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42章 花花世界的男女
    范云快下班的時候發了一個信息給唐若。

    沒別的事。

    就是問她晚上的時候在哪里等她。

    唐若信息回得很快:就在古戲臺那里就可以了。

    本來。

    范云還想著,自己要不要回宿舍換一套便裝啊,但是,后來他想了想,覺得算了。

    自己本來和別人不熟,說不定,今天人家就是看在自己這身衣服的面子上才請他吃飯的,還是不要換衣服了吧。

    另外一個。

    如果說他猛然之間換了衣服的話,說不定別人都不認識他了,都不知道他是老幾了,那樣不太好,有點小尷尬。

    算了。

    還是穿著這身衣服吧,不要換了。

    他的想法不是沒有道理,就連身為女子的衛明珠都說了:現在這個社會,本來就是只認衣服不認人的社會。

    她的話雖然說得絕對了一點,但是,道理還是擺在那兒的。

    范云下了班,也沒有什么事,就坐在古戲臺處的公共長椅上,坐在那里玩手機游戲。

    打了一會貪吃蛇,感覺沒意思,老是重復的東西,現在他已經玩膩了。

    范云又玩了一會推箱子,推箱子這個游戲倒是挺考驗一個人的智力的,這個需要動腦筋,可是范云卡在第三十五關上,怎么玩都過不過去了。

    越往后越難。

    越往后越復雜。

    不知道這個游戲是誰發明的,這個編程是怎么設計出來的,說實話,范云發明這個游戲的人,實在是太聰明了。

    比如他連三十五關都通不過,可是別人呢?

    別人能發明出這個游戲來給他玩,你想一想厲不厲害,這真的是術有專攻啊,又或者說,人比人,氣死人,人和人的智商還真的是有區別。

    玩了一會游戲,唐若還沒有來,范云覺得沒什么意思了,就把手機揣進兜里,然后抬起頭來東看西看,到處亂瞟。

    現在不像夏天。

    其實瞟也沒有什么好瞟的。

    男人的眼睛,看來看去無非就是看女人。

    女人的眼睛,看來看去。無非也就是看男人。

    大家都一樣。

    心知肚明的事。

    但是。

    關鍵。

    這個季節不對,現在的這個季節,天氣一天天轉涼了,大部分人都是穿著長衣長褲,有些人甚至還穿起了毛線衣,所以說范云的眼睛即使是掃來掃去,他也看不到什么東西了。

    不知道他想看什么東西。

    當然了。

    現在也有一些愛美的女人,仍然還穿著裙子,露出白白的大腿,而每當這樣的女人從街上走過時,絕對瞬間就吸引了無數男人的眼光,畢竟大秋天的,能露大腿的女人越來越少了。

    這樣的女人,都是好同志,都值得表揚,值得稱贊。

    這。

    是給男人們的福利。

    比如此時。

    就有一個穿著及膝皮短裙,上身套著一件黃色毛衣的女人從范云面前走過。

    范云的目光。

    當然是欣賞的。

    他絕對不會像坐在他旁邊的一個中年男人那樣,目光充滿了猥瑣。

    那個男人看著美女露著白白的大腿,從他面前走過時,饞的哈喇子都快流下來了。

    花癡。

    神經病。

    那個女人覺察到了旁邊有人在一直盯著自己,回過頭來,本想送給那個中年男人一個白眼的,但是她突然想了想大概那么0.01秒鐘,又把白眼換成了笑臉,那個女人沖那個中年男人嫣然一笑,只這一笑,就差點把那個男人的魂都給勾走了。

    那個中年男人,絲毫沒有注意坐在他旁邊的老婆,恨不得將他閹掉的那個眼神,仍然自顧自盯著那個露腿的美女看,對那個美女行著注目禮,一直到那個美女走遠了,走到人群里面去了,這才戀戀不舍收回目光。

    旁邊他老婆本來抱著一個娃的。

    此時,沒好氣地把娃往那個中年男人懷了一塞:“滾蛋,找你老子去。”

    那個娃站到他老爸的腿上,“啪啪啪”一連著扇了他老爸好幾個耳刮子。

    打得還挺響。

    他老爸脾氣倒還挺不錯的,也不惱也不氣,女兒一連打了他那么多巴掌,他一點都不生氣,甚至他還笑嘻嘻地將下巴拱在女兒的后背上,輕輕的呵女兒的癢,直把那個小女娃呵得哈哈大笑。

    范云覺得挺有趣。

    他覺得,不知道以后當自己的歲數像這個中年男人一樣時,會不會也變得他這樣,目光中也是充滿了猥瑣,動不動就喜歡盯著別人女人家看?

