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53章 愿賭服輸
    范云一笑。

    他對于黃斌那種人是嚴重的沒有好感,如今,見唐敏和黃斌分手了,分了好。

    這個世界上面很多事情,很多人,它就是很奇怪,用道理是說不清的。

    有些人和有些人不知道是五行相克還是犯沖,反正彼此之間只要一見面,就沒有好感,就好像是那種貓和老鼠之間的敵對關系似的,充滿敵意。

    范云對黃斌雖然說不上有太大的敵意,但是,起碼他對黃斌是沒有好感的。

    范云拉著唐若的手,兩個人走到街上。

    他想了想,還是有點不大放心,感覺有些話還是要叮囑一下唐若:“黃斌那個人,我看著他不是什么好鳥,若若,你出來進去的一定要注意一點,小心一點啊,無論有什么事立刻給我打電話,知不知道?

    另外一個,這幾天我看我還是天天接送一下你,比較好一點,真的,萬一碰到那個黃斌搞鬼搞怪的話,我說實話——我打死他個龜兒子。

    你告訴你姐,也應該注意一點,防備著一點,有些人他是小人之心來著,有些人他是有報復心理的。”

    唐若點點頭。

    范云和唐若邊走邊聊,一直把唐若送到她們公司門口,兩個人揮手告別。

    范云也沒有急著上班。

    不著急。

    他順著娘娘橋一直往下走,走到一個四四方方的噴水池兒那里,看著噴水池中四根不銹鋼的鋼管,一直不停的向外面噴著散花一樣的水傘。

    范云停下了腳步。

    噴水池中,游來游去,許許多多金魚。

    還是做魚好呀,做魚沒有什么煩惱,在水里面游來游去,既沒有男歡女愛之間的紛擾,也沒有賺錢買房這樣的困惑。

    范云在池子邊蹲下身去,將手伸到水里。

    這是一條紅色的錦鯉,游到他的面前,瞪著兩只圓圓的魚眼,嘴巴朝天,不停的吮他的手指。

    緣分呀。

    都是緣分。

    這條紅色錦鯉會不會成了精了?

    晚上的時候,會不會變成一位容貌端莊秀麗的大家閨秀,到范云的宿舍里面來找他呢?

    如果說有這樣的一個美女來找他的話,范云同志能不能把持住自己?

    能不能控制住自己那一顆想入非非的心呢?

    相信應該可以吧。

    范云同志的定力還是蠻好的。

    那條金色錦鯉將范云的手指頭含在嘴里吮來吮去,別說,還挺癢的。

    旁邊一個圓臉的小姑娘看著有趣,她也學著范云的樣子蹲在水邊彎下身去。

    果然。

    另外一條黑色的鯉魚就游到她的面前,伸著嘴巴吮著她那白白嫩嫩的小手指,只把那個小女孩吮得“咯咯咯”直笑。

    這些魚,膽子可真大一點,也不怕人。

    不過。

    小朋友請注意,你和范云可不一樣,小心掉到水里去啊?

    不要學范云。

    范云蹲在水邊。

    生活于他而言,現在每一天似乎都過得很有節奏,波瀾不驚的樣子呀。

    他的生活方式和希剛不一樣。

    希剛每一天上班,要處理各種各樣不同的事務,要出勤,像什么打架斗毆呀,婆媳吵架呀,有些熊孩子一不小心將頭卡進不銹鋼柵欄的門縫里了呀。

    等等等等。

    希剛每天上班,花樣多一些。

    都是各種花式事務,所以,他的日子過得應該比范云更加充實。

    充實。

    就意味著忙碌。

    范云的工作就簡單多了,范云每天只要把份內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該管的管。

    不該管的,如果說想管也可以管一管。

    就像現在。

    范云發現一男一女鬼鬼祟祟,沿著娘娘橋右邊的一片小樹林走了進去,不知道在搞些什么鬼東西,于是范云決定過去管管閑事,看看他們在里面到底搞些什么東西。

    那個地方比較偏僻幽靜,萬一發生點什么事情就麻煩了。

    以前的時候,就曾經發生過單身女客走在這里,被一個外地人搶了包的案件。

    范云也不著急,他輕手輕腳的走過去。

    當他靠近一大蓬冬青樹的時候,聽見樹后不遠處傳來了一陣稀稀索索的聲音。

    范云再往前走一點,悄悄的透過樹縫向里觀看。

    哈哈。

    他看到那個男的既沒有把那個女的搶了,也沒有把那個女的怎么樣。

    只不過就是把那個女的壓在一處墻邊,拼命摟著那個女的腰,嘴巴一個勁兒在那個女的脖子間拱來拱去。

    把那個女的拱的神色迷離。

    臉色潮紅。

    范云同志,這就不應該了啊,保密守則第二條,不該看的不看,難道你全部忘到爪哇島去了嗎?

