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63章 戰法道三人組
    范云傻了。

    范云的心里忽然就像是二月的湖面被那嫩綠的柳梢給撩了一下似的,感覺到癢癢的,甜甜的,卻又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莫名其妙的滋味。

    這種感覺。

    與他抱著唐若時,兩個人說著甜甜的情話時,那種感覺不太一樣。

    這是另外一個女孩子的溫香,另外一個女孩子的軟玉。

    這種奇妙的感覺,讓范云一陣心旌搖曳,同時,他也覺得有一點點小小的尷尬,因為,他生怕萬一希剛回來,或者等一下希剛媽回來,被他們看到了就不好了。

    但是。

    范云又不敢動,他的兩條腿和兩條胳膊,如同鐵棒一樣僵硬,傻傻地站在地上一動不動。

    片刻之后,李陽發現了自己的失態,不好意思地推了他一下。

    一下。

    將范云推了一個趔趄,推到了希剛的床上。

    可是。

    由于她自己用力過猛,底下的腳又被范云絆了一下,在她推倒范云的同時,李陽一下子沒有穩住自己的身形,不由自主也隨著范云的身體一起倒了下去。

    李陽軟軟的身體,瞬間壓在了范云的身體上。

    這一下子,就有點尷尬了呀,搞得范云同志的兩只手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摟著李陽的腰嗎?

    還是抱著她的哪里呀?

    感覺都不合適呀。

    范云只好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并且,臉上的表情極其的復雜,也不知道到底是尷尬,還是好笑。

    李陽從他身上爬了起來。

    爬起來之后。

    手也沒閑著。

    李陽生出自己的一只纖纖小手,對準范云的大腿根部狠狠地掐了一把,把范云掐得瞬間“嗞嗞”倒吸冷氣:“哎呦,李陽,輕點輕點輕點,唉呦,你下手可真夠狠的,真的是最毒婦人心呀。”

    李陽紅著一張小臉:“范云,我發現你這個家伙壞死了,真的,從來沒有見過你這么壞的人,你是個大壞蛋。”

    冤枉。

    范云苦笑道:“明明是你老人家倒在我身上的,反過來反而還要怪我,唉呀,女人要是不講理了,神仙也拿你們沒辦法。”

    還敢狡辯?

    掐的輕。

    李陽伸著巴掌照著范云的腿,啪啪啪又連著拍了幾下,這才舒服了,然后坐回到凳子上。

    她看著范云的那個法師號,皺著眉頭道:“只有一臺電腦呀,怎么辦呀?范云,怎么樣才能把你的這本狗書交易給我呀,哎呀,怎么辦呀?”

    范云根本不懂。

    無話可答。

    李陽看到范云那副滿臉白癡的樣子,似乎還在回味剛才她撲向他的懷里時的那種感覺,真恨不得一腳踢死他:“范云,你這本狗書怎么給我呀?我問一下你想想辦法嗎?”

    范云撓撓頭:“我不知道呀,我不懂,我都沒怎么玩過游戲,你問我,我怎么知道呀?

    等下希剛回來了問他嘛,好不好?看看他有沒有什么辦法。”

    說曹操。

    曹操到。

    這時,外面房間的門一響,希剛從外面進來了。

    “范云,范云?”

    “哎,在房間里。”

    希剛進了房間看了看正坐在電腦前還沒有進入游戲的李陽,又看了看坐在他床上的范云,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自己那張剛才被范云和李陽揉得十分凌亂的床上。

    希剛的嘴角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看上去那么的神秘莫測,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再看看范云,又看了看李陽,這讓范云心里面有點小尷尬,他突然意識到,是不是希剛誤會了什么?

    希剛是不是誤會了自己和李陽剛剛發生了一點什么呢?

    是。

    他是和李陽發生了一點什么,但是,他和李陽發生的,并不是希剛心中所想象的那種什么。

    還好。

    這時李陽結了圍。

    李陽見希剛回來了,劃拉開范云的倉庫,指著那本狗書對希剛大聲嚷嚷道:“喂,李希剛,你快點看看范云,不知道什么時候打了一本狗書哎,我都34級,馬上35級了,快點想辦法,把這本狗書交易給我。”

    “什么?”

    希剛此時正在脫外套呢,聽了李陽的話,立刻把他剛剛脫了一半的外套又穿上了。

    “臥槽!

