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52章 識人、察人
    黃斌的臉黑得跟鍋底一樣。

    此時。

    如果說有一個照相機能夠把他那副尊容照下來的話,日后給他看到了,相信,他一定會為自己今天這副略顯猙獰的面目,感覺到可恥的。

    唐若媽當然護女兒:“姓黃的,別說那么多了,也別說什么廢話了。

    說實話。

    我從你這個面相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

    說真的,我看不上你,我們窮人家,高攀不上你們有錢的人,你有錢,你可以去找跟你們家門當戶對的那些女人,麻煩你以后不要再到我家來了。

    我跟你說。

    我女兒今天回來了,我不會再讓她跟你去哪里的,另外一個,我也不會讓她再繼續在咱們這個縣城呆著了啊,我會送她出去打工的,你放心,我不會讓她再跟著你扯來扯去的了。”

    唐若媽這一招是釜底抽薪啊,十分厲害。

    幾句話。

    說得黃斌沒詞了。

    是呀,他跑到別人家里來鬧事,本來就沒理嘛,也正如唐若媽所說的那樣,如果說她把黃敏送出去了,送到外面去打工了,你去哪里找啊?

    人海茫茫。

    對不對?

    黃斌又點燃了一支煙,他的兩只手已經變得哆哆嗦嗦的了,似乎連煙盒和打火機都已經拿不穩了。

    點燃煙,他用力地抽了兩口之后,惡狠狠道:“我告訴你們,如果說唐敏敢和我分手,如果說她敢去外面打工的話,我就對你們全家不客氣,到時候,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嗨呀?

    他居然耍開了無賴和流氓的那一套。

    他以為唐若媽會被他嚇住。

    可惜。

    他高估了自己小混混的那點能力,也低估了唐若媽作為一個掃地老太太的分量。

    唐若媽“哧”的一聲笑了:“喂,你跟我耍橫啊?你跟我耍黑社會是不是?

    你覺得這個有用嗎?我一個快五十歲的老太太了,我怕你嗎?我問你?

    怎么的?你想跟我拼命啊?一命換一命啊?

    行啊,來吧,咱們兩個一命換一命。

    我告訴你,你老娘還真的就不怕你這種小混混,我活了快50歲了,我怕什么呀,我現在死了也無所謂啊,你呢,嗯?

    你一個二十歲的小伙子,你覺得你行嗎?

    哦,你現在……你以后的日子也不過了,啊?

    你就要死要活了,你可以嗎?”

    唐開余依然坐在板凳上,一聲不吭,左手緊緊捂著胸口,估計,他被氣得離心臟病發作的時候已經不遠了。

    耍橫?

    呵呵。

    黃斌找錯人了呀。

    唐開余是誰呀?唐開余是上過戰場打過仗的老兵,他是真正經歷過生死之戰的人,黃斌的這些話能嚇到他嗎?

    唐開余在戰場上殺敵人的時候,黃斌還不知道在哪里呢。

    他白跟唐敏在一起了。

    他仍不了解這家人的底細。

    他也太過高估自己的能力了。

    不要說唐開余了,就算是唐若媽一個電話打給陳戰的話,陳戰都有的是辦法讓他這個小地痞小流氓欲仙欲死的。

    呵呵。

    真是不怕風大閃了他的舌頭呀。

    飯可以亂吃。

    話不能亂說。

    在說話之前,必先動動腦子,想一想這一句話或者這件事情的后果,會給自己帶來什么樣的后遺癥。

    譬如黃斌。

    他認為自己牛逼轟轟,對著這一個掃馬路的老太太,對著這幾個一點都不起眼的女人們,自己儼然就是一副天王老子的模樣,就能成為別人的主宰,就能決定一切似的。

    豈不知。

    他所有的模樣落在旁邊唐開余的眼里,都覺得十分可笑。

    不過。

    此時黃斌似乎仍然不知道天高地厚一般,似乎剛才唐若媽的這一番話徹底的激怒了他。

    他剛才摔了一只茶杯,現在他不只是摔茶杯,他還摔茶碗,他把唐若家已經用了十幾二十年的那只茶壺高高的舉了起來,“啪”的一聲,在地上摔了個粉碎,摔完了一只茶碗和一只茶壺,似乎仍不解氣,干脆一鼓作氣,把唐若家剩下的三只茶碗也摔了個稀巴爛。

    沒人攔他。

    讓他摔。

    唐若只是走回房間,默默的撥了一個電話。

    五分鐘后。

    一輛“嗚哇嗚哇”叫著的警車就停在了她家的門口。

    車上下來兩個警察。

    不是別人。

    正是希剛和他的同事。

    希剛和他的那個同事剛剛上了樓,到了唐若家之后,范云也來了。

    黃斌仍然不知死活,硬著頭皮站在那里,還是一副他是天王老子的樣子。

    他只是有點奇怪,剛才他沒見唐敏和唐若媽打電話,那么,是誰報的警啊?

