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59章 生活要有儀式感
    范云洗耳恭聽。

    唐開余又道:“其實吧,做生意這個事情……怎么說呢,它的下限比較低,但是上限呢卻比較高,它因為充滿了無限的可能性。

    比如說啊,比如說有很多大老板都是從擺地攤發家的,一開始的時候就是擺一個地攤,賣那種三塊錢兩塊錢的小玩意,但是擺著擺著呢,有經驗了,哎,他也不是說非要賺多少錢,就是積累了一定經驗了,然后就開始換其它的生意,慢慢地做,做著做著,生意就越來越大了。

    這個倒不說,就只說咱們城里賣小菜的那些人,你看,好像感覺他賣一把小菜賺不了幾塊錢一樣,但是好多人賣小菜賣著賣著,都賺了很多錢,然后在城里面買了房子了。

    我認識的人,就有好幾個賣小菜的,人家都買了房子,在縣城里面買了房子。

    ……不要小看他們賣小菜的,其實很賺錢的。

    這里面,其實有一個關鍵的東西,就是做什么都要長久做,做長久生意。

    日積月累的做才行,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就不行的。”

    唐開余的生意經一套一套的。

    當然了。

    他以前的時候也是做過生意的,那個時候,在林業局的時候,每年春天他都要賣樹苗,那時候,好多人都是唐老板,唐老板的稱呼他的。

    只是最近幾年,他身體不太好,所以說不做那個事情了而已。

    范云一邊聽著唐開余的話一邊點頭,對于唐開余所說的這些東西,他還是表示贊成的。

    贊成是贊成。

    贊成并不代表他要按照唐開余所說的去做。

    比如說,唐開余說賣小菜賺錢,并不代表范云就把城管的工作扔掉不干了,然后轉身去賣小菜去,這個是兩碼事。

    三百六十行。

    行行出狀元。

    其實。

    只要范云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好好表現,也不是沒有發展前途的。

    比如說。

    他現在雖然只是一個普通的正式工,但是,如果說等到以后副大隊或者楊大隊他們往上爬,爬到上面去了,那么騰出來的這些窩,他們這些下面的員工就很有機會頂上去。

    當然了,在單位里面上班的話,通常情況下都是按部就班的,不像是自己做生意那樣靈活多變。

    自己做生意有一個好處就是,所有的規劃和事情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每天你想做什么沒有人管你,你自己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就好了。

    相對于上班。

    做生意其實更刺激,更有挑戰性。

    所以也就不難理解,為什么范雨放著好好的剪頭發的工作不做,而轉身去賣保險了。

    賣保險和做生意是一樣的,充滿了無限的可能性,它的底線當然也非常低,賣不出去就是賣不出去,如果說這一個月沒有賣出去的話,那這個月就只能喝西北風。

    但是。

    它的上限卻非常高,比如說你只要拿到了一個大單子,拿到某個企業所有員工的保險,那就是不得了的一筆業務了。

    它的提成非常高。

    基本上,那些做得好的保險業務員并不靠什么底薪的,他們,完全就是靠提成的。

    據說,有些人賣保險,每個月的月薪可以達到五位數。

    五位數,在這個人均月工資還未上千,又或才僅僅破千的二零零一年來說,想一想,是多么夸張的數字。

    目前來說,范云并沒有想著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改變自己的工作,現在他在城管隊上班上得好好的,沒必要去東折騰西折騰。

    無論是他,還是他的家人,如果大家坐在一起討論的話,相信沒有任何一個人愿意讓他去做生意,賣菜去。

    當然了。

    唐開余也只是說說而已。

    再說了。

    本地這個小城,并不像江浙那邊似的重商重利,家家戶戶都以做生意為榮。

    每個地方和每個地方不一樣,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范云聽著唐開余的教誨,頻頻點頭:“叔叔,你說的對,我也覺得現在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子的,一個人無論干什么,只要勤快,不偷懶的話,那么,無論如何日子都應該過得挺不錯的。

    反正做人不能自己騙自己,無論上班也好,還是做生意也好,取得的所有成績都是你一個人的,如果說你不好好做事情的話,結果只能是自己騙自己。”

    他能有這樣的認識,倒讓唐開余感覺到挺意外。

    這就好。

    唐開余又給范云倒了一杯茶:“來,小范,喝茶,你今天不上班吧?”

