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15章 范云想學理發
    答應了。

    不就是游泳嗎?必須一起去,去降降火,消消暑。

    一說起洗澡的事情,范云覺得渾身似乎沒有剛才那么熱了。

    果然。

    不論什么事情,人的心情還是很重要的。

    范云從美味基的樓上下來后,沿著秦皇路一口氣走到了雙靈路的路口。

    然后。

    又折回來。

    回來的時候,他在黃大秀開的那家阿秀服裝店的門口站了一下,看到黃大秀門口的那一臺空調已經整改好了,已經從人行道挪到了臺階上面去。

    范云心里挺高興,他覺得黃大秀這個人實在是很不錯的,挺講道理的一個女人。

    你看那天他只是提了一個建議,黃大秀果然就按照他的意思請師傅們把這臺空調處理好了。

    于是范云就走到阿秀服裝店門口,挑起門口用來遮擋空調涼風外竄的塑料片,走進了阿秀服裝店里。

    他進店里買什么呀?

    里面全是女裝,根本沒有他需要的東西。

    誰說的?

    誰說男人就不能進女裝店逛的?對不對,他也可以去逛,萬一他想給唐若買點衣服或者買些什么東西呢?

    黃大秀看著走進店里的范云,面帶笑容從板凳上站了起來:“弟弟,你今天上班呀,好像這幾天都沒有看到你啊,你不是在這條街上面上班的嗎?我看到那天和你一起的那個小姑娘倒是每天都在這條街上走來走去的。”

    范云回道:“是的,那是我同事。我們分開管的,這一個月她管這條街,我管隔壁那一條。

    從老廣場往秦皇路那條路歸她管。

    往城臺路去的那條路我管。

    時間長了我們就換一下了,一般情況下半個月或者一個月換一次。現在不是輪到我了嘛,所以說我就換到這邊來了,然后她昨天的時候去那邊了,去那邊那條路了。”

    哦!

    原來如此。

    黃大秀明白了,點點頭。

    話說。

    她覺得自己開的這個服裝店全部都是女裝,范云進來逛的話,按理說應該不是為了衣服,大概還是為了那天空調的事情。

    黃大秀就笑著對范云道:“弟弟,你看到我門口的空調了沒有?那天我按照你說的把空調已經都改好了,現在可以了吧,沒有擋到人行道了。”

    范云笑道:“太謝謝你了姐姐,謝謝你支持我們的工作,真的,如果這一條街上面所有的商戶都像你這么好說話的話,那么,我們的工作就好做多了。

    說實話,等到年底的時候,我真得建議一下,讓我們隊里給你發一個模范商戶的獎狀才行,好好的表揚表揚一下你。”

    哈哈!

    范云也很會給別人畫餡餅吃,過年還早得很呢,現在夏天還沒過,夏天過去是秋天,秋天過了到冬天,冬天還要過仨月,然后才過年呢。

    不過他有這份心,黃大秀聽了就很高興了。

    黃大秀笑道:“說那些干什么,是不是?

    弟弟,謝謝你啊,其實說實話,一切不都是看你的面子嘛,就那天跟你一起的那個小姑娘,就她那個性格那個脾氣,即使她再來一百次我都不會聽她的,還不都是因為那天你過來跟我說了嗎?你說是不是啊?”

    是是是。

    你說的對。

    對于范云來說,原因和過程并不重要,關鍵是結果。

    結果解決了,一切就都OK了,領導看的時候,也是這樣子的,他并不會關注你是怎么解決的,你做了什么工作,他只會看那個空調有沒有把它挪到臺階上面去,有沒有擋住人行道。

    大多數情況下,領導只負責綱領性的指導,至于具體的實施計劃和實施辦法,那些,就需要手底下的成員去進行實施了,具體事情具體對待,該怎么解決,都需要辦事的人員靈活掌握。

    黃大秀知道范云進來不是買衣服的,于是扯了一個板凳:“弟弟,坐一下吧,你看看外面天氣這么熱,天上就好像往下倒火一樣,坐一下,涼快涼快,在我店里吹吹空調。”

    吹空調。

    簡直不要太好呀!

