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風輕輕吹 第264章 狗道李陽
    打怪。

    每一個怪,不論大小,都是經驗寶寶和裝備寶寶,堅決不能錯過。

    范云和李陽以及希剛在幽冥圣域打了一陣怪后,突然,李陽興奮地大聲喊道:“我35級了,我要回城了,我要去學狗書了。”

    爽快。

    厲害。

    李陽一走,范云在這里也混不下去了呀。

    為什么?

    因為沒有人給他打隱身了呀,他這一個1級的小法師,在到處都是邪惡鉗蟲和黑色惡蛆的地圖里面怎么能混得下去呢?

    所以。

    沒辦法,范云也跟著李陽一起回城了。

    將希剛這個35級的大戰士扔在了怪物堆里。

    典型的見色忘友。

    李陽興奮地跑到自己的倉庫,找到倉庫管理員,取出那本狗書,鼠標一點,學習了召喚神獸,然后小手一揚,這時,一只口中噴火,身材直立的怪獸出現在了范云的面前。

    范云不由得大跌眼睛呀,這就是召喚神獸呀?

    看上去,那只神獸紅紅的,肚子鼓鼓的,好像和他在他們村子后面的竹林里面,抓到的那些竹鼠差不多。

    可是這個神獸,比竹鼠要兇多了,簡直,就是兇的一匹。

    等到李陽和范云兩個人興奮地沖到幽冥圣域的時候,希剛在這里已經撿了一包袱的破爛了,希剛對他們兩個人大聲的喊道:“還有一會兒才刷新,現在我回城了啊,我回城去買一點東西,買點藥水回來,然后咱們再一起玩。”

    希剛回城,李陽和范云兩個人在幽冥圣域里面呆著。

    這時突然有兩個身穿魔法長袍的男法師跑了過來,一臉崇拜的對李陽:“姐姐,帶下我們嘛,我們組隊打嘛,好不好?你這么厲害呀,罩一下我們小號嘛。”

    李陽很高興。

    李陽很開心。

    李陽的自尊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她已經是35級了,帶狗了,到了35級,狗道。

    狗道是什么?

    狗道是無敵于天下,橫著走的存在呀。

    在這個游戲里面,到了35級之后,狗道就是神一般的人物。

    現在。

    李陽對于各大地圖,各大行會來說,簡直就是一個香餑餑,無論走到哪里,都是別人爭相拉攏的對象。

    可是,

    李陽誰也不理,沒必要,她現在和希剛和范云一組,她只滿足于和他們兩個人一起玩游戲,就在幽冥圣域里呆著得了,就在這里面刷怪。

    有了狗的李陽。

    果然不一樣。

    她可是幫范云和希剛兩個人減輕了不少的壓力呀,只見李陽跑來跑去,將那些怪引到一堆,然后將狗定在原地,只見那只狗不停地從嘴巴里面吐著火焰,將那些怪一只只的噴死。

    那只狗噴了一些怪之后,突然顏色一變,從原先的淺變成了深。

    而且那只狗的血量也瞬間增加了。

    這時范云才知道,原來狗也會升級的,于是他就問李陽道:“李陽,你這個狗血量多了很多呀,怎么這么厲害呀,現在是什么情況啊?”

    李陽笑道:“那當然啦,我告訴你,我現在等級低,招出來的狗是一級的,然后呢,升級可以升到三級。

    如果說等我等級高了,等到40多級的時候,這個狗可以升到7級狗呢,7級狗,你知道多少血嗎?2000多的血。

    我告訴你,就跟Boss一樣,比Boss還厲害,血又多又厚,根本就打不死的,到那個時候,別說你這個小法師了,就是那些大戰士,也不是我的對手。”

    范云心想。

    厲害了。

    我的妹。

    三個人在幽冥圣域里面包場,打了很久,一直打到了晚上10:00,這時候,地圖再一次刷新,一下子刷出了四五只巨型的邪惡鉗蟲。

    打。

    堅決不能客氣,上癮了,范云覺得這個玩意實在是太刺激了。

    頭一次,他感覺到原來打游戲也會上癮,也會讓人著迷的,這個東西,比起打牌什么的好玩多了,說實話,當他鼠標點著那個小人在地圖上面跑來跑去的時候,完全就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就在這時,當李陽和希剛打死了一只邪惡鉗蟲時,那只小boss,突然之間來了一個華麗的×的大爆。

