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60章 骷髏洞PK
    唐開余點點頭。

    “陳戰那個孩子啊,其實是真的很不錯。

    我也不說別的,就說他老子吧,他老子現在當那么大的官,你看看,陳站又考上了軍校,現在已經從軍校畢業,直接下來就是軍官了。

    陳戰以后在部隊上的發展肯定會很好,前途不可限量。”

    唐若不置可否。

    陳戰前途再不可限量,跟她好像關系并不是很大,當然了也有一點關系,以她家和老陳家的關系來說,陳戰混得越好,有可能以后對她能夠提供的幫助就越大,這個自然是不用多說的。

    但是除此之外,人和人畢竟還是要講一些感情的嘛,以唐若和范云現在的感情來說,并不是一個陳戰就能夠影響的。

    唐若指了指外面的東西對她媽道:“媽,你快點把外面的那些東西拿進來吧,不要再放在那里了。

    對了,剛才我還答應給馬奶奶拿一點桔子的的呢,我現在幫她拿一點過去吧,好不好?”

    去吧。

    去吧。

    不說老唐家的這些人怎么拿東西,怎么分桔子了。

    再說范云。

    范云也沒有拿什么東西,直接就去了希剛家。

    哦!

    對了,他到希剛樓下的時候,順便買了一個西瓜,這個季節,西瓜已經是稀罕東西了,畢竟已經到深秋了嘛,本地的西瓜早都沒有了,現在出產的西瓜,一般都是海南來的,再不然就是云南或者本省天氣比較炎熱一點的地方出產的西瓜。

    范云敲開了門之后,果然,只有李陽一個人在家。

    李陽笑瞇瞇攔在門口:“喲……這是哪陣西北風把你老人家給吹來了?快請進,快請進。”

    她的嘴巴上雖然說請進,但是手卻依然撐著門框,并沒有一絲一毫想讓范云進來的意思。

    范云跟她絕對不會客氣的,直接用手抓住李陽的手腕子,拽到旁邊,一閃身進了門,李陽見范云如此野蠻又不講理,在后面抬起穿著拖鞋的腳,照著范云的屁股就踢了一腳:“你這個粗魯的男人,抓得我的手生疼。”

    范云嘿嘿一笑。

    進屋,他把西瓜往茶幾上一放,對李陽道:“李陽,水果刀呢?去拿水果刀來,我來切西瓜,切西瓜給你吃啊……”

    李陽嫣然一笑:“這還差不多,西瓜刀就在茶幾下面那個臺子上面的,你看看,就在底下。”

    范云摸出刀來,將西瓜切成兩半,然后,兩半又破成四瓣,接著再切成一小點一小點的。

    切完之后。

    范云自己撈了一塊,一邊吃著順手又撈起一塊遞給李陽。

    “來,大小姐,請吃西瓜,快嘗一嘗,這個西瓜特別甜,大棚西瓜來的,你看看,皮這么薄,里面的瓤這么紅。”

    李陽才不接他的呢。

    李陽自己去茶幾上面拿起一塊。

    她一邊吃西瓜,一邊看著范云:“喲,今天打扮的這么帥氣,去哪里了?又去哪里給別人當伴郎去了嗎?”

    一句話倒提醒了范云,讓他想起了那天去寧吉發家,替寧吉發當伴郎的事情來了,那一天他和李陽一起,一左一右,陪著新郎和新娘,很是走了一回紅地毯。

    當時。

    有些人還開他和李陽的玩笑,問他倆的關系怎么樣?什么時候可以發展發展,由伴郎伴娘變成新郎新娘。

    這個問題。

    相信李陽肯定想過。

    因為。

    當時有些人問這個話的時候,李陽的臉不由自主的紅了,她的小臉紅撲撲的,偷偷地瞟了范云兩眼,范云當時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他只是一個勁兒的訕笑著,嘿嘿嘿嘿傻笑,那個態度,看上去倒也不像拒絕,反倒有幾分默認的意思。

    起碼。

    范云當時沒有急于撇清自己和李陽的關系,說他和李陽只不過是普通的朋友關系。

    其實。

    對于李陽和范云兩個人來說。

    大家交往久了,什么事情都聊得來,又可以開玩笑,又能玩到一起,所以說,李陽對范云,心里是有很大的好感的。

    這種好感,如果再放大一點的話,也可以說成是喜歡,應該說,李陽也是喜歡范云的,至于說這份喜歡屬不屬于愛,或許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吧。

    只是。

    這個愛,目前來說看樣子還是單方面的,李陽既不敢將這份愛太過于暴露地說出來,畢竟,女孩子還是更矜持一些,女孩子的面子更薄一些。

    因為。

    她已經不止一次的見過唐若了,她也知道范云是有女朋友的。唯一讓李陽感覺到斬不斷理還亂的的是,范云為什么不主動的追求自己呢?