    真的假的?范云,你什么時候打了一本狗書啊?我去,你知不知道,狗書很難打的,很貴的……

    現在,你知道狗書多少錢一本嗎?能賣七百塊錢一本呢,頂你一個月工資了。”

    范云搖搖頭。

    他無法理解,他無法理解,區區的一個游戲道具,居然能賣到人民幣七百塊錢。

    希剛這樣一說,李陽更急了:“不準賣,不準賣,這本狗書我要用,看看現在怎么想辦法把它交易給我呀?”

    希剛這時才重新將那件外套又脫下來:“這個游戲又不能雙開,怎么交易啊?在家里也交易不了呀,如果說想交易的話,那只能去網吧里面嘍,去網吧里面多開一臺機子,然后兩個人坐在一起就可以交易了。”

    好主意。

    李陽也不玩游戲了,“騰”地一下從凳子上面站了起來:“那好那好,那好,那我們現在就去網吧,好不好?

    我們三個人一起去,我們去網吧里面去玩游戲嘛,然后把這個狗書交易給我,好不好嘛?”

    看到她那個著急的樣子,范云不由得笑了:“你呀,你急什么呀?那個狗書它又飛不了,它在我的那個號的倉庫里面,什么時候給你不行啊?”

    李陽將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不行不行,不行,現在就要交易,馬上交易,必須交易,立刻交易,現在就去網吧,快點快點,李希剛你快點換衣服,換好了衣服我們一起去。

    我們去一起去開機,然后一起在網吧里面玩游戲,我馬上就可以升35級了,我升了35級就可以帶狗了,等我帶了狗,我帶你們兩個人玩,我罩著你們,好不好?”

    哈哈。

    李陽也是個游戲迷。

    那行吧。

    那就一起去吧。

    希剛飛速地換好了衣服,換完衣服去洗手間洗了一把臉,就這一點功夫,李陽已經催了他好幾次了:“快點,李希剛你快點,我和范云先下樓了啊,下樓等你,你快點啊。”

    “馬上,馬上。”

    三個人坐了一輛“慢慢搖”,一溜煙直奔老廣場的好心情網吧而來,到了網吧一看,還好,這個時候差不多快該吃晚飯了,網吧里面還有空位,并沒有坐滿。

    飛速辦卡。

    上機。

    三個人選了挨在一起的三臺機。

    上機第一件事,就是先交易這本狗書,幸虧還好,當時申請賬號的時候,希剛替范云申請的是和他以及李陽一個區的賬號。

    狗書交易給李陽,李陽這才放下心來,她伸著嬌嫩的小手,不停地拍著胸脯,“咯咯咯”嬌笑道:“哈哈,我現在有狗書了,我誰也不怕了,你看我等級,我現在已經34級大半了,最多再打一個多小時,我就可以升35級了,升了35級,我就可以學召喚神獸啦,啦啦拉啦啦啦啦……”

    行吧。

    升級吧。

    打怪打怪,三個人這回結束了單打獨斗的生活,組隊打怪。

    黃金三角呀,戰法道,三個職業全了。

    本來,按照范云的這個等級,是跟不上希剛和李陽節奏的,因為希剛已經35級半了,李陽34級半,而他才1級多一點。

    但是沒關系,有兩個大號罩著他,還怕他沒有用武之地嘛,于是,范云在希剛的指揮下,沿著毒蛇山谷一路前行,從比奇跑到盟重省。

    到了盟重,范云劃拉著鼠標一看,到處黃沙滿地,看上去滿目瘡痍,十分荒涼。

    唯有地圖的正中間一座大城,有許多的玩家走來走去,川流不息,倒顯得十分的熱鬧。

    希剛極有經驗地對范云道:“范云,你先跑到盟重城里面找一個NPC,跟他說一下話,對一下話才行的,要不然的話,你如果直接來我們打怪的地方,一旦掛了之后,你就直接又回比奇城了,然后又要跑很長時間才能跑過來,知不知道?

    以后都是這樣子的。

    如果說你想在哪一個地圖待的時間長一點,你就要先跟NPC講話,只要你講過話了,他就默認你是屬于這個地圖的人了,如果說在外面掛掉的話,也不會被送回原來的那個城去了。”

    還有這個操作?

    范云根本不懂?