    報警不說。

    為什么警察又來的這么快呢?

    當然快了。

    開什么國際玩笑。

    唐若也沒有報警,唐若而是打電話給了范云。

    范云用報警嗎?范云直接打電話給希剛就可以了。

    就是這么簡單。

    希剛到了唐若家,進門之后,看著滿地的碎瓷片,不由得皺了皺眉。

    程序還是要走的。

    詢問。

    記錄。

    諸如誰報的警啊?怎么回事啊?了解情況啊,這些東西。

    黃斌的耳朵豎得跟狗耳朵一樣靈,他也想知道是誰報的警,但是,滿屋的人都說不是自己報的,這個時候范云上來了,范云沖希剛淡淡的一笑,然后才悠悠道:“電話是我打的,我報的警。”

    那還有什么好說的,全部帶回派出所。

    像黃斌這樣的人,一定要給他點苦頭嘗嘗,讓他長點記性才行,跑到別人家里來砸東西,就差一點持械傷人了。

    這個。

    如果說要是放在美國的話,恐怕主人家都已經掏出槍來把他當場擊斃了吧?

    黃斌對前陣子還跟自己稱兄道弟,一起喝酒的范云恨得牙根子癢癢,覺得他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可是,他沒有想到,范云那是多管閑事嗎?

    如果說他脾氣足夠好,和唐敏發展的足夠好,兩個人一旦結了婚的話,那么他跟范云的關系就會轉變為連襟的關系。

    可惜的是,唐敏已經對他徹底失望了,根本就不打算再要他了。

    不要也好,今天他的這一副小痞子的嘴臉已經徹底暴露在唐家人的面前了。

    幸好發現的早,如果說是結婚之后才發現的話,那么唐敏真的是哭都沒地方哭去。

    進了派出所之后,慢慢的,黃斌才了解到,原來老唐家這家人的關系和背景,遠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簡單,遠不像他自己認為的那樣,是那么容易搞定的。

    看上去。

    似乎家里面經濟條件并不怎么好,住在那種破房子里的唐家人,本地的關系以及后臺,其實是相當的強硬的。

    且不說黃斌目前還不知道的陳站和陳站的老爺子,當首長的陳加祥了。

    光是范云和希剛,也不是他這樣的小混混小地皮所能惹的,他還沒有那個能量。

    他的那些無賴的嘴臉,欺負那些一點關系都沒有的農村人還差不多,但是,如果拿到城里來用的話,那可就大打折扣了。

    事實就是這樣。

    包括那些走在大街上相貌普通的陌生人也是如此,看上去他們其貌不揚,打扮的也并不出眾,但是,如果他們一旦亮出自己的身份來,恐怕很多人都會大吃一驚。

    哇。

    原來這個人這么厲害。

    哇,原來這個人關系這么復雜牛。

    只是。

    不知道黃斌能不能咽下這口氣?

    咽得下也得咽。

    咽不下也得咽。

    說句不好聽的。

    就算是一對一的單打獨斗的話,別看黃斌現在是一個血氣方剛二十來歲的小伙子,他還真不是唐開余的對手。

    別看唐開余左手捂著胸口,好像是病殃殃的,隨時都可能要過去的那種樣子,但是,真的要是打起來,到了生死相搏的時候,恐怕黃斌還要再加上一個四毛才行。

    派出所里。

    警察進行調解。

    希剛與同事倒是不偏不倚,這種事情公事公辦就可以了,本身黃斌錯在先,跑到別人家里面去騷擾別人,人家才報警的。

    更何況,還把別人的東西都給砸爛了。

    最后調解的結果就是,黃斌在調解書上簽了名,按了手印,保證自己從此之后再也不騷擾唐敏,并且還要賠唐敏家的茶壺和茶碗錢。

    看在他還算老實的份上,老唐家的人也沒有多要他的,算了,和這種小流氓劃清界限,保持距離就可以了。

    總的來說,這個事情是唐敏吃虧了,唐敏吃虧吃得十分大。

    她和黃斌在一起的時候,不像先玲跟著金鉑利。

    她沒有先玲那么明確的目標,先玲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搞錢,先玲只是想方設法的從金鉑利那里弄錢,一旦弄不來錢了,馬上拜拜,這就是先玲,先玲看得很清楚,也很現實。

    唐敏不一樣。

    因為,曾經有一段時間,唐敏還是非常喜歡黃斌的。

    所以說唐敏在黃斌的身上不光浪費了時間,還浪費了很多金錢,她在桂林的時候是花了不少錢布置那個小窩的。

    還不算她給黃斌的錢。

    她在黃斌身上并沒有得到一絲半毫的物質上面的好處。

    自從她打了胎之后,她對黃斌的那種好感和愛就淡了很多了,再加上隨著兩個人在一起時間的增長,黃斌身上那些臭毛病的暴露無遺,包括他愛打游戲,愛抽煙,愛賭錢等等等等,所有的毛病都出來了。