    撿。

    必須要撿。

    范云現在也已經搞明白了,三個人同處于組隊模式,組隊模式情況下,不論是誰最后一刀砍死的boss,歸屬權都屬于他們這個集體所有。

    所以。

    范云也毫不客氣,直接沖過去撿起了裝備,等他撿完裝備打開裝備,才豁然發現,自己的裝備欄里,躺著一枚華麗麗的生命項鏈。

    生命項鏈。

    魔法0-4。

    好東西呀。

    倒不說它的魔法,關鍵,這枚項鏈太漂亮呀。

    水滴形的造型,一枚小小的瓶子里,裝著許多粉紅色的沙粒,看上去,那么的精致。

    如果說現實生活中有這么一條項鏈的話,相信,許多的有錢人絕對愿意一擲千金,毫不猶豫的買下這條項鏈,送給心愛之人。

    Boss爆出來的東西,就是比商店貨要好,那些商店里賣的什么蛇眼戒指呀,魅力戒指呀,看上去十分的丑。

    范云覺得這個游戲真好玩,好玩,不光是打怪,主要是搶裝備的那一刻,實在是讓人著迷。

    月黑風高夜。

    殺人放火天。

    爽快。

    三個人打了好一會兒游戲之后,希剛突然之間問范云:“我們三個人出來時間夠長了,現在怎么辦呀?現在是去外面吃飯呀,還是想什么辦法解決呀?”

    范云想了想,反問道:“那你說呢?你說咱們等一下去外面吃,還是怎么樣呢?”

    李陽這時插嘴:“去什么外面吃啊?

    直接叫幾個快餐得了,啊,我們每個人叫一個快餐,然后叫點飲料,就在網吧里面吃,吃完了接著打,今天晚上我告訴你們啊,咱們三個人必須要打到12點,不到12點不準回去。”

    她說了算。

    對于范云來說,舍命陪君子,不管是打到12點還是打通宵也好,只要是李陽愿意,他都可以陪著她玩,絕對沒有問題的。

    至于希剛嘛……

    希剛當然更沒有問題了,他現在已經35級半,快升36級了,他還巴不得多玩一會呢,玩到一直升到36級,36級之后,又有一個新技能可以學習了,這樣子,對于他這一個大戰士來說,就更爽快一些了。

    于是。

    李陽就招呼著在網吧里面不停走來走去,叫賣的那個賣快餐的老頭道:“給我們來三個快餐,然后每一個人來一瓶可樂。”

    希剛補充道:“再來兩瓶啤酒,對了,等下送快餐的時候,每一個快餐,多加三塊錢的菜,聽到沒有?多加一個肉菜啊。”

    好。

    對于他這樣的客人,那個賣快餐的老頭,當然是最歡迎的了,不要說你加一個肉菜了,就算是你加三個肉菜都沒有問題,本身他就是做的這門服務,送快餐上網吧,這個老頭,應該是和網吧里面有掛鉤的。

    至于這個老頭跟網吧有什么協議,這個,就不在范云和希剛他們關心的范圍之內了,他們關心的是,什么時候送來飯和酒。

    飯和酒送得很快,不一會兒,那個老頭就送來了他們所點的那些東西。

    李陽付錢。

    當然要她付錢,她從范云這里敲詐了一本狗書,要知道,那本狗書價格確實不菲,雖然說沒有徐希剛說的那么夸張,值七百塊錢的人民幣,但是,賣500塊錢,還是妥妥的。

    該吃吃。

    該喝喝。

    吃飽喝足了,接著打怪獸。

    范云不停點著鼠標,按著快捷鍵,打著那些屏幕上面在他眼里所能看到范圍之內的怪獸,打呀打呀,打了很長時間,范云忽然覺得,這種生活如果說每天都這樣的話,實在是會讓人頹廢下去的。

    其實。

    也沒什么意思。

    突然之間,范云就對打游戲產生了厭煩感,他將身子往網吧里面椅子背后一靠,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然后看了看希剛與李陽。

    這兩個人。

    打的正歡。

    希剛早就沒有打怪了,他早就已經脫離了組織,而是和另外一些所謂他們行會的人組織在一起,同另外一個行會的人在進行PK。

    兩方人正在盟重城外,打得不可開交。

    范云搖搖頭,喃喃自語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看來,這句話果然是不錯的,就算是玩一個游戲,也少不了打打殺殺。”