    范云趕緊撤回身子,不然怎么辦?

    等一下如果被那兩個人看到他的話,人家不罵他才怪呢。

    情到濃處。

    身不由己。

    可以理解,可以原諒。

    哪怕是光天化日之下,只要不被別人發現,躲在某些隱秘的地方卿卿我我一會子,也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

    只要不像某些男人一樣,走在大街上的時候,時不時將自己那只豬爪子伸到女伴的腰里摸一把,又或者在女伴的屁股上面摸一下,不要做那種猥瑣的動作就可以了,走到人前的時候,大家還是要斯文一點。

    大家都是文明人嘛,對不對?

    當然。

    那種在外面實力坑女友的男人,畢竟還是少數。

    就好像有些實力坑媽的熊孩子似的。

    范云就曾經親眼見過,就在今年夏天的時候,有一次他和唐若一起出去逛街,有一個熊孩子跟在他媽媽的旁邊,走著走著不知道為什么,那個小孩子突然之間惡作劇之心就上來了,他悄悄的跟著他媽媽的身后,兩只手抓住他媽媽的裙擺,用力往上一掀。

    哈哈。

    這一下,他媽媽瞬間就春光乍泄,什么東西都曝光了。

    這樣的熊孩子,帶回家之后必須要打三頓,打一頓太少了。

    當時。

    好多人都看著抿著嘴笑。

    這孩子不錯,有前途,有理想,動不動的就給大家發點小福利。

    真好。

    那種光天化日之下在外面和自己的女朋友卿卿我我,動不動就想讓自己的女朋友曝光一下的男人,其實和那個熊孩子差不多,男人許多時候就是熊孩子,就是那種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主。

    范云趕緊走了。

    他順著小路上了旁邊的一個涼亭,涼亭里,此時正有四五個老頭圍著石桌子坐了一圈,在那里下象棋,反正范云也沒有什么事,于是就站在旁邊看了一陣子,

    象棋范云也會下,但是他下的不精,只略懂點皮毛。

    許多象棋里面出名的套路他都不懂,他也叫不出什么名字來。

    像什么屏風馬對當頭炮啦。

    連環馬對過河車了,等等,他不懂,他只知道瞎下,亂下。

    他連希剛也下不過。

    范云下象棋不行,下軍棋還可以,就是那種陸戰棋。

    特別是有裁判的那種,兩個人擺好了三角雷和軍棋,互相之間比較棋子的那種,那種下法,范云很厲害,下十把,希剛起碼要輸把。

    不過話又說回來,現在的年輕人誰還下象棋啊?

    現在的年輕人,一個個的都迷戀著打游戲呢,打電腦游戲,現在的網吧里面,你只要一進去,基本上十臺電腦有九臺九的都在打游戲,有些就打那種砍怪升級的,有些就打那種回合制養成的。

    當然也有一些女孩子不打游戲,她們是玩另一種游戲,聊天,聊QQ,聊QQ,其實也挺有意思的。

    許多人聊著聊著,甚至還發展到真人見面了,有些網友為了見面還頗花費了一些錢財。

    最后兩個人聊著聊著,聊得情投意合,居然還成了真實之中的戀人關系,也就是所謂的網戀。

    網戀也是戀愛的一種呀,只要能夠成功配對,解決單身問題,不管怎么戀,都可以。

    談戀愛也要與時俱進,不要拘泥于相親的一套了。

    當然,更多情況下相親可能還更可靠一些,畢竟,父母的眼光絕大部分情況下都不會錯的。

    就像唐敏,唐敏和黃斌屬于自由戀愛,她就看得了眼,本來一開始的時候,她認為黃斌這個人不錯又機靈,手也還巧,又做的一手好菜,沒想到黃斌是那樣一副嘴臉的一個人。

    唐敏和黃斌在一起,是吃虧的。

    吃都吃了,說什么也沒用了,以后吸取經驗教訓唄。

    像黃斌那種人,命中就應該單身一輩子,碰到了一個比較好的女朋友,自己又不珍惜。

    他看不懂大方向,大趨勢,說實話,隨著找老婆越來越難,以后就他那種德性的人,想找個好一點老婆——很難。

    嗯!