    范云點點頭:“是的,我今天休息。”

    唐開余笑了笑:“噢,那就在這里多坐一會,晚一點的時候就在這里吃飯吧,好不好?

    你看你第一次到我們家來,帶了這么多的東西,這怎么好意思呢?

    等晚上的時候,讓阿姨做幾個菜,在我們家吃一頓便飯,好不好?”

    范云覺得不好。

    連忙搖頭。

    “叔叔,我還有事,我就是來把這個東西送上來,我就走了,我等一下還有事,因為我跟我戰友約好了,下午要陪他去做點事情的。”

    范云推辭了。

    他當然不能在唐若家吃飯,這一頓飯他如果說吃的話,感覺必定是名不正言不順的,他現在以一個什么身份接受唐開余的邀請呢,對不對?

    以唐若男朋友?

    以唐家未來的女婿?

    即便是范云想在唐若家吃飯,也不應該是現在,在范云的意識中,自己和唐若之間,似乎還缺點什么東西,自己真正想融入唐家的話,也還缺少點什么東西。

    是什么東西呢?

    想一想。

    應該就是雙方家長正兒經對他和唐若兩個人關系的肯定。

    只有得到了雙方家長的一致肯定,他才能以未來老唐家女婿的身份,理直氣壯,名正言順的坐在唐若家吃飯。

    也就是說,他和唐若之間還缺少一個儀式。

    生活。

    有時確實就是要有一定的儀式感。

    既然范云推辭了,唐開余當然不能強行地挽留他在家里吃飯,于是就點點頭道:“那好吧,小范,你什么時候想來玩都可以的,既然這一次沒有空,那就下一次吧,下一次有空的時候,一定要到我們家里吃頓便飯。”

    唐開余說了這句話之后,范云覺得自己坐不下去了,應該起身告辭了。

    他就站起身來,對唐若媽和唐開余一起道:“好的,謝謝叔叔,謝謝阿姨,那我就先走了啊,真的,我還有事……”

    唐若朝他眨眨眼。

    意思是,一個上午的時間,怎么沒有聽他說有事呀,怎么?在她家坐了還沒有半個小時,就坐不住了呀,就說有事要走了?

    范云該走了。

    唐若見他要走,她當然更不好再繼續挽留他,于是就送范云出去,本來唐若是拿起了包,想著和范云一起出去再玩一會的,但是她媽說了:“若若,你不要出去了,等一下我和你爸還有事跟你說呢,家里面有點事,……啊!”

    她媽既然這樣說,唐若就不好再跟著范云出去了,于是,只好將包又放回了板凳上。

    唐若把范云送下樓:“真不好意思,你看,我在你家里都吃了兩頓飯了,可是,今天你又幫我們送東西,又來我家了,都沒有留你在家里吃頓飯。”

    范云一笑:“沒關系,沒關系,若若,你不要往心里面去,真的,行了行了,你快回去吧,那我走了啊。”

    唐若朝他搖搖手:“嗯,那你走吧,我今天晚上不去我們公司吃飯了,到時候,你看看你自己解決吧。

    是去你們隊里吃飯堂,還是去外面吃,你自己想辦法吧,好不好?”