    他會不會從一個意氣風發的小伙子,變成一個油膩的中年大叔呢?

    很難說。

    一切需要實踐的檢驗。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也需要時間的檢驗。

    又過了一會兒,唐若姍姍來遲。

    她連聲嬌笑著,走到范云面前,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扶著范云的肩頭:“對不起,對不起,親愛的,來晚了,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因為我下了班之后把馬雪瑩送回家去了。”

    范云晃了晃腦袋,沖唐若撒嬌道:“我等了你好久了,左等等你不來,右等你不來。我都快急死了,你要是再不來的話,我說不定就去你們公司找你了,我準備去問一下湘琴,你到底去哪里了。”

    唐若摸了摸他的臉:“我沒去哪里啊?

    我就是把馬雪瑩送回家了嘛!我還不是為了你嘛,晚上的時候好好地陪你,陪你到我姐她們那個店里面去吃飯,,是不是呀?

    我不都是為了你嗎?好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你等急了,哦,乖!走吧,現在我們去吃飯去吧。”

    唐若很厲害,三言兩語就把范云說的好像他自己倒像一位犯了錯誤的小朋友,此時正在接受老師的批評一樣。

    范云乖乖站起身來。

    他拉起唐若的手。

    拉起來還不算。

    還搖了搖。

    唐若抿嘴一笑。

    有時候,男孩子如果撒起嬌來,也是十分嗲的呀。

    走吧。

    去吧。

    兩個人手牽手,順著人行道,走到了唐敏和黃斌的肥料店。

    肥料店里,此時只有唐敏一個人,黃斌不知道去哪里了,唐若奇怪的問道:“哎,姐,那個姓黃的呢,那個姓黃的去哪里了?他怎么沒在店里啊?怎么就你一個人在這里啊?”

    唐敏“嗯”了一聲:“他去買菜去了,和他幾個朋友一起去菜市場了,等下買完了菜,回來在店里做,等一下應該就回來了。”

    唐若點點頭。

    她想了想,把范云拽到門外面,低聲對范云道:“他們今天請我們吃飯,我們應該準備一個紅包吧?

    要不然的話不太好呀,你說是不是啊?

    人家今天是新店開張嘛,不管怎么說,我們也要表示表示。”

    范云點頭同意:“可以啊,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那……等下我們一人給一個嗎?還是我們兩個人給一個?”

    唐若眨眨眼:“我覺得我們兩個人給一個紅包就可以了,你說是不是啊?

    沒必要給兩個。

    我們倆的關系,其實我姐已經知道了,我剛才已經告訴她了,我說你是我男朋友,有什么關系啊?對不對?

    再說了,那天我媽也看到了,我和我媽去買菜的時候……

    你也是的。

    那天你也不看一看什么情況,直接就跑過來,跑到我面前來了,害得我媽回去審了我半天,真是的,干什么事情都毛毛躁躁的,你這個小伙子,以后一定要注意點,知不知道?”

    唐若的埋怨范云一句也沒有聽進去,他的心里此時倒像是灌了蜜糖一樣,甜絲絲的,美的不得了,他才不怕唐若把他們的關系說給別人聽的,哪怕說給全世界都聽都好。

    對于范云來說,他心中充滿了驕傲,自己有這么漂亮的一個女朋友,對不對?

    他怕誰知道嗎?

    他才不怕呢。

    那天他帶唐若回自己家的時候,范云媽早就已經偷偷的問他了,問他和這個女孩子是怎么回事。

    范云直接就告訴他媽了,說唐若是他老范家未來的大兒媳婦,瞬間把范云媽樂的合不攏嘴。

    那行吧。

    那就準備紅包吧。

    于是兩個人又走到旁邊的商店,買了一個恭喜發財的紅包,范云問道:“給多少錢?你說給多少錢合適啊?”

    唐若想了想:“給一百吧,如果給五十的話,是不是太少了?