    正合范云的心意。

    這大熱天的,太陽正當空的時候,他反正也沒有什么地方好去,那就坐一會唄。

    于是范云就坐在了板凳上,這個時候,由于是中午,天氣特別的炎熱,所以,逛街的人十分的稀少,服裝店半天來不了一個客人,范云坐在店里,和黃大秀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倒是也挺輕松愉快的。

    黃大秀就問他:“哎!弟弟,那天和你一起上班的那個女孩子是你的什么人?”

    黃大秀問這個話是有點意思的。

    大概是因為她剛才批評了衛明明,現在她又忽然覺得自己說錯了一些話,然后問一下范云,補救一下。

    范云搖搖頭:“就是普通同事,那是我一個同事。”

    哦。

    黃大秀明白了,就是普通的同事關系。

    不過,即使范云與衛明珠只是普通的同事關系,她覺得自己也不能太過分了,說衛明珠壞話。

    畢竟疏不間親這個道理,她還是懂的。

    黃大秀就點點頭:“嗯!弟弟,你看你性格這么好,然后工作也可以,人又長得這么帥,應該有女朋友了吧?”

    范云點點頭。

    表示他現在有女朋友了。

    是呀!

    他有唐若了,而且唐若又那么漂亮,哪怕就算是隨口提一下,他也覺得十分驕傲。

    范云在阿秀服裝店坐了一會,和黃大秀聊了一會天,他覺得自己不能把阿秀服裝店當成自己的家呀,畢竟他的工作崗位是在外面,于是就走出了阿秀服裝店。

    黃大秀站起身來笑道:“弟弟,如果你在外面熱的話,就到我這里來涼快,啊,什么時候來都可以的。”

    謝了。

    十分感謝。

    范云出來走了一圈,感覺自己實在沒有什么地方好,去那些樹蔭下倒是可以站一下,但是站久了也還是熱的,除非是到那些有空調的門面門口去蹭一下從門縫里面吹出來的空調風,這種天氣,外面也沒有那些無證的小販了,這種天氣誰會跑出來?

    太陽曬得要死,誰會跑到外面來買賣東西?

    范云覺得自己不如去弟弟的理發店坐會,理發店里面也有空調,而且自己想坐多久就坐多久,于是范云拔腿就往雨霖理發店走。

    走到理發店門口,范云老遠就看到了正在店里忙活著的范雨和梅霖,同時也看到了雨霖理發店門口貼著一張招工啟事——招小工。

    看來弟弟的生意不錯,現在開始要擴大規模了,現在居然找小工了。

    這是一個好現象。

    好兆頭。

    范云推門進了理發店后,范雨和梅霖只是朝他點了點頭,兩個人忙著為客人服務,也沒有空顧得上招呼他了。

    不用。

    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氣。

    范云隨便的很,他自己直接就坐下了,他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板凳上。

    反正他又沒有什么事,進來就是為了蹭空調吹的。

    范雨和梅霖很忙。

    當范云看著范雨和梅霖小兩口忙活了一陣子后,突然心里靈機一動,他覺得既然自己的弟弟在找小工,那么自己為什么不來幫忙呢?反正他一天上完了個小時班之后,也不知道干什么。

    他覺得如果自己到弟弟店里面來幫忙的話,一個是可以幫他們節省人工費,另外一個自己還可以順便學點技術,范云突然覺得剪發也不錯。

    因為。

    當他看到了范雨拿著吹風筒“呼呼呼”動作極其流暢的幫那個客人吹著頭發的時候,范云就覺得凡是技術性的東西,當達到了一定的熟練度之后,動作看上去實在讓人感到賞心悅目呀。

    范云覺得如果說自己拿起吹風筒的話,肯定不遜于范雨,所以,他就有了這種想法,他覺得自己可以來當小工。

    他這個想法不錯。

    他要是來當小工的話,那么范雨是可以節省一筆小工費用的。

    最多,也就是管范云的飯,管飯沒問題,管不管都可以,范云可以找唐若蹭飯吃。

    哦。

    不!中午飯他沒法蹭。

    但是。

    如果范云來這里幫忙的話,那么他中午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到弟弟這里來蹭飯吃,等到下午下了班之后就過來幫忙,一直干到晚上。

    咦!

    挺好,這種想法不錯。

    既幫了忙替弟弟節省了錢,自己還學了技術,解決了午餐問題,這實在是件一舉三得的事情,范云覺得自己的這個想法實在是神來之筆。

    太好了。

    其實他就是不過來幫忙的話,每天中午過來吃飯,范雨也不能說什么,但是范云不好意思那樣做呀,他怕梅霖說呀,對吧?

