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30章 興安醉魚
    “讓我們蕩起雙槳,小船兒推開波浪,水面上吹來涼爽的風……”

    確是雙槳。

    還是真皮的。

    能夠自由自在毫無拘束的玩水,想必是每一個女孩子所有的夢想之一,看唐若就知道了,唐若玩得開心的很。

    對于她這樣的旱鴨子而言,有橡皮艇的保護,讓她在水中嬉戲的時候,膽量不由自主大了,起碼有十信以上。

    唐若不會游水。

    對于這一點。

    水可以證明。

    看看她現在的動作就知道了。

    玩完了漂流,兩個人來到了一處比較淺的巨大圓水池子中。

    一開始,唐若只是在淺水區玩,最深不過半米。

    她游水的姿勢,看上去十分可笑。

    別人游水都是身子往前探,兩手交替劃水,或狗刨、或蝶泳、或蛙泳,唐若不同。

    唐若游水的時候,兩只手撐著地面走的。

    就在那淺淺的五十公分的水,也已經到了她的下巴了。

    她兩只手撐著地面,游來游去,游了一陣子感覺到無趣,確實,這樣又沒有什么技術性。

    范云坐在池子旁邊的池臺上看唐若玩,覺得十分好笑。

    此次唐若的動作完全不像一只驕傲的美人魚,倒像是一只滑稽的小丑魚。

    于是范云走到唐若身邊。

    “這個水太淺了,不好玩的,走,我帶你到下面深一點的地方,你看到了沒有?越往下越深,最底下好像是一米,一米的話……你不能去,我們去一米五左右的地方去玩一下吧,我帶你去玩一下。”

    哥哥帶妹妹呀。

    那就去吧。

    兩個人往水深的地方走,一直走到水差不多到了唐若高高的胸脯了,才停下來。

    范云鼓勵唐若:“來,我扶著你游,你這樣子……你身子放平了……對對對,我我我摟著你的腰。

    呃。

    然后,你腿一打,打撲騰……腿要打撲騰,兩個手一左一右的劃,你看對面有個女孩子,像那個女孩子那樣游。

    我扶著你的,沒事的,沒事的。

    你放心,掉不下去的,對對對,要大膽一點,學游泳就要大膽……”

    看別人游很容易,但自己游起來卻是另外一碼事了,這個就是叫做看人挑擔不吃力,自上肩頭叫苦惱。

    在范云同志的保護下,唐若膽子倒是很大,她就按照范云剛才說的動作要領,撲騰了一陣子,兩條芊芊手臂像模像樣地向前劃拉著,兩只調皮的腳丫子在水里面不停地拍打著水花。

    歡樂的水花濺在扶著她腰的范云臉上和身上。

    她卻不知道。

    范云要使壞。

    范云松開了手。

    沒有了范云的幫助,唐若就好像是一只失去了動力的小皮艇,瞬間無法前進和后退了,同時,好像船底漏水了一樣,身子打著漩兒向水底下直墜了下去,慌得唐若兩只手在水面上不斷地撲騰,口中還連聲大叫:“范云,范云扶著我,范云,快點……快快快點扶著我。”

    哈哈。

    唐若的游泳技術堪憂啊。

    范云趕緊摟住唐若的腰。

    如此近距離,如此親密的接觸,實在讓他心旌搖蕩。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呀?

    這種感覺無法形容。

    范云的一雙手,隔著唐若薄薄的泳衣,接觸到了她的身體。

    范云同志要流鼻血了。

    他的意志力還不足以堅定到美色當頭之時無動于衷,不光是他,就算是多年得到之士,恐怕也未必能在美女面前永葆初心。

    這個沒辦法。

    這個就叫做同性相斥,異性相吸。

    范云在這個游泳池里扶著唐若游了一會兒后,唐若不想游了,游累了,她從水里面站了起來,抹了抹臉上的水,笑道:“哎呀,累死了,沒想到游泳這么累呀,你去游一會吧,我坐一會,我休息一下,好不好?你去玩一下吧。”

    范云嘿嘿一樂:“游泳時要膽大一點,多多少少,也是要點技術的,你都沒有游過泳,今天游成這個樣子其實也挺不錯了。

    你跟我不一樣。

    我們小時候,就我們村子前面那條河,沒事的時候經常進去洗澡,一個猛子從這邊扎過去,基本上就到了河中間了,三游兩游就到了河對面了。”

    唐若當然跟他不能比啊,唐若是個女孩子呀。

    農村的那些男孩子,從小到大一個個幾乎都是把夏天在水里面泡過去的。

    他們肆無忌憚。

    他們渾身脫得光溜溜的。

    他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女孩子不一樣,女孩子怎么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渾身脫得光溜溜的,和男孩子一起到水里面去洗澡呢?

