,若是聊到唐欣的身上時,最多也就是問他在學校里面伙食怎么樣,學習還可以吧,等等話題,聊不出多大的興致出來。

    往往到了這個時候,就以唐欣專心致志的看電視,不再跟他媽與唐若聊天而結束了。

    倒是下午的時候。

    唐欣趁著他媽下樓去掃地的功夫對唐若道:“唐若,你身上還有沒有錢?能不能借我幾百塊錢?”

    借?

    他從唐若這“借”了沒有兩千,也有一千多塊錢了,就沒見他還過,沒還過的錢,還能叫借嗎?

    唐若有點奇怪,就問他要錢干什么。

    一開始唐欣還吱吱唔唔的不肯說,但他越是這樣,唐若當然就越是不會給他錢,有話你說明白,錢要用到正當地方。

    幾百塊錢,可不是個小數字。

    最后,唐欣被逼無奈,實話實說了。

    原來,他在學校里認識了一個女朋友,兩個人感情也不錯,談了有半年多了,然后談著談著,隨著感情的升溫,一切該發生的就都自然而然的發生了。

    該發生的都發生了,本來對于現在這個社會的青年男女來說倒也不算什么,但是,關鍵那個女孩子懷孕了。

    這下麻煩了。

    雖然說最近這些年隨著校園風氣的越來越開放,大學生之間的同居也并不是什么鮮有所聞的事情了,但是,如果未婚先孕的話,這個事情還是要妥善處理的呀。

    總不可能挺著個大肚子去上課吧,對不對?

    唐欣有點頭疼。

    頭疼他女朋友的肚子,頭疼他女朋友坐在他的腿上一連串的撒嬌問道:“唐欣,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你這個壞蛋,你說,怎么辦吧?

    我現在懷孕了,怎么辦呀!

    咱們現在能要小孩嗎?肯定不能要呀,連結婚證都沒有,你說怎么處理吧?”

    唐欣能怎么辦?

    唐欣也不可能把種在他女朋友肚子里面的種子再收回去啊,是不是?

    早知今日。

    何必當初。

    這個世界上,賣什么的都有,就是沒有賣后悔藥的。

    唐欣和他女朋友商量來商量去,結果也只有一條路,只能把這個來得太早的孩子打掉。

    要不怎么辦呢?

    如果說未婚先孕的事情被學校發現了的話,不是更麻煩了嗎?

    還好,幸好現在是暑假,他女朋友正好趁這個時間把孩子打掉,把身體養好,然后開了學,照樣又和沒事人一樣。

    可是錢呢?

    錢當然要唐欣出了,他干的事情當然他要負責到底了,難不成你把別人的肚子都弄大了,打胎的錢還要別人出,這也太不合情理了呀。

    不管怎么說,唐欣他也是個男人呀,男人最起碼的尊嚴和底線總是要的吧。

    不過此時。

    因為唐若的一再追問,他的那些尊嚴和底線現在也顧不上了,他現在頭疼的是如何把他女朋友的肚子處理好。

    所以。

    他只好實話實說。

    實話實說也沒什么,唐若又不會鄙視他,對不對?

    唐若是他的親姐姐。

    雖然從小到大,他幾乎沒有叫過唐若一聲姐姐,因為年齡挨得太近,所以,每一次他叫唐若的時候總是直呼其名唐若唐若的叫著,但是不管怎么說,他們姐弟兩個人感情還是非常好的。

    唐若皺了皺眉,感覺自己的弟弟做點什么事情實在是管頭不顧尾的。

    即使這樣。

    錢還是要給的。

    唐若心里雖然覺得自己弟弟這件事做得不好,但是她嘴上并沒有說什么,不管怎么樣,她都是維護自己的弟弟的。

    于是唐若又給了唐欣六百塊錢。

    這下子,把唐小蘭給她的錢一下子全部掏空了。

    唉!

    說實話,雖說唐若參加了工作,賺了不少錢,但也差不多被家里把她榨到了分文皆無的境地。

    話說。

    如果唐欣要是帶著他女朋友去打胎的話,倒也不用等到開學了,因為他認識的這個女朋友正是他們本縣的一個妹子,那個妹子是本縣嚴關鎮里面一個村子的。

    唐若把六百塊錢遞給唐欣:“錢給你……我身上可沒什么錢了,夠不夠?六百塊錢,要是不夠的話,你就再問咱媽要一點。

    我跟你說,唐欣,要去的話,你就早點帶別人去,好不好?

    打胎這種事情,越早越好的,越拖時間久了,對別人的身體危害越大,知不知道?

    我也不是說你,唐欣,真的!你真應該注意點,按理說,你讀的書比我讀得多多了呀,你懂得也比我懂得多多了,有些方面的知識你還不知道嘛,是不是?”

    確實。

    唐欣確實應該注意一下,吃一塹、長一智。

    唐欣接過錢去,一開始板凳上如同有刺一樣渾身坐不住的那種感覺,倒也瞬間消失了,他也輕松了下來,畢竟錢到手了嘛,問題可以解決了嘛。

    唐欣點點頭:“應該差不多了吧,做手術的話應該用不了這么多。”

    唐若道:“我看啊,你最好再問咱媽要點錢,就算做手術用不了那么多,做完手術人家也要吃點補品嘛,你也要買一點好東西給別人吃,好不好?”

    就是。

    做完手術,總要補一補的嘛。

    唐欣點點頭。

    其實,對于唐欣來說,他也實在是難以啟齒,畢竟,他也是一個高高大大的男子漢了,可是,不張口又能怎么辦呢?他現在還在讀書,又沒有賺錢,就算他現在想去勤工儉學,將女朋友打胎的這一筆手術費賺出來,那也得等他儉得到才行啊。

    唐若看見唐欣低著頭沉吟不語,覺得自己說弟弟的話是不是說重了呀?

    于是。

    唐若趕緊笑道:“行了行了,你不要想那么多了,這個錢夠了就可以了,如果你覺得還要多點的話,就再去咱媽要一點,但是我跟你說啊,這個錢,以后等著你參加了工作可要還我啊!”

    唐欣默不作聲。

    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拔了什么小算盤,是在考慮手術費的問題?還是在考慮其它東西呢?

    大概。

    是在考慮怎么安置他這個女朋友的問題吧。

    其實不是的,他是在考慮下半年學費的問題。

    唐欣上這個學,每一個學期都要一萬多塊錢的學費,這筆費用對于他們這個家庭來說,實在是一筆十分昂貴的支出了。

    正是因為他的學費,把這個家庭拖的實在是有點喘不過氣來。

    不過。

    說,還是要說的呀,而且盡量還要早說,早說早做準備呀,早說,他媽好早一點去想辦法呀。

    其實唐欣也知道家里面經濟困難,但是沒辦法,有些事情就是需要水到渠成,水沒到,渠就是成不了的。

    比如唐若家,就是必須要等到唐欣把大學讀完了,出來參加工作了,他們家的經濟條件才能徹底的緩解過來,目前,根本不行。

    當然。

    還有一個條件也可以解決唐若家捉襟見肘的財務窘況,那就是唐欣不上學了。

    那怎么可能呢?

    他們老唐家,幾輩子都沒出過一個大學生,現在好不容易出了一個大學生,怎么可能不上呢?

    唐若媽早就許下心愿了,就算是砸鍋賣鐵,也非要把唐欣供出去的。(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