    但是,如果范云幫他們做事的話,那么這頓飯就吃得心安理得了。

    當范雨和梅霖終于忙活完了手中的活,可以坐下來和范云聊兩句的時候,范云于是就開口了。

    他把自己剛才心里的想法告訴了范雨。

    范雨當然沒問題。

    范雨的想法是怎樣都可以。

    但是,梅霖不一定這樣想啊,人家梅霖本來就是個大師傅,范雨也是他教出來的,對于她來說,他如果說招小工的話,肯定收一個徒弟更好呀。

    她收徒弟,肯定會收女的,不要男的呀。

    服務業,女孩子的優勢更大呀。

    如果說梅林可以收一個免費的女徒弟跟著她學手藝,學上一年,既是徒弟,又是免費的小工。

    就算開工錢,也開不了多少。

    不過。

    當她聽到范云說他愿意來她店里面當小工,而且還是義務工的時候,梅霖的心思也活泛了一些,是啊,像這種一分錢不花的小工為什么不要呢?

    對不對?

    再說了,范云本身也自帶那種理發師傅的氣質。

    只要他穿上白大褂,拿著手推子,干點理發的活也是沒問題的。

    所以梅霖對范云和范雨的話,也沒有反對。

    梅霖笑道:“那你什么時候來都可以,想試試就試試嘛。

    不過你不要嫌辛苦啊,因為你每天上了個小時的班了,然后又跑到我們店里面來做事的話,那樣子可能會很累的,你可要考慮好呀。”

    范云點點頭。

    范云的心里早就考慮好了,累一點沒關系,關鍵是他想學點技術,他突然之間就想學理發了。

    在部隊的時候,他也是拿過推子的人,雖然說那個時候推的毫無技術性可言,但是,畢竟基本功他還是有一點的——拿推剪的基本功。

    刮刀他還用不了,他沒有練過刮刀。

    這個倒不著急,反正他有空過來就可以了,想什么時候練就什么時候練,只要是范雨和梅霖會的都可以教給他,只要范云想學,都可以學。

    店都是自己家人開的,有什么問題嗎?

    對不對?

    范云見弟弟和梅霖都同意了,心里也挺高興,現在只差唐若那邊了,他準備等著回去和唐若好好的商量一下,只要唐若同意了,他就來幫忙,一邊來幫忙一邊偷師學藝,藝不壓身嘛!

    就算以后他不開理發店,那么他也可以為他的唐若一個人服務。

    若是往更遠處講的話,以后他和唐若結了婚,生了小孩,那么他們娘倆的頭發,以后可以包給他一個人了,那樣,可以節省多少理發費呀。

    想法是美好的。

    不管怎么說,人多學點東西總是好的,就怕不愿意學,不愛學,懶惰找借口。

    但是關鍵有一點,他不能耽誤本職工作,不能影響本職工作,在過來學技術的前提下,首先他要保證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好才行。

    畢竟,如何當好一個城管,想方設法獲得更大的提升空間才是硬道理。

    范雨笑著對范云道:“行!哥,那你什么時候可以來啊?”

    范云想了想。

    “我每天都是上白班,我只能下了班才能來呀,然后一直干到你們關門都沒問題,不過這個事情還我還要再考慮一下,好不好?等我考慮清楚一下,就考慮一兩天。”

    梅霖一笑:“行!你回去慢慢考慮。”

    他這個,只能算個兼職,范雨和梅霖心里面也早已經撥拉了小算盤,小工他們還是要招的,因為招來的徒弟也是免費的,不要白不要。

    至于范云嘛……

    他既然想學理發,當然可以,反正也不用開他工資,等于也是一個免費的小工,何樂而不為呢?

    而且。

    最關鍵的一點,雖然范云是哥,但是他的歲數并不大呀,他的形象氣質都可以,就算是坐在店里什么都不干,那也是一個活招牌呀,怎么就不能讓他來試一試呢,對不對?

    話又說回來。

    現在的范云也只是心血來潮,逮著什么就想學上什么。

    不過,他若是想學一點其它的東西,那也得有條件呀!

    他一天上個小時的班,又能學什么呢?

    所以,今天范云既然想學理發了,對于他來說,也不是什么壞事。

    什么事情都要嘗試,嘗試了才知道好不好,行不行。(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