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14章 范云中獎
    兩個女孩子嘰嘰喳喳聊了一會天。

    華華抿了抿嘴,皺了皺眉毛,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對唐若道:“走吧,唐若,咱們出去玩一會,散散心,蹲在家里面好悶啊。”

    確實。

    出去散散心,當然沒問題,但是關鍵是地點,去哪里散心呢?

    華華帶著唐若去了一個她做夢也想不到的地方。

    游戲廳。

    她居然帶著唐若來到了新華書店斜對面那家最大的游戲廳里。

    震耳欲聾。

    電光四射。

    一走到里面,一股涼爽的氣息撲面而來,這個地方,確實是避暑消夏的好場所。

    華華買了五十塊錢的游戲幣,用一只塑料筐盛著,和唐若兩個人走到游戲區。

    玩什么呢?

    可玩的東西太多了。

    可以打槍。

    可以開車。

    可以抓娃娃。

    還有一臺跳舞機也挺不錯的,看上去似乎很好玩的樣子,此時,那臺跳舞機上正有一個身材十分火爆,前凸后翹的年輕妹子一邊甩著長長的頭發,一邊躍動著靈活的舞步,應合著屏幕上不斷滾動而來的字符和節拍跳著舞,如果跳對了一路通行——綠燈,跳錯了,就是紅燈。

    那個女孩子跳的不錯,很少失誤,看樣子,她也是這兒的常客了,肯定沒少來玩。

    跳舞機旁邊,站著一些男人,有些雙手抱在胸前,有些手插在褲兜,也不知道他們究竟來這里是為了避暑的,還是剛剛玩過游戲了,暫時看這個身材火爆的妹子跳一會兒舞,休息一下。

    華華也想跳,但是看那個妹子的樣子,一時半會似乎她不會從跳舞機上下來,于是兩個人只好先去玩其它的東西。

    兩個人先是玩了一會賽車。

    山道彎彎,十分刺激,不過,唐若玩賽車并不是華華的對手,連著輸了幾局后就不想玩了。

    那就去打槍。

    打僵尸。

    看上去似乎是末日危機的那種黑暗流的游戲,屏幕出來之后全是僵尸,兩個人拿著槍,倒緊張得要命。

    一只僵尸不斷地向唐若越走越近,漸漸逼來。

    唐若連開數槍,沒能將它打死,那只僵尸越走越近,眼看即將走到她的面前,于是唐若緊張地大聲喊道:“華華,快來打快來打,打我面前,我這里有個僵尸,快點過來幫忙……”

    于是華華的槍口就轉到這邊來,“噠噠噠”連續幾個點射,幫她把那只已經將她的血條抓掉三分之二的僵尸擊斃了。

    這個游戲挺刺激。

    讓人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但是,打久了的話挺累,因為老是要端著槍。

    槍端久了,確實累人。

    兩個人打了一會僵尸,然后就停下來,又走到最里面去,最里面有很大的一個碰碰車場地,里面擺著許多碰碰車,這個東西好。

    此時,已經有兩三個人在里面玩著了。

    一人一輛。

    唐若選了一輛紅顏色的,華華選了一輛白顏色的坐了進去。

    捆好安全帶,可以出發了,Let‘sgo。

    碰碰車好玩。

    唐若和華華兩個人駕駛著各自的碰碰車,在場地里面不停的追逐、碰撞著。

    唐若緊緊抓著方向盤,將車開到場地的一個角上去,然后開始蓄力,沖刺,瞄準華華的車身一下子撞了過去,可惜的是,華華靈活地將手中的方向盤猛的向左一打,讓過了車身,而把碰碰車的車屁股留給了唐若。

    唐若駕駛的碰碰車,一下子拱到了華華那臺車的車屁股上,兩個人哈哈笑著,十分歡樂。

    好玩。

    開心。

    就在這時,旁邊一對小情侶駕駛的雙人碰碰車朝她們偷襲而來,那個男孩的駕駛技術不錯,他先是一下子將唐若的車輛拱到了旁邊,然后又把華華的車輛撞了出去。

    而當唐若依葫蘆畫瓢駕駛著碰碰車想去撞那對小情侶的碰碰車時,卻發現她的車子撞在那對情侶的碰碰車上,似乎效果不是很明顯,有點螞蟻撼大樹的感覺。

    大概。

    是因為雙人車的重量比單人車的重量要重一些,不是一個等級的吧。

    可惜范云沒來。

    如果范云來了的話,那就更好玩了。

    范云是沒來。

    范云這會沒空。

    范云現在心里面正一會高興一陣,一會懊惱一陣。

    高興是因為他剛才去彩票點兌獎的時候,發現自己居然中了個三等獎,有一千多塊錢的獎金。

    懊惱是因為他看著自己那張彩票上的六個中獎號碼,左看右看,越看越后悔。

    范云恨自己當時選號的時候,為什么不好好的研究一下呢,就差一個數,就差一個數他就可以中二等獎了,二等獎那獎金可不是翻一番兩番的,而是要翻上個十番百番,這一期二等獎的獎金有十幾萬呢。