    不奇怪。

    他又沒出過比奇,他掛掉了也是直接回比奇,又不回盟重,甚至,如果說希剛不告訴他的話,他都還不知道,原來還有毒蛇山谷和盟重這兩個地圖。

    于是范云在盟重城里走了一圈,終于在城中的右上角找到了藥水店,這個,是他最關注的一個問題。

    他現在已經養成了一個習慣,不管去哪里,臨出發之前首先要找到藥水店的老板,買上一包藥水再出發,這,也是作為一個法師所必須應該具備的最起碼的素質。

    買好藥水,范云按照希剛的指點,朝地圖的最左上方跑去,那里,就是游戲中最著名的蜈蚣洞。

    也是希剛和李陽長期在里面混的地方。

    不管是哪一個角色,只有在蜈蚣洞里混,才能夠保持收支平衡,甚至小有盈利。

    等到范云按照希剛的指點東拐西拐,一直走到他和李陽兩個人所在的那個名為幽冥圣域的地圖時,中間被一種名為黑色惡蛆的怪物拱了好幾下,差點拱掛掉。

    那個鬼東西速度是真快,跟個輪胎一樣,圓圓的,跑起來比玩家跑的還快。

    幸好范云玩的有一點熟了,兩只手拼命的狂按鍵盤鼠標,將藥水喝了上來,不然的話,他那一包的藥水肯定全部都爆出來了,還好還好,沒有掛掉。

    進入幽冥圣域的地圖后,范云找到了目前來說還帶著排骨的李陽以及打扮的像一只綠皮青蛙似的希剛。

    他們兩個人縮在地圖的一個角落里,此時,地圖還沒有刷新,沒有怪物。

    而李陽因為剛剛上線,正忙著用金幣在那里圈地盤。

    李陽在角落里用金幣圈地盤,希剛則一連串地打著字,讓讓讓讓,這里有人了啊,如果不讓的話,等下別快不客氣。

    有一兩個不長眼的楞頭青,站在希剛的面前不動了,也不一定就是來搶地盤的,說不定是點開希剛和李陽看裝備的。

    這時,把希剛惹火了,直接開始了清場,他掄起手中的井中月,毫不客氣的就朝那個穿著魔法長袍的女號揮了一記烈火,一記烈火下去,那個女孩的血量就見了底,還剩下了一絲絲血皮。

    嚇得那個女號“唰”的一下,立刻按了隨機卷,白光一閃,蹤跡全無,不知道她飛到哪個角落里面去了。

    希剛對范云嚷道:“快點快點,快躲到里面來啊,等一下就刷新了,我告訴你,這里面的怪物很厲害,而且還會刷新那種1000血的邪惡鉗蟲,那個鉗蟲攻擊力很高的,等一下,只要一爪子可能你就得去半血,兩下你就掛掉了。”

    有沒有那么厲害呀?范云有點不大相信。

    但是。

    既然老司機發話了,就與老司機發話的道理,范云趕緊走到隊里面,站在希剛和李陽的中間。

    旁邊就是李陽那只淺的排骨寶寶。

    又過了10來秒鐘,呼啦一下,整個地圖刷新了。

    老天爺!

    刷新的何止是地圖,刷新的簡直是范云的三觀。

    這里面簡直就是怪山怪海,密密麻麻的,全是怪,看上去極其的恐怖,特別是在那些無數的小怪中間,還夾著十幾只的大怪。

    也就是剛才希剛所說的邪惡鉗蟲。

    希剛對李陽嚷道:“你不要動啊,你不要急,李陽李陽快點,打防打魔,快點,打一個群隱,快點,先讓范云隱身,快點,先幫范云打一個隱身,他那個血太少了,扛不住。”

    隱。

    防。

    魔。

    不得不說,李陽玩那個游戲肯定不是玩了一天兩天了,玩的非常熟,非常溜,只見她動作十分嫻熟的劃拉著鼠標,按著鍵盤,給范云打了一個隱身,然后又打防,打魔。

    李陽對范云嚷道:“你不要亂動啊,我告訴你,我這個隱身,只要你一動的話它就不行了,它就會失靈的。

    你如果一直站在那里不動的話,就沒事。

    如果有怪到你身邊的話,你也不要動,你只要不動,那個怪物,就發現不了你的。”

    范云覺得頭皮有點發麻,那些怪物實在太多了,不停地爬來爬去。

    不過,李陽看上去似乎并不害怕。

    這個地圖她可能已經玩熟了,熟的不能再熟了,只見她游刃有余地在那些怪物中間穿梭著,不停地跑來跑去。

    一邊跑,一邊還時不時地揮動手中的武器砍上兩刀,同時,給自己加上一個治療術。

    說實話。

    李陽都比范云玩的要溜。

    如果范云在這種怪物堆里操作的話,估計用不了一分鐘,他就會被直接免費送回城。(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