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55章 回村摘桔子
    范云在這條路上溜達來溜達去,在他踢飛了十幾顆石子,外加三四個礦泉水瓶時,范云感覺到百無聊賴,于是就摸出手機給唐若打了個電話。

    打電話。

    是想邀請唐若跟他一起回他們村。

    回去干什么?

    回去摘桔子。

    現在這個季節,正是摘桔子的時候呀,桔子都已經熟了。

    范云撥通了唐若的電話:“喂,若若,有個事我忘記跟你說了,嗯,你明天有沒有空啊?

    有空的話,我帶你回我們村吧,去我家山上摘桔子,好不好?現在桔子都已經熟了,特別好吃,特別甜了。”

    當然好了。

    電話那頭,唐若笑嘻嘻的:“好啊,好啊,對了,我能不能帶我一個朋友去啊?”

    范云無所謂:“當然可以了,這有什么問題啊?

    別說帶一個了,帶兩個,帶三個都沒有問題,我們家那山上桔子多得很,盡管摘,就怕到時候你摘了拿不動。”

    拿不動不是有他嗎?

    他當然要三陪呀,陪吃陪喝陪玩。

    就這么說定了。

    說得如同板上釘釘一樣,雷打不動。

    風里雨里,桔子地走起。

    呵呵。

    沒風沒雨。

    第二天,天氣晴朗,碧空萬里如云,如同水洗一般。

    真是一個好天氣。

    是一個適合出去游玩,求學訪友,順帶泡妞的好天氣。

    很久很久之前的那些古人,每逢這樣的季節,想必都是三五成群結伴出游的吧?

    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的詩句,大概也是這種季節吟出來的吧?

    這是唐若第二次跟著范云去他家了,這一次她沒有像上次那樣買那么多的東西了,只是買了一些蘋果。

    買不買東西都可以。

    范云看到唐若一個人,他奇怪的問道:“你昨天不是說還要帶一個人的嗎?”

    唐若“嗯”了一聲。

    她本來是想帶華華一起的,可是華華說她有事,所以唐若給華華報的這一個名額。

    作廢。

    話說。

    唐若能到范云家里去玩的話,范云媽還高興得巴不得倒貼她呢,如果范云媽知道唐若今天要來,估計大清早的哪里也不會去,就在家里等著她了。

    等著這個漂亮的女孩。

    再一次光臨寒舍。

    范云和唐若回到家中的時候,發現他爸爸媽媽都沒有在家,此時他家門前的水溝處,倒是有一個老人家蹲在那里洗衣服。

    范云看了看,原來是住在旁邊不遠的二奶奶。

    二奶奶看見范云回來了,還沒等范云跟她搭話,她倒先開口了:“老大,你爸你媽去松毛山了,他們去松毛山摘桔子去了,昨天就已經摘了一天了,干嘛呀?你回來幫你爸你媽摘桔子啊,還是有其它事啊?

    那個姑娘是誰啊?是你女朋友啊?我怎么以前沒見過呀?哎呀,這個姑娘長得真漂亮,就跟畫里面的一樣。”

    范云憋不住心里面的笑,但是臉上卻緊緊繃著,看上去頗有三分矜持的意思。

    他咧了咧嘴。

    范云對從水溝里面站起身來擰著衣服的二奶奶答道:“是啊,這是我女朋友,小唐,唐若,哎,二奶奶,我爸跟我媽到山上,去了多長時間了?”

    二奶奶笑了笑,一笑,臉上和額頭上的那些核桃皮樣的皺紋似乎就像被水沖過的那些爛泥巴路一樣,瞬間被淤平了。

    “去了有個把小時了吧?應該是去了差不多個把小時了,他們應該還沒摘多少呢。

    從這里到松毛山上去,差不多要半個小時才能走到……”

    范云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他沒再繼續跟二奶奶搭話了,而是轉身對唐若笑道:“我爸我媽已經上山了,咱們現在去吧。”

    還用他說?

    他跟二奶奶兩個人之間的對話,唐若聽得一清二楚。

    唐若點點頭。

    表示同意。

    表示讓范云帶路。

    現在到了老范家的地盤了,他的地盤他做主。

    這里的山路十彎,這里的山路九連環。

    正值深秋。

    此時的山上已沒有了夏季時的絢麗多彩,主要的色彩也由萬紫千紅轉變成了一片金黃色。

    到處是枯草。

    落葉。

    到處是大片大片的黃色點綴在秋季的山林中間,大地呈現的主色調,就是黃色。

    黃色代表著稻谷的成熟。

    代表著收獲。

    代表著沉甸甸的金。

    恰如一夜秋風起,誰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大地的主色調就變成了黃色,那些落葉的喬木上所有的樹葉開始變得稀疏有致,漸漸金黃。