    起碼,在他認識唐若之前的時候,在范云住在老李家那一段日子的時候,如果說范云對李陽表現出那么一些好感,并且主動的追求李陽的話,想必李陽絕對不會拒絕他的。

    如果說李陽和范云談戀愛了,那么李陽媽對范云的態度,或許多多少少也能好一些。

    如果李陽和范云談戀愛了,不就沒有唐若什么事了嗎?

    當然了,這一切只不過是想當然而已,至于李陽媽對范云態度能不能有所改觀,還要留待以后發展及考察。

    李陽在看電視。

    這會子電視上并沒有播放連續劇,而是在插播廣告。

    插播一個賣小孩的感冒藥的廣告,也不知道廣告中小孩的感冒藥到底靈不靈,好不好。

    反正。

    播了再說。

    現在的廣告,很多都有夸大其詞的說法,明明不過是一點兒混合了糖精的液體,非說可以治腎虛。

    明明是用一些不知其名的東西摻雜混合,兌出來的東西,卻說是鱉精。

    現在的廣告。

    大部分根本就不能信。

    做廣告的人,一個個都是超級大忽悠。

    不忽悠能行嗎?不忽悠怎么賣東西給別人,讓別人心甘情愿的掏腰包呢?

    范云不看電視,他對李陽看的那些個肥皂劇不感興趣,而是直接去了希剛的房間,打開了希剛的電腦。

    打開電腦。

    雙擊鼠標。

    當滄桑又悠遠的音樂響起時,那扇古老的石門仿佛穿越了千年的時光一樣,緩緩打開。

    進入游戲。

    范云霍然發現,自己的那個人物,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升到了十六級半了。

    大概應該是希剛幫他玩過一段時間吧。

    當他登陸進游戲的時候,恰好身處于一幫白色骷髏的包圍之中,其中有三四個拿著大斧頭的白色骷髏邁著咔嚓咔嚓直響的腳步向他走來,一步步逼近,將他逼進了墻角,范云趕緊劃拉著鼠標控制著自己的角色,從一大群骷髏中間穿了過去,期間還挨了幾斧子,血條迅速降了下來,這時他趕緊按一下快捷鍵,喝了一瓶紅藥。

    打怪。

    打這些骷髏。

    可惜的是范云的小火球打這些骷髏來實在是太慢了,通常情況下那種105點血的骷髏,他都要打上個十幾下才能打死一只。

    沒效率啊。

    沒效率也得慢慢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一口吃不成大胖子,反正范云有的是時間,有的是耐心,今天下午他就坐在電腦前面跟這些骷髏們耗上了。

    骷髏洞里不只有骷髏,還有一些嘴巴里面往外吐著什么臟東西的蛆蟲一樣的怪物,另外還有一種叫做山洞蝙蝠的小飛蛾。

    這種飛蛾不錯,有的時候,打下來的那些飛蛾經常會爆出一些綠色的回程卷,還有一些甚至于會爆出一大堆一大堆的錢,有時是一千個金幣,有時是百個金幣,收入相當的可觀。

    簡直不要太上癮。

    簡直不要太愉快。

    骷髏洞里人來人往,也有很多人的。

    大多數,倒都是些穿著輕型盔甲和布衣的小號,間或也有一兩個綠皮青蛙一樣的戰士口里不停的“哈哈”喊叫著,揮出一道白色的半月,將吸引過來的那些骷髏們一掃而光,這些人應該等級都不低了,起碼20多級了。

    范云也不和他們在一起,自跑自己的,反正看到哪里有怪他就往哪里去。

    凡是那些怪物爆出來的東西,通通的都撿起來,哪怕最小的一瓶紅藥水也不放過,這些全都是錢,等下回程的時候,全部都可以賣成金幣用來買藥水。

    作為一個法師,一定要養成每一個垃圾都不要放過的良好習慣。

    范云也是如此。

    范云苦逼的發現,自己的藥水消耗特別快。

    雖然一次又一次的發射小火球,隔空打怪,免得和那些怪物們進行面對面肢體上的接觸,是一件讓人十分愉快的事情,但是,看到那些藍藥“嘩嘩嘩”不停地流著,不大一會兒,范云包里面的那些藥水就被喝光了,他的心里面,也是很蛋疼的,那些,可都是要用錢來買的呀。