    以前在桂林的時候沒有回來,她和黃斌在一起,兩個人只是過二人世界,倒還影響不是很大,那個時候,黃斌的毛病也只不過就是打打游戲而已,似乎沒有其它特別嚴重的不良嗜好,可是自從回來了之后,黃斌的小痞子本性就徹底暴露了出來,每天和四毛他們那幫人到外面不知道鬼混些什么。

    近一段時間,唐敏幾乎每天都和黃斌爭吵,吵來吵去的內容無非就是她數落黃斌身上的那些臭毛病,黃斌就罵她多管閑事。

    再好的感情。

    一旦陷入到無休無止的爭吵之中,那么慢慢的就會被沖淡。

    越來越淡。

    最后。

    這段感情就變得如同雞肋一樣,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扔掉吧,感覺又稍微有點可惜,畢竟自己投入了青春和金錢,感覺又有點不舍,可是撿起來重新吃過,又忽然之間感覺到淡然無味,一點也沒有原先那種美好的樣子了。

    就是這么回事,所以唐敏已經下了不止四五次決心了,一定要和黃斌分手。

    本來兩個人說清楚就可以了,可是這個黃斌有點不識趣,他還跟著唐敏鬧到老唐家來了。

    大概。

    他就是那種典型的得到的時候永遠不知道珍惜,一旦失去了才知道后悔莫及的那種人。

    他跟黃敏在一起的時候,感覺不到唐敏的好,可是突然之間唐敏說要甩掉他的時候,他才感覺到幡然悔悟。

    可惜的是。

    他的那點幡然悔悟最后除了變成了沖動之外,根本就剩不下什么了,畢竟他沒有什么文化,嘴巴里面說不出什么滔滔不絕的道理來,所以,最后就發展至跑到唐敏家砸碟子砸碗。

    應該說,黃斌多多少少也是后悔的。

    后悔的不是唐敏跟他和平分手,而是唐敏把她甩了,如果說是他甩了唐敏的話,他絕對不會后悔。

    兩個人之間的感情一旦破裂的,首先提出分手的那個人,無論是從心理上還是從某些方面都是占據一定優勢的,被提出分手的那個人,由于是被動接受,所以,多多少少總感覺自己是吃了一點虧的。

    所以很多人在分手的時候就鬧。

    有些人就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威脅,而有些人就向對方索要分手費,黃斌今天倒是沒有上吊,也沒有說要分手費,但是他卻用另外一種極端的方式,用威脅,用威脅唐家人如何如何這種方式試圖想挽回一段感情,這也顯得他的感情方面是十分的幼稚可笑的,他根本不懂感情。

    是的。

    他只懂游戲。

    與賭錢。

    看起來。

    識人、察人真的也是一項十分重要的本領。

    遇人不淑,失之體察,對于很多人來說都是一件十分惡心的事情,絕對會讓人像喝著一碗美味的味增湯的時候,喝著喝著,突然發現里面有一顆黑黑的老鼠屎那種感覺,能讓人瞬間反胃。

    不光是談戀愛,就算是日常的時候,交朋友也是如此,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被別人的外表所迷惑,想了解一個人絕不是那么簡單的,人,本身就是一種十分復雜的動物。

    人因為有思想,會思考,所以說他和平常的低級動物不一樣,平常的低級動物們只要吃飽了,基本上就沒有什么別的想法了,但是人不一樣,人的大腦一直有更加高級的活動,會思考會總結,所以說,人其實也是一種最危險的動物,比其它任何動物都要可怕。

    唐敏肯定是吃虧了,免不了被她爸他媽一頓數落,但是能夠及時的迷途知返,及時止損,和黃斌這種人劃清界限也是一件好事,免得愈陷愈深,到最后無法自拔,到那時,白搭上了自己的青春,才是真正的不值得。

    從派出所出來后,唐若又對范云說了一陣子她所知道的前因后果,今天的事情,范云的表現,她十分高興,有點什么事情,她只要一打電話,范云就沖在前面,這證明范云這個小伙子十分值得信任,是十分可靠的。

    唐若笑嘻嘻看著范云道:“我發現,還是你最好。

    你看看像黃斌那種人,好的時候呢就好死人,兇起來的時候你不知道,你是沒看他在我家里面那個樣子,瞪著眼睛咬著牙,好像一個很兇的野獸一樣,想把人吃了似的。

    你到我家的時候都看到了,你看我家里面的那幾個茶碗、茶壺都被他給摔碎了。

    我當時很害怕,我生怕他沖到廚房里面去拿菜刀。

    所以……我給你打完了電話,我就去廚房把門給帶上了。”

    唐若咬著嘴唇兒,喜愛地看著范云。(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