    范云好后悔呀。

    后悔得他今天中午都吃不進飯去了。

    他恨自己為什么不動下腦筋呢?動一下腦筋,多買幾注不就好了嗎?

    買一張復式票,那樣子的話,獎金不是要多很多了嗎?

    實在不行多買幾張單式票,買它一百塊錢的,全部就買這一注,打它一百倍。

    呵呵。

    可恨做人不能未卜先知。

    范云那叫一個懊悔喲!

    懊悔得他從賣彩票老板的手里接過了那一千多塊錢,心里也半點高興不起來。

    范云盯著墻上的那一張彩票走勢圖,看了半天也看不明白自己當初為什么鬼使神差不選那個遺漏掉的號碼,那樣的話,自己豈不是要中了一個特等獎了?

    唉!

    越看越生氣。

    范云從彩票店里走出來的時候,老是顧著想心事了,一不小心還被彩票店門口外面花圃的磚頭絆了一跤,差點摔了一個狗吃屎。

    真是可惱可氣。

    氣得范云抬起腿來,用力踹了一腳花圃中間的那一棵桂花樹。

    好端端的,那棵樹又沒有惹他,踹人家干嘛呀?

    雖然他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他的做法卻著實讓人不敢恭維。

    是啊,可以理解他的心情,本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可以改變他命運的機會他沒有把握住,而與最大的獎——五百萬擦肩而過,這件事情擱在誰的身上,誰也會一肚子懊悔呀。

    人就是這樣的,人的**永無止境,得隴望蜀,這也是人之常情。

    范云踹了那棵桂花樹兩腳,覺得心里面還沒有解氣,可是四處看一看,他又找不到可以發泄懊惱的目標。

    如果。

    非要替他找一個的話,大概,也就是桂花樹前面不遠處那一只正耷拉著腦袋在地上啃著骨頭的流浪狗了。

    范云一伸手,從桂花樹上摘了一根滿是清翠樹葉的枝子下來。

    他一個箭步,就跳到了那只流浪狗的面前,同時揚起手中的桂花樹枝子,照著狗頭,兜頭就是一下。

    一下。

    就把那只流浪狗給打蒙了。

    “嗷……”

    那只流浪狗連汪都沒敢汪,直接就是“嗷”的一聲慘叫,四只狗蹄子撐著地面,一下子跳到了旁邊,跳到旁邊不說,它還抬起了頭,弓著背,渾身的毛都乍起來了,嘴巴里面嗚嗚有聲,憤怒地看著范云。

    看那個架勢。

    是想咬范云。

    它那憤怒的表情,及那一張看上去就十分想挨揍的狗臉落在范云眼里,立刻讓范云覺得它似乎是在向自己挑釁,于是范云又朝那只流浪狗走近兩步,揚起樹枝子啪啪啪連抽三下。

    這下。

    徹底把那只流浪狗打傻了。

    那只流浪狗終于意識到,眼前的這一個人是跟自己來真的,于是,一邊嘴巴里發出“嗚嗚嗚”的委屈聲,一邊夾著尾巴灰溜溜地倉皇逃跑了,連地上剛剛啃了一點的骨頭,它也顧不上撿了。

    大概。

    在它的意識中,認為范云可能是想搶自己的骨頭。

    而這根骨頭,也恰恰是它剛才從一只貓的嘴巴里搶來的,如今落在了范云的腳下。

    范云把那只狗打跑了之后,感覺心里面的氣似乎稍稍發泄了一些出來,沒有剛才那么懊惱了。

    他抬起腿來。

    “嗖!”

    “啪!”

