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13章 華華
    不得不說。

    唐若媽還是十分有一些重男輕女的思想的。

    對于兩個女兒,她覺得,哎呀!女孩子能認得一些字,上個初中就可以了。

    至于自己的這個寶貝兒子,就不一樣了,無論如何,她都要想方設法把自己的兒子供出去,讓他讀大學。

    唐欣也挺爭氣。

    他確實也應該爭氣,說實話,他們這個家庭,基本上所有的希望都集中在他一個人身上。

    唐若媽也知道,因為自己的側重點放在了兒子身上,自然不可避免地多多少少都虧待了兩個女兒一些的。

    所以。

    唐若媽也經常對唐欣說,讓他好好讀書,以后出來參加工作了,賺錢了,好好的回報自己的兩個姐姐,畢竟,他的學費兩個姐姐也是出了相當大一部分的。

    她這樣教育兒子,并沒有錯,兄弟姊妹之間就應該互幫互助,你幫我,我幫你,共同扶持著一起過日子。

    每當唐若媽這樣跟自己的兒子說話時,唐欣大多數情況下都是默不作聲的,他心里應該有數。

    話說。

    再好的話,如果嘮叨多了可能也會讓人反感的。

    說不定。

    唐欣對他媽媽經常嘮叨來嘮叨去,嘮哩嘮叨讓他以后參加工作了一定要回報自己兩個姐姐的話,也充滿了反感了。

    很難說。

    至于他以后什么樣,這個還要等著他畢業了,參加工作了才知道。

    大家只能拭目以待。

    他究竟是一個報恩鳥,還是一個白眼狼,這個也很難說。

    其實有些時候。

    親生父母與兒女之間,兄弟姊妹之間的關系實際上是可以融洽的,并無芥蒂的,彼此之間無論做什么事情大家都可以的。

    譬如。

    就拿經濟方面來說,沒結婚之前,兄弟姐妹之間你花我一些,我花你一些,誰花誰的多了,誰花誰的少了,這個其實是完全不用計較的,無所謂。

    但是。

    一旦結了婚了,有了各自的小家庭,那就不一樣了。

    沒結婚之前,所有的這一個家的家庭成員算是一個小圈子,也就是所謂的利益共同體,大家風雨同舟,榮辱與共,坐在同一條船上,面對生活的急流猛浪。

    可是。

    如果一旦有一個兒女成員結婚了,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那么他就勢必會從這個大圈子里面跳出去,組建出一個自己的小圈子來,于是他利益的側重點就傾向于自己的小圈子了,這樣,許多時候大圈子他如果能夠兼顧,當然他還是會兼顧的,但是如果兼顧不了,那沒辦法,他就只能先顧自己那個小圈子了。

    這就是人類活動的本質。

    也是一切物質世界運動的規律。

    任何物質都是不斷運動的,不斷重組,重構。

    譬如唐欣。

    如果說他以后參加工作了,混的好了,沒結婚之前,當然可以把自己所有的工資收入都拿出來補貼他這個家庭。

    資助他的兩個姐姐。

    但是。

    如果他一旦結婚了,有了自己的小家庭,那么,勢必他所有的經濟就要握在自己的手里,或者握在自己老婆的手里了,再為他現在的家庭成員往外拿錢的話,也只能拿小頭,絕不會再拿大頭出來。

    如此看來。

    一個人在這個社會上生活生存的話,靠誰都是靠不住的,關鍵時候,還是要靠自己。

    關于這方面,其實不必多說,大家都知道。

    與此處,不是要教大家自私自利,而是大家要搞清楚輕重厲害關系。

    平衡。

    平衡很重要。

    所以說老祖宗早在幾千年前就已經十分睿智地提出了中庸之說,所謂中庸,也就是尋找平衡,不偏不倚。

    話于此打住。

    再說唐欣。

    唐欣從唐若的手里拿到了錢,再也坐不住了,再沒有什么耐心坐在家里看電視了,而是轉身下樓出去了。

    估計應該是去找他女朋友,或者去樓下的小賣部找公用電話給他女朋友打電話去了。

    他不看。

    唐若看。

    唐若看,并不看西游記,她看的話,通常喜歡挑一些言情片,生活倫理劇之類的那些電視看。

    也就是所謂的現實主義題材,她喜歡看一些與現實生活相關的東西,因為那種題材的電視劇更接地氣,與自己的生活息息相關的內容看上去讓人更容易有共鳴。

    唐若剛剛調到桂林臺,手機響了。

    打開一看,原來是華華打來的。

    唐若將遙控器扔在桌子上,立刻把電話接通:“喂,華華!”