    那時候。

    可不要說什么泳衣。

    就算是范云他們村子里面的那些大姐姐,嬸嬸伯母們,如果說真正的想要是去河里面洗澡的話,也只能是穿著衣服將身體泡在水里涼快一陣子,然后再**的出來,她們也不敢脫光了衣服到水里面去啊。

    想都想得到了。

    范云拉著唐若的手,將她扶到游泳池子旁邊的一個臺子上坐下,笑道:“那好吧,那你在這坐一會休息一下,我去游一會。”

    范云游泳的動作還是很瀟灑的,他一會兒狗刨,一會兒自由式,一會兒還將身體從水面上反轉過來,肚皮朝天,整個身體飄在水面上,只靠兩只手和兩只腳在那里輕輕擺動,就可以保證身體懸在水面不會沉底。

    旁邊潛水區,有好幾個小孩子羨慕的看著他。

    特別是他將肚皮朝天翻轉過來,漂浮的時候,有一個小孩子在淺水區偷偷學著他的動作游了一下。

    沒想到,弄巧成拙,那個小孩子一下子就沉到水底去了。

    當他撲騰地從水里面站起來的時候,已經喝了好幾口不知有多少人洗過臭腳丫子的池水了。

    有些動作,真不是隨便學的呀,不過孩子,勇氣可嘉,值得表揚。

    范云游了一會后。

    回到了唐若的身邊:“怎么樣?水上樂園好不好玩呀?你看今天,天氣這么熱,在這里玩水是不是很舒服呀?”

    唐若抿嘴一笑:“好玩,挺好玩的。”

    好玩那就多玩會。

    這個水上樂園里有一個很大的激流沖浪,一定要玩一下。

    兩個人肩并肩手拉手走過去。

    看見那一道,又一道猶如大海之中海嘯一般迎面撲來的波浪,唐若開心的哇哇大叫:“范云,快來快來,來玩這個,這個好玩,你看看這個,好玩哇,這個浪頭好高啊,好大呀,你看看那些人,哇,一些人都被打翻了。”

    確實好玩。

    每個人套著一個游泳圈,在那滾滾的浪潮面前,如同一片不斷漂浮的樹葉一樣被波浪推來推去,一會兒推到西,一會兒推到東。

    這是一種什么感覺?

    一種隨波逐流的感覺,一種無拘無束身心一起放飛的感覺。

    唐若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咯咯笑著對范云道:“范云,范云,你不要走遠了,你就跟著我旁邊嘛,這個浪好大呀,快點,快點過來,范云……”

    放心。

    范云不會走遠的,范云絕對不會像一些帶著女伴前來游玩的臭男人那樣,到了這種全是花姑娘的地方,兩個眼睛都直了,賊溜溜的眼珠子跟電動小馬達帶動的雨刷子一樣東邊刷過來,西邊刷過去,不知道到底是刷些什么。

    范云就站在唐若的旁邊,兩手把著她的游泳圈。

    把也沒用,如果說大浪來的時候,兩個人就會被水推的連連向后飄去。

    浪頭是從高達10余米的上空倒下來的,就等于是一只巨大無比的盆子,將滿滿一盆水水瞬間從傾倒下來一樣,那種落差,形成的力量和速度可想而知。

    好玩。

    確實好玩。

    每當一個大浪頭來臨之時,所有的人就會不約而同的發出一陣陣尖叫聲。

    “啊……”

    “哈哈哈哈……”

    “我槽,我槽!”

    話說。

    不知道為什么。

    一個人上班的時候。

    感覺時間過得特別慢。

    但是。

    玩的時候,時間卻又過得特別快。

    譬如范云和唐若。

    兩個人九點多鐘進的水上樂園,不知不覺,就玩到了下午三點鐘。

    一直。

    玩到唐若感覺已經起膩了。

    兩個人這才從水里爬出來,走到淋浴的地方,沖涼,換衣服。

    必須要沖涼換衣服了,因為不知道怎么回事,唐若感覺到肚皮餓得要命了。

    說來也奇怪,平常的時候,她只要吃了早餐,中午這一頓飯吃多點吃少點都沒關系,甚至不吃,好像也不感覺怎么餓。

    但是今天。

    唐若到了水中之后玩了一陣子,還沒過多長時間,其實她就已經有點餓了。

    很奇怪。

    不知道是因為游泳消耗體力太大的原因,還是什么別的原因,反正,唐若感覺到自己已經很餓了,她嬌笑著對范云道:“好餓呀,感覺快餓死了,我們去找地方吃點東西吧,好不好?”