    不再像夏天那樣綠而繁茂的草地,也變成了金黃色。

    所謂“金秋”。

    再恰當不過。

    如果說。

    大自然曾經將春天裝扮得俏麗、歡樂,像一個亭亭玉立的年輕女子,那么,秋天就似乎變成了沉靜溫柔的女性,處處散發著成熟之美。

    小徑森森。

    間有鳥鳴。

    范云拉著唐若的手,在這里,他并不需要避諱什么人,就算是被那些在田里面、山上面勞動的村民看到了,也無所謂,只要唐若敢讓他牽,他就敢牽。

    其實。

    偌大的一座山上,即便是有一些干活的人,也如同星子一般散落在樹叢里或者田間地頭上,根本看不到什么人的。

    在這里。

    范云絕不會像某些橋段一樣,故意指著小路邊的草叢嚇唬自己的女朋友,大喊一聲:“蛇!”

    不會的。

    范云所有的惡作劇絕對不會針對唐若來做。

    他對唐若。

    實在是捧在手心怕熱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

    如果說不是因為山路十分陡峭難走,崎嶇不平的話,范云還真想將唐若背在身上,背著她上山呢。

    兩個人仿佛心有靈犀一點通似的,就在范云剛剛冒出這一個念頭的時候,唐若耍賴皮不肯走了,唐若一下蹲在了地上,伸出兩只雙手意思讓范云背背。

    范云左右搖頭看了看。

    賊一樣。

    說實話,在這種地方,如果說要是讓他背著唐若走的話,他還真的有點不好意思,因為他生怕碰到了本村的那些叔叔大爺們,如果被他們看到了,那就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其實。

    那又有什么呢?

    就算是背著唐若走兩步路,又怎么了?

    如果說一個女孩子喜歡你的話,別說是背著她走兩步路了,哪怕是天天背著她走,相信,對于好多娶不到老婆的光棍漢們來說,恐怕也是心甘情愿的事情。

    范云看看耍賴皮的唐若,嘿嘿一笑。

    于是他就背對著唐若蹲下身子,然后兩只手還拍了拍自己的后背,示意唐若過來騎大馬。

    做男人。

    也挺難的。

    談戀愛的時候要背女朋友,讓自己的女朋友騎大馬,等到以后結了婚了,生了孩子了,又要讓孩子騎大馬。

    難是難,但是難的舒心,難的痛快。

    唐若“咯咯”笑著,撲到了范云的背上,兩條軟綿綿的胳膊摟在了范云的脖子上,讓范云不由得一陣心旌搖曳。

    范云背唐若,小意思,唐若又不重,還沒有一百斤。

    不過唐若還是挺體諒他的,并沒有讓他背著自己走太久,走了那么大概百把米之后,唐若揪著范云的耳朵,好像拉下了手剎一樣,就讓他放自己下來了:“你們上山的這個路好難走呀,一路都是上坡。”

    可不是嗎?上山不就是這樣嗎?

    上山上山,上山如果說不是上坡那還叫上山嗎?那不成了下山了嗎?那不成了如履平地了嗎?

    唐若伸手將扎在她褲腳的那些個鬼枯針摘掉。

    有一些調皮的鬼枯針,仿佛也像喜歡上了這個美麗的女孩一樣,一直賴在她的襪子上,衣服上,褲腳上,不愿意離開。

    扎在褲腳和鞋帶上面的那些也就罷了,但是,有幾根扎到唐若的襪子里面了,扎著她的腳有點癢疼,這讓唐若十分不舒服,必須堅決予以清除。

    旁邊。

    不遠處的一大塊棉花地里。

    一只五彩斑斕的錦雞探頭探腦瞪著一對黃豆似的小眼睛,看著不遠處的這一對甜蜜戀人,滿臉都是羨慕。

    羨慕這情。

    羨慕這愛。

    范云體貼地幫唐若將粘在襪子上的幾根鬼枯針扯掉:“你走路的時候不要走兩邊的草棵子,那些草棵子里面有很多這種怪東西的,扎到衣服和鞋子上,要擇半天。

    若若。

    你走的時候。

    走中間。

    走中間有的時候都能扎得到,但是,走中間還是好很多的,不要走兩邊了啊,記著啊。”

    其實,范云哪里知道,那些鬼枯針本身是有成人之美的。

    它們將唐若的襪子、鞋子、褲腳扎了,然后,唐若不要擇它們嗎?

    這時候,范云也可以幫唐若擇呀,他擇的時候,是不是就與唐若有了肢體上的接觸呀?