    華華在電話那頭道:“唐若,到我家里來玩嘛,我從南寧回來了。”

    華華回來了。

    唐若挺高興。

    唐若應著華華,把電視關了。

    她一邊往外走,一邊暗暗暗琢磨著剛才華華說話時的語氣,聽上去華華的語氣十分平靜自然,似乎并無波瀾的樣子。

    唐若就想:不知道華華上一次回南寧之后,等到她男朋友沒有,她男朋友不知道回來了沒有。

    想也沒用。

    有些話。

    靠猜謎是猜不出來的,必須要當面問過華華,聽她親口說了才能知道結果。

    唐若將自己從上海回來時給華華準備的那一份禮物提在手里,飛快地下了樓,到了華華家。

    門鈴按響。

    華華開門。

    唐若將手中的禮物往旁邊臺子上一扔,親熱地拉起華華的手。

    “華華,你回來啦,怎么樣啊?”

    她仔細觀察著這個好閨蜜好姐妹的臉色,左看右看端詳了一陣,從華華的臉上并沒有看出什么特別的表情出來,華華的表情是淡淡的,平靜的。

    唐若覺得華華這個表情有問題。

    這個表情,并不證明華華是因為經過了挫折,經歷了風雨之后變得成熟了,而是她的心中潛伏著更大的風雨,只待時機到來時,突然間電閃雷鳴爆發的那一刻。

    果然。

    就在唐若看了華華沒有五秒鐘之后。

    華華掙開了唐若拉著自己的手,先是長長出了一口氣,然后走回到沙發那里坐下來,坐下來之后,不到一秒鐘,馬上又從沙發上彈了起來,同時右手抓起沙發上的那只熊貓抱枕,猛的向下摔了下去,同時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氣呼呼的:“馬亮這個王蛋,老娘在南寧等了他那么長時間,硬是沒等到這個龜兒子,看來他真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了,不準備回來了,跟我玩失蹤?

    哼哼……”

    那只熊貓抱枕很無辜。

    喂!拜托,請千萬別拿國寶不當動物。

    唐若安慰道:“別人走的時候就已經打定主意,不準備再回來了,我都說了,你不要去等他了,等他有什么用啊,是不是啊?

    你看你,都等了那么長時間了,他也沒回來了吧,你那個男朋友早就不知道跟哪個女的跑了,我跟你說……”

    華華氣得直皺眉。

    氣也沒用,氣,馬亮也不會回來。

    唐若安慰她道:“好了好了,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多的是,我跟你說,對了,你這次回來,不回南寧了吧?”

    華華皺在額頭上的那兩條細細長長的眉毛動了動,慢慢地松了一些下來:“不回南寧了,我回南寧干嘛呀?我不回去了!

    那個死王蛋,老娘就當這一輩子不認識那個人。”

    聽上去。

    華華的語氣倒像是很堅決。

    只是,不知道她的行動和她的決心是不是一樣的。

    要知道。

    有些時候女人如果說翻起臉來變起卦來,是非常快的,十分的容易。

    難說。

    華華的態度和情緒,已經由一開始馬亮剛剛失蹤時的傷心難過和擔憂,經過了朝思暮想的焦慮,演變成了一種憤怒。

    看得出來。

    她十分生氣。

    唐若決定再給她來一把火,以便幫她加快忘掉那個負心之人的過程:“我跟你說,你那個男朋友肯定是在外面找到別的女人了,搞不好,人家那個女的家里還挺有錢,所以說啊,你別再想他了,想他干什么呀?

    那種忘恩負義的男人干脆忘掉算了,你在咱們本地找一個男朋友不是更好一些嗎?偏偏卻跑那么遠,去找一個外地的男朋友,我都不知道你究竟是圖什么,你跟你那個男朋友在一起圖的什么呀?華華?”

    圖什么……

    這個問題,說來話長了。

    圖來圖去還不是圖的最初相識的時候,那種一見傾心的感覺嗎?