    花錢容易賺錢難。

    等到范云將包里面的那些藍藥全部耗光,再也沒有一瓶的時候,這時,他的包里面撿垃圾也撿的差不多滿了,于是決定回城,范云“唰”的一下按下了回程卷。

    比奇城。

    古色古香的城墻,畫面逼真的流水,時不時傳來呦呦鹿鳴。

    讓人不由得有一種恍然隔世的感覺。

    范云跑了一圈才找到每一件物品相對應的NPC。

    該賣的賣。

    該買的買。

    其實范云也沒有什么好買的,他將那些賣完了破爛攢下來的錢全部買成了一捆一捆的中型藍藥。

    買完藍藥,范云又跑到書店找那個彎腰駝背,正低頭看著地上螞蟻的書店老板買了一本17級時法師學的雷電術。

    這本書太重要了,這本書是成為一名真正法師的重要標志。

    不會雷電術的法師,不叫法師,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小小的術士。

    唯一讓范云感覺到遺憾的是,從比奇城跑回地圖左上方的骷髏洞,距離有點遠。

    遠也要跑,回程的時候按一下回程卷就可以了,但是跑出去打怪就沒有快捷途徑了,既沒有飛機也沒有火車,連“慢慢搖”也沒有一輛,只能靠兩條腿在草叢里面“唰唰唰”地跑著。

    跑到骷髏洞。

    當范云用隨機卷傳送到骷髏洞的中間位置時,發現這里有很多的骷髏戰士。

    估計,應該是剛剛刷新過,而其他的玩家還沒有跑過來,范云十分高興,發動小火球,不停的打著怪。

    打著打著,范云發現自己的血條突然之間滿了,證明,他已經到達了17級。

    第一件事,范云不再是打怪,而是直接點開包里的那本雷電術學了起來。

    ……你已學會雷電術……

    學會了就要用,范云將雷電術設置為快捷鍵之一。

    當他瞄準一個骷髏按下快捷鍵的時候,霍然發現,哇塞!用這個技能打怪,簡直不要太爽呀,基本上一道雷電劈下去,怪物就只剩了13的血,再補一下,那個骷髏就變成了一堆黑灰,嗚呼哀哉了。

    而且。

    這個技能有個最大的好處就是,不必再像小火球一樣,中間必須不能有任何東西隔檔才能打中怪物。

    用雷電術打怪的話可以隔著墻角,可以隔著各種復雜的地形打,甚至,你只要是看到一點點怪物的影子,然后將鼠標滑過去,鎖定目標就可以按下雷電術了。

    爽歪歪。

    現在,這些骷髏兵完全就成了范云的升級寶寶。

    “咔嚓……”

    “咔嚓……”

    一次次的雷電術從半空中劈下來,將那些送經驗的骷髏兵劈的粉身碎骨,范云的經驗條也一點點的上漲。

    就在這時,范云在一個拐角處聽到了一種奇怪的聲音,這個聲音是與其它的那些骷髏戰將、骷髏戰士所不同的聲音,這個聲音好像是一種兵器摩擦地面所發出的沙沙聲,又好像是一種怪物喉嚨里面發出的沙啞聲音。

    范云向前走了幾步。

    果然,這里有一只他從未見過的怪物,只見那只怪物渾身血紅,兩手各倒持著一把兵器。

    雖然也是骷髏,但是,比普通的骷髏要大上足足一倍。

    原來,這是一只骷髏精靈。

    即使范云玩游戲的時間不長,他也知道,自己這是碰上了boss了。

    Boss是什么?Boss既是經驗寶寶又是裝備寶寶,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呀。

    范云毫不客氣揮動手中的雷電術,向那只骷髏精靈劈去。

    這時。

    一個穿著綠色的盔甲蹦蹦跳跳,看上去像一只綠皮青蛙一樣的戰士也發現了這只骷髏精靈,只見他揮動著自己手中的大刀向這邊沖了過來。

    但是。

    他沖過來并沒有去砍那只怪物,而是直接沖到了范云的面前,向范云揮刀砍來。

    一刀下去就砍掉了范云13的血條。

    為什么?

    范云很奇怪,為什么這個人不去打怪物,卻掄起刀來砍自己呢?有人砍他,他當然不能傻站在原地任由別人去砍,所以,范云一邊往旁邊跑,一邊按了一瓶小紅藥將血補滿。

    范云很想罵娘,問一下那個綠皮青蛙為什么砍自己,可是他卻不知道該怎么去罵,或者怎么去問,他并不懂打字。

    那個綠皮青蛙見范云往旁邊跑,仍然鍥而不舍的追著范云砍,這讓范云很惱火,本來在電上個幾下,那只骷髏精靈就會被他電死了,現在可倒好,他被那只綠皮青蛙追著到處跑,于是范云也開始還手。

    范云把那只骷髏精靈給忘了,現在他一門心思的是,怎么想辦法把這個綠皮青蛙像那只骷髏精靈一樣給電翻在這。

    因為,那個綠皮青蛙砍他的時候,將他的血條砍得飛速下降,而他電那個綠皮青蛙,卻發現那個綠皮青蛙的血條比自己的要長,血比自己的要多。

    范云感覺自己有點不是那個綠皮青蛙的對手。

    可是,面對別人的挑釁,他又怎么能忍住自己不還手呢?這,事關一個男人的尊嚴,一個法師的尊嚴。

    那個綠皮青蛙將范云一直追到了一塊大石頭旁邊,忽然不追了,而是轉身向那只骷髏精靈的方向跑去。

    范云不由自主松了口氣。

    剛才這一頓PK,讓他手緊張的有點發抖。

    好幾次,如果不是因為他的手狂按快捷鍵猛喝藥水的話,他可能就會掛掉了。(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