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51章 唐敏要和黃斌分手
    湘琴的臉是那樣的。

    這個沒辦法,這個是每個人的身體情況不同。

    就像有些女人,喝涼水她的身體也長胖也發福,那就真的是氣得人要命了,什么都不敢吃,一吃就胖,身體就好像吹了氣的氣球一樣,急速地鼓起來。

    而有些女人呢,不管她吃大魚大肉,還是吃什么薯條漢堡之類的高熱量食品,她就是不見胖,每天飯都比別人多吃一碗,但是身材就是那么苗條,能把那些喝涼水都會長胖的女人活活氣死。

    楊姐刮著一塊生姜的皮:“那是的,有些人的臉就是這樣子的,有些人是因為體質的問題,吃點辣椒就上火,所以說臉上就冒痘痘,這樣的人按理說應該是身體里面的濕氣太重了,濕氣如果太重的話,其實可以去拔下火罐的,拔一拔火罐就知道了,只要拔一下火罐,就知道身體里面的濕氣重不重了。”

    唐若問道:“拔火罐疼不疼啊?那個貴不貴啊?”

    “不貴。

    很便宜的。

    有很多診所里面的醫生都會拔,其實很簡單的,就是搞一個瓶子,然后里面搞點紙,燒一把火,嗯,往后背上一扣就可以了。

    現在還有些拔火罐的,都不用燒火了,直接是拔那種真空罐,連火都不用燒,我跟你說,前幾天我還拔了呢……

    因為我感覺到后背不舒服嘛,天天彎著腰駝著背,在這個廚房里面切菜,感覺到后背好緊啊,就很不舒服,就去拔了一下。

    拔得都是紫的。

    那醫生說我身體里濕氣特別重。

    你看看……唐若,你看看我的下巴上面也有痘痘的,你看看……你看我臉上這里……這里,你看兩邊,都是痘痘,是不是啊?”

    唐若湊過去看了看。

    邊看邊點頭:“是有兩顆,但是,也不明顯。

    你臉上的痘痘不像湘琴臉上那么明顯,她只要一吃辣椒,她臉上肯定會長痘痘的,如果她不長痘痘的話,那就起泡,要不就是嘴巴上起泡,或者舌頭上起泡。”

    楊姐笑道:“我看,同樣是吃一樣的東西,你怎么沒事啊?你怎么不上火呀?

    你看你的臉……你的皮膚這么好,這么光滑。”

    沒辦法。

    天生的。

    中午吃完了飯,唐若決定回家看一看,她有好幾天沒回家了,于是她中午也沒有睡午覺了,跟湘琴打了一聲招呼就下了樓,到樓下叫了一輛“慢慢搖”,一溜煙開到自家門口停下。

    付錢。

    上樓。

    到家之后,唐若發現她姐唐敏也在家里。

    不光是她姐唐敏,還有她姐的男朋友黃斌也在這里。

    此時。

    唐敏和黃斌以及唐若媽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正在屋里吵得不可開交呢。

    唐開余則坐在旁邊的板凳上,鐵青著臉,一言不發,左手緊緊捂著胸口,看那個樣子,似乎因為這幾個人吵鬧而煩得很,隨時心臟病都有可能復發的架勢。

    這是怎么了?

    唐若因為不明白前因后果,所以什么話也不好說,她只是站在旁邊靜靜地聽著。

    話說。

    正在吵架的這三個人也只是看了看她而已,并沒有因為唐若的到來而停止吵鬧。

    唐敏的眼圈紅紅的,似乎哭過,此時,她聲音中略帶沙啞的大聲道:“分手……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你這個人真的實在是爛泥扶不上墻,狗改不了吃屎。

    我告訴你黃斌,我算是看透了你了,你這個人真的是不行啊,以前的時候,跟你在桂林的時候,你就不好好的做事,不知道去賺錢,然后,天天跑到網吧里面去打游戲,一打就是一整天,那個時候我是不是都沒有說過你?

    是不是?

    我覺得你還年輕嘛,以后有大把的有機會,你看看你那個時候,你……你給過我錢嗎?

    那個時候你根本一分錢都沒給我,你自己賺的錢你都花完了不說,每個月我上班的工資也全部都給你了,都花完了,現在呢?

    現在回來了,本來還想著你開個店,能好好地做生意,好好的賺錢,你看看你現在什么毛病?