    那種愛到深處牽腸掛肚的感覺,那種足以讓一個人怦然心動的感覺,那種足以讓華華從南寧折騰到北京,再從北京折騰回南寧的感覺。

    那是一種愛的感覺。

    華華咬著牙根,恨恨地道:“那個王蛋,我也算是看明白了,真的,我算是白跟他好了。

    其實。

    唐若,你知道最讓我生氣的是什么嗎?

    不是他在外面找不找女人這個問題,而是他走的時候一聲不吭玩失蹤,這一點最可氣。

    無論發生什么事情你當面說清楚嘛,對不對?

    不要像現在這樣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的,對不對?

    你說說,唐若,你說說那個王蛋究竟想要干什么?他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華華既然有氣,就要讓她說出來。

    唐若自然是一個十分不錯的傾聽者。

    她不但善于傾聽,還善于啟示,時不時的用一些話提醒一下華華應該注意和考慮的細節問題。

    唐若細聲細氣地安慰華華道:“……行了行了,別傷心了,也別難過了,別為那個男的生氣了,不值當。萬一再把自己的身體氣出個什么毛病來,就更不劃算了,這一次回來了,好好在家里休息休息,玩一陣子,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說,好不好?”

    是的。

    以后再說。

    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沒有必要為了一個男人而傷心欲絕,吃不好飯,睡不著覺。

    華華點點頭:“嗯,好了,不說那個人了……

    哎,對了,你剛才拿來的那一包是什么東西啊?我都沒注意……我看看,是什么好東西啊?”

    唐若莞爾一笑:“就是一些小點心什么的,前幾天的時候,我不是去上海了嗎?在上海那邊帶回來的一些餅啊,糖果啊,還有一個小指甲剪。”

    華華把袋子打開。

    那一袋大白兔奶糖她不感興趣,倒是盒子里面的餅,她用手掂著吃了兩塊,邊吃邊贊:“這個餅不錯,唐若,又酥又香的,跟桂林棉紡廠里做的那個酥餅差不多。”

    還行吧。

    每一種餅有每一種的餅味。

    這一次華華從南寧回來,倒是什么東西都沒帶。

    她能帶什么呀?

    她除了帶一肚子的氣和牢騷之外,什么也顧不上了。

    華華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冰箱前,拉開冰箱的門,從里面拿出半塊包著一次性保鮮袋的西瓜放在茶幾上,抄起旁邊水果筐里的一把水果刀,切了兩片西瓜:“吃西瓜吧,唐若,天氣熱死了,哪里都不想去,還是吃點這種冰凍的東西吧!”

    少吃點冰凍的東西。

    冰凍的東西,吃起來雖然味道很爽,但是對腸胃還是有一定副作用的。

    不過。

    她們兩個都是年輕人,都是年輕的女孩子,倒沒有那么多的講究的。

    不像那些老頭老太太,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的。

    無所謂,夏天嘛!就圖個爽快,越是冰的東西,年輕人越喜歡吃。

    冰棍,冰糕,冰凍西瓜,冰凍葡萄……

    每逢夏天的時候,凡是跟冰有關的,像華華和唐若這樣的年輕人都喜歡。

    兩個人坐在沙發前閑聊了一陣子,聊來聊去,話題最后又聊到衣服上了。

    女人就是這樣子。

    沒結婚之前的女人聊來聊去,除了聊些生活上面的瑣碎之事,就是聊衣服聊發型;而一旦結了婚之后,女人通常情況下就會聊老公,聊孩子了。

    唐若看著華華的發型,笑道:“華華,我記得上一次的你回來的時候,你的頭發不是燙了一個小波浪嗎?

    現在怎么了?

    怎么又把它拉直了呀?

    我記得上次你還染了色的,好像染了酒紅色,現在怎么又全部改回來了,改成黑色了呀?”

    華華撫了撫那一頭黑發,左手輕輕掐著發梢擺弄了幾下:“我忽然又不喜歡燙發了,我覺得燙發太老氣了,不適合咱們這個年齡,真的!頭發燙了之后,感覺跟個老娘們似的。”

    哈哈。

    大概,在華華的潛意識里,或許是認為自己的男朋友是因為她的容貌而離開她的,大概她以為自己的男朋友一定是找了一個比自己更漂亮的女人了吧?

    華華的容貌怎么了?

    漂亮。

    大方。

    唐若覺得,如果華華在城中街上走上一走,她如果說自己的長相屬第二,那么,沒有哪個女的敢說自己長相屬第一。(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