    不過話又說回來,也很難說,畢竟他家底比較好,他家里有錢嘛,說不定有些女孩子貪圖他家的錢財,和他在一起了,也不一定,很難說。

    一切都有可能。

    不是人力和猜測所能為的。

    范云站在那幾個老頭旁邊,看著他們下象棋,心里面有點癢癢的,特別是當他看到什么好步數的時候,他就忍不住的想出聲,但是范云還是忍住了,觀棋不語真君子,不能隨便說話。

    有些下棋的人,因為旁邊觀棋的人隨便說話,輸了棋之后,遷怒于看棋的人,最后幾個人爭執起來,大打出手的事情也是發生過的。

    慎言。

    慎行。

    再說了,就范云這個水平,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就算是他想指點,他也指點不出什么名堂來,他看到的所謂的好步子,別人早都看到了。

    有些下棋的老頭,其實是很厲害的,常常能夠舉一反三,走一步看三步,不要小看民間,民間雖然不是正宗的棋院,但是民間也是藏龍臥虎之地,什么樣的高手都有,有一些野路子,冷不丁地殺出來,就算是那種正規棋院里的大師,說不定也被嚇一跳,直呼太精彩了,厲害。

    范云同志曾經就出過這樣的丑。

    有一回,他看到外面擺攤的,有一個老頭擺了殘局,沒有幾個子,也就是那么七個子,紅黑兩方的子加起來還沒有十顆,很簡單,一眼就能看透,旁邊寫著五元一把,愿賭服輸。

    范云蹲在那個棋局旁邊研究來研究去,研究了半天,他抬頭看看對面坐在小馬扎上,一臉平靜的老頭,覺得那個長著白胡子的老頭看上去簡直就像一個送財童子呀。

    像這樣的棋局,他覺得自己絕對不費吹灰之力,分分鐘就能給它破掉。

    于是。

    范云又老成的看了幾遍后,覺得自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了,從褲兜里掏出了五塊錢,“啪”的一聲拍在地上:“我來,我來試試,我來破這個局。”

    試試就試試。

    本來范云有百分之百把握的,可是,當他一上手,試了之后,才豁然發現,棋局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簡單。

    明明看著自己執紅先走,可以瞬間就將對方的黑將置于死地的時候,對方的棋局突然發生了變化,雙方你來我往,走了幾步之后,對方的一顆車,不知道為什么,莫名其妙就自愿送給了他吃。

    就因為這一吃一擋,對方的車就把他的車給擋住了,然后對方那邊的炮反而就反將了,一反將,他的老帥就沒地方去了,只能往右邊走,往右一走是對方的小卒子,范云這才沮喪地發現,原來這個棋局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簡單。

    愿賭服輸。

    范云當時臉脹得通紅。

    旁邊有些看熱鬧的人,一個個臉上掛著莫名其妙的笑容,那個笑容不知道是諷刺還是揶揄,又或是笑他不知天高地厚,總之,范云輸了,輸得一塌糊涂。

    那個老頭倒是一臉平靜。

    他既沒有諷刺范云什么,也沒有透露出任何一點眉飛色舞的樣子,他的臉上平靜如水,沒有一絲波瀾,甚至連一點笑都沒有露出來,他只是平靜地范云道:“小弟弟,其實你走得很不錯了,剛才你這幾手棋也下得很好的。”

    他的話也算是一種鼓勵,給輸了錢的范云心理上有了莫大的安慰,仿佛那老頭一說他下得不錯了,他就下得真不錯了似的,就連他輸了的那5塊錢,此時也變得心甘情愿了。

    不過。

    如果說讓范云再來上一盤的話,打死他也沒有那個膽量了,他覺得那個老頭仿佛就是一個世外高人一樣,本來一開始的時候看上去毫不起眼,可是現在落在范云的眼里,瞬間他卻覺得那個老頭深不可測。

    是的,唯有深不可測,才可以解釋那個老頭滿臉的平靜。(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