    給一百塊錢吧。”

    于是范云就掏出一百塊錢。

    可惜。

    又被唐若攔了回去。

    這一次,唐若沒有由著他花錢:“你不要出了,這個錢我來出,這個錢不能你出。

    你出算怎么回事啊?

    對不對?

    那是我姐和她男朋友開的店,不能讓你出錢,這個錢,你給我好好地攢著啊,攢多一點好娶老婆,知不知道?”

    一句話。

    把范云說笑了。

    他沒再堅持了。

    對于范云來講,其實他覺得唐若沒有必要和自己分得那么清楚,反正范云覺得他的也是唐若的,唐若的也是唐若的,他和唐若兩個人之間所有的東西,都是唐若的,都是唐若一個人的。

    無論什么東西他都可以唐若。

    區區一百塊錢算什么?

    只要是范云有的,所有的一切,唐若想要,她都可以拿去。

    范云的想法對于那些熱戀中的青年男女來說,還是很典型的,兩個人好的時候恨不得粘在一起,兩個人粘成一個人才好。

    就像兩粒糖塊一樣緊緊的粘在一起,連糖都化在一起,最后粘著粘著就連成一個了,這樣最好。

    其實。

    范云和唐若之間并沒有說什么太多的甜言蜜語,更沒有什么山盟海誓,兩個人的交往就好像潺潺的流水一樣,平靜又自然,溫馨又坦蕩。

    唐若掏出一百塊錢,塞進紅包里,把封口插上,拍了拍:“行了,一百塊錢也不少了,也對得起他們了,其實說實話,如果這一百塊錢,我們兩個要是在外面吃大餐的話,還用不完。”

    可不是嗎,可不是用不完嗎?

    他們兩個人如果到飯店里面去坐下來,點個四菜一湯的話,最多也就是用一大半嘛,還可以剩幾十塊。

    平均十五塊錢一個菜,四個菜也不過六十嘛,再加一個湯十塊,總共七十塊。

    七十塊錢很多了呀,七十塊錢能買十好幾斤豬肉呢。

    開玩笑。

    不過話又說回來,人和人之間的關系,有些時候也不是可以用金錢可以衡量的,黃斌畢竟是唐敏的男朋友嘛,以后什么樣不知道,起碼說現在他是唐敏的男朋友,對不對?

    再說了,他又真心誠意地邀請了范云,他邀請范云的時候也就是給了唐若面子。

    人與人交往嘛,都是互相給面子的。

    準備好紅包,兩個人又回到店里,和唐敏聊起了天。

    唐若對她姐道:“姐,你桂林那邊的工作都已經辭了嗎?不回去了?那邊的事情都搞清楚了?

    哎!

    對了,你那些東西有沒有拿回來呀?你那些被子呀,衣服呀,什么東西的?”

    唐敏不好回答。

    她點了點頭,表示肯定,表示回答了唐若的話。

    她的東西早就拿回來了,東西不但拿回來了,而且她和黃斌兩個人在小城又租了一套房子。

    很便宜。

    租房子嘛,要不了多少錢的。

    這邊的房子,比桂林那邊的房子租金便宜一些的,這個不必多說。

    然后。

    黃斌在那邊雇了一個面包車,把他們那些個被子呀,小家具啊,廚房里面的那些什么用品啊,統統的,一車全部拉回來了。

    他們這個門面臨街,后面倒是有個小廚房。

    廚房不是特別大,做飯當然沒問題,但是,就是這么大一個空間了,住的話,肯定是要自己另外想辦法租房子的。

    也無所謂。

    反正唐敏和黃斌早就已經過了那么長時間的二人世界了。

    雖說沒有扯結婚證,其實,她和黃斌跟人家過日子的那些小兩口也沒什么區別了。

    也就是所謂的同居了。

    現在這個社會,人的思想觀念都比較開放,像他們這樣未婚同居的青年男女多的是,不止他們這一對。

    有些人,同居著同居著,然后就修成正果,奉子成婚或者結婚生孩子了。

    還有一些,住著住著,兩個人覺得合不來就散伙了。

    甚至還有一些,住著住著,居然就把戀人關系住成了朋友關系,感情上雖然還好,但是,好像互相之間的感情再沒有了那種戀人之間的甜蜜了,而是變成了一種溫馨的友情,說起來也很奇怪。

    反正。

    這個花花世界這么大,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會出現,林子那么大,什么鳥都有。(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