    那根骨頭被他踢到了遠處,遠處,一只流浪貓迅速跳了起來,原來,范云將那根骨頭踢出去的時候,打到那只貓了。

    貓很生氣。

    后果很嚴重。

    不過。

    范云根本不理它。

    范云對貓并沒有什么惡意。

    他抬起頭,看了看天空,火辣辣的太陽光照得他根本睜不開眼睛來。

    天,熱得要命。

    地,熱得要命。

    到處都是熱的。

    這個老天爺,實在是該下點雨了,再不下雨,地上的這些人都要被曬糊了。

    范云只恨自己沒有那種通天的法力,可以呼風喚雨,興云作霧,不然的話,以他此刻心中存著的那些怒氣和懊悔,他必定會立刻做法,頃刻間就讓這大地電閃雷鳴,大雨滂沱。

    不過。

    若是以他現在的心情催出風雨來的話,恐怕地上要發洪災了。

    范云又向前走了幾步,離他兩步之遙的地方,一個男人正坐在一臺自行車的后架上看著他,看他剛才沖那只流浪狗和那只貓生氣。

    看什么看?

    看得連那個男人面前的地上掉了一張五十塊錢的鈔票,那男人都沒有發現。

    被范云發現了。

    范云一個箭步就躥過去,一伸手把地上那張五十塊錢撿了起來,那個男人這才發現,剛才他光顧著看范云打狗去了,對掉到自己面前的那五十塊錢居然視若無睹,根本沒有發現。

    這下子。

    輪到那個男人后悔了。

    哈哈。

    范云撿起地上的五十塊,這時心里面那些懊惱方才去了一大半,他再看看那個男人的表情,此時,那個男人的臉上都是滿臉的懊悔。

    有的時候。

    人的運氣真的是一波三折呀,就在剛才,范云中了個三等獎,運氣本來是很好的,可是他心中偏偏不滿意,于是,當他走出彩票店門口的時候就差點被絆了個狗吃屎,然后,當他撅折了樹枝子打那只狗的時候,那狗很想咬他的,如果那只狗咬了他,他的運氣當然就又變壞了。

    可。

    突然。

    他又撿到了五十塊錢,并成功的將那種懊惱的感覺轉嫁給了那個坐在自行車后座上的男人。

    由此可見,有的時候,人的運氣,真的是很難說呀。

    老人們常說,撿到的不義之財一定要花掉,不要帶到家里面來。

    必須的。

    范云決定花掉這五十塊錢,于是,他就走到了美味基里,要了一個漢堡薯條的套餐,一杯大可樂,自顧自吃了起來。

    他也沒有打電話,發信息給唐若。

    他不想把這種懊惱的心情傳遞給唐若,所以決定,起碼這五十塊錢他現在要用掉一半。

    其實,用不了一半,一個套餐也不過13塊5毛錢。

    沒關系。

    等他吃完了之后,晚上的時候再發信息給唐若好了,實在不行,晚上的時候叫唐若出來搓一頓,把這幾十塊錢用掉。

    吹著涼颼颼的空調,喝著甜絲絲的可樂,吃著美滋滋的漢堡包,此時范云的心情似乎一點點好了起來,他轉而想到,唉!自己能中一千塊錢也不錯了,說不定有些人買了半個月彩票了,一毛錢都沒有中呢,是不是?

    能中一個三等獎,證明自己的運氣還是不錯的,下一次繼續努力繼續再買,說不定哪天就能中個5五百萬呢。

    說不定,什么時候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就輪到他了,天上那個大餡餅,就如同一只碩大的漢堡包一樣就砸到他的頭上了呢。

    小心呀!

    范云同志。

    如果從天而降一只大餡餅或者一個大漢堡包的話,說不定是會把人砸得一命嗚呼的。

    吃完了漢堡。

    喝完了可樂。

    范云覺得自己的心情果然好了不少,那些漢堡和可樂應該是把他肚子里面那些懊惱全部壓下去了,原來,美食真的能讓人心情愉快呀。

    于是范云就從美味基的二樓下來,走到了街上。

    不過,走到街上之后,他感覺自己宛若從秋天立刻又回到了夏天,外面依舊熱的要死,簡直就是熱死鬼的一種節奏。

    范云搖了搖頭,媽的!這鬼天氣。

    城里就是這點不好,如果是在農村的話,他早找一個河邊或者湖邊,脫光了衣服,一個猛子扎進去,自由自在地洗個澡了,范云同志的水性,那是極好的。

    其實。

    在城里也可以洗澡,比如說他們下了班之后,下午的時候可以去靈渠里洗澡,例如此時,希剛就打電話過來約他了。

    希剛的聲音四平穩,不急不躁,遠不像范云那樣充滿火氣,希剛悠悠道:“喂,下午去靈渠洗澡,去不去?下午五點,我開摩托車接你。”

    去。

    怎么不去?(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