    行。

    沒問題。

    剛才范云倒是也沒有完全撒謊,他說去找希剛,真的就去找希剛去了。

    范云離開唐若家之后,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希剛。

    希剛還在上班。

    沒有回家。

    他讓范云先去他家里玩著,他告訴范云,說李陽一個人在家呢,今天李陽也休息。

    然后希剛說,范云可以在他家里玩會電腦,或者看會電視,等他下了班回來之后,兩個人再決定是在他家吃飯,還是去外面吃。

    那就去吧。

    不過,范云突然有點后悔了,因為,拿了那么大的一袋桔子到唐若家,如果說當時知道的話,在樓下用個袋子裝一點出來好了,裝一點拿到希剛家,給希剛他們家里面的人。

    沒什么好后悔的。

    許多事情的發展并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比如說。

    剛才如果說老唐家的人真的是誠心誠意想留他在唐家吃飯的話,那么,他也走不脫。

    范云走后。

    唐若媽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二女兒,心里面有些疑惑,但是沒有說,畢竟,有些事情當著他爸一個大男人的話,說不出口。

    唐若媽很想再審一審唐若,看看唐若和范云之間的關系究竟發展到什么地步了,因為,畢竟自己的大女兒出了黃斌這么一樁子事之后,讓她現在對自己的二女兒也有些不放心起來。

    她眨著自己那雙充滿了人生智慧和人生哲學,飽經世故的眼睛,看了看唐若,旁敲側擊的問道:“若若,剛才這個男孩子,這個范云,我看他和他家里面人對你還挺好的……”

    唐若不太明白他媽話的意思:“是呀。

    他媽那個人很客氣的,我去過他家兩次了,去了兩回,他媽殺了兩回雞。”

    唐若當然不好意思當著自己家里人的面直接評價范云,而是拐彎抹角的說一說范云的家人對她怎么樣。

    唐若媽點點頭:“看得出來,要不然的話,你看你,第二次到人家家里面去,人家就給你拿了這么多的東西回來。

    不過,他家畢竟是農村的,家庭條件,我估計可能也不會好到哪里去,其實這些米呀油呀,這些水果啊,值不了幾個錢的……”

    唐若覺得她媽說的話有點刺耳。

    值不值錢,那都是別人家的心意。

    有些時候,人和人之間的感情不能靠東西和金錢來衡量的,比如說,范云媽握住她的手,親熱的跟她聊著一些事情的時候,唐若就覺得自己的心里很溫馨,很舒服,這種感覺,并不是這一點點東西所就能代替的。

    唐若媽也意識到自己的話有點不對,她忙笑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有些時候,人和人交往,家庭條件還是要看一下的。

    上一次你陳伯伯來我們家的時候,陳戰你也看到了,那個小伙子,其實我覺得也挺不錯的,你覺得呢?”

    唐若不明白她媽意思。

    但她對她媽說的這些話倒不反對,確實,陳戰那個小伙子是很不錯的。

    唐若和陳戰挺聊得來的。

    不然的話,那天陳戰不會滔滔不絕地跟她說起自己的往事,說起自己身上發生的那些故事,以及,以前在軍營的時候,經歷過的一些奇聞趣事。

    聊得來是聊得來,聊得來,只是說兩個人彼此投緣,并不能真正的代表一些什么,更不能代表所謂的愛情。

    說起愛情。

    自從唐若那天幫范云買彩票,范云偷偷的在她的包里塞了一封表示對他的愛慕之情的信后,唐若的那顆心瞬間就被這個熱情洋溢的小伙子打動了。

    再后來。

    隨著兩個人的不斷交往,隨著兩個人日日耳鬢廝磨,兩個人之間的感情也越來越好,雖然說唐若和范云還從未說過什么在天愿為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那樣聽上去讓人臉紅心跳的情話,但是,實際上她和范云之間的感情早已經牢不可破了。

    雖然,這句話說的絕對了一點。

    但是,如果說沒有什么非常特殊的事件,或者什么非常強有力的外界因素來干擾、干涉的話,那么,她和范云之間的感情必定會越來越好。

    唐若輕輕地對她媽道:“陳戰哥哥當然也挺好的,但是他跟范云兩個人不太一樣,他們兩個人是兩種類型的人,你知道吧?

    范云的性格比較活潑開朗,他也很會逗人開心。

    陳戰哥哥不太一樣,陳戰哥哥屬于比較含蓄的那種人我覺得陳戰哥哥是比較含蓄的那種人,當然了,我也不太了解他,說的也不一定對。”(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