    范云也餓了。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好吧。

    那就去吃東西吧。

    唐若親熱的挽起范云的胳膊,四季小吃店,走起。

    兩個人坐上“慢慢搖”,一溜煙跑回了老廣場。

    四季小吃店,在中心廣場古戲臺和三臺路交叉路口之處,這兒有一個轉角樓,四季小吃店就在轉角樓的二樓上。

    這會,因為不是飯點,人并不多。

    范云和唐若兩個人找了個臨街靠窗的位子坐下來,點了一條水街醉魚和一份素炒白菜花,又叫了兩支漓泉純生啤酒,一對沒有絲毫生活壓力的小情侶,一邊看著街上的車水馬龍和城市風景,一邊親親熱熱吃吃喝喝,范云幫唐若也倒了一點啤酒,唐若抿了一口,感覺還可以,于是就陪著范云喝點。

    她酒量實在有限,也只是點到為止,陪著范云在這里罷了。

    小店的水街醉魚做得非常美味可口,本店的拿手招牌菜嘛,開玩笑。

    魚。

    是五里峽大水庫純天然野生大鯉魚。

    水。

    是從峽谷深泉中汲來的清涼水。

    連墊在周圍的黃豆芽、綠生菜和紅辣椒也味道極佳,正宗本地有機食材精心打造的一道色香味俱上上乘的本地名菜。

    醉魚被捉在鐵盤中,放在一只酒精小鐵爐上,不要說里面的魚和菜了,就連盤子都被小火苗烤得咕嘟咕嘟冒熱氣。

    一個字:香。

    不光香,份量還足,興安人民很實誠。

    兩個人一魚一菜吃不完,還剩下老大一條魚尾巴。

    魚頭。

    被唐若消滅了。

    她喜歡吃魚頭、雞爪、鴨掌等等多骨而有嚼頭的東西,只見她又囁又吸,吃得津津有味。

    那份素炒白菜花也是一道好菜,這菜花擁有北方大白菜里,那黃黃嫩芯兒的清甜可口,甚至,遠遠勝之。

    它的樣子和廣東的白菜花有點像,但又不是那么長短一致均勻,因為它是直接從母體中間掐下來的,所以看上去白菜花的樣子或長或短,粗細不勻。

    這時節。

    按理說應該還沒有白菜花,但,這小店卻幾乎一年四季都有這玩意,據說,店老板在山巔之上一年四季白雪皚皚的華南第一高峰貓兒山上有種植基地。

    誰知道呢?

    有得吃就行了。

    這菜花在本地絕對是好吃到沒有之一的一種青菜,每到種植季節,家家戶戶必種,就和這兒的家家戶戶必腌漬的酸辣椒一樣不可缺少。

    每到花開時節,園里、地下,老遠看見一片油菜花似的金黃,看上去賞心悅目、吃著甘甜可口,就算是普天下的青菜進行全國大賽,它也可以名列前茅,絕對能拿金獎的一種蔬菜,不得不讓人贊嘆,小城的人們真有口福。

    范云喝了一口啤酒,夾了點黃豆芽放在口中,看著吃得一臉幸福的唐若笑道:“慢慢吃,不著急。”

    邊吃,范云邊講了個笑話給他們聽。

    “若若,講個笑話給你聽吧。”

    唐若眸光中星光點點,莞爾一笑:“好呀,快講吧!”

    范云眨眨眼。

    “有一只狼寶寶,它一生下來不吃肉只吃素,它父母很擔心啊。結果有一天看到狼寶寶追一只兔子啦,父母很欣慰。然后狼寶寶抓住兔子說:把胡蘿卜交出來!”

    唐若“嘿嘿”一下笑了。

    “再講一個給你聽,還要不要聽。”

    “好呀,好呀,快點。”

    “記得我小的時候,看見鄰居家姐姐在吃鍋巴,我也想吃,但是,又不好意思跟姐姐要,于是我就問姐姐:鍋巴脆嗎?姐姐扭過頭看著我,然后她拿了一塊放在嘴里,說:你聽……”

    邊上的服務員撲哧樂了,心說這小子夠貧的。

    吃完了飯,唐若去買單結賬,這服務員又心說:原來是個小白臉。(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