    你回來了之后,你又跟四毛和李三斤那些人又搞到一起了,天天生意也不好好做,就我一個人在店里面守著,一天到晚你都不知道去哪里了,就跟他們賭錢,出去吃喝嫖賭,就學這種壞的東西。

    我跟你說……你什么也不用說了,我不想跟你這個人交往了,你也不要再來我家里了,你如果說下次再來我家的話,我跟你說,我就報警了。

    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天天跑到我家里來,干嘛呀?你想干什么呀?”

    黃斌一臉黑線。

    他右手狠狠地掐著一個煙頭,仿佛掐的是唐敏一般,如果他再用一點力的話,估計那個煙頭就被他掐斷了,如果說那個煙頭換成是唐敏的話,估計早就被他掐的透不過氣來了,脖子可能都會被他掐出毛病來了。

    黃斌冷聲道:“……你不就是想分手嗎?

    我知道。

    你早就看我不順眼了,你不是今天才看我不順眼的,以前在桂林的時候你就對我不順眼,我告訴你,你那個時候經常是東挑毛病西挑毛病。

    那個時候我都忍了。

    我知道,你這個人就是愛慕虛榮,就是喜歡錢,貪錢,哎,你跟我在一起……說句實話,就算是我不賺錢,但是我家里有錢,你就是看上我家的錢了。

    我我我……現在我到街上來開了一個店啊,你看著我開了店了,馬上那個臉色就對我又好了,老子開一個店給你管著,你還想怎么樣?

    賺的錢,你該花花,該用用,我管你了嗎?

    你管我跟誰玩呢?

    我跟四毛多少年的朋友了,我跟他們玩一下不行嗎?

    要你管嗎?你管的太嚴了吧,哪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面沒有朋友?

    行嗎?做人就不交朋友的?就天天就圍著你打轉?”

    唐敏“哼”了一聲。

    她揚揚頭:“交朋友這個問題我不管?

    我不能管?

    你看你交的什么朋友?

    你覺得那是什么好朋友?

    一天到晚的來找你吃吃喝喝,沒錢了,就問你要錢,你家里是開銀行的?還是開金山銀山的?你家里面還是有礦啊?

    你是那些人的祖宗還是什么?要供著他們養著他們,你有必要嗎?

    賺的錢,我都舍不得拿到家里來,給我爸我媽買點什么東西,買點吃喝,哦,就給你和你那些狐朋狗友的浪費?”

    黃斌的臉愈發黑了。

    脖子上面的青筋都露出來了。

    他似乎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大聲吼道:“……那!你說,你到底想怎么樣吧?

    今天你給我把這個話說清楚,你到底想怎么樣?你是不是就是要分手?

    還是怎么回事?”

    唐敏冷笑一聲:“當然分手了,不分手我還留著你過年啊?

    我要你這種人有什么用啊?

    一天到晚的正經事不做,就知道和那些狐朋狗友吃吃喝喝的,你看你這個脾氣?

    就你這種脾氣,你當著我爸爸媽媽的面,還有我妹妹這邊,你在這里大聲在這里喊,你給我喊什么呀?”

    唐若媽早就忍不住了,她向前一步,如同老母雞般將自己的女兒扒拉在了旁邊:“喂,你要搞清楚,現在是你跑到我家里面來鬧,你來鬧什么呀?

    我問你,我們家唐敏跟你結婚了嗎?跟你生孩子了嗎?你們兩個人打結婚證了嗎?你們兩個人是什么關系?

    你就跑到我家里面鬧。”

    唐若媽一連串的問話,把黃斌給問蒙了。

    確實。

    從法律意義上講,他和唐敏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但是,他還是硬著脖子吼道:“……什么關系?我和唐敏在談戀愛,我們兩個人是男女朋友關系怎么了?她現在她想甩掉我,我不能來找她嗎?我不能問個清楚是什么原因嗎?行不行?”

    唐若媽“哧”笑一聲:“你算個什么東西?

    左鄰右舍的你打聽打聽,你欺負到老娘的頭上來了,啊?

    我問一下你,你跟我女兒是什么關系啊?她跟你有半毛錢關系嗎?

    別給我扯什么王犢子的男女朋友關系,你們兩個人談戀愛,你們中間有介紹人嗎?有媒人嗎?你朝我家里送過一分錢的彩禮嗎?我和他爸同意了嗎?

    你爸爸你媽媽有沒有請我們吃過飯?當著我們的面說過這個事情?

    有沒有經過雙方的老人同意?有沒有跟你們兩個人訂婚?

    你家里,有沒有往我們家送過一份錢?”

    唐若媽一連串連珠炮般的暴風驟雨,把黃斌給轟蒙了。

    是呀。

    他沒理呀。

    他又沒有和唐敏訂婚,他有什么權利,有什么資格跑到唐敏家里來鬧呢?