    所以說。

    這些鬼枯針是有成人之美的。

    關鍵。

    看怎么理解。

    不過。

    話又說回來,相信以范云同志的情商,是不能夠理解這些卑微的小小生物的。

    一陣山風吹來,涼颼颼撲面而來的感覺,頓時讓人感覺到心曠神怡。

    范云看了看唐若,唐若的頭發,比春天的時候看上去要長了許多呢。

    今天,唐若不是像以前一樣扎那種對角的小辮子了。

    今天早上的時候,唐若將她滿頭烏黑的頭發梳順了之后,分成三股,其中有兩股輕輕地梳到了旁邊,垂在胸前。

    最中間一股,則用一只發卡,別在腦后。

    看上去。

    讓范云覺得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嫻雅淑靜的感覺。

    本性有些調皮的唐若,如果一旦淑女起來的話,原來,也自有幾分大家閨秀的風采呀。

    因為。

    今天要上山,唐若穿衣打扮也是普普通通的,底下一條水洗布的牛仔長褲,下面白色布鞋。

    上身穿著一件粉紅色的T恤衫,外面一件褐色的外套。

    所有衣物并不起眼。

    可是。

    這些并不起眼的衣服,一旦穿在了唐若的身上之后,立馬就變得鮮活了,仿佛唐若賦予了它們一個全新的生命似的,它們和唐若彼此互相襯托,讓唐若瞬間也變得神采飛揚起來。

    不!

    應該說是唐若將它們襯得神采飛揚起來。

    范云突然發現了唐若的另一種美,他的眼睛在唐若的身上看來看去,不由得看呆了。

    傻瓜。

    范云那滿臉的傻相,豈止是傻瓜呀,傻瓜還要加三級。

    唐若伸出兩只白白嫩嫩的小手,推著范云的身體,嬌笑道:“走啦,走啦,走啦,快點啦,什么時候啦,你還在這看看看,看什么呀?”

    范云牽起她的手。

    他走旁邊,把唐若放在小路中間,讓唐若走中間。

    呵呵。

    范云同志。

    毛躁起來固然讓人覺得他簡直就像個楞頭青似的,可一旦細心起來,也細心得如同那個每天晚上臨睡覺前都要再檢查一次門栓的他老子似的。

    唐若邊走,邊對范云笑道:“我跟你說范云,我現在越來越發現,哎呀,那個電腦好好玩啊,這幾天我天天上班啊,一上班就去玩電腦,那個電腦里什么都有,你打開網頁,不光是可以看什么新聞啊,什么東西的,還可以看電視,而且我跟你說用電腦看電視的話,不用等不像用電視看,每天晚上放兩集,中間還那么多廣告,煩都煩死人了,用電腦看的話可以一集接一集的看,看著上癮哎。”

    范云點點頭:“嗯,是的,加油賺錢,等我賺夠了錢之后,我幫你買一個啊!”

    唐若一笑:“你傻呀你?

    你買來電腦有什么用啊?你又不開公司。

    再說了,你買來放哪里呀?搬到我家里面呀?

    電腦要網絡的,不是說只買個電腦就可以了,那個要聯網的,我聽說網費很貴的,要一兩千塊錢一年呢。”

    范云鼓了鼓腮幫:“貴怕什么?

    小意思。

    不就是聯網嘛,對不對?到時候我去申請就可以了嘛,去哪里申請啊?去移動公司還是去哪里啊?好像是在電信局,對不對啊?好像那個叫寬帶?是不是?”

    唐若伸出長長的指甲,掐了范云的手心一下:“得了得了,省點錢吧,小伙子,你壓力山大呀,你還賺錢存錢娶媳婦,買房子,以后還要……”

    “以后還要養孩子。”

    范云替唐若把后面她沒有說出來的話說了。

    唐若抿著嘴笑了笑,白了他一眼:“我看你呀,是豬戒做夢娶媳婦,想的美。”

    范云朝唐若扮了個鬼臉:“哪里,我只是實話實說嘛。

    小心小心,那里有塊石頭……”

    范云一挽唐若的手,唐若調皮地兩腳一蹬地面,跳了起來,跳過了路邊的那塊石頭。

    范云嘴巴里面嘟嘟囔囔的著:“這是誰呀?搞了塊這么大的石頭在路中間,真是的。”

    他抬起腳來,將那塊石頭踢到了旁邊的水溝里。

    唐若和他對視一眼。

    溫馨。

    開心。

    拍拖談戀愛的感覺,確實挺好的。

    山風輕吹。

    黃葉紛飛。

    兩個人說說笑笑,走走停停,一直走到了范云家的桔子地里。(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