    希剛不理他。

    顧不上。

    此時,希剛的身上正被對方的那些道士涂上了毒,一會兒綠一會兒紅,不停地在人群里面跑來跑去,時不時使出一招野蠻沖撞,將對方的人撞得連連后退,或者,時不時又甩出一記烈火,對著對方的那些法師猛地砍上去。

    對于他這樣等級不上不下的戰士來說,也只能欺負欺負對方的法師了,那些帶狗的道士,他是根本就惹不起的,和他等級相同的戰士,兩個人誰都砍不死對方,沒什么意思,對于他來說,唯一所能夠欺負的,有可能砍死的,也只是那些法師了,譬如范云這樣的菜鳥,基本上,如果說希剛想打他的話,甩上一記烈火,再加上一個刺殺,范云就可以涼涼了。

    范云并不懂。

    范云也不敢PK。

    他還沒有掌握這個游戲真正的奧妙和精髓。

    對于現在的范云來說,只能抱李陽的大腿,跟著李陽混。

    李陽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幸好李陽不是一個好戰分子,如果說李陽也是一個好戰分子的話,根本就顧不上他了。

    范云等級升的也挺快的。

    跟著李陽混,有一個好處,并不需要他拼命的電那些怪了,基本上,李陽只要打一個隱身,他就靜靜地站在旁邊看李陽的那只狗在那里不停的噴火就可以了,等到那只狗把差不多的怪都噴死完之后,剩下一兩個了,然后范云才沖出來,開始用他的雷電術電怪。

    范云忽然有點羨慕李陽。

    他的口氣中不無妒忌地對李陽道:“早知道我就不玩法師了,我也玩一個道士好了,你看看,還是你們道士好,打怪的時候,根本不用自己出手,有一個寶寶就可以了,唉!我們法師太苦逼了,辛辛苦苦打死那么多的怪,撿來的裝備賣了錢,還不夠買藥水的。”

    李陽笑道:“法師也很厲害的,好不好?

    有的時候,打怪就是要法師的,道士雖然說狗厲害,但是打怪速度太慢了,不如法師快,你等級太低了,如果說你等級高一點的話,我告訴你,法師的雷電術傷害很高的。”

    希望如此吧。

    說起來話長。

    玩起來話短。

    不知不覺,三個人在網吧里就玩了好幾個小時,范云看了看電腦右下角的時間,現在已經到了深夜12:30了,于是,他就希剛和李陽道:“差不多了吧?

    我感覺我們玩了很長時間了,回去睡覺去吧,明天都還要上班呢,好不好?”

    希剛搖搖頭:“你先走吧,你先回去睡覺去吧,我明天休息呀,我今天晚上無論如何一定要升到36級。”

    李陽也跟著笑道:“你先走吧,你明天既然要上班的話就先回去吧,我看看……

    你等級多少級了?

    哦,21級,都快22級了。

    唉呀,其實你應該再玩一會的,再玩一會,就可以穿魔法長袍了,穿上魔法長袍你才是一個真正的法師,好不好?

    唉!

    既然你不想玩了,你就先回去吧,下次再玩,明天我也休息,我等一下和李希剛一起回去。”

    這……

    范云還有什么好說的?

    別人明天都休息,玩到明天早上都可以啊,沒問題。

    他不行啊,他明天還要起來上班呢,所以,范云就直接結賬下機,回宿舍睡覺去了。

    范云回到宿舍,也沒洗澡,現在這個天氣已經很涼爽了,他的身上又沒有出汗,所以范云并不像夏天那樣,一天洗一個澡。

    夏天,有的時候,范云甚至一天洗兩三個澡。

    而現在已經是深秋了,現在的范云,基本上兩天或者三天才洗一個澡。

    不是他不講衛生,實在是沒有必要。

    沒有必要天天洗澡。

    他又沒有出汗,又沒有干嘛的,他又沒有干那些體力勞動,又沒有在田里面割禾呀,插秧呀,或者干那些臟不拉嘰的事,所以說,沒必要。

    范云在宿舍里轉了一圈,感覺自己也沒有什么好活動的了,于是就放下蚊帳睡覺,雖然說現在已經是深秋了,但是,偶爾還是有那么一兩只蚊子會飛出來咬人。

    秋天的蚊子,比夏天的蚊子更毒。

    只要咬上人,就是一個大包。(www.23sw.net

又是春風輕輕吹書友推薦閱讀:

大乐透开奖