    唐若媽的一番話,把黃斌說的惱羞成怒。

    他再也忍不住了,抄起桌子上的茶杯,將手臂高高的揚起來,舉在半空之中往下用力一摔,“啪”的一聲,瓷片四處迸裂。

    唐若媽火了,她跳著腳的罵黃斌:“小王羔子,你想干什么?信不信老娘馬上打電話報警?”

    旁邊。

    唐敏對她媽道:“你看看,這個混蛋王蛋就是現在這個狗脾氣,我跟你說,就是前兩天的時候,我和他兩個人……就我,本來炒了一鍋菜,放在地上面跟他一起吃飯,吃飯的時候說了他兩句,主要還是因為他交的那幾個狐朋狗友,三天兩頭的到店里面來拿錢,我就很討厭,我說了他兩句。

    最后。

    說著說著把他說急了,你知道怎么回事?

    他直接從地上跳起來了,一腳就把那個菜鍋都踢翻了,踢到哪里去了,你們知道嗎?

    他把那個菜鍋都踢到墻上去了,飛得比我還要高。

    那一大鍋的菜全部都潑到墻上面去了,那個墻上搞得到處都是油,到現在,那個店里還是那樣的,那個油現在還在墻上面呢,不信,你們去那個店里面看一下。

    我跟你說,從那一次我就寒了心了,我就感覺這個人不行了,無可救藥了,真的,我不想跟他在一起了,我一定要分手。”

    黃斌的脾氣這么臭?

    這還了得?

    有理講理,有話說話,動不動的就摔碟子摔碗,踢菜鍋,這算怎么回事啊?這樣的男人肯定不能要呀。

    唐敏一句話戳到黃斌的短處了,黃斌倒不吭聲了。

    唐敏又冷笑了一聲:“不光是踢菜鍋那一次了,有很多次了,你們看看他那個左手的那個小手指頭,他那個小手指頭,它是短了半截的,你們知道為什么嗎?”

    大家的眼光齊刷刷地看向黃斌的左手小指,果然是短了一截,好像是被什么東西砍掉的。

    一說到黃斌的手指頭,他還下意識地將左手往身子后面悄悄的收了收。

    收也沒用。

    大家都看到他那個斷手指頭了。

    唐敏繼續道:“他那個左手小指頭,你們知道是怎么回事嗎?我告訴你們,這句話說出來,我也不怕丟人了。

    他那個手指頭,就是因為上一次的時候我懷了孕,后來不是流產了嗎?

    他沒有能力啊,他沒有能力結婚啊,沒辦法呀,所以說我沒辦法只好把孩子打掉了。

    打掉了之后,我就不想再跟他在一起了,因為我早已經看透這個人了,一點都不求上進,每天泡在網吧里面打游戲,所以說,我就跟他分手。

    當時我就跟他說了,我說我已經打掉一個孩子了,醫生都已經跟我說了,這樣子的話對我的身體危害是很大的,我不想跟他在一起了。

    他當時怎么說的?

    他跪在我的面前,他求我不要跟他分手。

    我不同意,我看他天天打游戲,那個時候,那個樣子真的我就很討厭。

    我覺得這個人沒指望了。

    他當時……你們知道他沖動到什么程度嗎?

    他跑到廚房里去拿了一把菜刀,一下子就把他那個左手的那個小手指頭就砍掉了,他說讓我原諒他一回,他再也不打游戲了。

    本來,他一開始打游戲的時候,我都沒那么反感的,但是,我流產了,他都不知道在家里來照顧照顧我,還天天跑到網吧里打游戲,你們說煩不煩人?

    你們說這樣的人,叫誰誰不失望?”

    唐敏的話說出來。

    大家一個個面色凝重,片刻之間,倒都沒有說什么了。

    唐若肯定說不出什么東西來,她還是頭一次聽她姐唐敏說與黃斌有關的這些恩恩怨怨。

    唐若覺得不可想象,一個男人怎么會那么沖動呢?

    沖動到拿菜刀去砍自己手指頭的地步。

    一個人的恒心與毅力,并不是靠拿菜刀砍掉一個手指頭就能產生的。

    一個人要有責任感。

    沒有責任感,砍掉再多的手指頭有什么用呢?今天砍一個,明天好了又忘了,然后又故態復萌,有什么用呢?

    再多長十個手指頭也不夠砍的呀。

    這樣的男人哪個女人敢嫁呀?實在是太不靠譜了。

    那時他砍的是自己的手指頭,萬一他哪天沖動勁上來了,拿起菜刀來,要是砍別人怎么辦?(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